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wzhuwei / 名篇赏析 / 同样是写美女,张先这首《醉垂鞭》妙在哪...

0 0

   

同样是写美女,张先这首《醉垂鞭》妙在哪里?能被后世誉为:横绝

2020-02-25  hwzhuwei

词最初是艳词,而且是唱出来的,经常在酒会筵席中出现,后来慢慢形成了一种“风尚”,那便是在酒宴上士大夫写词以赠歌妓、舞妓,像著名词人晏殊、晏几道、苏轼等人,都有不少这类型的作品,有些甚至成为了脍炙人口的名篇,比如晏几道的“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相寻梦里路,飞雨落花中”等等,都是十分著名的名句。

同样是写美女,张先这首《醉垂鞭》妙在哪里?能被后世誉为:横绝

今天,为大家介绍宋初词人张先的一首赠妓之作《醉垂鞭》,这首词,虽然简短,但却是张先最著名的作品之一,将一位歌女的美丽,描绘的淋漓尽致,具有极佳的艺术美感,千百年来,一直深受后人的推崇。

醉垂鞭

张先

双蝶绣罗裙,东池宴,初相见。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

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

首句从这位歌女所穿的裙子写起,“双蝶绣罗裙”,罗裙上绣着一双翩翩起舞的蝴蝶,未见其面已觉其美。接着词人补叙第一次见面的地点和缘由,“东池宴,初相见”,由此可见,这位女子的身份,是一位侑酒的歌女或舞女。

同样是写美女,张先这首《醉垂鞭》妙在哪里?能被后世誉为:横绝

朱粉不深匀,闲花淡淡春”,是写女子面貌的美丽,但是词人却独出心裁,写她的淡妆。要知道,古代歌妓陪宴,大多浓妆艳裹,打扮的花枝招展,而这位歌女不同,她只是“闲花淡淡春”,一点淡妆便出来了,且不说张先的比喻之生动,从这句中,我们也可以感受到这位女子的神貌和自信,她一定是美丽到了极点,才敢以淡妆出来,而另一方面,如果其他女子都是浓妆,只她自己是淡妆,也足见其卓而不群,大有一枝独秀的感觉,所以才能给词人如此深刻的印象。

下片开头三句,写这位女子的身材很好,“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人人都说她的腰肢柔软纤细,美到了极致,而张先这个色鬼,盯着人家上上下下“细看”之后,发现美丽的不光腰身,而是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好,所以他用倒装句,先强调自己“细看”的结果,再写大家都看到的结果,如此一来,就更突显这位女子的美丽了。

同样是写美女,张先这首《醉垂鞭》妙在哪里?能被后世誉为:横绝

到了结尾两句,“昨日乱山昏,来时衣上云”,又着重写其人其衣,用的写法比较富有想象力。古人会在贵重的绫罗绸缎上,装饰各种花纹图案,但是所用的方法各异,有些是织上去的,如白居易有句“织为云外秋雁行,染作江南春水色”;有些是绣上去的,如温庭筠有句“手里金鹦鹉,胸前绣凤凰”;有些则是画上去的,再如温庭筠的“画罗金翡翠,香烛销成泪”。词人在这里所描写的“衣上云”具体用了什么手法,我们不得而知,而从“乱山昏”我们可知,词人所见,是整体而不是局部。

词人从这位女子所穿衣服的白云图案,想到山,而且山是黄昏时的山,如此一来,词人所见到的,仿佛是一位从乱山中缓缓随着白云走出的美女,那这位女子,明显是仙女了。词人用这种含蓄的手法来比拟,足见其艺术加工之妙。词人巧妙地将写衣服和美女,转而写成了一种气氛,而这种气氛,是为了突出这位女子的美丽和神韵,词到这里,也戛然而止,给人留下无限遐想。

同样是写美女,张先这首《醉垂鞭》妙在哪里?能被后世誉为:横绝

张先的这首词,让人读来有亦真亦幻的感觉,但是却充满了美感,仿佛让我们看到一位天生丽质的仙女缓缓走来。本来,筵席赠妓之作,大多香艳露骨,少有艺术性绝佳的佳作,张先的这首,却极具美感,难怪周济在《宋四家词选》中评价这首词为“横绝”。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