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旭日东升 / 文件夹1 / 都知道黄浦江是上海母亲河,但有多少人知...

0 0

   

都知道黄浦江是上海母亲河,但有多少人知道!“浦江之首”在哪吗

原创
2020-02-24  上海旭日...

 上海人都知道,黄浦江是上海的母亲河,但有许多人可能还不知道黄浦江从哪里开始,源头上游又在哪里?滔滔黄浦江流经上海,孕育了上海这片土地,黄浦江是上海的一个分界线,它将上海划分为浦东和浦西,它不仅是上海灿烂文化的象征,也是上海历史的见证。但是黄浦江的源头之说众说纷纭,各有各的说法,也各有各的道理。


(三江汇流、黄浦江零起点……一块半径1米半左右的半圆形鹅卵石,上面刻着“浦江之首”四个朱字。)

2014年7月暑假我去了安吉,知道了有个“黄浦江之源”。1998年以来,上海师范大学的陶康华教授和他带领的上海市大学生绿色营,几十次进入浙江省湖州市安吉县龙王山考察。经过考察考证,龙王山下的西苕溪以145公里长度、18亿立方水量、2800平方公里的流域面积,供给量占太湖水的70%,为太湖水源之首。龙王山为黄浦江源头的结论便据此得出。“黄浦江之源”的帽子忽然戴在了远离上海200公里以外的湖州安吉龙王山的头上。潭边一块巨石上刻着由上海老市长汪道涵题写的“黄浦江之源”五个大字。

后来,从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说上海松江区石湖荡镇东夏村境内有一块三角形的土地它的顶端就是“浦江之首”,黄浦江的“零界碑”就矗立在这块土地上。于是,抽空去了一趟“浦江之首”。

梳理有关黄浦江的文献,大部分学者认为黄浦江起始于上海市青浦区朱家角镇淀峰的淀山湖,其上游分段为拦路港、泖河、斜塘,与浙江的红旗塘下来的大蒸荡、圆泄泾,两水在此汇合成为黄浦江干流,形成一块像三角洲样的地方,此处就是浦江源头、浦江之首。后流经横潦泾、竖潦泾,松江米市渡(以下始称黄浦江),至吴淞口入长江。


浦江之首,位于松江石湖塘镇东夏村境内,是一个由两江汇拢而成的三角洲,围绕“浦江之首”开辟了一个免费公园,园内小桥流水,景色迷人,小巧而宁静,入口处有是一个飞檐的牌坊,上书“浦江首幡”,越过该牌坊就进入公园了。


黄浦江源头在浙江安吉,干流则形成于上海松江。其三大支流中的两条:圆泄泾、斜塘江在石湖荡镇东夏村境内与黄浦江汇合,形成300余米宽的干流段河面。此汇合处即“三角渡”,为黄浦江干流起始点,有“浦江之首”之称。


这里自古就是航运发达地区,在松江旅游二十四景中的“浦江烟渚”就是这里。古人在此建“甘露桥”,连接张庄、泖港、东夏等地,桥塌后又建渡口,故有“三角渡”之称。是李塔汇、五厍、泖港和石湖荡等地区的百姓往来或去县城的必经之渡。 


贡奉有“镇水龙王”的“疏流利运”宝塔,耸立在视野开阔的最东面,如巨人站岗的航标灯塔。灯塔背面,有上海著名文学家、鉴赏家陈鹏举所作《浦江之首赋》:天湛湛以开笔,水漫漫以破题。子曰日夜不舍,亘古如斯。舍此何往,至此以栖。黄歇开渠,吴王行猎。浙溪震泽,徽徽乎二水并;九峰三泖,汤汤乎图卷一。辟沪渎于鸿蒙,揽东溟之苍碧。......


塔内贡奉的“镇水龙王”,面向浩瀚黄浦江。也默默地祈求它能保佑通行于两江的所有航船平安。


塔旁的“浦江之首分水龙王庙缘起”石刻。


(斜塘江源流)

滚滚东来的斜塘江、圆泄泾两大源流和横潦泾在这里交汇,天长日久,便孕育出了这块三角形的土地。曾几何时,这里南来北往,轻舟飞渡,人们叫它“三角渡”。百多年前,几经变迁,渡口早已湮灭,但“三角渡”的名字却留了下来。“三角渡”,人们称它“浦江之首”,黄浦江的“零界碑”就矗立在这块土地上。


(圆泄泾源流)

浩气凛然的黄浦江,数百年来,承载千帆竞航,容纳万船过往,却不留痕迹,也毫不张扬,只有朵朵浪花笑逐颜开,仿佛一粒粒种子撒向浦江两岸,与时俱进,生根、开花,积下累累硕果,妆奁上海的炫丽。


塔后是一座具有唐代风格的明堂,明堂建在高高的石台上,与古代明堂不同的是该堂的四周都安装了明亮的玻璃,檐下的牌匾书着“春申堂”三字。


还有楹联:“黄歇何人耶万古开渠吹海水,春申秀水也千帆竞渡忆天人”;“开府建城昼夜不舍,蔚文润物古今如斯”和“渐晦渐明开合常圆水上月;相望相呼往来都是云间人”。

“春申堂”(面向黄浦江一面),这是为纪念古代春申君黄歇。堂前有三块大匾:正中是“春申堂”、左右是“承恩浩波”和“永志初澜”。


公园主体为水文化展示馆,展示馆主要建筑为盛唐风格的“春申堂”,展示馆内部尚未开放,只能在它的四周拍摄一些建筑外景与公园的园景。


“春申堂”(背向黄浦江一面),台阶两傍有汉白玉龙雕。


馆座西面东,馆前有一对黄色石狮子,如穿上了盔甲,神情怪异地把守着大门,后面是安稳高敞的全木结构春申堂,台阶两旁是汉白玉龙雕,真是够大气的。


汉白玉龙雕


浦江之首公园不大,但是我认为还是很值得游览的,特别是坐在江堤上吹着江风,看着身边驶过的驳船,以及身后石台上的明堂,仿佛置身上海的历史之中,感受着上海的瞬息万变、沧海桑田;又仿佛永远停留在那一瞬间,无论历史如何变换,两江汇聚而成的江风永远是那样的清爽,天地间永远是那样的宁静。


公园内景色——六曲石板桥


一座高耸的石桥横跨两岸。通向石桥的是一条曲折的幽径,幽径两旁长着各种树木。


这里是一个特别清静的地方……虽然地方不大,但是景色很是迷人。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