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百年老校来了新校长,第一件事是组牌局

 昵称815848 2020-03-02

王建新上一次发火,还是2019年秋天的事情。

山东潍坊广文中学第一届学生代表大会合影。有的老师忙着指挥大家排座次:“王校长您坐头排中间,副校长坐两侧,孩子们在后面站整齐……”忙活了半天没站定。

这位笑弥勒一般的校长罕见地发了脾气:“学代会的事就让学生决定,老师们别瞎掺和了!”学生们很快排好了位置合影,为这场属于他们自己的会议画上了句号。合影时,王建新站在后排角落里,露出了欣慰地笑容。

2019年深秋,我们在广文中学校园里见到了王建新校长,听他讲述了自己与广文中学的故事。

从“孩子王”到名校长


王建新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教育生涯是从刻钢板开始的。

1995年,21岁的王建新师专毕业,来到山东寿光羊口镇一所中学做教务员,日常工作就是刻钢板印试卷。这位不安分的年轻人,隔三差五就去找领导要求带班上课。终于校长被他磨得没办法:“有个‘问题班级’,老师们都不愿意接……”

“交给我吧!”王建新不假思索,他太喜欢学生了,太喜欢上课了。就这样,他成了“问题班”的班主任兼思想政治老师。

当年所谓的问题班级,无非是学生们年少顽劣,逃课、上课睡觉、不写作业……每天变着法地惹老师生气。王建新上学时就是出名的“皮孩子”,最理解学生心理:“‘皮孩子’不是坏孩子,他们无非是渴望尊重,希望得到老师的认可而已。”接班之后,他几乎所有时间都跟孩子们泡在一起——平日上课,周末带学生郊游,春天放风筝、秋天野炊,赶上运动会还跟大家一起训练。老教师们暗暗摇头,觉得这个年轻人整天跟孩子胡闹,“肯定管不住学生。”

谁也想不到,这位新晋“孩子王”迅速赢得了少年的心,“问题班”很快异军突起,在各项活动中名列前茅。

校长似乎发现了王建新的“救火”潜质,不论哪一科缺了老师,都让王建新去顶上。20年前的乡镇教育不如今天严谨,王建新大量学习、备课之后倒也能应付过来。

他在跨学科教学中发现,教师的学科素养固然重要,但教育更多的是激活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我上学时最怕物理,但是为了教好物理,我把全校的物理资料研究了一个遍,物理水平和教学成绩突飞猛进,这就是自主学习的力量,”王建新常常跟老师们打趣,“如果让我把所有学科教个遍,那我将来肯定能考上名牌大学!”那时他还想不到,对自主学习的研究贯穿了自己整个教育生涯。

2003年考入寿光世纪学校任教之前,王建新已经当上了副校长,是当时全市最年轻的业务校长,还是寿光市政治教学能手、学科带头人。世纪学校建校初期,招生难度大,他连续兼任了三年的招生办主任,每年暑期都奔波于周边县市区。直到学校招生火爆之后,才卸任这一职务。其实,不管学校让他分担什么工作,他总是二话不说,勇于担当,敢于挑战,并且总能把各项工作做得有声有色。

2005年元宵节,王建新突然接到校长电话:“开学你去教八(4)班吧,刘老师说什么也不愿意带班了……”

王建新对这个班再熟悉不过,这个新组建的班里,汇聚了周边七八个县市的“皮孩子”。一群素不相识的青春期少年凑在一起,把班里变成了“火药桶”,内外冲突不断,接连气跑了两位班主任。王建新踏上讲台,发现自己也“治不住”他们:“我在上面讲着课,下面篮球、乒乓球乱飞,没人听讲,没人在乎老师。平均分跟倒数第二的班差50分……”

王建新也不发火,没过两天扛着铺盖卷住进了“坏小子们”的宿舍里。学生们预想中的冲突并没有发生,王老师每天乐呵呵地跟他们同吃同住,跑操口号喊得最响亮,宿舍内务收拾得最整齐。

一个月后,学生们把王建新“请”出了宿舍楼:“王老师,我们服了!你放心吧,以后我们绝对听你话,再也不惹事了!”就这样,别人一个学期没解决的问题,王建新一个月就解决了。八(4)班的成绩开始突飞猛进,期末考试时已跃居年级前列。“对于青春期的学生,高压管理和说教都用处不大,重要的是唤醒他们的内驱力,赢得学生们的心。”王建新说,只要激发学生自主学习的动力,每个人都能创造奇迹。

2007年,学校安排他教两个班的语文课,他又一次接受了新挑战,每天晚上都是学生在宿舍里熟睡后,他又回到办公室里备课、批改作业,一直到深夜。短短数月,就在全市上语文公开课《晏子使楚》,不仅如此,他所教学生的语文学科素养也大幅度提升。

2008年,已是世纪学校副校长的他,竟然担任了两个班的班主任,还教两个班的语文课,深受学生喜欢、家长信任。每到暑假将尽,都会有很多家长托关系要求调到他的班级,他每年也主动接管了其它班难以管教的学生。两个班的班主任他一干就是8年。

在世纪教育集团,11年时光一晃而过,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在王建新教室诞生,他也一步步升任世纪东城学校的执行校长。2016年11月,王建新被潍坊市教育局调任文华学校执行校长。离任时,挽留的同事们泣不成声。次年春天,王建新担任了潍坊广文中学校长、党委书记,成为两个学校的掌舵人。

对于王建新而言,11年很长,他从“孩子王”一步步成为了名校长;对于广文中学而言,11年很短,因为这所学校见证过一百多年的教育变迁。

用尊重赢得尊重


“潍坊广文中学就像一艘航行了一百多年的老船,”曾任教于广文中学的赵磊说,“建校136年从来没迁过校址,一直是这么几十亩地。校舍几经重建,校名换了很多次,但学校的‘魂’一直都在。”

2006年春夏,在王建新忙于解决世纪学校招生问题时,潍坊市区也发生了一场教育变革,潍坊一中与二中的初中部合并,成立潍坊广文中学,在原潍坊二中校址办学。对于广文中学这艘“百年老船”而言,王建新无非是一位年轻的“新船长”而已。

从县城调到市直名校,踏上这艘饱经风雨的“老船”,对王建新来说,是一次极大的挑战。虽然深感责任重大,但他坚定地认为:只要一心一意为师生好,就会赢得大家的信任和支持。上任之初,他就提出了“办一所不是校长说了算的学校”,旨在构建起现代学校治理体系,大家的事大家商量着办。

王建新说:“教育学首先是关系学,良好的关系基于沟通,但沟通的艺术在于尊重。”于是他选择“尊重”作为广文中学改革的开始。他提出“用尊重赢得尊重”,在广文工作周报上连发十篇相关随笔。虽然是两个学校的校长,但他仍然扎根思想政治教学,跟老师们一起参加教研,没事就去听常态课——再忙也要守在教学一线,也是王建新从教25年来的坚持,他始终保持清醒:做教育,离不开课堂,离不开学生。

“王校长对我们就像街坊大哥一样亲切,一点架子都没有!”毕业入职不久的潘聪说,“他见一面就能记住我的名字,每天见面都笑着打招呼。”

王建新注意到老师们通勤辛苦,就在食堂为老师提供免费午餐,又挤出地方布置了午休宿舍;看到骑电动车的老师多,就翻修车棚加装电源,方便大家充电;中考期间,王建新给带队的老师们送水果;高考结束时,家有考生的老师还会收到一束鲜花,预祝孩子金榜题名……提起广文这两年的暖心变化,老师们总有说不完的故事。尊重与平等的氛围日益浓厚。

“我尊重青春期学生的每一个决定。”初一生物教研组长赵爱霞说。在广文“用尊重赢得尊重”的文化氛围中,她一改过去30年“凡事都要分个是非对错”的思路,跟学生沟通时“先问为什么,再问对不对”。赵爱霞说:“没人觉得自己叛逆。出现问题时,不如先听听学生的选择和理由,尊重他们看问题的方式,再由学生自己做出判断。”看似“无为而治”的思路,反而使班风学风大为改善。学生们遇到问题,都愿意找赵老师“评评理”,跟她交上了朋友。

2019学年开学不久,一位初一女生敲开了王建新的门:“王校长,咱们学校这么多社团,为什么没有羽毛球社?您能不能建立一个羽毛球社呀?”王建新请来负责社团的老师为她解答疑惑,又向这位女生承诺:“虽然咱们的场地和设施不适合打羽毛球,但你可以自己组织社团,或者给学代会写提案,只要响应的同学足够多,我保证帮你配齐硬件和教练。”

“‘齐心同行’是我们2017学年的主题,只有大家相互尊重,相互扶持,我们的教育才能走得更远。”王建新说。

民主就是“所有人都能玩”


“王校长,刚才我给职称竞聘办法投了反对票,”2019年广文中学绩效工资分配方案和职称竞聘办法表决刚结束,一位老教师就找到王建新,“但我尊重表决结果,这一票我投得痛快!”

2019年,广文中学和文华学校时隔十年,再次拿到高级职称评定名额,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职称评审和评审办法的修订。而王建新却修改规则,把“教师代表大会表决通过”改为“全体教师表决通过”。

副校长于进海忧心忡忡:“王校长,这样表决有点冒险啊,职称评审涉及很多老师的切身利益,全体表决满意度肯定低于教代会表决,如果不够85%,咱们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名额就浪费了,这不是让外人看笑话吗……”

“正因为涉及大家利益,才更需要集体参与,民主表决,”王建新说,“做管理就像组牌局,你愿意一直看着别人玩吗?所有人都能玩的牌局,才是好的牌局。”

这次“全民公投”并非王建新拍脑袋的决定。早在半年前,他就组织德高望重的老师成立“学术委员会”启动职称评审办法的修订工作。明确讲读政策、成立项目组、广泛征求意见、形成草案、党委研究、专场解读、沟通交流、表决通过这“八步走”的流程。用王建新的话说,这叫“寻求最大公约数,画出最大同心圆”,力求依法合规且符合民意,让制度更加合理,尽最大可能的满足每个人的要求。“在征求大家对评审指标权重的意见中,老师们普遍认为论文、论著在计分中占比过大,最后我们就把这部分的权重降到了最低,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最大程度体现老师们的意志。”于进海说。

调研、修改、公示、再调研……方案整整改了三轮,全校老师对职称评审办法进行了不记名投票表决,最后以88.87%的满意率高票通过。办法通过后,老师们都对自己制定的这套规则了然于胸。学校争取的高级名额下来了,王建新宣布:“严格按照老师们通过办法评审,请大家准备评审材料。”“所有人都能玩”的牌局正式开始了。

学术委员会的老师们再次出马,帮助参评老师们筛选、整理材料,与参评教师一起面对面打分。于进海说:“这是希望在现有的‘游戏规则’下,确保大家打好每一张牌,不留遗憾。”整个评审流程完全透明,王建新不仅鼓励每个人“上桌打牌”,而且打“明牌”,所有人的所有材料、所得分值都公开公示,参评老师们也相互监督,绝无暗箱操作的可能。

职称评审结果公布当天,100多名参评教师没有一人质疑。时隔十几年,广文中学再次诞生了高级职称。而那些与晋升失之交臂的教师,也可以坦然宣布:“我虽然没评上,但我尊重规则,尊重评审结果。”

不仅是评职称,凡是与老师切身利益相关的考评,王建新都会请尽可能多的老师参与规划与决策。广文、文华两校老师的干劲被完全激发出来,因为学校事务公开民主,所有人都能看到切实的希望。一位临退休的老教师笑着说:“这两年我感觉自己年轻了好多,学校好像又回到了八十年代那种氛围似的!”

王建新还组织成立了学生代表大会,模拟人大的运作模式。由各班选举学生代表,收集本班提案,在学代会上审议表决,并选举出各年级“学生校长”。2019年秋季的学代会上,学生提案涵盖了课程设计、社团活动、校园安全等多个层面。对于审议通过的提案,学校也会积极响应,给学生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一位初三学生代表说:“学代会跟以前的学生会不一样。学生会是帮老师传达要求,管理学生;学代会是发出我们自己的声音,在学代会上,我们跟校长是平等的。”他的语气平和淡然,仿佛“跟校长平起平坐”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这也是王建新的追求。

“相比100%满意,全票通过,我更喜欢现在88.87%的满意率,因为它更真实。”王建新说,“不论是评职称、分配绩效工资还是其他工作,广文的老师可以坦然地表示不满与反对,因为大家都参与了规则制定。我希望用100%参与代替100%满意。”

带着所有人的尊重与信任,王建新驾着广文这艘百年大船乘风破浪,驶入了教育改革的深水区。

为每个学生“问道”


“你们无人机社团平时比赛多不多?”“K-Bot好玩吗?我数学不好,不知道能不能玩起来……”“王老师下周开讲‘徐志摩与陆小曼’吗?那下学期我也要选她的课。”“我还是喜欢物理类的课程,将来我想主修机械工程专业!”

这类对话并非发生在某综合类大学里,而是广文和文华学生的日常聊天。

王建新来到广文中学后,将“乐道、培真、广文、美华”作为学校教改的“新四维”,并由此衍生出各具特色的四大学坊。乐道学坊的活动偏向于培养未来政治家、思想家;培真学坊则强调理性精神与科学思维;广文学坊提供传统文化、文学经典类课程;美华学坊下设各类艺术、体育类社团。广文与文华学生每周有两节学坊课,供他们在喜欢的社团中自在遨游。每人每学期可以选择一个学坊,参加相应的课程或社团活动。

学坊课程更接近于学科的知识延伸或项目学习,老师们跳出应试要求研发课程,为孩子们展现知识的独特魅力。语文社团带学生们解读传统文化,吟诵徐志摩的现代诗;生物、物理社团则引入了千变万化的实验。老师们还会根据学生的学业水平,每学期向他们“推销”社团,或提升素养,或激发兴趣。一位初三男生告诉记者:“我物理不错,老师推荐我参加‘兴趣物理’课程,我觉得K-Bot社团更好玩,就没听她劝,参加了社团活动。师生的选择都是双向的,我们有充足的选择自由。”

相比课程,社团活动则有了一点“门槛”。比如无人机社团欢迎对无人机有了解的学生,人工智能社要求一定的编程基础,风筝社则需要学生有一定的动手能力。更多的社团按照学生基础分班活动,比如“篮球A队”欢迎所有热爱篮球的同学,“篮球B队”则只招收有篮球基础、身体素质较好的学生,训练强度也更大。

王建新说:“我希望四大学坊不仅是‘兴趣小组’,而且能够为学生的专业发展,乃至于职业选择提供一次尝试的机会。中学生需要开始思考自己五年、十年之后可能从事的行业,这也是某些学坊设门槛的原因。”

按照他的设想,未来学坊可能会向西方名校的学院制发展。在完成国家课程要求、保证学业能力的基础上,每个学坊会研发一系列精品课程,体现自身的培养方向。而学校则为学生们定期开展性格发展、专业潜质方面的测试,为他们推荐最适合的学坊。

每年三月,广文和文华两校都会举办“文博会”,以班级为单位举办各种文化体验活动。每个学生都可以根据地图指示,参加五次不同的活动。班级“摊位”每招揽到一名“顾客”记一分,积分在活动结束后计入班级量化评比。

这样一来,每个班的学生都被调动起来,美华学坊成员负责设计展台,乐道、广文的同学不断修改宣传文案,培真学坊学生一遍遍优化体验规则。体验活动也花样百出,有魔术、数独、风筝体验、美食品鉴……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各学坊的精华在活动中充分交融。除了文博会,两校还有课博会、科博会、艺博会……几乎每个月都有一次活动,也成了学坊、社团的一次宣传展示会。

每年的秋季运动会之外,王建新还策划了每年六月的“体博会”。在竞技体育的基础上,体博会加入了大量的趣味项目,五人六足、背夹球跑等活动层出不穷。趣味活动与田径项目一同计入班级成绩。“即使你体育不太好,如果能有几个默契的铁哥们,也可以报名五人六足,同样能给班里加分。跟跑得快跳得高一样,特别有面子!”一位学生兴奋地介绍道。

王建新说:“老话讲‘猫有猫道,狗有狗道’,每个人都有自己成长的‘道’。虽然咱的学生成绩非常好,但是学生和家长也应该清楚,高考不是唯一出路,即使考上名校,金融、人工智能等热门专业也不是大家唯一的选择。我希望用多样化的学坊和社团,为每个人找到属于自己的‘道’。”

唤醒教育潜能


“没有深夜痛哭过的老师,不足以谈班主任经验。”年轻的物理老师孙娜娜叹了口气,又笑了起来,“我刚带班有段时间,每天到家先哭一场释放压力,然后才开始吃饭备课。”

骨干教师刘雪妹也深有体会:“当班主任谁没哭过鼻子?教师这个行业挫败感和成就感同样强烈,但是成就感会有几年的延迟,班主任尤其如此。所以青年班主任格外辛苦,教育的幸福感还没品尝到,先体验到了做教育的种种难处。”从教15年,她当了13年班主任,现在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已经习惯于兼顾工作和生活琐事。

王建新何尝不理解这种辛苦?所以他在提供人文关怀的同时,依托“青年党员先锋岗”,成立了一批名师工作室。与传统的学科工作室不同,刘雪妹作为数学名师,工作室中包括了物理、音乐等多学科的青年教师,活动形式更加多样,交流内容也涵盖了教学技巧、师生沟通、班级管理等各个层面。“我在工作室不仅是教学带头人,而且是知心姐姐,”刘雪妹笑着说,“现在她们不会‘深夜痛哭’了,压力太大找我念叨念叨,大家聊开了就好了。”

相比调整心态,能力和经验的欠缺是所有青年教师的痛点。广文中学有“师徒结对”的传统,师父上课徒弟听,徒弟讲课师父评,年轻老师上一节课有三节课的收获。这种结对抱团的成长模式固然有效,但是对师父水平的要求很高。而且老教师们各有所长,很难给徒弟全方位的指导。

王建新在师徒关系的基础上,牵头成立了青年教师自主成长学院。学院的运作方式与大学类似,导师团队则由两校骨干教师联合组成。入职不满五年的新教师,需要每月上课积累学分,修满学分才能毕业。授课内容多样而实用,有课标解读,有教学技巧,有家校沟通,还有作业布置——全都是青年教师最需要的教育“干货”。

毕不了业会怎样?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学院开班至今,还没有人缺过课、掉过队,因为课程内容太精彩、太实用了。

王建新来到广文第二学年,把年度主题改成了“钻坚仰高”,第三年则是“融心共智”,工作重心向教学能力、教育艺术倾斜,旨在逐步唤醒老师们的教育潜能。王建新每周一篇的教育千字文也在向着教育教学靠拢。他不仅带两个班的政治课,还每周听课评课,写出最新鲜热辣的一线教学评论。

听完语文、英语课,王建新在周报上聊“如何在课堂上使用齐读教学”;听过几堂习题课,他就写了一篇《课堂举手回答十四问》,包括“挑选学生回答的依据是什么?”“为什么有的学生连续举手,老师却不给发言机会?”“小组讨论后,为什么仍然有同学不举手回答?”“如果不用举手提问组织教学,教师还有更优选择吗?”句句切中要害。广文中学的工作周报不再是机械的工作安排,多了几分最原始、最纯真的教育生态。如同清新凛冽的海风,吹拂着广文这艘老船上的每一位海员。

为每个人提供自主生长的土壤


“广文中学的校园里,哪些树不用浇水?”王建新在闲谈时问大家。

老师们面面相觑,有人猜冬青,有人说是校史馆外的爬山虎。

王建新笑了:“是那几棵一百多年的老树,它们根扎得足够深,不用咱们操心,就能长得枝繁叶茂,遮天蔽日。这就是自主成长与人工栽培的区别。”

自主教育也是王建新一以贯之的教育主张。25年的一线教学中,他教过语文、数学、物理、政治等多个学科。每次“改行”半年之内,一定会成为学科教学骨干。究其根本,在于激发学生自主学习、自我教育的能力“。我不是教学科、教考试的老师,我是教学生的。”王建新总结道,“只有学生对学习感兴趣,自己愿意学,愿意自己学,才能真正有收获。”

在“公民的权力与义务”的公开课上,王建新没有强调“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力”,而是让学生讨论“你有哪些法定权力?”“老师和家长有没有权力看你的日记和聊天记录?”“长大之后你想自由发展,需要哪些权力?学生们大感兴趣,有人强调生命健康权,有人关注隐私权、劳动权,还有人要行使出版权……”当抽象的法律条文变成“生活必需品”,每个学生都可以生发出自己的感悟,政治教学也就拥有了无限可能。

教学如此,办学如此,教育亦如此。

在老教师赵磊看来,王建新不是“教育设计师”,而是“教育砖瓦匠”:“有些校长明明没什么能力,却把自己定位成设计师,高高在上,让老师和学生为他的设计打工,如果构想没能实现,双方就都不愉快。王校长就像一个搬砖工人,我们有想法都可以找他提,他来帮你添砖加瓦,实现你的需求。我们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方向发展就可以。”

王建新却没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我之前就是个草根老师,现在是草根校长,哪有什么资格去命令老师和学生?学习和教育本来就是自己的事,我不过是为大家提供成长的土壤而已。”

他把每年开学前的8月27日定为“教师自我实现年会”。除了表彰先进、总结经验之外,年会活动更多是鼓励老师们思考“我创造了哪些价值,新学年有哪些期待”,让老师们带着对自身成长的期许,开始崭新的学年。

学生们的成长平台则更加广阔。四大学坊有丰富的拓展课程,28个独特的社团可以自由选择,每年还有“文博会”“智博会”等一系列主题活动。如果玩不尽兴,还可以向学生代表大会递交提案,自组社团。每个人都有自由生长的无限可能。

王建新却不满足于现状:“广文校园不大,校史馆和纪念馆又是文物级别的建筑,不能过度开发。所以课程、社团进一步发展的场地很紧张。不过等我们的新综合楼投用,场地、硬件方面的压力肯定会得到极大缓解,广文这所老校的面貌也会焕然一新。”看着热火朝天的工地,王建新踌躇满志,如同船长瞧着新建起的桅杆。视野尽头,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

潍坊文华学校成立于2008年,是一所由潍坊教育局直属,广文中学管理的民办学校,面向全市招生。两校资源共享,教师集体备课,定期流动。用老师的话说,广文中学和文华学校像是“性格不同的两兄弟”。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