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恙翁 / 待分类 / 张锡纯治疗痰饮方分享

分享

   

张锡纯治疗痰饮方分享

2020-03-06  无恙翁

理饮汤

治因心肺阳虚,致脾湿不升,胃郁不降,饮食不能运化精微,亦为饮邪,停于胃口为满闷,溢于膈上为短气,泽满肺窍为喘促,滞溺咽喉为咳吐黏涎。甚或阴霾布满上焦,心肺之阳不能舒畅,转郁而作热。或阴气逼阳外出为身热,迫阳气上浮为耳聋。然必诊其脉,确乎弦迟细弱者,方能投以此汤。

白术四钱 干姜五钱 桂枝尖二钱 炙甘草二钱

茯苓片二钱 生杭芍二钱 橘红钱半 川厚朴钱半

服数剂后,饮虽开通,而气分若不足者,酌情加生黄芪数钱。

胸闷发热,甚则大喘,脉沉细:心肺阳虚,不能宣通脾胃,以致多生痰饮也。

心肺居膈上,如太阳当空,其阳气宣通,胃纳水谷后,借其宣通之力,运化精微而生气血,传送渣滓为二便。清升浊降,痰饮无生。若心肺阳虚,不能离照当空,脾胃即不能借其力运化传输,于是饮食停胃口。如大雨后的连阴天,遍地污物,不能干渗,则痰饮生。痰饮生,郁满上焦则作闷,渍满上焦而满闷,渍满肺窍则作喘,阻遏心肺阳气,不能四布则作热。

医不识其源,误用凉药,清之,反加重。

桂枝、干姜以助心肺阳气而宣通。

白术、茯苓、甘草以理脾胃之湿而淡渗之(茯苓甘草同用,最泻湿满)

厚朴:叶天士“多用破气,少用通阳”,借其温通之性,使胃中阳通气降,运水谷速于下行也。

橘红:助白术、茯苓、甘草以利痰也。

白芍:取其苦平之性,防热药上窜,取其酸敛之性,可制虚火上浮。且药之热者,宜于脾胃,不宜于肝胆,取其凉润之性,善滋肝胆之阴,预防肝胆之热。况其善利小便,小便利则痰饮自减乎。

服后热去,则去白芍,连服二十余剂,喘不再发。

饮为水之所结,痰为火之所凝。是说饮凉痰热。

其实饮证也分寒热。热者为忧思过度,甚则或至癫狂,虽有饮而恒不外吐。其凉者,则由于心肺阳虚。且其证,时吐痰涎、常觉短气,饮食少。

本草新编》干姜:干姜味辛,炮姜味苦,皆气温大热。解散风寒湿痹、鼻塞头痛、发热之邪者,干姜也;调理痼冷沉寒、霍乱腹痛吐泻之痰者,炮姜也。盖干姜治表,而炮姜温中。其所以治表者,干姜走而不收,能散邪于外也;其所以温中者,炮姜止而不动,能固正于内也。虽然姜性大热而辛散,俱能散邪补正,安在炮制而异宜。干姜散邪之中,未尝无温中之益。炮姜固正之内,未尝无治表之功。但干姜散多于温,而炮姜固多于散耳。

理中汤,理中焦也。虽有白术是理中焦之药,然气味与附子温热之性尚不相同,故入用干姜之辛热,与附子同性,专顾中焦,则附子亦顾恋同气而不上越,共逐中焦之寒,以成其健脾还阳之功也。

或问伤寒门中有姜附汤,其用干姜之义,想亦与理中汤同意?曰∶姜附汤中用人参,似与理中汤相同,而孰知别有意义。理中汤,理中焦;姜附汤,治下焦也。附子领人参直入于至阴之中,专祛腹中之寒,而躯外皮肤之寒邪,则未遑驱逐。加干姜走而不守,如大将亲捣巢穴,而偏裨旁掠于外,自然内外整肃,远近安奠也。倘只用附子、人参,未尝不可奏功,然而攻彼失此,仲景夫子所以必加入干姜,使同队而并逐也。

或问四逆汤亦用干姜,其义岂有异乎?夫四逆汤之用干姜,又非前二条之意。四逆汤,乃救逆也。救气之逆,必须同群共济,故用附子、肉桂为君,必用干姜为副,否则,气逆而不能遽转矣。

或问干姜炒熟入于健脾药中,谓能补脾以生气,然乎?曰∶干姜温热,原有益于脾气,何在炒熟始能补土以生气。但干姜性走,脾气不独受其惠。一经炮制,则干姜守而不走,独留于脾中,诸经不得而夺之,自然较生用更效也。

理痰汤

治痰涎郁塞胸膈,满闷短气,或渍于肺中为喘促咳逆;停于心下为惊悸不寐;滞于胃口为胀满哕呃;溢于经络为肢体麻木或偏枯,留于关节、着于筋骨为俯仰不利、牵引作疼;随逆气肝火上升为眩晕不能坐立。

生芡实一两 清半夏四钱 黑芝麻炒捣三钱 柏子仁炒捣二钱

生杭芍二钱 陈皮二钱 茯苓片二钱

二陈汤治痰之标,不能治本。痰之标在胃,痰之本在肾。肾主闭藏,以膀胱为府。其闭藏之力,有时不固,必注其气于膀胱,膀胱膨胀,不能吸引胃中水饮下行成小便,而为痰饮。

又肾之上为血海,奇经之冲脉也,其脉上隶阳明,下连少阴。为其下连少阴也,因为其下连少阴,固肾中气化不摄,则冲气易于循经上干,而引起胃气上逆,不能下行以运化水饮,此又痰饮所来也。

半夏为君,降冲胃之逆。

芡实:收敛冲气和肾气,厚其闭藏之力。肾脏气化正常,则膀胱与冲脉气化正常,痰之本清。

黑芝麻、柏子仁润半夏之燥,助芡实补肾。

芍药茯苓:滋阴利小便,淡渗利小便。

陈皮:化痰行气,佐半夏降逆气,性芡实、芝麻、柏子仁之腻滞。

治疗因痰致癫痫,加生赭石,或朱砂。

本草新编》芡实:味甘,气平,入脾、肾二经。

主湿痹,止腰膝疼痛,益精,令耳目聪明,强志补中。

其功全在补肾去湿。夫补肾之药,大都润泽者居多,润泽则未免少湿矣。芡实补中去湿,性又不燥,故能去邪水而补肾水,与诸补阴之药同用,尤能助之以添精,不虑多投以增湿也。

或问芡实平平无奇,而子偏誉之为益精补中之药,何也?曰∶芡实不特益精,且能涩精,补肾至妙药也,子不信其功效乎?夫芡实与山药并用,各为末,日日米饮调服,虽遗精至衰惫者,不旬日而精止神旺矣。至平之药,而实有至奇之功,非世人所能测也。

或问芡实平淡无奇而益人,如若,何不日食之作饭乎?曰∶芡实虽不可作饭,然日用之固宜。我有一方,在家、作客,两食之而咸宜。方用芡实二斤、山药二斤、白糯米四斤、白糖一斤、花椒二两,去核,各为末。每日白滚水冲调服一两,最能开胃生精,并无梦遗之病,可服至百岁也。

性味甘、涩,平。归经归脾、肾经。功能主治:益肾固精,补脾止泻,祛湿止带。用于梦遗滑精,遗尿尿频,脾虚久泻,白浊,带下。用法用量9~15g。

半夏解:味辛,性温,有毒。凡味辛之至者,皆禀秋金收降之性,故力能下达为降胃安冲之主药。为其能降胃安冲,所以能止呕吐,能引肺中、胃中湿痰下行,纳气定喘。能治胃气厥逆、吐血、衄血(《内经》谓阳明厥逆衄呕血,阳明厥逆,即胃气厥逆也)。惟药局因其有毒,皆用白矾水煮之,相制太过,毫无辛味,转多矾味,令人呕吐,即药局所鬻之清半夏中亦有矾,以之利湿痰犹可,若以止呕吐及吐血、衄血,殊为非宜。愚治此等证,必用微温之水淘洗数次,然后用之,然屡次淘之则力减,故须将分量加重也。

归经:归脾、胃、肺经。功能主治:燥湿化痰,降逆止呕,消痞散结。用于痰多咳喘,痰饮眩悸,风痰眩晕,痰厥头痛,呕吐反胃,胸脘痞闷,梅核气;生用外治痈肿痰核。姜半夏多用于降逆止呕。

柏子仁∶味微甘微辛,气香性平,多含油质。能补助心气,治心虚惊悸怔仲;能涵濡肝木,治肝气横恣胁疼;滋润肾水,治肾亏虚热上浮。虽含油质甚多,而性不湿腻,且气香味甘实能有益脾胃,《神农本草经》谓其除风湿痹,胃之气化壮旺,由中四达而痹者自开也。其味甘而兼辛,又得秋金肃降之气,能入肺宁嗽定喘,导引肺气下行。统言之,和平纯粹之品,于五脏皆有补益,故《神农本草经》谓安五脏也。宜去净皮,炒香用之,不宜去油。

《神农本草经》谓柏实能安五脏,而实于肝脏尤宜也。曾治邻村毛姓少年,其肝脏素有伤损,左关脉独微弱,一日忽胁下作疼,俾单用柏子仁一两,煎汤服之立愈。观此,则柏子仁善于理肝可知矣。

龙牡理痰汤

治疗因思虑生痰,因痰生热,神志不宁。

生龙骨六钱 生牡蛎六钱 清半夏四钱 黑芝麻炒捣三钱 柏子

生杭芍二钱 陈皮二钱 茯苓片二钱 生赭石轧细三钱 朴硝二钱

理痰汤去芡实,加龙骨牡蛎、赭石、朴硝。因为此方所主之痰,乃虚而兼实之痰。实痰宜开,礞石滚痰丸用硝黄。虚痰宜补,肾虚泛作痰,当用肾气丸以逐之。

如虚兼实,则一药之中要有开痰,有补虚。龙骨牡蛎合适。

盖人之心肾,原相助为正常。肾虚则水精不能上输以镇心,而心易生热,为肾病及心。心因思虑过度生热,必暗吸肾阴自救,则肾阴更亏,是由心病及肾。

于是心肾交病,思虑愈多,热炽液凝,痰涎壅滞矣。

龙骨、牡蛎能宁心固肾,安神清热。二药并用,陈修园称其为治痰之神品。

恐痰涎过盛,加赭石、朴硝以引之下行。

健脾化痰丸

治脾胃虚弱,不能运化饮食,以至生痰。

生白术二两 生鸡内金二两

各自轧细过罗,各自慢火焙熟,炼蜜丸,梧桐子大,每服三钱。开水送下。

白术健脾胃之主药,多服,久服,易壅滞,鸡内金善消瘀积以佐之。则补益和宣通并用,中焦气化,壮旺流通,精液四布,清升浊降,痰之根祛除。久服可消腹中一切积聚。

期颐饼

治老人气虚不能行痰,致痰气郁结,胸次满闷,胁下作疼。凡气虚痰盛之人,服之皆效,又治疝气。

生芡实六两 生鸡内金三两 白面半斤 白砂糖(根据自己口味)

先将芡实淘洗去浮皮,晒干,轧细,过罗。再将鸡内金轧细,过罗,置盆内浸以滚水,半日许,再入芡实,白糖,白面,作薄饼,烙成焦黄色。

鸡内金:健胃消食消积。芡实:敛冲固气,统摄下焦气化。与麦面同用,心肾同补,心肾相济,水火调和,痰气自平。

此方去芡实,治小儿疳积痞胀,大人症瘕积聚。

图片来自网络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