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实诚人 / 网络电视 / 2020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舞会最新高清视频(...

0 0

   

2020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舞会最新高清视频(鞑靼美女阿依达献唱)

2020-02-26  天津实诚人

一年一度的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舞会(Vienna OperaBall 2020)昨天在维也纳盛大举行。这一舞会因其独特的光彩和迷人的诱惑力,已成为继维也纳新年音乐会后维也纳又一个音乐和舞蹈的盛宴,也将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打造成了世界上最美丽优雅最高贵豪华的舞厅。来自世界各地最为般配的舞伴,从晚上8点多开始一直持续到凌晨的几个小时里翩翩起舞——来自文化、商业、政治、学术界和体育界的国际名人使舞会成为一个重要的社交活动。他们用激情、向往与遐思,将人们内心深处的美好情愫再次点燃。

开幕庆典节目单

FANFARE von Karl Rosner
Markus Henn – Bühnenorchester der Wiener Staatsoper

?STERREICHISCHE BUNDESHYMNE
Andreas Sp?rri – Wiener Opernball Orchester 

EUROPAHYMNE von Ludwig van Beethoven
Andreas Sp?rri – Wiener Opernball Orchester 

POLONAISE A-Dur, op. 40 Nr. 1 von Frédéric Chopin(肖邦《A大调波兰舞曲》)
Einzug des Jungdamen- und Jungherren-Komitees

ABENDBL?TTER, Walzer, Jacques Offenbach(奥芬巴赫《晚叶》华尔兹)

Ouvertüre zu DIE ZAUBERFL?TE von Wolfgang Amadeus Mozart(莫扎特《魔笛》序曲)

E LUCEVAN LE STELLE aus TOSCA von Giacomo Puccini(普契尼《托斯卡》“今夜星光灿烂”)
Piotr Becza?a

SEMPRE LIBERA aus LA TRAVIATA von Giuseppe Verdi(威尔第《茶花女》“永远自由”)
Aida Garifullina, Piotr Beczala

TANZEN M?CHT’ ICH aus DIE CSáRDáSFüRSTIN von Emmerich Kálmán(卡尔曼《与你共舞》)
Aida Garifullina, Piotr Becza?a

BAUERN-POLKA, Polka fran?aise, op. 276 von Johann Strau? (Sohn)(小约翰·施特劳斯《农民波尔卡》)

Er?ffnungswalzer:
An der Sch?nen Blauen Donau, op. 314 von Johann Strau? (Sohn)(小约翰·施特劳斯《蓝色多瑙河》)

今年的重要演唱嘉宾是鞑靼美女阿依达·嘉里富琳娜以及53岁的波兰男高音彼得·贝科扎瓦(Piotr Becza?a) ,他们演唱了普契尼、威尔第等作曲家的歌曲。晚会由詹姆斯·康隆(James Conlon)指挥维也纳国家歌剧院乐团,康隆是临时顶替因家人生病而缺阵的英国指挥家丹尼尔·哈丁。乐团的首席还是维也纳爱乐的首席雷纳·霍内克,他去年来我国举办过多场独奏音乐会。

包括奥地利总统亚历山大·范德贝伦等达官贵人悉数前来观看。

每年都要来捧场的企业家理查德·卢格纳今年的女伴是64岁意大利女演员欧奈拉·穆蒂(Ornella Muti)。这位87岁的老爷子每年都会风流地带一位女伴。卢格纳向他的女伴支付了一笔数额不详的款项。

这里的歌剧和芭蕾舞表演,几天前就吸引了观众;在歌剧院舞会结束之后,还有5500名参观者继续举行聚会,他们尽情跳舞直至天亮。

歌剧和芭蕾舞明星,维也纳歌剧院管弦乐团以及维也纳国家芭蕾舞团,悉数参与了舞会迷人的开幕式。成千上万的观众在屏幕上观看150对年轻舞伴,如何梦想成真,并且在这举世瞩目的舞厅地板上舞出他们人生第一支波兰舞曲。在这之后,则是绵延动人的华尔兹舞这150对参加成人仪式的舞者,是经过一定要求的报名后遴选出来的)

这里也是全世界女式晚礼服和男式燕尾服的最大秀场。

经丰盛花卉装饰的歌剧院建筑物,沉浸在音乐与舞蹈的海洋中。身着精致礼服的女士、穿优雅燕尾服的先生,与朋友们一同庆祝这美好时刻,偶然的邂逅已使得维也纳歌剧院舞会成为每年都令人难以忘怀的经历!今年的舞会上我们也看到了同性舞伴的加入,也许这也是这个传统舞会对时代的顺应吧。

当然,参加这样的舞会票价也是不菲的,最便宜无座的要315欧元,包厢从13300至23600欧元。票子早已售罄。在扣除所有费用后,国家歌剧院的利润将超过100万欧元。

施华洛世奇今年为开幕式女士们设计的头饰名为“夜之女王”。

上下滑动浏览

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舞会历史

第一场舞会的庆祝活动,可能并没有在克恩滕门旁边的皇家宫廷歌剧院里举行。据传说,在宫廷歌剧院舞台上工作的艺术家们,为纪念欧洲国家大使1814年11月至1815年6月,在维也纳召开的“维也纳会议”,组织了一场庆祝活动。

十九世纪二十年代和三十年代,在多瑙河流域帝国城市大大小小的机构所在地,举办了多种多样的舞会。然而,艺术家们希望有一个更私密的环境来举办自己的庆祝活动。他们在“Redoutens?le”——维也纳霍夫堡皇宫精致而舒适的舞厅里,找到了理想的解决方案。

那时候,刚刚经历了血腥且不光彩的1848年大革命的维也纳人,还没有心情跳舞。若干年以后,生活的乐趣才重新得以恢复,“维也纳风格”的舞会和庆祝活动也随之再次焕发生机。

1862年,著名的“维也纳剧院”也再次被赋予至高无上的荣誉——允许其举办舞会庆祝活动。当时,它自然而然地模仿了巴黎歌剧院舞会壮观且奢华的风格。

1869年,皇家宫廷歌剧院的工作人员,终于搬进了他们华丽的新家,但弗朗茨·约瑟夫一世皇帝拒绝同意在他的剧院举行舞蹈庆祝活动。因此,第一场舞会也被称为“在霍夫普的舞会”。这场舞会没有在歌剧院举行,取而代之的是在“维也纳音乐之友协会”一座同样新建且壮观无比的建筑物里举行。

1877,皇帝最终同意在他的歌剧院里举办“晚会”。但是,12月11和12日的晚间,庆祝活动中的舞蹈,依然没有得到官方的允许。不过,《维也纳旅游杂志》中的一篇文章,描述了第二天的情形:“……最初真是非常艰难,但是维也纳人的血液和勇气经受住了这一切……午夜过后,我们歌剧院的舞厅里就举行了第一场正式舞会。”

1918年帝国衰落以后,年轻的共和国仅用了很短时间就唤起了歌剧院里的皇室庆典活动。1921年1月21日,奥地利共和国举办了第一场“Opernredoute”——官方舞会的前身。1935年1月,这一庆祝活动被首次定义为“维也纳歌剧院舞会”—— 一个神奇、具有魔力的名字,在暗淡的三十年代,其影响力一直没有衰退。

1939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根据德国占领下奥地利“新闻部”的命令,举办了最后一场歌剧院舞会。随着1945年奥地利共和国的重建,经历了战乱的维也纳人,在克服了最初几年的艰难困苦之后,于1955年11月,举办了纪念歌剧院盛大重新开演的庆祝活动。

1956年2月9日,第二共和国首次将美丽的歌剧院,转变为辉煌的歌剧院舞厅。

2019



▲ 2019年

Chopin: Polonaise No.3 In A Major, Op.40, No.1 'Military' (A大调波兰舞曲,作品40第1首“军队”) Rafal Blechacz - Chopin: Polonaises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