文苑折枝 / 含英咀华 / 初春吃芽

分享

   

初春吃芽

2020-02-22  文苑折枝


初春,一场丝雨,地下的冬笋冒出来了,菜园的菜柳抽条了,野地的艾长出新叶了,光秃秃的椿树上生嫩芽了……

这个时候,最好吃的是芽。

像冬笋,刚出黄土,冒出来的那黄芽笋;青菜刚抽心的那心芽,艾刚出来的那两三片新叶;椿树刚显露出来的那棵棵亮紫色的椿芽……


这让我记起母亲的话来:“雨水吃芽。”

她喜欢吃芽,吃蔬菜的,尤以四时新鲜的蔬菜,都不失时机,有的尽量弄出新招来吃,也让我们吃得津津有味。

可她不太在意于吃驴胶、蜂蜜之类补品,每逢我们买的,她就分送给邻里,说儿女买多了,吃不了那么多啊!荤吗?间或有鸡有鸭有鹅有鱼买点肉就足够了。

她说,人间最补是自然,是大自然赐与的,顺其自然,啥时吃啥,什么时候有什么,就吃什么。



比如:

春吃芽,椿树、冬笋、菜柳、艾叶……她最喜欢吃的:

夏吃花,栀子花、南瓜花、木槿花……她是最喜欢吃的;

秋吃果,豆荚、番茄、苹果、梨子、香蕉、猕猴桃、无花果……她是最喜欢吃的;

冬吃根,萝卜、土豆、芋头、脚板薯……她是最喜欢吃的。

她活到93岁,很少吃药,能自理,一生无病无痛,到老了吃饭有滋有味,走路有劲,耳不聋,眼不花,笑起来整个屋子都能听得见。

九十后,才同意我回老屋去侍奉她。

我想是不是她长期吃得自然,吃的多是四时蔬菜。而且发现她特别喜欢吃芽。

吃冬笋,其实是笋芽,笋芽甜脆


雨后新笋啊!其实是竹鞭上长出来的笋芽,季节就是季节,到初春再深藏的冬笋也得冒出来了。

最好吃的是黄泥土中刚刚冒出黄芽的冬笋。家乡黄泥岗多,竹林多,冬笋也就多,那沉睡在地下夏秋冬三季长足了的冬笋,土里憋出了一股劲儿,精气儿,别提有多嫩脆!。

家乡人喜欢还行过年薰腊味,什么鸡鸭鹅猪肉的,在稻谷、茶壳烟在薰薰,甭说多香,那冬笋炒腊味的滋味,真是香到心尖了。


记得母亲这道菜用的是五花腊肉,蒸好,切片;冬笋切片,沸水中焯一下;炒锅倒一点油烧热,放入腊肉煸出油;再加姜蒜片、干辣椒一起翻炒;蘸点水,(水量最多和腊肉齐平,不要太多);中火焖五分钟,收汤,下冬笋,调入1大勺生抽翻炒均匀;加热,让汤汁收尽上盘,一道鲜、脆、香的冬笋炒腊肉就飘满整个屋子了。。

吃椿芽。椿芽鲜香



一场夜雨,将古铜色的椿树洗得油光发亮,细心看,那枝丫上冒出了一棵棵紫色嫩芽,好像看得出它在长。采摘下来,来一碟香椿芽炒鸡蛋。甭说滋味了。而且很容易做,先将香椿芽放入沸水中焯一下,捞出浸在冷水中,取适量备用并切碎(不能切的太碎);放入鸡蛋液中,加入少量盐鸡精;葱花拌匀油锅中放入葱、姜爆香,将蛋液和香椿末倒入热锅热油中,凝固、翻炒至熟,一盘香椿炒鸡蛋就做好了。椿的香,蛋的黄, 大自然赐与的,不担心化肥农药,吃到嘴里,品尝一下,那种香,那种鲜,真是用得上一个词儿来形容——沁人心脾。

吃菜柳,其实,菜柳也是芽,菜柳津甜。




初春的菜柳多,大蒜、芥菜、白菜、油麦菜、红菜柳都发芯了,抽条了。

一盘炝炒菜心,让你体验到舌尖上的雨水滋味;

那刚发芯的红菜柳,掐一把,去皮,炝炒够津甜的。

最感兴味的当然是蒜柳了,据说含有丰富的维生素C,而具有明显的降血脂及预防冠心病和动脉硬化的作用,并可防止血栓的形成,它能保护肝脏,诱导肝细胞脱毒酶的活性,可以阻断亚硝胺致癌物质的合成,从而预防癌症的发生。它还有辣素,有杀菌能力,还对病原菌和寄考虫都有良好的杀灭作用,可以起到预防流感、防止伤口感染和驱虫的功效。


蒜柳爆炒牛肉是我后来学会的,牛肉中含有了丰富的蛋白质,含有的脂肪相对比猪肉少。但炒得不好,容易柴,韧,尤其是上了年纪的人,牙齿不好,爱而生畏。其实做什么都有诀窍,比方爆炒牛肉蒜柳,很有招的。首先是选择背肌肉,后腿肉;其次是刀功,切好,顺丝纹切,再次是腌,加少许料酒,盐,老抽,糖,淀粉抓匀,往牛肉中加入少许清水,用手捏匀,最后再加少许食用油拌匀,置冰箱腌制15分钟。最后爆炒,放油加热,八成熟了,下红灯笼椒,洋葱,蒜柳翻炒几下盛出。这样炒出来的牛肉蒜柳不韧,脆、甜、香啊!

如果夸夸家乡的味道,初春要数“艾米古”又叫“艾粑粑”。萍乡话叫“艾米古”。“艾米古”的关键是采摘到嫩绿鲜亮的艾的刚生出来的两三片新叶,也可以说是艾芽儿。



春来了,百草生了,野地的百草中其中有一种叫艾。先是带黄的小小芽,芽渐长,长出茎,生出叶,采摘嫩緑的艾叶,加上糯米粉就可以做成家乡的美食——“艾米古”了。

“艾米古的味道,关键在艾叶。采摘艾叶的时期最好是开春,那刚出土的叶芽儿,叶芽上生出两三片新叶,绿的光亮,背面还有一层白色细嫩的毛,凑近鼻子闻一下,有一股香味儿,那是最好的艾叶!因为嫩啊!

采摘时,要蹲下来,一棵一棵地采摘,只取嫩叶的那部分,这意味着挑选,即边挑边采。有的马虎,是艾一把抓,到头来,就要花很大功夫来捡了。可见,做什么事情都得细心,尤其采艾那细活儿。


这让我回忆起儿时做艾米古的情景了。奶奶还不放心,把艾又拾了一遍,去了艾茎,哪怕的短短的,摘了老叶,只留嫩嫩的。又用山泉水反复清洗。爷爷早已准备好一口大锅,锅里沸腾的水。水开后,奶奶放些碱,把艾放进去煮。那艾随着开水上下翻滚,变得又绿又软。大概五分钟左右,艾似乎已全部软了,奶奶赶紧用漏勺把艾叶捞起放入冷水里,然后又捞起,反复3次,直到碱水全部冲去了,沥水拧干成一个个大艾团,放在脸盆里,往盆里舀进糯米粉,待到艾和糯米合适了,不加水,费劲地在盆里揉捏,捏成艾和粉揉合为一体,一个绿莹莹的团儿,再分小团儿,蘸上几粒糯米,就可以做艾米古了。形状可以捏个多样,如艾米古、艾米粑粑、艾米饺子……而小孩子呢?他们往往不遵大人的样儿,捏个小鸭,捏个小鸡,捏个小螃蟹,捏个小乌龟……他们,自我陶醉的童趣杰作!对于孩子们的“胡来”,奶奶只是鼓励:“你们,真聪明…等一下多吃几个…!”


艾米古做好了,放在锅里隔水蒸。孩子急了,揭锅盖一条缝儿,想尝试自己做的,鸡、鸭、螃蟹之类的,恨不得立刻揭开大锅盖!奶奶看着那副猴急样儿,连连宽慰几次:急不得,急不得,还没熟呢,不能吃!等香气来了,满屋子都是,有你们好吃的。

 随着一阵阵诱人的清香飘出来,艾米古终于蒸熟啦!守在一边早已急不可捺的孩子们,马上去寻找我的杰作。咦,哪里去啦?哦,一蒸,小鸭子变胖鸭子,小乌龟变成一个青团团了!不管它,同米古一样,撒上些白糖。他们把那些小鸭之类装进碗里,还到处炫耀。引得大人哧哧笑,大伙儿吃着,那滋味,那热腾腾,那香愤愤,那甜滋滋!至今记忆,也口舌生津了。

 蛰居老屋后,我曾有段时间,有点咳。对母亲说,怕会要去买点什么止咳的药了。母亲笑了,你到门前地里摘些许哎吧。

母亲做的艾米古是最灵验了,不知为什么?吃了艾米古,之后,咳没了。后来,问医生得知:“艾有抗菌、抗病毒作用,可以平喘、镇咳及祛痰,同时还有止血凝血、镇静、抗过敏及护肝利胆等作用呢!”


 这才让我醍醐灌顶,大自然所赐予我们的不仅是口福,而且无恙、康健!

非常时间过去了,宅居结束了,开放了,我们可以有乡下新芽吃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