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友书屋 / 东瀛 / 太宰治的少年时代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0 0

   

太宰治的少年时代有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2020-02-27  真友书屋

△ 旧金木郡地图,太宰治的老家位于中心位置,占地面积相当大

01  津岛家的起源

明治四十二年六月十九日(1909),太宰治出生于青森县北津轻郡金木村(现五所川原市)的名门津岛家,户籍原名津岛修治,是家中的第10子,男子中排行第6,父亲是津岛家的婿养子第5代家督津岛源右卫门,母亲是津岛家第4代家督津岛惣五郎的长女夕子。

说起津岛家的辉煌历史,则要追溯到太宰治的曾祖父津岛家第3代家督津岛惣助创办众多产业的时代。

明治初期,在新政府实施废藩置县的政策下,上任不久的青森县知事为了解决旧藩士的就业问题,大举推行明治政府的归农政策,号召旧藩士耕种土地,专心务农。此时还默默无名的小地主津岛惣助,看准了时机,向亲戚朋友借了许多钱财,购买了大量旧藩士手中的土地,再将土地租给农民耕种,成为金木村的大地主。

△ 《斜阳》中没落的贵族家庭即是太宰治家族的真实写照,后列最右为太宰治

后来因为日本粮食价格上涨,地租也随之上涨,津岛惣助一跃变成金木村的大财主,紧接着又置办了灯油垄断、民间借贷、贸易商行等产业,恰逢新成立的明治政府因财政收入较弱,在各地实施了给予纳税大户贵族院议员的资格来吸引民间资本,津岛惣助迅速成了青森县排名第12的多额纳税者,当仁不让地晋身为“贵族地主”阶级中的一员

02  太宰治的父母

由于津岛家在太宰治祖父的时代没有男丁来继承家业,便从黑石市的名门松木家迎来了婿养子松木永三郎,入赘津岛家后改名津岛源右卫门,这便是太宰治的父亲。

入赘津岛家不久后,太宰治的父亲就担任了津岛家出资设立的金木银行的行长,因其出色的银行家才能,金木银行的经营状况一直稳步上升,影响力也大大超过了曾祖父的鼎盛时期

△ 太宰治的父亲津岛源右卫门与母亲夕子在新居斜阳馆的居室内

明治三十八年(1905)曾祖父去世后,津岛家的所有实权和声望都转移到了津岛源右卫门的身上。在太宰治曾祖父去世周年祭的时候,津岛源右卫门参考了西方楼房的建筑风格,决心修建一座新宅邸来彰显津岛家和自己显赫的地位。新宅于明治三十九年(1906)五月动工修建,次年6月建成,这便是后来著名的“斜阳馆”

太宰治便是出生在这个新宅邸的第一个孩子。

太宰治的父亲一生都忙于工作及巩固津岛家的地位,显然这样的大忙人很难花时间与精力投入子女的教育中。太宰治的母亲津岛夕子因体弱多病,在太宰治出生后,就立刻将他交给了乳母哺育,还要经常和丈夫一同出门应酬,所以童年的太宰治并没有多少能和父母相处的机会,照顾太宰治的是叔母和家中的保姆近村竹

△ 太宰治幼年的保姆近村竹

叔母是夕子的妹妹,她对年幼的太宰治一直呵护有加,视如己出,以至于太宰治曾误认为自己是叔母的私生子,觉得叔母才是自己亲生母亲。太宰治3岁时,近村竹被津岛家雇为保姆,自从进入津岛家工作后便陪伴其左右,直至太宰治6岁的时候,才从津岛家离开嫁了人。

03  青森的学生时代

太宰治小时候,保姆近村竹给他讲故事时就发现他能很快理解其中的含义,后来祖母知道了这件事情,又让保姆从津岛家在附近寺庙出资设立的星期天小学堂中借来一些书籍,供其阅读。

大正五年(1916)四月,太宰治就读于金木第一寻常小学,一年级时,他的文字表达能力就让许多老师为之惊叹,被周围的人誉为“秀才”。入学的6年间他一直是学校的全甲首席(知识、品德、能力、态度皆为第一名的优秀学生),毕业时担任了学生总代(优秀学生代表)。

△ 太宰治在县立青森中学时期参与的同人志《青蜓》

由于日本严格的子嗣继承制度,身为六男的太宰治在出生时就无缘得到全家人的重视,太宰治曾在《人间失格》中写道:“没有人在遭受别人的责难与训斥时,还能愉快起来,但我却从人们生气的怒容中看到比狮子、鳄鱼、巨龙更可怕的动物本性。平时他们都将这些本性隐藏着,可一旦找到机会,就会像那些在草原上温文尔雅的牛,忽然甩动自己的尾巴抽死自己肚子上的牛虻。

△ 高中时代的太宰治

后来父亲当选为贵族院议员,再次巩固了津岛家在青森县的政治地位与社会影响力,而此时的太宰治却因为父亲在社会上的权威和自己在家中的地位而时常表现出抑郁状态。

大正十二年(1923)三月,父亲在东京佐野医院去世,享年52岁。此时的太宰治刚刚进入县立青森中学(现青森高等学校)就读,并借住在青森市的亲戚丰田太左卫门的家中。暑假期间,太宰治阅读了兄长津岛圭治从东京带回的同人志《世纪》中井伏鳟二所发表的文章《幽闭》,与其产生强烈的共鸣,令他兴奋不已。后来他又迷上了芥川龙之介和泉镜花的文学作品,并在《校友志会》上发表了第一篇作品《最后的太阁》

△ 太宰治高中时代的校服和斗篷

太宰治以第4名的成绩毕业于县立青森中学,于昭和二年(1927)进入国立弘前高中(现弘前大学)就读。高中时代的初期,太宰治仍然拥有傲人的成绩,在同学中颇有人气,同时更加醉心于芥川龙之介等作家的文学作品。昭和二年(1927)五月,太宰治参加了芥川龙之介在青森市举办的题为《夏目漱石》的演讲,深受感动。同年7月,芥川龙之介因“对未来报有模模糊糊的不安”而服用大量药物自杀,太宰治因此受到极大的冲击

△ 太宰治高中时代笔记本上的涂鸦

弘前高中是当时左翼运动最为活跃的学校之一,在学习中,意气风发的太宰治也积极参与左翼运动,这段经历深刻地影响了他的人生。他参加了后来的日本武装共产党中央委员长田中清玄所创办的学生社团“社会科学研究会”,并受到石上玄一郎歌颂无产阶级思想的文章的影响,后创办同人志《细胞文艺》,发表了《铃虫》《衰蚊》等众多讽刺和批判资本主义的作品。

△ 《细胞文艺》创刊号,封面来自太宰治的创意,上面的文字意为“我们爱着细胞无气味的神秘性”

昭和五年(1930)三月,太宰治在71名文科考生中仅以第46名的成绩毕业于弘前高中,4月,从未学过法文的太宰治被东京帝国大学法文系录取,至此离开了青森县,正式前往东京生活。

本文节选自

《知日·太宰治:生而为人,我很抱歉》特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