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馆官方 / 我的图书馆 / 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

0 0

   

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原创
2020-02-24  国馆官方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别再说,靠吃就能战胜蝗灾。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从不敢想有这么一番景象。

晴空万里,大地却黑压压一片。

烈日当空,却难见一寸阳光。

本该只存于电影里的场景。

毗邻的东非,恰经历着这一切。

25年一遇的蝗灾。

席卷了20多个国家。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直到最近,侵袭印度的蝗灾基本结束。

本该庆幸,但印度政府作出了预警:

今年6月可能出现更严重的蝗灾。

言下之意,不寒而栗。

因为比起未及的灾厄,此前的蝗灾,已经折磨了东非大半年。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01

老一辈人都知道:

蝗虫过境,寸草不生。

以前我总觉得太过夸张。

区区蝗虫,怎会有如此威力。

如今看到东非此番景象时,我慌了。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图片|印巴两国面临罕见蝗灾威胁,图自黎明报


连《华盛顿邮报》驻东非记者都惊叹:

“从远处看,它就像滚滚浓烟,但你走近时,你会发现数以亿计的蝗虫,像雨滴一样数不清,遮天蔽日。”

这岂止寸草不生!

天地失色,日月无光也不为过。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一大噩耗是:

这次蝗灾主力军,是人们最不愿见到的沙漠蝗。

号称世界上最具破坏性的迁徙性害虫。

一指长,极度狂暴,食量惊人。

一平方公里大小的蝗群,一天能吃掉相当于3.5万人食物消耗量。

而这次蝗虫群多大?

仅仅一个就长60公里,宽40公里。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当厄运临头,东非农民看着田里庄稼,急了。

无助地冲着蝗群嘶吼。

徒手打、敲铁盆、挥树枝......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用尽所有最原始的方法,也只能看着庄稼被掠食。

即便警察出动治蝗。

催泪瓦斯,开枪扫射。

甚至搬来农药泵和车载喷雾器。

奈何蝗群庞大,收效甚微。

一夜之间,庄稼尽毁。

截止到今年1月份,已有13个国家受灾。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如果持续下去,你可能会看到:

1200万人饱受饥饿之苦,一片哀嚎。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这不是最坏的结果。

此次蝗群一天能飞行150公里。

所到之处,万物荒芜。

不仅如此,它们的繁殖能力还相当逆天。

一只母蝗虫一次可产60到80颗卵。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一个月左右,就会形成成虫。

再次卷土重来。

数量可达如今的500倍,甚至更多。

难以想象,那时受灾人数又是怎样一个量级。

这场起初没多少人在意的灾难其实远比你想象中可怕。

“没有人能在这场灾难中独善其身。”

越发振耳发聩。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02

我原以为东非蝗灾会让世界警惕。

没想到,网上却是戏谑居多。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这明明是大灾啊。

怎么就不把它当回事了?

想起与曹文轩《青铜葵花》里的一章。

与今天场景如出一辙。

奶奶和孩子们说起蝗灾,孩子们没多少记忆。

根本不信。

“怕什么,我将它们一只只扑死,要不,点一把火,把它们烧死算了。”

直至蝗群来袭,满腹自信荡然无存。

太阳像黏满黑芝麻的大饼。

老人们焚香跪地,祈求蝗虫离去。

其他人挥动衣服扫帚,但蝗群如潮水一般,赶走一批又来一批。

没多久,牛马毛皆尽。

男女老少只能守着空荡的大麦地,一遍一遍擦着眼泪。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这是旧时中国饱受蝗灾迫害的写照。

在今天,很多人却不以为然。

可能今天的我们没经历过蝗灾,便会以为中国没有这一灾厄。

其实恰恰相反,中国曾经是世界上蝗灾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在中国,蝗灾与水灾、旱灾并称三大天灾。

《中国飞蝗生物学》统计:

“新中国成立前2600多年中,大规模蝗灾达800多次,平均3年发生一次。”

上了年纪的人都知道,这个数据有多沉重。

1942年,河南大旱。

隔年蝗虫破土而出,逼近县城。

毫无预警,人们打了个彻底的败仗。

任凭蝗虫肆虐,粮食尽毁。

残存余粮也消耗殆尽后,闹起了饥荒。

这场蝗灾直接导致土地荒芜,上千万人受灾,流离失所。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1945年的湖南也发生了大规模蝗灾,同样受灾无数。

这些,都是老一辈们心中的梦魇。

尽管在今天的中国,蝗灾也不容小觑。

2001年,内蒙古爆发蝗灾。

沿途公路,全都布满蝗虫。

多到什么程度?

车子开在上面,轮胎一下就能压死百来只。

草场悉数被吃光。

416万头牲畜受灾,近2万名牧民入不敷出。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同样在2003年,呼和浩特一个早晨。

市民们发现蝗虫遍布街道,密密麻麻。

路上车子碾过的蝗虫尸体已积成堆。

怎么扫都扫不完。

但凡走在路上,身上便会黏上蝗虫。

而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蝗虫的腥臭味。

这些都是切切实实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蝗灾。

直到今天也没能完全消除。

中国每年蝗虫发生面积都在2.8亿亩次左右。

(来源:《全国蝗虫灾害可持续治理规划(2014-2020年)》)

我们明明也为蝗灾付出过惨重代价,为什么今天发生这么重大的灾害还能不当回事?

年轻一代未曾经历过蝗灾,但不代表可以忘却这番苦痛。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03

说回这次的东非蝗灾。

绝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历史上确实有吃蝗虫的经历,可那是规模很小的蝗灾。

东非这么大阵势的蝗虫,靠人吃,恐怕得吃到天荒地老。

那靠鸡鸭鸟呢?

也不行。

还没等鸡鸭鸟灭完蝗,它们就已经啃完草地。

更何况,这一批蝗虫已经变异。

它们能产生一种叫苯乙腈的东西,很不好闻,难以下咽。

如果硬要吃,蝗虫就会产生有毒的氢氰酸。

吃下去不死也难受。

要是吃就能解决问题,东非不会这般无助。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我想眼下人们最关心的应该是,这批会不会进入中国?

国内专家已经作出回答:

“很难,但要做好监测防范。”

这不是杞人忧天。

我们已经被蝗灾折磨数千年,实在是怕了。

任何风吹草动都必须提高警惕。

但要说蝗群真侵入中国,我们也不用太过担心。

今天的中国,灭蝗有一套。

眼下东非的蝗灾只能靠飞机喷洒农药。

只不过一次飞机灭蝗的成本实在昂贵,对本身不富裕的他们而言是一大难题。

其实他们早在去年就开始灭蝗,奈何飞机少得可怜,一直无法根除,才演变成现在的局面。

若在中国,我们有充足的农业飞机可以应对。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更何况,我们还有一整套治理防治体系。

蝗虫再想肆虐,难上加难。

我们这一辈的人之所以对蝗灾很陌生也是得益于此。

从谈蝗色变到如今治蝗有方。

这在数千年以来,是人们想都不敢想的。

可今天的中国做到了。

哪怕这些年也发生过不少次小规模蝗灾。

但每次都被扼杀于摇篮里。

别的不敢说,但说起治理蝗灾,我们可以拍着胸脯说:

中国真的很厉害。

而这背后,是一批人在负重前行。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04

1977年10月24日,新华社宣布:

“危害我国数千年的东亚飞蝗之灾,如今已被我国人民和科学工作者成功控制。”

举国欢庆。

但没人知道,这场大胜有多来之不易。

1952年,蝗灾依旧。

谁都拿它没辙。

彼时在国外留学的马世骏急了。

他实在想为中国做点什么。

他放弃了国外优越的条件,想方设法突破了国外重重阻挠。

耗时3个月,抛弃所有行李才回到国内。

回国第一件事,他就接受了任务:

解决数千年来难以根治的蝗灾。

难。

但马世骏誓要啃下这块硬骨头。

他的研究需要大量资料,便走遍全国。

吃住差不说,当时路也不好走,他就骑着辆旧单车。

车坏了,就扛着走。

有次在荒野迷路,吃了整整三天水草才获救。

换作普通人早就不干了。

可马世骏没有,反而坚定他的决心。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一定要为百姓赶走蝗灾。

每到一处,都深入蝗区,观察、试验、分析......

哪怕再辛苦,他都不敢遗漏任何有关蝗虫的信息。

皇天不负苦心人。

他终于找到了蝗虫爆发原因:

水灾旱灾相继发生是主要因素。

而后又推翻了传统治理蝗害的方法。

用化学结合生物防治降低蝗害,又改造了蝗区,修建水利等等。

至此,数千年来让人苦不堪言的蝗害基本得到防治。

大型蝗灾已不复存在。

但,小规模蝗灾依旧会发生。

所以他哪怕七十多岁高龄,患上青光眼白内障,依旧在为中国农业奔波。

马世骏之后,一大批农业人士也在负重前行。

他们研究出了一套系统的生物防治方法。

定期在蝗区检查蝗群密度。

若发现密度过大,立马制定方案针对。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首先培育一批灭蝗鸡苗。

60日龄时便开始在草地驯养。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75日龄时训练牧鸡听从指挥。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90日龄的时候,全军出击,治理蝗虫。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每天由训练员带领绕着要治理的草场走。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150日龄的时候,蝗虫便能基本得治。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后来他们发现,鸭的灭蝗能力比鸡还强。

便开始驯鸭治蝗。

2000年,新疆特大蝗灾。

鸡兵不堪重任,鸭兵披甲上阵。

十万鸭兵浩浩荡荡,吃得蝗群溃不成军。

拯救了新疆大批草场。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除此之外,他们还发现椋鸟灭蝗也很强。

一只一天能吃120到180只蝗虫。

便在蝗区修建鸟巢,吸引粉红椋鸟。

但凡蝗害,椋鸟出击,必定大胜而归。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倘若蝗虫超出了防治的范围,他们还有一套化学防治的方法。

其中最强的当属飞机灭蝗。

2012年,黄河沿岸爆发10年一遇蝗灾。

灭蝗飞机前去迎战。

连续喷洒药品10余次,蝗害得治。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前人辛勤,才搭建出这么一套完整的治蝗体系。

不到百年的时间,就缓解了数千年的问题。

这批人,当被铭记。

以前我总觉得蝗灾离自己很远。

如今看来,真不是。

不是离我们远,也不是没发生。

只是一有风吹草动,一大批农业人便冲在前头,一声不吭与蝗害斗争。

此后又默默为我们防治,日复一日。

华夏多英雄,他们如是。

若非这群人,恐怕此刻看着荒芜大地无助落泪的是我们。

所以真的别再说,靠吃就能战胜蝗灾。

我们该感谢的,不是嘴。

而是幸运生在了这片土地。

恰好遇上这么好的农业人。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参考资料:

《沙漠蝗灾从东非到印巴,会波及中国吗?》,新京报

《沙漠蝗逼近我国!专家提醒:当心潜在威胁》,中国科学报

《印度当前蝗灾已基本结束》,新华网

《1942—1943年河南的大灾荒及原因》,孙金玲

《内蒙古草原蝗虫铺天盖地又重来》中国青年报

《牧鸡治蝗》

/今日作者/

25年一遇,这场席卷20多国的蝗灾,绝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国馆原创,转载请注明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