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数千万人死亡,席卷西方的黑色恐怖瘟疫,是灾难还是机遇?

 浩然文史 2020-02-23

人类历史上,黑死病一共爆发过三次,每一次爆发都堪称灭顶之灾。在疾病面前,人类如此脆弱,不堪一击。可是,黑死病只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祸吗?事实上,一只老鼠推到了人类社会的多米诺骨牌,引发了一连串连锁反应,推动了社会的发展和进步。

一、彩衣吹笛手带来了黑死病?

在中世纪的一个夏日里,一个身穿彩衣的陌生人大步走进德国哈默尔恩镇。他听说这里老鼠成灾,表示他可以帮助消灭这些老鼠,但是要很高的报酬。市民们听后十分感激,同意在他消灭老鼠后给他一大笔钱。

陌生人听后立即拿出一支笛子,吹出神奇的曲调,这曲调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老鼠们听到笛声便从城镇各处跑出,跟着彩衣吹笛手来到威悉河边,跟着他走入激流中,统统淹死在河水中。

当魔笛手索要报酬时,市民们却矢口反悔。彩衣魔笛手什么也没说便走了。至夜,当人们酣睡之时,彩衣吹笛手又来到了镇上吹起了魔笛,可是这次的曲调吸引来的不是各家各户的老鼠,而是各家各户的孩童。这些孩童跟着笛声在镇中穿行,不断有孩童听着笛声走出家门加入孩子的队伍中,随着彩衣吹笛手离开镇子……

后来,再也没有人见过这些孩子。

彩衣吹笛手

人们都以为是吹笛手带来了黑死病,然而,带来黑死病的却是身披灰皮毛的老鼠。

公元6世纪,东罗马帝国爆发了“贾斯汀鼠疫”,这是人类历史上已知的第一次鼠疫流行,君士坦丁堡死了10000人以上。14世纪,欧洲爆发了黑死病,持续两年时间,致使数千万人死亡。人发病之时淋巴肿大,最后因毒血败血症而死。

薄伽丘在《十日谈》中这样描绘了佛罗伦萨在1348年的一场鼠疫:白天也好,黑夜也好,总是有许多人倒毙在路上。许多人死在家里,直到尸体腐烂,发出来臭味。……每到天一亮,只见家家户户的门口都堆满了尸体。……城里死了十万人以上。而佛罗伦萨只是蔓延整个欧洲的黑死病的一个小小的缩影

黑死病惨状

西方有资料记载,欧洲的黑死病与蒙古军队西征有关。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起一场战役——卡法之战。

卡法是坐落于黑海克里米东南的港口城市,易守难攻。在中亚建立了鞑靼国的蒙古军队围困卡法,然而却久攻不下,粮草将尽,更可怕的是,蒙古军中爆发了令人恐惧的鼠疫,传播速度极快,大量军士暴病而亡。

这时,两种传言随之而起。

一种传言说,卡法城的百姓在一天突然发现百万蒙古大军竟一夜之间全部撤退,留下的只是尸横遍野,百姓们感到十分恐惧,便开城通过黑海一边逃亡,一边经商,从而将鼠疫传遍整个欧洲。

另一种传言说,蒙古将军见卡法久攻不下,便利用投石器将死去将士的尸体投入城去,随后城内便成为一座空城,侥幸逃脱的人也随着黑海将病毒传遍欧洲。但是就蒙古人是如何染上鼠疫的便不得而知。

卡法城战,蒙古军的“细菌战”

但是,黑死病是老鼠传播的,是确凿无疑的。这些灰色皮毛的生物,带来了黑色的死神。老鼠是群居生物,且多在人类住房中居住,因此也最易传播。鼠疫是由鼠疫杆菌所致的烈性传染病,传染性极强,病死率极高。鼠疫又具有自然疫源性,一般先流行于鼠类及其他啮齿动物,先由野鼠传播至家鼠。病鼠死后 疫蚤便另寻宿主,人类也在其宿主名单之列,一旦疫蚤找上人身,人们便会被叮咬而受到感染。人首先呈散发性发病,继而流行成疫。

二、女巫之“患”与黑猫之“怖”

黑死病的传播速度极快,致死率极高。然而在中世纪依旧落后的强烈的宗教迷信之下,黑死病被认为是魔鬼通过巫师向世人所下的毒。从而,人们掀起了一股猎巫风气。

中世纪欧洲宗教法庭

15世纪之前,巫术分为两种:一种是“白巫术”,是治病救人的;一种是“黑巫术”,是诅咒。16、17世纪,产生了一种异于黑、白巫术的巫术,其核心是巫与恶魔之盟约。魔鬼以某种肉体的形式显现于他的现在的招募人,即巫,而巫只有与魔鬼签订契约后才可行使巫术,无论这些巫术作何用处,都被视作是邪恶的。

在15、16世纪宗教改革的浪潮的影响下,巫被视作异端,尤其是女性,特别是寡妇,老而不死者,会一些医术的女性,通常都被视作是女巫。人们认为她们会在夜间集会,崇拜魔鬼,向村庄、城镇下诅咒。人们害怕这些女巫会向河流与井水中下毒、诅咒,便更加注重饮酒,这样一来反而促进了酒的发展。

黑猫

而她们与魔鬼沟通的信使就是黑猫,因此人们在宗教宣传之下,逮捕处死女巫、黑猫,以及一切异端。然而黑猫的数量总归是少数,在极度恐惧之下,人们不仅仅逮捕处死黑猫,而是将手伸向了所有的猫。

他们会将出生的小猫投入井中溺死,抓捕成年的猫也将其处死。这样一来,城镇、乡村中的猫的数量急剧下降。正是因为人们毫无根据地滥捕滥杀,猫的数量减少,这对老鼠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处。紧随而来的就是老鼠的泛滥,这也就意味着鼠疫杆菌的自然宿主数量不可小觑,这无疑又对黑死病的传播起了积极的推动作用。

在黑死病的影响下,人们大量死亡,加上人们对死亡的恐惧,以及在宗教鼓动和统治者迫害巫师的号召的影响之下,人们大肆猎巫、屠巫、猎猫、杀猫,如此往复,成为一种恶性循环。

由于人口的大量死亡,土地便空置下来,几乎没有什么劳动力去耕种,因此,人们都面临着饥饿的窘境。人类都饥肠辘辘,就更不用说老鼠了。这些老鼠便到田地里去寻找事物,如此一来,这些疫蚤便通过老鼠传播到了田鼠身上,而田鼠又不似老鼠群居,久而久之,鼠疫便平息下来。

防“疫”面具

三、原有社会秩序的击破

随着鼠疫的平息,人们也逐渐从狂热的猎杀女巫的行动中走出来。这也为医学的发展提供了条件,会医术的人不用再担心会被当作巫而遭到猎。

在黑死病的影响之下,欧洲失去了三分之二的人口,一些人通过继承获得了大量的财富,但他们也害怕自己有一天染上黑死病一命呜呼,到手的钱财再拱手让与他人,因此一种病态的奢靡之风在欧洲盛行,享乐主义是最受推崇的信条,这些被挥霍的财富最后也变相的成为一种隐形的资本的原始积累,为资本主义的发展提供了条件。

享乐之风大行其道,人们越来越注重现实的享乐,开始对基督教会所宣扬的追求来世的幸福感到厌烦,从而推动了宗教改革的发展。人们也越来越注重自己的价值,人文主义之风也更加盛行,人性的地位慢慢地在追赶上神性的地位,最终在文艺复兴时达到了顶峰。

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

这场黑色的瘟疫带来人口的大量死亡。弱者被这场瘟疫淘汰,活下来的人体格自然较为强壮,抵抗力更好,同时又是幸存下来的为数不多的劳动力,因此他们的劳动力的价格很高。

领主所有的土地因为人口的缺失而缺乏劳动力耕种,为了保证他们自己的地位和财富,不得不向这些幸存者们寻求帮助,这些活下来的人们为了继续生存,也很乐意租种这些土地。也有一些领主因病致死或是无法承担起领地的费用而出卖土地,这样一来,一些非地主便一跃成为地主富豪,实现阶级的跨越。

文史君说

黑死病带来了人类历史上的巨大灾难,欧洲人口急剧减少,社会发展受到了极大的阻碍。但是,黑色瘟疫却蕴含着五彩斑斓,教会的地位受到冲击,劳工也日益关注现实的生活,医学也得以发展,艺术领域也呈现出多样化、绘画主题多元化、建筑形制本土化的特点,整个社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革。

参考文献

张剑光:《中国抗疫简史》,新华出版社2020年版。

西蒙·詹姆斯:《英格兰简史》,化学工业出版社2016年版。

    转藏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