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乡武侠 / 重庆旧事 / 刘家漕最后的古筑《至公桥》

0 0

   

刘家漕最后的古筑《至公桥》

2020-02-25  山乡武侠

                             《至公桥》记

       天府镇有一座古老的石拱桥《至公桥》,上世纪六十年代“文革”时期被改为《人民桥》。至公桥历史悠久,记载已有180多年的历史了,是清朝道光十七年造。至今还俯卧在冯家湾硝水河的两岸,恰如'垂虹玉带”,在山水之间构筑了一幅完美的乡仙风情,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方便。

        至公桥是半圆单拱石桥(下面是长方形,上边是半圆),由拱圈、桥面、楔石、拱脚及附属桥头石碑组成。桥高,距河床底近五米(5m)、桥面宽四米(4M)、桥拱跨径六米(6m)拱圈。桥及引桥长十五米(15m),整体用许多大小石块砌筑而成,这些石块有正方形、也有长方形。其中有1米零50毫米x350毫米、2米x350亳米等条石构筑。这些石块最重的大约有三四百斤左右。建造工艺和难度及高,用这些石块砌筑成的拱桥,饱经沧桑,历经风雨冲刷,山洪激荡而屹立不倒。桥身纯以就地取材,选用《牛角庙》山下,上等黄沙岩石,切块垒叠砌筑而成,不见有其它粘合材料为剂,然而牢固异常,真有令人叹服之处。

  桥头东面立有一柱六边形的碑(又名望柱),望柱上边站了一个人(叫馗岗),馗岗手拿一支笔,背上背了个八挂,面对桥西南《没水洞》方向, 意是降拿邪恶,治理水道也。望柱上所设馗岗,是捉拿(套)毛子(邪恶,怪兽)的,所谓毛子,说《没水洞》地形像毛子的脑壳。后来冯家认为,馗岗所指对面,是冯家老坟山,疑赵家故意整冯家,是破冯家风水,为此馗岗被冯家人拆掉,用来做成了猪槽。望柱碑高2·4M,

每面宽0·36M,面对桥头正面刻有《至公桥》记碑文。由于年代久远,碑文上端及下部石材风化严重,中间部分有少数字被损坏,因此不能完全反映碑文内容,但修桥的目的意义知晓。碑的其它五面是捐款者姓名及捐款数额。

          附《至公桥碑记》部分原文

水岚垭没水洞者刘家漕一带洪水所暗消處也洞上有嶺横锁溪口上下来往皆由是溪而行其上下也者尤衷舊后石敦尚不数尺春夏問洪暴涨即病途窮樂善诸君将公其利於約费金四百余緡名之曰至公源桥记余曰除道成渠啟方便行旅也斯桥之建不背笥者之所甚便自是乂不能阻山不必踰實千百世之利忍因书其崴月並捐资修桥

皇清道光拾七年丁酉崴仲春月吉日立 理邑举人黄善斌 撰

  180年来,除桥面栏杆被上世纪62年,百年难遇的山洪冲坏不复存在,桥的北方,朝后峰岩方向,拱顶中间还有一龙头(脑壳),桥南面(干洞子方向)桥拱顶中间,还有一龙尾。前些年才被一精神病人损坏,除桥东面引桥前,望柱顶端馗岗部份被拆毁外。目前桥整体结构完好,此乃,它是一份可珍贵的遗产,彰显着刘家漕地区,古代劳动人民勤劳、勇敢、卓越的才能。具有较高的历史文化价值。

       刘家漕南北走向,上至扬柳埧、大田坎。下至文星场、板桥、麻柳湾、冯家湾、中兴、水岚垭出干洞,那年代川北广安部分、华蓥山、三汇埧、及刘家漕南来北往出行者若走陆路,如不爬牛角庙下东阳镇过河,也都是出干洞子或白庙子,到嘉陵江边过河,此必经之路也(那时叫下河) 。当年独有一条大路,路面宽一米,有的地段一米三不等,

  绝大多数地面及石梯,选用刘家漕当地的石灰岩石(油光石)板铺路,路面光洁牢固,就是初几的月光也能把路面照亮,千百年来为刘家漕及川北人民视为生存的脉络。

板桥石拱桥

板桥小学遗址

  然,山水之间即有桥,就不能不说河了。刘家漕系川东平行岭谷区,华蓥山脉的支脉,中梁山脉的东北段, 观音峡背斜中上部。漕上分上、中、下漕。刘家漕地形为两边是山,中间是沟底。千百万年来由于大水的冲刷,使沟底靠西边的山下,冲洗出一条河沟。河沟水流方向由北向南。中间“土地垭”地势稍高,以北为上漕,以南为中漕,中漕最宽且较平坦。“枧漕沟”以下为下漕。刘家漕从北向南还有很多小地名。上漕主要有大田坎、 戴家沟。河西洞等。中漕有土地垭、后丰岩、文星场等。下漕有枧漕沟、新湾、麻柳湾、中心、冯家湾、牛角庙、水岚垭、白庙子、干洞子等。上漕水源经(自生桥)河西洞流经翁家沟。其中中漕老龙洞、郑家湾两边山岭及地区水源,经郑家湾西边消洞下,经阴河流出干洞子,于吊岩到嘉陵江。中下漕其它山岭及地区水源,圴流经下漕冯家湾硝水河沟,汇集流入熬魚堡下面《没水洞》,进入阴河向下,在干洞子吊岩(拽岩)现在的石粉厂,流出汇入嘉陵江。

麻柳小学遗址

当年到牛角庙、干洞子必经之路

刘家漕最后一栋,保存完好清朝建筑,川东民房。旧时的(油房)

  千百年来,春夏时节常岀现山洪瀑涨,河沟水满为患,河中跳登及河提被淹没,使南来北往行人受阻,给生活及生产造成极度的损失。清朝中后期,刘家漕已开始了早期的煤炭开采,除了满足本地生活需求外,还将煤炭挑、背到东阳镇、干洞子、北庙子等地去卖,到了后期,生产规模扩大,煤炭用船运往重庆及长江下游各地销售。若河沟涨水,沒桥就根本无法将煤及刘家漕另一重要的建筑材料(石灰)运出。

  为此,到了清朝道光十七年(公元一八三一年),先人们在(板桥)和冯家湾下面硝水河,各修筑了一座石拱桥。当年由刘家漕(赵姓绅士)提议并组织修筑,修桥款项由刘家漕赵氏、黄氏、刘氏、万氏、冯氏、江氏、祝氏、张氏、李氏、周氏、等共300多人捐助。先辈们热心诚意,慷慨解囊。共积资四百余緡,(约四十万文钱)。相当于今天的人民币三十多万元。

         捐资数额之大,参与人众之多,我们现代人是难以想象的。他彰显了先人们对故乡的热爱和为后人所做的丰功伟业。丁酉岁次,虎啸龙吟,桥之美矣,行于途,途坦心畅;思其惠,惠及子孙;论其功,功在千秋。饮水思源,其懿行善举,令人敬仰。故录其芳名,立碑记之者也。铭其功,彰其德,显其志,扬其名,以期百世流芳。亦冀昭示后人,弘扬善德,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此桥为刘家漕煤炭工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上世纪,清末民初,由于工业不断的发展。大大促进煤炭生产,刘家漕煤炭供求增加,原有几十家小煤窑,组建成相对规模较大的五个矿井。到上世纪二十年代后期,民族工业家卢作孚先生,收购、组建、合并了刘家漕五个矿井,成立了天府煤炭公司,并组织修建了四川第一条铁路--《北川铁路》,1933年北川铁路通车后,改人工挑煤、背煤为铁路运煤,此乃,至公桥百年沧桑变换,完成了人力运输史命,北川铁路将它取而代之。特别是上世纪60年代后期,北川铁路拆除后,将原铁路基础改造为公路,汽车取代了人们出行及运输的主要交通工具。至此《至公桥》慢慢被人们疏而远之。

                         二O一八年、十一月 撰稿 曹正刚

北川铁路水岚垭火车站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