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狼 / 原创 / 佳肴

分享

   

佳肴

2020-03-05  八十狼
                               
 
                               八十狼
      人的一生不知有多少顿美味佳肴值得你记住,但记住的佳肴也许不是味美而是有特殊的意义被记住的吧。
      在我人生中记得最真的佳肴有这么三次,第一次是大约在1974年6月份一个星期天,在老家一年春种秋收,此时正是青黄不接,新粮没下来,旧粮快吃完了或吃完了,更谈不上吃肉了。这是村里一户养的老母猪得了疾病死了,这家就靠这老母猪过光景,全家省吃俭用把老母猪养的又肥又壮,老母猪一死,全家麻烦成一团儿了,亏着村里乡亲们在猪救不活的的时候给放了血,然后把便宜点卖给不怕吃坏的众人以减轻损失,在学校住的老师有五户,每家不等二斤三斤的都割肉了,我们家人多割了三斤多,中午母亲犯了惆怅,这该咋做了,家里面除了土豆,少量的白面和玉米面,再也没其他可吃的东西了,这肉又肥,炖着吃肯定不合适,父亲爱吃肉,也长时间没吃肉了,馋得慌了,建议吃尽肉馅饺子。母亲听了父亲的建议,连皮带肉剁开,加了点调剂调料,饺馅调好后,几乎是半稠半稀状态,肉太肥了,剁碎后成了肉和油的混合物。
       母亲一边做一边不断地埋怨,这肥的咋吃了,父亲倒是很乐观,呵呵呵一笑说:“快做吧,你这四个儿子,有啥没法吃的,孩子们长时间没见荤腥了,正长身体,要吃就肥肥的解个馋。”父母亲一阵忙乎,把饺子做好端上来了,我们弟兄四个,再加上小妹,就没客气,第一个饺子放在嘴里一咬,一股油香的汤汁先流入口中,当时感觉到这大概是今生中味蕾品尝道最好的汤汁了,再往后就不只是什么香味了,囫囵吞枣的咽下去了,这样你一碗我一碗,一会儿兄弟姊妹五人个个吃了个肚圆,父亲端着一碗煮饺子汤,看着剩余的没几个饺子,笑呵呵的对母亲说:“你看怎样?我没说错哇,这些愣头小子厉害着哩”。母亲也笑着附和着说:“啊呀,厉害了、厉害了”。望着我们一个个吃的心满意足的样子,母亲脸上挂着幸福、慈祥、满足的微笑。
       午觉后大人们聚在一起,交流这吃肉的过程,交流了吃法,这家说肉肥腥气的吃不进去,那家说吃进去又腥气的吐了,大部分都是没一顿吃了,当得知我们家一顿吃了,吃的又香有没有任何副反应,个个吃惊不小,异口同声赞扬:”倒是愣头小子好养活。“
       后来我成了家,有了条件了,试着按母亲的方法做了几次,都没吃出那个香味。这也倒是让我想起了朱元璋落难吃的珍珠翡翠白玉汤了。也让我悟到,现在吃的就是最香的饭,现在的生活就是最好的生活,现在身边的人就是最应该珍惜的人。
      第二次的美味佳肴,是一顿面条,那是1974年的冬的一个星期天,隔壁的赵老师给联系的,从据我们家七、八里路的一个豆腐坊两家各买了两锅豆腐渣,让我们去取。清晨阳光明媚,他们家哥三,我们家哥四,七个人拿上筐子、扁担浩浩荡荡的出发了。到了地方,取了豆腐渣,两个人用扁担抬着筐子,往回走,两锅豆腐渣大约三十多斤,那一年我十一、二,四弟才五、六岁,跟着耍的,二弟比我小一岁,我们两是主要劳力,刚刚抬起换可以,走上二百米就压得肩膀疼痛,就得放下来歇一歇,这七八里地走的可费劲了,这七八里路,整整走了一上午,等到了家又累又饿,母亲在炕上做针线,父亲已经擀好了细长面条面条,锅里的汤汤也熬上了,就等我们回来下面条,父亲平时不大做这么细致的饭菜,今天给我们做这么香的饭菜还是很少见的,等到父亲端上热乎乎的面条,我们急不可耐,问父母亲和妹妹为啥不吃,他们说已经吃过了,我们一顿猛吃,父母亲一边心疼的喊我们慢点吃,一边又鼓励我们多吃,最后剩下不多一点,也在父母亲的鼓励下,我和二弟各刹(方言意思是吃饱了又加的)。
      母亲望着我们吃的一个个撑肠撵肚的模样,笑着问:“今天的面条香不香?”我们异口同声的说:“香”。父母亲大笑,告诉我们,原来父亲洗完脚,没洗手就直接和面做面条,和好面后想起来了,母亲心里有了阴影,不让做了,原来条件不行,水井离家二里多路,全校使用的一副水桶,冬天担水也困难,父亲一月也洗不两次脚,也没有专门的洗脚盆,是喂狗的食盆,先刷一刷,然后再用来洗脚,难怪母亲有阴影,喂了小狗吧又舍不得,所以给我们做的吃了,当然他们另外做的提前吃了,父亲在炝锅时也特别用心,胡麻油也倒得多,所以今天的面条格外香,我和二弟听没多大反应,好像母亲说的不洗手更我们吃的香喷喷的面条没多大的关系。三弟却问了一句:“是不是洗完脚不洗手和面做出的面条格外好吃 、”父母亲听了更是大笑一场。
      多少年过去了,我每每想起,那顿面条香味还能回味起来,父亲洗脚不洗手和面反而成了我回想这香味的一个“引子”,童年时期,父母亲省吃俭用,勤劳朴素,给我们提供了一个温馨的家,也有无数个温馨的场面,这也是我们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候。
      第三次的美味佳肴,是76年的农历七月十五,那时孩子们肚里缺油水,很少吃点好吃的,只有时头八节有可能改善一下伙食,我们居住的辉腾梁山区,比较寒冷,大部分种植的是莜麦,一年四季吃莜面,很少吃白面,快到七月十五了,我们也早盼着到这一天吃顿白面馒头。而那一年七月十五前母亲去姥姥家没回来,家里父亲给我们做饭,我们的任务就是出去割羊草,拔猪菜,过时节村里也有杀猪的,父亲给我们割了猪肉,七月十四晚上满怀信心的征求我们的意见,但我们提出吃白面大花卷炖猪肉、土豆。这一年家里恰好没有了白面,父亲主张吃莜面手捣窝窝,然后炖肉炖土豆,我们不同意,好长时间没吃白面了,当时真渴望吃上一顿白面大花卷,并提出没白面可以去借。要是母亲在家这都不是问题,最难解决的猪肉都有了,出去借点白面就是了,但在父亲这里就不好完成。原因有二,一是父亲面皮薄,人又老实,当时还是学校校长,提留着称出去借面有点难为他,二是说实在的家里白面能借给人的没有几户,如果张开嘴碰了,那就太尴尬了。七月十四晚上,父亲答应了去借白面。第二天早晨吃了饭,我们结伴出去割羊草,一上午心情愉快极了,一想起那白面大花卷都能偷笑出来。
      中午兴冲冲地回了家,进门看到笼已经上锅,父亲正在拉风箱蒸饭,看着我们回来了那个兴头劲,先陪出笑脸,一顿“嘘寒问暖”的亲切关怀,我们也有点“懵”了,这也不是父亲的风格。等放好吃饭油布方炕桌,揭起锅盖,端上笼屉一看,全是莜面手捣窝窝,那有白面花卷的踪影,我们一顿嚷嚷,父亲赶忙解释,满脸歉意的微笑,父亲一向严厉,很少有这样的歉意微笑。我们望着父亲那种对不起的神态,都住嘴不抱怨了,说实在的没有那个当儿子的愿意自己的父亲有那种神态和笑容,(记得有一年,我联系上新疆一个单位招聘老师,当地的教育局不放,父亲领着我去见教育局局长,父亲给人家赔笑脸,递烟卷,人家都不搭啦,我那个心里难受,发誓以后再不让他出面求人办事了。插了一个小段)再加上锅里炖肉、炖土豆的香味扑鼻,不再计较花卷了,望着我们狼吞虎咽的吃着饭,父亲终于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这一顿饭菜一直我感觉最好的佳肴了,那里面包含了父亲对子女的无尽的疼爱,没有疼爱按我理解的父亲的脾气,不会有那歉意的笑容挂在他的脸上。
       面皮薄,老实是我们家族的特点,我观察了父母亲、我个人、几个弟弟、小妹以及后来的女儿、侄女、侄儿、外甥等都这样的特点,早的时候感觉这个特点好,那时也提倡做老实人,办老实事,但到了现在,感觉到这个特点其实是个缺陷。缺陷一,做人太老实,做事易拖延。因为老实人老想平平安安,特别惧怕犯错,所以做起事来瞻前顾后,易拖拉。缺陷二,老实人易钻牛角,老实人死脑筋,认死理钻牛角也就不奇怪了。缺陷三,老实人易急躁,办事沉不住气。老实人想事简单,总是想急于求成,如有挫折易急躁。所以我们办什么事,最好留有一点余地,千万别把事情想简单。本来,做人老实是再好不过的啦,但在如今竞争如此激烈的社会,他们非常容易变成竞争的牺牲品,这实在是让人觉得悲哀。面皮薄更是个大缺陷,面皮薄的人心理素质不强,做起事怕挫折,这也不好意思那也不好意思,那你还好意思活着吗?只有脸皮厚的人才是最后的赢家。最后“兴风作浪”写了几句题外之话,耽误了看官们的时间,抱歉,抱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