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探奇 / 名胜古迹 / 《大唐汾州抱腹寺碑》

分享

   

《大唐汾州抱腹寺碑》

2020-02-29  历史探奇


      《大唐汾州抱腹寺碑》镌刻于唐开元二十年(732年),杨仲昌撰文,张晋书丹,僧人思本检校。碑通高3.34米、宽1.03米,螭首高1.1米、宽1.14米,厚32厘米。碑文为隶书,字径一寸,24行,每行50字,碑文共计约1000字,因年深日久,风化剥落128余字。 

       碑文主要记述三国曹魏时,高僧迪公筹划经营开发绵山,魏明帝曹睿特诏建抱腹寺等情况。并有许多唐 、宋名人题记,曾向唐玄宗推荐李白的著名诗人贺知章在题记中有“昔年与亲友俱登抱腹山数重,攀云梯……”的记述。内容与书法价值极高。特别是碑与寺相距200余米,可谓千古之谜,全国没有第二例。其书法结构宽舒,字迹古朴刚劲,有汉隶遗韵。它不仅记述了抱腹寺的兴建始末,又印证了绵山为“焚介推之麓”等重要史实,堪为历史见证;碑文、书法、镌刻都为上乘,堪称“三绝”,为唐代碑刻中不可多得的珍品。

      《大唐汾州抱腹寺碑》镌刻于732年,最晚在唐武宗时期隐逸消失。是人为还是天意不得而知。此后几百年间该碑踪迹全无,以至于《山西碑记》都无法收录,以至于绵山历史形成断层。千百年来历代文人墨客在寺内遍寻不获,却原来它深藏于抱腹岩下岩沟边的断岩处。上距沟边鸟道约150米,下至沟底200余米,矗立悬崖壁上。所以,自唐以后它虽以历史书法名碑闻名全国,但因地处险僻的深山,拓片传世极少几近无传世。 


        《山右金石录》、《山西通志金石记》、《语石》、《介休金石略》等著作都曾著录此碑。撰文的杨仲昌新旧唐书均有传。奇妙的是,清代董重先生《介休金石略》忽然记载:“沙堡曹子勤祗甫弱不胜衣,家世重金,石缒而下,裸三日粮,竞出拓本以示人汲古”。《大唐汾州抱腹寺碑》就这样又悄然出世。只可惜此时已经到了清末民国初年,国力衰微,战争频繁,没有人顾及于此了。

         笔者经过数月资料收集、比对。结合河南历史文化学者杨占营先生指导下,对是碑文进行了约略抄录整理。鉴于碑文之残缺并隶书含篆的情形,囿于学识,囿于电脑字库,或有辨识不准,或有语句不连,或有个别替代字,故是抄录仅供参考,最期待于学界方家。是碑篆额作“大唐汾州抱腹寺碑记”,正文则作“有唐汾州抱腹寺碑”,现存山西省介休市绵山抱腹寺。1997年,介休市曾对是碑进行过一次抄录整理(见附),见载于《介休市文史资料》第七辑《介休碑碣专辑》。《介休碑碣专辑》称:“大唐汾州抱腹寺碑高320cm,额高85cm,宽100cm,厚35cm。石碑正面22行,每行50字,共960字,已有百余字风蚀剥落,无法辨认。”然据拓本考证:“碑通高3·34米、宽1·03米,螭首高1·1米、宽1·14米,厚32厘米) 碑文为隶书,字径一寸,24行,每行50字,共1000余字。因年久日深,风化剥落128余字。”   抄录仍遵照原碑拓分行排列,不做连贯,以尽量保持原风原貌。凡遇稿中若【拜】者,乃系整理者判定字或系选取之近义字;囗者,为缺字;若“县令”字下划线者,则为参考《介休碑碣专辑》之断字。故阅读是抄录稿者,惟应与拓片结合,方不生歧义。   

 整理稿见如下:               

有唐汾州抱腹寺碑

(繁体版)     

  朝議郎行汾州孝義縣令上柱國高都郡開國公弘農郡楊仲昌【拜】撰

  夫性為覺,因法乃真。幻性囗囗,體包三世而壹心;法者,妄源初假【船】而諭茷。由是,本師敭化象教,弘理【六】趣,【行輪】廻之酷,【而】囗囗囗引之資意,限精麁學顓,頓【漸】囗囗善導,故曰能仁。至於園證超果,即凡成聖,非離名相,泰然解脫,闡提誰【予】囗般若之囗囗囗囗囗 名,將涅槃而何隔?則道之為囗囗法居多。爰及小嫌,猶懷大懼,不可以知識窺者。其惟我上乘,【蓋】川奠彼汾,地雄全晉,軾幹木之故里,焚介推之林麓,法惠菩薩,囗此山以扶持空王如來,闢靈境而囗鑿,雲霞半卷,樓閣殊勢幡幢,豈人間之囗踵梵,皆天上囗囗,不可以人力侔者,其惟我抱腹【矣】。蓋是寺者,後魏太和中高僧迪公之經始也。迪公昔因乞食,嘗至介山,喟然而歎曰:“囗地囗,囗囗居, 宜修塔廟。”遂杖錫而往諮冥搜【焉】。俄有壹白鹿,雪容冰膚,前驅導引,匍匐嚴半可十餘裡,忽詣壹處,坦如囗平,非【人】境所到。怳惚之際,又遇壹神僧,迪公乃合掌【虔】囗,無言而滅,並嚮之白鹿,旋已逝矣。亟經累宿,如法唄誦,輒有名香拂座,異鐘【警人】,【迪公乃】翦榛薙 蕪,具立標識,捨之而去。所部錄囗實狀聞魏明,覽而休囗,特詔置寺,則抱腹之號由玆而作。【運更】囗陏額,有興【替】而遐爾,囗湊實無小【褏】。意者,神明之緼乎,囗囗囗囗。囗皇初,滿超三公者,毓秀禪門,宴坐玆山,多歷囗所,其於囗囗囗囗囗帝識真之囗囗囗現聖之【逓】生,多博濟之緣囗,滅有異常之跡,囗囗事實,希於人謠,今並略而不書,以從正典。囗囗囗囗國家乩囗囗【緝】邕熙率囗囗囗章囗。景化改抱腹寺為大雲,【從他】囗也。南則霍丘壺領囗囗於其前,北則滹【沲】昭祁涵光乎其後,下則雲梯鐵鎖升降無私,上則紅泉碧砂洗滌,囗囗囗囗囗囗囗囗華囗遠繄,囗岸囗津梁,寔此蕃之樞紐耳。其比丘犯律法【子】【懲】訓,或暴客潛止,或靚莊來遊,山精贔屭,以晨號野,魅睢盱而寧哭,囗囗囗謫囗無苟容,豈聰明之不欺,將正直之非囗,甚可畏也。吁,何言哉?淨域春濃,禪林日早,逢迎多趣。 氣色常佳,權即時空,去來性相。靈花囗囗而聽偈,仁禽不言而說法,雖極樂之國,無何之鄉,永懷是遊。今則斯囗囗寺,大德法師、智明律師,僧貞上座,玄其寺主【辯】疑,都囗囗仙童等並住持法印,縣解意珠囗囗龍象,行【若】松桂,因相與顒顒然。彈囗囗囗囗囗寺,輪奐代之。儀刑既息,心之窟宅且了,義囗囗庭而碑版闋焉。言囗空爾,寧求前實囗囗囗囗生而奚紀?非吾從之罪歟。仲昌囗囗【於】道 沈述,問津下風,念歸渴日增厲,殆廿年囗,【曩】因勝踐,猥命為文,式序金園之業囗囗囗囗之頌。其辭曰:
  萬代盈虛,壼( kǔn)音自如。解紛滌除,常樂囗囗。囗囗園對兮,介山巍巍,橫拖翠微。月囗雲囗,繬(sè)裳褐衣,度門善貸囗,於鑠丘藪。囗囗囗囗 魔女春吟,祆精夜吼。維神是戴兮,警囗囗深安囗道心。篆碑勒頌,琢玉囗金,囗囗碩大兮。

  朝請郎守晉州霍邑縣令範陽張晉囗伯曜書

    撿校造碑僧思本
開元廿年歲次壬申囗囗囗囗囗囗五日乙卯建
 


 有唐汾州抱腹寺碑

(简体版)    

   朝议郎行汾州孝义县令上柱国高都郡开国公弘农郡杨仲昌【拜】撰

 夫性为觉,因法乃真。幻性囗囗,体包三世而壹心;法者,妄源初假【船】而谕茷。由是,本师扬化象教,弘理【六】趣,【行轮】回之酷,【而】囗囗囗引之资意,限精麁学颛,顿【渐】囗囗善导,故曰能仁。至于园证超果,即凡成圣,非离名相,泰然解脱,阐提谁【予】囗般若之囗囗囗囗囗 名,将涅盘而何隔?则道之为囗囗法居多。爰及小嫌,犹怀大惧,不可以知识窥者。其惟我上乘,【盖】川奠彼汾,地雄全晋,轼干木之故里,焚介推之林麓,法惠菩萨,囗此山以扶持空王如来,辟灵境而囗凿,云霞半卷,楼阁殊势幡幢,岂人间之囗踵梵,皆天上囗囗,不可以人力侔者,其惟我抱腹【矣】。盖是寺者,后魏太和中高僧迪公之经始也。迪公昔因乞食,尝至介山,喟然而叹曰:“囗地囗,囗囗居, 宜修塔庙。”遂杖锡而往咨冥搜【焉】。俄有壹白鹿,雪容冰肤,前驱导引,匍匐严半可十余里,忽诣壹处,坦如囗平,非【人】境所到。怳惚之际,又遇壹神僧,迪公乃合掌【虔】囗,无言而灭,并向之白鹿,旋已逝矣。亟经累宿,如法呗诵,辄有名香拂座,异钟【警人】,【迪公乃】翦榛薙 芜,具立标识,舍之而去。所部录囗实状闻魏明,览而休囗,特诏置寺,则抱腹之号由兹而作。【运更】囗陏额,有兴【替】而遐尔,囗凑实无小【褏】。意者,神明之缊乎,囗囗囗囗。囗皇初,满超三公者,毓秀禅门,宴坐兹山,多历囗所,其于囗囗囗囗囗帝识真之囗囗囗现圣之【逓】生,多博济之缘囗,灭有异常之迹,囗囗事实,希于人谣,今并略而不书,以从正典。囗囗囗囗国家乩囗囗【缉】邕熙率囗囗囗章囗。景化改抱腹寺为大云,【从他】囗也。南则霍丘壶领囗囗于其前,北则滹【沲】昭祁涵光乎其后,下则云梯铁锁升降无私,上则红泉碧砂洗涤,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华囗远繄,囗岸囗津梁,寔此蕃之枢纽耳。其比丘犯律法【子】【惩】训,或暴客潜止,或靓庄来游,山精赑屃,以晨号野,魅睢盱而宁哭,囗囗囗谪囗无苟容,岂聪明之不欺,将正直之非囗,甚可畏也。吁,何言哉?净域春浓,禅林日早,逢迎多趣。 气色常佳,权实时空,去来性相。灵花囗囗而听偈,仁禽不言而说法,虽极乐之国,无何之乡,永怀是游。今则斯囗囗寺,大德法师、智明律师,僧贞上座,玄其寺主【辩】疑,都囗囗仙童等并住持法印,县解意珠囗囗龙象,行【若】松桂,因相与颙颙然。弹囗囗囗囗囗寺,轮奂代之。仪刑既息,心之窟宅且了,义囗囗庭而碑版阕焉。言囗空尔,宁求前实囗囗囗囗生而奚纪?非吾从之罪欤。仲昌囗囗【于】道 沈述,问津下风,念归渴日增厉,殆廿年囗,【曩】因胜践,猥命为文,式序金园之业囗囗囗囗之颂。其辞曰:
  万代盈虚,壸( kǔn)音自如。解纷涤除,常乐囗囗。囗囗园对兮,介山巍巍,横拖翠微。月囗云囗,繬(sè)裳褐衣,度门善贷囗,于铄丘薮。囗囗囗囗 魔女春吟,祆精夜吼。维神是戴兮,警囗囗深安囗道心。篆碑勒颂,琢玉囗金,囗囗硕大兮。
  朝请郎守晋州霍邑县令范阳张晋囗伯曜书
    捡校造碑僧思本
开元廿年岁次壬申囗囗囗囗囗囗五日乙卯建


 附件:《介休文史资料》整理稿(图片如下)

碑侧题记:

碑侧题记,内容涉及唐代大文豪贺知章的墨宝和记述登临之诗作,宋代李策朋龟全、李用之的题记,及皇甫韶(舜和)的诗文等,信息量颇大,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学,书法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据拓本并结合有关文献,初步作一整理抄录,讹误之处,多多指正。故是整理稿,仍仅供参考。 

【繁体版】

一、右側,共一則 
    喦囗萬曜泚秀卄六年
  醉後逢汾州人寄馬使君題抱腹寺囗
   四明山狂客賀季真正癲發時作
昔年與親友,俱登抱腹山。數重攀雲梯,非囗囗囗囗。一別廿餘載,此情思彌潺。(時將與故人蘇三同上梯,寺僧以兩疋布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然後得上,狂客更不煩囗力直上,至今不忘。今忽逢彼州信,附詩一首已達馬使君,請送至寺,題壁上,幸也。)不言生涯老,蹉跎路所艱。八十餘數年,【髮】絲心尚殷。(囗附及囗)附此一癲囗,州鎮俯狂癇。
  庚辰歲首十二日故人太子賓客賀知章敬呈、
囗東節度(以下約有14字)功曹參軍囗囗囗囗長史囗囗 大曆十囗囗囗月十一日記 

二、左側,共四則
(一)
    【捧硯僕】王安
行西南路囗部郎中李策朋龜全,靈石監酒李用之,來遊抱腹山,以貞祐三年三月囗囗囗囗囗囗。翌日清曉,欲上禮膺福聖像,至雲梯,畏險而還。 
(二)
元祐九年甲戌歲孟夏十三日囗囗囗囗汝囗皇甫囗囗囗山囗敬囗囗囗全(金)像囗【詩】囗囗囗囗囗溪山之勝,非徘徊移刻,遂登雲梯 武伯玉
(三)
    題五樓寺(今無古寺)
路盡山尤勝,溪深水愈豪。寺樓今不見,依舊五峰高。
 元祐甲戌四月廿三 日皇甫韶舜和題
(四)
彥齡連【年斿】抱腹,皆自雲梯歸。 

 辛卯三月十七日題(君安同行)

 【简体版】

 一、右侧,共一则 
    岩囗万曜泚秀卄六年
  醉后逢汾州人寄马使君题抱腹寺囗
   四明山狂客贺季真正癫发时作
昔年与亲友,俱登抱腹山。数重攀云梯,非囗囗囗囗。一别廿余载,此情思弥潺。(时将与故人苏三同上梯,寺僧以两疋布囗囗囗囗囗囗囗囗囗然后得上,狂客更不烦囗力直上,至今不忘。今忽逢彼州信,附诗一首已达马使君,请送至寺,题壁上,幸也。)不言生涯老,蹉跎路所艰。八十余数年,【发】丝心尚殷。(囗附及囗)附此一癫囗,州镇俯狂痫。
  庚辰岁首十二日故人太子宾客贺知章敬呈、
  囗东节度(以下约有14字)功曹参军囗囗囗囗长史囗囗 大历十囗囗囗月十一日记

二、左侧,共四则

(一)
    【捧砚仆】王安
行西南路囗部郎中李策朋龟全,灵石监酒李用之,来游抱腹山,以贞佑三年三月囗囗囗囗囗囗。翌日清晓,欲上礼膺福圣像,至云梯,畏险而还。 
(二)
元佑九年甲戌岁孟夏十三日囗囗囗囗汝囗皇甫囗囗囗山囗敬囗囗囗全(金)像囗【诗】囗囗囗囗囗溪山之胜,非徘徊移刻,遂登云梯 武伯玉
(三)
    题五楼寺(今无古寺)
路尽山尤胜,溪深水愈豪。寺楼今不见,依旧五峰高。
  元佑甲戌四月廿三 日皇甫韶舜和题
(四)
彦龄连【年斿】抱腹,皆自云梯归。 

 辛卯三月十七日题(君安同行) 

本文得河南省汝州市地方文化学者.历史研究家杨占营老师特别指导,特此鸣谢。

--------------------------------------------

古韵拓印-以拓汇友,诚交天下朋友。

传承古韵,艺拓千秋!
传播美,传承金石、拓印文化精髓!……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