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驴看史聊生活 / 路小远 / 在别人质疑的目光里活出更精彩的自己

0 0

   

在别人质疑的目光里活出更精彩的自己

原创
2020-02-25  骑驴看史...

比我小几岁的表弟去年刚刚大学毕业,由于念的是三流大学,专业也并不太讨喜,再加上没什么人际关系,毕业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没能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

说起来这个表弟也算是个可怜人,刚念中学的时候父亲就去世了,母亲又常年的体弱多病,父亲的去世对他的打击很大,再加上家里一下子断了经济来源,本来意气风发的少年一下子变得死气沉沉,好在他还有个挺重兄弟情义的大伯,大伯比他父亲大了两三岁,由于膝下无子,一直对他疼爱有加。

有了这个重视亲情的大伯,本来要辍学的他又得以重返学堂,可能是因为心理负担太过沉重,本来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的他一下子变成了个差生,尽管如此,大伯还是坚持要他念了大学,并且还为他垫了四年了的学费。十几岁的少年,正是处于情绪最敏感的时期,很是明白既然人家出了这个钱,你就要好好听人家的话这个道理,所以当大伯要他弃文学理的时候,他几乎是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即使他从来没有喜欢过理科。

大伯对他一直寄予厚望,大概也是期望太高了,当表弟三番五次地被各大公司拒绝时,他也质疑了起来,时不时就说起大学真是白念了这种话。每一次表弟都听听就赶紧让自己忘掉,然后在心里深深自责。这样多次以后,大伯甚至觉得表弟是个不争气的孩子,并不是人家公司不肯要他,而是他自己非要在家里啃老。久而久之,表弟也没有办法了,眼看同学们一个个都找到了心仪的工作,他真是又急又气,无奈之下,他开始抛开学了四年的专业尝试着找一些跟文字有关的工作,毕竟这才是他真正喜欢的。

也许是老天眷顾吧,没过几天,表弟就被念高中时挺心仪的一家文学杂志社录用了,表弟一直是个挺文艺的男孩子,这些年来一直坚持看书写字,进入杂志社后,他做得很开心,就像是任督二脉忽然被打通了一样,本来黑压压的一片地方,一下子就变得阳光灿烂起来,他很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即便实习期的工资很低。

在杂志社工作一个月以后,表弟才敢告诉大伯讲说他找了份什么工作,大伯是个粗人,大字不识一个,在他的认知里一直觉得男人就得做一些会计销售之类的工作,至于写字做书这些,那就是一个女人才能干的工作。可想而知,在得知表弟去了杂志社以后大伯是如何的失望,尤其是听到表弟说出实习期工资的数字时,他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他骂表弟说,一个大老爷们儿干什么工作不好,非要每天跟个娘们儿似的写字?而且一个月就那么点钱?那要什么时候才能买上房子?然后三令五申地让表弟赶快辞职,说什么念了四年的大学才领那么点工资,实在是太丢人了。

表弟供职的那家杂志社在二线城市,说实话,别说是他实习期的工资低,就是等有一天转为正式员工了,想要在当地买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那也是件难于登天的事,好不容易攒下的自信心就这样又被打压下来了,表弟顿时对这份工作有种进退维谷的态度。其实仔细想想,在我们的生活里总是会有那么一拨人,打着你一切都是为了你好的旗号,在你的人生里肆意地发表他们的言论和思想,直到宣扬到让你自己都不得不怀疑自己,他们才会松一口气,说,太好了,这孩子可算是有救了。

我有一个比我还要大一岁的侄子,他小的时候可真是在上学这方面吃尽了苦头,因为学习成绩一直不好,常常刚被这个骂完又被那个指点。彼时,围着他的声音最多的就是,这孩子来这个世界上就是一个错误,他就是那种注定一事无成的人。

侄子真的像他们说的那么不堪吗?其实并不是,在我看来,他只是一个学习不好的孩子而已,其他方面他并不比同龄的孩子差,可那时候的有些大人是不这么认为的,他们固执又坚定地认为,在这个时代,读书好才是唯一的出路,只有成绩才能改写你的一生,所以在面对怎么学习都学不好的侄子时,他们看到的是一个一无是处的少年。

侄子就是在这样备受质疑和偏见的中长大的,其中的心路历程恐怕也只有他这个当事人最清楚,可能很多人都会觉得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的孩子,肯定心理上多多少少会有些问题,可侄子却让很多人都大跌眼睛,他似乎从来没有在意过这些,也可能是久病成医自然也就百毒不侵了,后来遇上人们用那些刻薄又尖酸的字眼讽刺他的学习成绩时,他怎么都不顶嘴,这样一来大家就更认定他是个一无是处又懦弱非常的人。

这世界上也总有那么一些人,不论是在看待任何事物时,他都坚定自己的想法就是对的,但凡是别人没有照他所讲的规划走,他就认为别人必将过不好这一生。侄子就是被这些人看中的一个,那时候家族里所有的人都觉得他就应该做一个农民,早早地娶媳妇生娃,梦想理想这些东西与他是相反的存在,可侄子却没能让那些人如愿,他在那个漫长的黑暗的日子里,敏锐地捕捉到了哪里才会有更多更适合他的光——他去学了兽医。

刚去学兽医的那段时间里,质疑的声音和目光在他的身上从未停息过,不管是认识他的还是不认识他的,在见到他的都会插嘴说上一句,就你还去学兽医,你是那块料吗?你那脑子能看得懂医学书吗?说这些话的人丝毫不在意所听的这个人心中是何感受,会不会就因为听了他的话就去做一些什么傻事?他们图的只是嘴上的痛快和那种自以为是满足感。

然而事实是我亲爱的小表弟非但没有离开那间杂志社,反而越做越好了,可能有些人对于一些东西就是有天赋的,只是那时时机未到,天赋还没有被开发出来,表弟在杂志社做得顺风又顺水,顺利地过了实习期,工资比原来不涨了不少不说,也开始陆陆续续地在杂志社发稿子赚稿费了,他的大伯虽然还一直对他心存质疑,但较于之前确实收敛了不少,待表弟把有着发表他稿子的报纸拿给他看时,那个年过半百的老人甚至流下了激动的泪水,那张报纸也被他裱在了家里的客厅里,虽然他从来都不知道那上面写了什么。至于我的侄子,他则是更好了,在兽医界里做的风声水起不说,今年过年时,还领回家了一个漂亮又大方的女朋友。

在他们成长为一直质疑他们的人眼中的有志又有为的青年后,没有人问过他们,在学习的路上受过多少挫折,这一路的风风雨雨可曾动摇过心中的梦想?他们只是觉得,噢,你还是挺行的!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仿佛他一直就很看好你,仿佛那些质疑和偏见从来没有存在过。

     一个人的这一生,总会遇上些想做却不能被别人理解的事,那些事有可能是年少时的梦想,有可能是中年过后的遗憾,也有可能是迟暮之年的放肆飞扬,不论是想用哪一种方式做,总会有质疑的声音,而你要做的并不是与他们据理力争,而是要沉住气,往心中所想的那个点一个劲儿地奔跑,最终活出一个最精彩的自己。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