澄怀阁主 / 原创文章 / 文化之殇——读《最后一课》

0 0

   

文化之殇——读《最后一课》

原创 有奖征文
2020-03-04  澄怀阁主

本文参加了【个图“好书”用心读】有奖征文活动

1976年,美国黑人作家亚历克斯-哈利,经过十二年的考证,写出了自己六代以上的祖先——昆塔-肯特被掳为奴,而又重获自由的经历。

作者在书中深刻揭露和谴责了黑奴制度,还有伴随着美国历史的种族歧视政策,一经出版,便引起巨大轰动。

这就是小说《根》的诞生。

作者的祖先昆塔,一次次逃亡,一次次被抓回遭受毒打;宁愿被吊死,也绝不接受白人奴隶主赐给他的英文名字,而是始终坚持用非洲母语称呼自己:昆塔。

他知道交出语言的痛苦和危险。

当然,《最后一课》中的韩麦尔先生知道,郝叟老人知道,小弗朗士也知道一一虽然他的知道才刚刚萌芽。

一个民族从兴盛走向衰亡,往往是从文化开始。

侵略者知道,击垮一个民族的,不单单是攻城略地,还有精神;

击垮精神的,不是被鞭挞得血肉模糊的肉体,而是剥夺他们的信仰,这个信仰,就是语言和文化。

清王朝的剃发易服,文字狱,最终也没有征服中国,而是被中文的汪洋大海所淹没,退出紫禁城,也是迟早的事。

抗战时期,日本对沦陷区施行奴化教育,强迫中国学生学习他们的语言,文字,甚至传统礼仪;随着抗战胜利,这一切也都化为泡影。一个对自己的文化母国,对自己的文化之根,施行侵略和奴化教育的残暴行径,让人切齿之余而又唏嘘。

失去了泥土滋养的根,逃脱不了枯竭的命运。

曾经辉煌灿烂的苏美尔文明,玛雅文明,如今也只残存下来一些废墟,供后人凭吊和叹息;四大文明古国,只有中华文明还在澎湃回响。 

中文是包容着几千年浩瀚典籍的语言,是被老子,庄子,司马迁;李白,杜甫,曹雪芹推向美的巅峰和胜境的语言,是这个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却险些被民国的大师们所遗弃一一虽然他们出于公心,出于家国情怀。

目前的现状也不容乐观。

改革开放,掀起了全球化的浪潮,英文的热浪,也侵袭着每一个国人。

从产品包装,标牌广告,甚至到纯国产的电视遥控器、汽车按键等等,无不用英文标示着身份的尊荣和高贵。

侵袭的重灾区,应该是教育了。

对于国内的教育领域,虽然陌生,但也可以借助发达的网络媒介,管窥一隙。

请问每一位已经毕业的学生,你在学校里面,花在英语学习上的时间有多少?你毕业后用没用到,用到了多少?

最新统计数据,中国目前在校生达2.76亿人。

那么,这2.76亿的学生,如果有2亿的学生,把每年花在学习英语的时间,用在探索科学,追求未知,会不会摘得几个诺贝尔奖?

为什么在大学里面,英语成为所有非英语专业的必修课?

更荒唐的是,音乐、绘画专业的学生,如果英语考级不过,就无法毕业!

也有人说,全球化嘛,这样有利于国际交流嘛,不要太狭隘嘛,嘛,嘛。

但是有没有想过,如此的国际化教育,扼杀了多少英才;而又有多少人能走出国门,进行国际交流?

这种内部的文化自戕,给我们带来的是福还是祸?但愿我是杞人忧天。

今天,我们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国度;韩麦尔先生和小弗朗士的痛苦,已经离我们远去;高速驰骋的经济快车,把中国制造带向了世界每一个角落。

从经济总量,基建实力,到航天科技,经过弯道超车,我们已经从学生的位置,走到了世界的前排;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即将在望;此时此刻,我们要更多一些的中国智慧,更多一些文化自信。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