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红月 / 待分类 / 薛涛《春望词》:不要因为分离,就不敢求...

0 0

   

薛涛《春望词》:不要因为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2020-02-26  戚红月

薛涛《春望词》:不要因为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她是来自青楼的才女,被列为“唐代四大女诗人”。

他是唐朝的风流才子,与白居易并称为“元白”。

他俩的相遇让人想起两句现代诗:不要因为也许会改变,就不肯说那句美丽的誓言。不要因为也许会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1.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自古才女多早慧,薛涛便是如此。

薛涛出生在长安一个官宦之家,父亲名薛郧原在京城当官。她从小聪颖,被父亲视为掌上明珠,受到很好的教养。

那是寻常的一天,薛郧在院内歇息乘凉。他望着院内一株梧桐,冉冉吟哦:“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

薛涛正在一旁玩耍,父亲想试试女儿脑瓜子究竟如何,便命她续诗。小小年纪的薛涛,才思极为敏捷,她即刻应答:“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听罢此言,薛郧会作何反应?李屿在《薛涛传记》中用四个字描写他的神情:“其父愀然”。小小少年,有如此才思,作为父母,高兴还来不及,可他为何忽然严肃起来,甚至不太愉快呢?

或许,具有生活阅历的薛郧从女儿无心的童声里觉识到她今后命途的坎坷。那种迎来送往、南来北往的不祥之语,让他产生隐忧。

那一年,薛涛才八岁。

谁也没有料到,这一联工整的诗作,若干年后再回顾,竟是一句谶语。

世事无常,难以预料。薛郧为人清刚,敢于谏言,从而得罪执权者,继而被贬至蜀地。一家人随之从繁华京城迁往成都。没过几年,他又因为感染染了瘴疠而去世。从此,孤儿寡母相依为命。

这番命运急转直下,迫于生存,薛涛无奈之下入了乐籍。

那一年,她十六岁。

艺妓的生活方式,不正应和了当年她在梧桐树下脱口而出的两句诗么?“命运真是说话算话啊。

薛涛《春望词》:不要因为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2.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薛涛不但个美女,也是才能女。

她“容姿既丽”,并且“通音律,善辩慧,工诗赋”,很快从艺妓中脱颖而出,成为其中的佼佼者。也正因此,她能有机会结识文人名士,乃至白居易、刘禹锡、张籍、杜牧这些诗坛重量级人物都与她酬唱往来。

渐渐地,薛涛貌美才高的名声传播开去,一直传到当时正任剑南西川节度使的韦皋耳中。

有一次宴会,韦皋想测测薛涛,看她究竟是具有真材实料,还是金玉其外而已,于是命她即席赋诗。薛涛不卑不亢,执笔写下一首《谒巫山庙》:


乱猿啼处访高唐,路入烟霞草木香。
山色未能忘宋玉,水声犹是哭襄王。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颇具王羲之之法的书法、格调高阔不做小女儿态的诗风,让韦大人对这位小女子刮目相看。

从那之后,每逢盛宴,韦皋都会让薛涛侍宴助兴。他真心赏识薛涛,还让她参与文字工作。

他后来还向朝廷推荐,让她担任校书郎一职,负责撰写公文、典校藏书方面的工作。这一差事,自古以来都由男子担任,薛涛虽然未被破格录用,却多了一个“女校书”的称谓。

诗人王建为她写过一首诗,其中有这样两句:“万里桥边女校书,枇杷花里闭门居。

薛涛《春望词》:不要因为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对薛涛而言,韦皋是伯乐,是她人生中第一个贵人。如果没有遇见韦皋,没有那首即兴写就的诗,她大概一直徘徊在烟花柳巷。

如今,薛涛是太尉门下一名风华绝代、炙手可热的女校书。也许生性疏狂,也许自我膨胀,面对那些想走捷径谋取利益的行贿之物,她照单收下,又全都上交。这种作风,影响恶劣。韦皋向来对薛涛另眼相待,一旦涉及原则,也不姑息。一怒之下,他将她发配到边远松州。

在去往松州的途中,一组《十离诗》写得如泣如诉,软化了韦大人的心。他重新将薛涛召回成都。

人在挫折中更容易看清自己处境,识破游戏的棋局。对于名利场的纷纷扰扰,她厌了,于是脱去乐籍,闲居浣花溪畔,院内种枇杷树。琵琶花相比牡丹、山茶一类光鲜明艳的花朵,太黯淡,太貌不惊人了,也是象征她心境的改变。

万里桥边的女校书,开始了“枇杷花里闭门居”的生活。

那一年,她才二十岁。

薛涛《春望词》:不要因为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3.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薛涛迁住浣沙溪后,生活呈现另一番模样。这模样如何,可以从她的诗文里窥得一斑。

“南天春雨时,那鉴雪霜姿。众类亦云茂,虚宁自持。”

“去春零落暮春时,泪湿红笺怨别离。常恐便同巫峡散,因何重有武陵期。”

人一旦亲近自然,花草树木就成为对话、陪伴的最佳对象。薛涛的内心趋于宁静,人文不可避免的伤春悲秋中又带着寻寻觅觅的愁意。

这一时期,她遇到了生命中对自己影响最大、用情至深的男人。

在仕途上平步青云的元稹,奉命出使来到蜀地。处理公事之余,他喜欢游访巴山蜀水,还约见了久闻大名的蜀中才女薛涛。

这一遇见,石破天惊。一个是风神俊朗年轻有为的才子诗人,一个是气质典雅又有林下之风的“扫眉才子”。

爱情是一场天时地利人和的迷信。薛涛与元稹之间,“人和”毫无疑问,“地利”也是因缘做美,却在“天时”上差池——姐弟恋在如今看来并没什么,放在传统封建观念的时代下,该要多大的勇气去面对?

那一年,他三十而立,她已经四十不惑。

爱得热烈,便是飞蛾扑火。恋到忘我,便是饮鸩止渴。

四十来岁的薛涛忘记年龄、忘记世俗、忘乎所以、忘记过去与将来那样去爱、去体验、去享受。

锦江之畔,蜀山之巅,竹林幽道,牡丹群芳……很多地方留下相依相伴的身影。他俩一起在月色下漫步,为落花与流水轻叹,一起在细雨中出行,将诗作题写在岸边柳叶上。

时光柔软似水,情人缱绻如烟。她的心,恰如她的一首小诗:


双栖绿池上,朝暮共飞还。
更忆将趋日,同心莲叶间。

双飞双栖、朝飞暮卷,是眼前的美好画面,她又奢望同心同德,白首如新。

天下情爱,往往失落于女人开始渴望天长地久的时候。作为男人,终究要为自己的理想选择离开。

元稹收到调离通知,让他离开蜀地,去往别处。

从初次,到分离,不过是从春天到夏日,在一起的三个月,对于故事中人像是一起走过了三年。

当对方决定离开,别去探问借口,也别去思量理由。有些时候,眼前的事实胜于隐藏的真相。

他只是她生命中的过客。

薛涛《春望词》:不要因为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4.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虽然隔了长山远水,还可通过诗信往来慰藉相思。

薛涛对寄载彼此深情的信笺产生浓厚兴趣。她将信笺改成与律诗长短相匹配的精巧宽度。她还追求意境与氛围,将纸张染成桃红色。这种充满浪漫色调的信笺,很快流传开来,世人称之“薛涛笺”。

她觉得,唯有如此精美绮丽的纸页才配得上自己与有情郎的爱恋。那些你来我往的诗信,该流淌过刻骨铭心的思念、对相濡以沫的期盼,甚至美丽动人的誓言。

薛涛《春望词》:不要因为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才子的多情亦是无情,女子的深情才是痴情。

对元稹来说,爱是真的,忘也是真的。人生似旅,走到哪里,便爱到哪里。国学大师陈寅恪这样评他:“综其一生形迹,巧宦故不待言,而巧婚尤为可恶也。岂多情哉?实多诈而已矣。

当爱随风远去,她的心依然停留在原来的风景里。所有的信念,所有的深情,所有的期盼与失意,所有的幽怨哀伤与寂寞孤零,全都化作一首《望春词》: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薛涛《春望词》:不要因为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花开又花落,最终只有自己一个人为之悲欢,却又在悲欢时候,最惹人相思。

一年又一年,在伤春悲秋中渴盼着旅途中的归人,佳期如梦幻般朦胧而漂远。

花朵缀满枝头的时候,也是思念最浓的时候。然而,岁月经受不起太多的等待。

后来的她,终生未嫁。褪去裙装,披上道袍,从浣沙溪移居到碧鸡坊,在那里走完余生。

薛涛一生,从繁华到苍凉,从浓烈到幽淡,像诗亦像歌,一唱三叹,跌宕起伏。

薛涛《春望词》:不要因为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最盛时节的那段爱恋,大概是她命途中最深刻的一页篇章。那份不顾一切的勇气,就像一句现代诗:不要因为也许会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这究竟,是元稹对哪位女子的款款深情?

在薛涛生命中,元稹就是那片沧海、那座巫山。

薛涛《春望词》:不要因为分离,就不敢求一次倾心的相遇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