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历史 / 血战日本 / 日本战犯铃木良雄:在中国备受优待,回国...

分享

   

日本战犯铃木良雄:在中国备受优待,回国后却被视为“另类”!

2020-02-26  图说历史

“按照我的罪行,本来是不该受到那样亲切照顾的,真不知怎样感谢你们才好”——日本战犯铃木良雄,2000年9月17日。

一定要当军官

1920年7月,铃木出生于日本埼玉县,兄弟姐妹一共6人,除了大哥跟他之外,其余4人出生后不久夭折。父亲每日四处奔波,母亲天天织布到深夜,可收入也仅仅是勉强糊口。由于家境实在贫困,铃木从小就下定决心:“长大一定要为家里争口气!”

1935年,铃木高小毕业,在自家碾米房做工。此时,他的大哥已经第二次应征入伍,并晋升为伍长,在青年学校担任军事教练,很受人们的尊敬。铃木每个月都要去青年学校接受训练,看到大哥神气活现的身姿,他也暗暗决定“以后要在军队里出人头地,当一名军官!”

背叛母亲教诲

1940年,20岁的铃木应召入伍,编入枣庄独立混成第10旅团第43大队。4个月的新兵训练即将结束,铃木的成绩排在第一,此时还剩最后一关——刺杀活靶子!在他们面前,是3个农民装束的中国男人,全部被蒙着眼,双手反绑着,捆在木桩上。这时,班长下令:“铃木二等兵,给大家做示范!”他端起刺刀,就朝着活靶子冲了过去,猛刺他的心脏!

回忆当年,铃木说道:“我当时真是豁出去了!想在军队里有出息,排名必须靠前!当时,部队一直给我们灌输‘中国人都是无用的懒虫’这样的思想,所以我当时也没把他们当人,就刺了过去!事后我想,那个人会不会就是个普通的农民?受到良心的谴责,我心中又充满了对那个人的可怜之情,饭菜也难以下咽!”不久之后,铃木被升为一等兵。

1941年9月,铃木首次参加实战,对山东莱芜的敌后根据地进行扫荡。他们冲入村子,见房就烧、见人就杀。铃木闯进一个新房,看到被窝躺着个20多岁的女人,用刺刀把被子挑开,发现她怀里抱着个刚出生的婴儿。铃木怒火中烧:“老子千辛万苦,跑到你们这来受苦,你们也配下崽子?”

他犹豫了片刻,抱起高粱杆、小麦秆扔进屋里,一个60多岁的老太太跪在他面前,哀求着不要点火。铃木用枪托一把将她打到,骂道:“滚开,老不死的!”老太太摔了个跟头,踉跄着向屋里跑去,想救产妇和婴儿。铃木立刻堵死了房门,并点燃了高粱杆,熊熊烈火中传来凄惨的嚎叫。

稍微平静下来之后,铃木想起母亲对他说的话:“良雄,你打仗可能要杀人,但是绝不可妄杀老弱妇孺啊!”当时,自己明明对母亲做了保证,如今却干出这种事,心中难免有些后悔,心想着:“怪可怜的,她们一定很痛苦吧!”

大开杀戒

1941年12月末,铃木跟随部队出发,前往章丘30多公里外的一个小村庄扫荡。铃木担任大队长警卫员,看其他士兵都在村子里为非作歹,也起了兴致,和五六个新兵一起进村看热闹。途中,碰到几个老兵押着7个二三十岁的女人,衣服全扒光了。一个老兵邪笑着说:“哎!你们这些新兵,把她们全挑了!”

铃木虽然不想干,可无论军衔高低,老兵的话都必须绝对服从。他们将女人围起来,用刺刀刺倒在地,周围的老兵狂笑着:“再刺!再刺!”“你TM刺哪呢?刺她们的XIONG!”最后,每个女人都被刺了几十刀惨死。

杀人如麻

1942年4月,铃木被分配至59师团第53旅团,先后担任兵长、伍长、军曹、曹长等职务。此时的铃木也成了老兵,并开始训练新兵,开始教他们拿活靶子做刺杀,仅1943至1944年,他本人就参与过4次活靶子刺杀训练。“我当时根本就不考虑他们犯了什么罪,只要适合做靶子就带走。那时,我根本没有一点怜悯之心了!”

我QJ了妇女

在军队时间久了,铃木入伍前的“决心”早已忘记,随着战局日趋恶化,他心里想着:“连个女人都没碰过就死掉了,这辈子活得太不值了!”从1944年10月开始,铃木开始去慰安所,后来听人说QJ如何如何,自己也起了念头想尝尝味道。

铃木拿着枪,挨家挨户地找女人,可无论哪一家,都是用墨水和泥把脸涂得漆黑的老太太。找了半天,终于在七八个老太太中间,看到一位30多岁的妇女。铃木把老太太赶走,却发现妇女不见了,仔细搜了一圈,发现她正躲在猪圈疯狂的往身上抹猪粪。

但是,铃木还是没有放过她,他拿着枪逼着妇女进了一间屋子,“那女人只是一个劲地颤

抖!”这样的事,在之后又干过两次。

良知苏醒

1945年7月,59师团被编入关东军,派往朝鲜咸兴。一个月后,日本兵败投降,铃木也成了苏军的俘虏,被关押在西伯利亚收容所。1950年7月18日,包括铃木在内的969名日本战犯,被引渡至中国接受审判。铃木以为自己会被枪决,心中十分担心,却决定守口如瓶,不交代任何罪行。

然而在中国的监狱里,他们受到了极为人道的待遇,甚至由于营养过剩、运动不足,要进行一定的体力劳动才能缓解身体不适。在不断地感化之下,不少战犯开始反省、认罪,铃木却疑虑重重,仅仅交代了“抢过几头猪”的罪行。当他的梅毒病发时,医生竟调来贵重的青霉素为他治病,护士也是无微不至的对他照料,铃木顽固的心态终于动摇。

“回忆起被自己杀害、侵犯、伤害过的人们,我为自己的丑陋和残酷感到吃惊,终于明白自己是一个自己都不能宽恕的罪人”。此后,铃木终于交代了自己的全部罪行。

真心认罪

1956年8月,铃木被免于起诉、当庭释放。回到日本后,他开了家牛奶店,可是在开业之初,他挨家挨户推销牛奶,连续跑了3天,竟然没有一个人肯买。铃木不知缘由,后来才知道全村都在传言:“铃木被洗过脑,早就成了‘赤色分子’了,大家不要接近他!”一个恢复良知的人,在自己的故乡竟被视为另类。多么讽刺的一件事啊!

不过,此时的铃木良雄已经是真心认罪,在他看来,只有将全部的罪行吐露出来,才能看清那场战争的真相!哪怕漏掉一丝细节,真相也会受到歪曲!那么,这样一个双手沾满国人鲜血,却又真心悔罪的日本战犯,到底值不值得我们原谅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