仇宝廷图书馆 / 人际交往 / 10年友谊毁于一场瘟疫

0 0

   

10年友谊毁于一场瘟疫

2020-02-26  仇宝廷图...

本文作者〡主妇Q

疫情拐点尚未到来,

看着室外的明媚春光,

按捺想浪的心,

留在家中继续闭关修行。

说起来,还是比较庆幸的,

数年间养成的“忍者神龟”的性格,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密室、长期、数人、被迫亲密相对”的隔离环境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30天,到今天整整30天,

一家五口人,大眼瞪小眼,吃喝拉撒,24小时在一个屋檐下,

婆媳关系,没有破裂,做土豆炖牛肉的时候仍然有商有量;

夫妻关系,仍然存续,也没有向师父预约离婚咨询;

亲子关系,这个不好说,但至少业主群里的投诉提醒,30天来,没有@过我——大人小孩都被关得怏仄仄的,没精气神闹腾,得过且过吧。

但,

昨天夜里,

12点,

我盯着手机里她的名字,

犹豫了很久,

按下了删除键。

我终于选择了让她离开我的生活。

10年友谊毁于一场瘟疫。

她是我的师姐,

我工作的第一家律所,师父带了两个徒弟,一个是她,一个是我。

她高大,白皙,健谈,专业能力甩我十八条街。

虽然只比我大一岁,但她成熟稳重、公私分明,是个利利落落的妙人儿。

我仰慕她,愿意亲近她。

但职场上的友谊,适可而止就好,她又是个极有分寸感的人,所以直到我离开那间律所,我们之间也就只是比普通同事关系近一点的同门师姐妹罢了。

真正与她走近,是在10年前,我生小宝的时候。

在小区论坛里闲逛,认识了几个同区的孕妈妈,约了线下喝茶,一见之下,真是惊喜,居然是她。

她这是头生的孩子,高龄产妇,紧张在所难免,就辞了工作,在家待产。

抛开那些案子、当事人、卷宗、法条,原来她是一个很有趣、孩子气的人,聊起八卦、世情、早出晚归的先生,与我心有戚戚焉。我更喜欢她了。

成年人相交,不需要像少年人那样,惊鸿一瞥,或者同仇敌忾,甜蜜又沉重。

成年人需要的是相近的背景、共同的话题、一样的处境以及对这个世界偏差不大的看法。合则聚,不合则分。自在倒也不失真情。

比如预产期相近的孕妈、同样拥有学渣孩子的苦逼母亲、凯迪拉克车友会的会员、夜跑团的团员、跳广场舞的身材相近的大妈……

我与她,在人近中年时,成了相处愉快的朋友。

她是事业心很强的人,孩子不到半岁,她就重返职场了。

她换了一家律所,很快就做出了成绩。

忙中偷闲跟我见一面,一杯茶喝不完,电话不断。

我看着她的黑眼圈,脸上却是生气勃勃的神情,

想到《肖申克的救赎》里,瑞德说过一句话:

“有些鸟注定是不会被关在笼子里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我打心眼里佩服她。

我知道她是不甘于当一只毛色黯淡、困囿家庭的凡鸟,她的人生理应有更旷阔的天空。

但我也知道她真的很难。

没有经历过一边上班一边育娃的人根本体会不到那种分身乏术的焦虑和疲劳。

看她的朋友圈,能感受到她的努力,和她的分裂。

拿下一个案子,同事们聚餐时的喜悦,

保姆辞工,家里乱得下不去脚,

孩子咽峡炎,老公出差,她一个人抱着娃儿去看急诊,

在看守所门口徘徊,等待与当事人见面……

我这边岁月静好,她那边兵荒马乱,

我叹服于她的三头六臂、独立坚韧,是真正的亦舒女郎;她打趣我的浑浑噩噩、荒度光阴,成了看金庸的师奶,

但友谊,竟然随着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也一路走下来了,

直到这场疫情来临。

困在家里,就算一个小区,也不得见面。

倒不寂寞,这些天,我们在微信上的联系几乎胜过了过去10年。

热情地回应对方的每一条私信,

三分钟之内为对方的朋友圈点赞,

有了激动人心的消息或者沙雕视频,转手就是一发,

将对方拉进口罩群、酒精群、蔬菜瓜果群,热火朝天地打卡接龙……

突然有一天,她联系我,

“你还是湖北身份证吗?”

“是啊,怎么了?”我问。

“上次让你帮忙定的酒精喷雾,你让商家用快递寄给我就好。”她说。

“已经用我的地址寄过来了,在路上了呢,等到了,我给你送过去,没事的。”我说。

……我有事,”她停了一下,“你的湖北身份证,过来的话,我怕有麻烦。”她说。

“我都两年没回过湖北了,你不知道吗?”我有点不是滋味。

“我知道,但别人不知道啊,”她加快语速,“反正你不用过来,等酒精到你那儿了,你再用快递寄给我。”

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听她继续说:“我们所快复工了,每天很多健康监测表格要填,我不想跟‘湖北’有任何关联,你理解的哦?等一切过去,咱们约了喝茶。”

我什么都没说,挂了电话。

晚一点,有人发了张微信截图给我。

点开一看,是她所在的楼栋的业主群。

她的头像右边,标注的是她家的房号,房号下面是她的发言:

“接龙:我从未去过湖北,没有任何湖北人来访,不认识任何湖北人,也没有湖北人朋友。”

我忍不住轻轻冷笑。

这种表忠心、撇关系的接龙声明,是什么混账人想出来的混账玩意!

都是大染缸,大家迟早都是“湖北人”,着什么急呢?

至于她,她、她、她……

我盯着“也没有湖北人朋友”这几个字,

太让我伤心。

那一刹那,突然想到张翠山,

“(张翠山)站起身来,走上几步,向着空闻大师、铁琴先生何太冲、崆峒派关能、峨眉派静玄师太等一干人朗声说道:‘我妻子杀了不少少林弟子,那时她可还不识得我,但我夫妇一体,所有罪孽,当由张翠山一人承当!我和金毛狮王义结金兰,你们觊觎屠龙宝刀,想逼我对不起义兄,武当弟子岂是这等卑鄙无义之徒!’说着横过长剑,在自己颈中一划,鲜血迸溅,登时毙命。”

人至中年,很多事情慢慢都可以看得通透,心中明白,像张翠山这种为家人、为朋友、为名节,敢作敢当、舍身为人的血性汉子,更多是存在于书中、存在于理想化的江湖之中,在现实生活中,再以此标准要求他人,绝对是强人所难了,

但,

10年的情意,换来一句轻飘飘的:

“没有湖北人朋友”,

我为我和她感到悲哀。

拜托圣母们别再跳出来大声呼号:

你让人家怎么办呢?人家只是普通人,人家也要吃饭,要上班,要生活,人家一句“跟湖北人没有任何关联”就少去了多少麻烦!你怎么不替人家想一想呢?

我偏不想!

我翻开她的朋友圈,

几乎每天早上,她都会在朋友圈里发一张鼓舞人心的图片,配上“湖北加油”、“武汉挺住”、“我们永远支持你们”这样的话语,

全是放屁!

我是她相交10年的朋友,

她对我知根知底,

只因为我手持湖北身份证,就不被允许靠近她的家门,

只因为她要按时复工,就可以睁眼说瞎话,与我划清界限。

哈哈,

《目睹二十年之怪现状》,何须二十年,只需二十天,就现了原形。

夜里11点,

她发了一篇武汉作家方方的抗疫日记给我,

提醒我:

“这种关心民生、真实接地气的文章才是人们需要的,你写的那些……

我回了她一个字:

“滚。”


本文作者:主妇Q 来源公众号:主妇江湖 经作者授权转载,特此鸣谢。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