哒哒猫 / 我的图书馆 /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0 0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2020-03-09  哒哒猫
 本帖最后由 猛蛇过江 于 2020-3-8 23:05 编辑

前言:此次穿越是一次失败的户外经历,不可模仿,本人已经严重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后这种事也不会再去干!!

第一次走太白是2019年6月份,单人轻装15个半小时南北穿越太白山从都督门抵达鹦鸽镇南源村,第二次是2019年10月12日, 单人一日鳌太的计划,在水窝子营地下撤到桃川,全程用时15小时,当时下撤的主要原因是因为迷路,预计无法一天内完成穿越,13号有雨,如果继续走,后面大概率遇险,眼看2019年要过去了,不能带着遗憾过去,正好有几天休息时间,看了天气,太白县从11月30日下过一场大雪之后,从12月1日开始有连续10天的好天气,这也许是今年最后的机会了,于是着手准备这次穿越计划。

本次计划:时间2019年12月8日,9日两天,单人,不带帐篷睡袋气罐。轻装2天内完成穿越便是成功。随着时间逐渐接近,也不断传来好消息和坏消息,好消息是,有一支刚刚鳌山穿越下山的队伍,那么从塘口到导航架的路已经被踩出脚印了,不用看导航,可以闷头走了,坏消息是,据他们透露,山上雪特别厚,过膝,要等明年才化得了,脚踩上去深一脚浅一脚,行进缓慢,速度是平时的一半都不到,建议我放弃穿越计划。除此之外,我还咨询了几个往年走过冬季鳌太的驴友,都表示这样出发没有生存的可能,必死无疑。然而我还是带着各种疑虑出发了,相信好的天气便是成功的大半,计划是,如果从塘口到导航架用时超过7个小时,或者前往水窝子的路上没有雪地的脚印,则走23公里下撤,毕竟以前没走过鳌太,路线不熟,更何况山上积雪很厚,一个人全程开路是肯定做不到的。

这次带的装备主要分为三部分,
电子仪器:头灯,备用头灯,四节耐低温备用电池,充电宝2万毫安,充电宝1万毫安(低温下电池只有平时不到一半的存电量),手机
防护:羽绒服,羽绒裤(可以不用脱鞋直接在两侧拉链穿上),抓绒帽,土匪帽,鸭舌帽,墨镜,防晒面罩,滑雪手套,抓绒手套,雪套,冰爪登山杖,暖脚贴10个。,自始至终穿在身上的是速干长袖T恤2件,抓绒外套,皮肤风衣,紧身越野跑长裤,抓绒裤冲锋裤,袜子,高帮登山鞋
食物:水袋装红牛2L,士力架2个,葡萄糖10支,保温杯300毫升开水,方便面1包,蛋白粉一包,火锅发热包3个。
(预想的是8号天黑之前,启动发热包,把方便面和雪做成一碗热腾腾的面,吃完了喝掉蛋白粉,并且把保温杯加满开水)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2019年12月7日抵达太白县塘口村,秀才去深圳不在家,我住在了隔壁商店里,跟老板说我只是在山下转悠转悠,当天也许就回来了,吃完晚饭就立马睡觉,夜里11点半起床收拾东西,发现商店老板家真是热闹,都还在搓麻将呢,我又泡了一包面,12月8日0点准时出发。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出发的时候,没有穿羽绒服,羽绒裤,滑雪手套,抓绒帽,目的是,感受一下到底能不能抵抗得住凌晨5-6点的最低气温,如果第一天都抵抗不了,那就趁早在导航架下撤,出了商店,温度计显示的是零下7度,每上升1000米温度下降6度,那么导航架附近凌晨0点的温度就是零下18度左右,而抵达导航架的时候预计是在凌晨6点左右,温度还要再降几度,也就是说,在不考虑风寒效应的话,从塘口到导航架,温度从零下7度到零下20度,而手机在零下15度就会自动关机,所以一直塞在抓绒外套的口袋里,尽可能贴近身体。走到龙王河口,地上才开始有积雪,顺着脚印就是一通走,感觉走的很舒服,省去了看导航的时间,比10月份速度居然还快了,心里也越来越有底气了。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海拔上升到3000左右的时候,前面头灯光线照射到了一堆反光条,第一反应是遇到野猪群了,吓一跳,走进才发现是几顶帐篷,我问了下有人吗,一个女驴友应答了,据说她们是23公里上来的,在这住一晚,明天从塘口下,并且告诉我,不要走鳌太,原因是麦秸岭的雪过腰了。我一听第一反应是失望,但是立马想到,既然有人知道那里的雪到腰了,就说明一定有人走过了,应该可以蹭到脚印,机会难得!最后问了我一句来自哪里,我说太原,然后遍继续前行。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徒步有个习惯,就是走一小段,就会歪头喝口水,但是在告别了那几个驴友之后,吸管居然吸不动了,结冰了,2升的红牛,还没喝几口,就冻住了,看了温度计,已经贴近最低温度零下20度,再往下没有刻度了,但是想到冬天连续跑步30公里一口水不喝也没事,就不再管这事,觉得白天太阳出来就会解冻,可惜到了白天温度是上来了点,海拔变高了,还是零下十几度,即便是下午两点多最高温度也还是零下5-6度,带着是累赘,啃两口就给倒掉了。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实际时间是5小时25分 抵达导航架(登山杖背后是老导航架),比计划的最晚时间7小时早了1个半小时,那么毫无疑问朝着麦秸岭方向挺近,从塘口到老导航架都是沿着微风领队的脚印,基本没有问题,但是到了老导航架,并没有去麦秸岭的脚印,找了很久才找到另一队的脚印,不是很明显,人数估计在4人左右,走了几天不好确定,脚印已经是模糊不清。而且脚印并没有回头路,所以我断定他们要么是成功了,要么是在前面某个地方下撤了,也有可能是比较慢,还在路上。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导航架之后,行进在大梁上,风开始变大,到达药王庙的时候太阳刚好要出来,这是最冷的时候,温度计在零下20度就停住了,所以也不知道到底多少度,而且风速越来越大,天气预报说是3级内的风,但这里的风要大得多,这要敢去掏手机,10秒钟不用,手就会扛不住,必须立马穿上手套,即便如此,手指也要麻木很久。虽然很冷,我还是坚持不穿羽绒服和羽绒裤,第一天抗住了,后面才有希望。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出发之前,我猜测的是塘口到导航架这段路雪应该比较多,一旦到了大梁上,就不会有雪了,一是风大,二是紫外线强烈,雪不容易留住,但是自出发以来,脚底还没有踩到过草,几乎全部都被雪覆盖,没有例外的地方。在过了药王庙之后,具体位置忘记了,我发现了前面几个驴友扎营的痕迹,看样子应该走了至少两天了。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8号上午9点17左右抵达麦秸岭奶罩,走在这里总结出了规律,南侧雪少,北侧雪多,即便平时走北侧横切,现在也要尽量改成南侧,而且很多路线都是即兴的,雪里找路没有规则可言,到奶罩这的路,并没有脚印,只能自己开路,登山杖不断地往下试探,找到可以落脚的点,我估计那队人是找到了更合适的路线,后来在水窝子附近再次和他们的路线交叉。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上午11点多,位置应该是在下了飞机梁之后,我第一次尝试启动发热包,将雪倒进去和发热包混在一起,根本没有反应,因为红牛结冰,保温杯的300毫升水早就被我喝光了,只能继续往前,寄希望在2800营地能凿开冰层,找到水源,但事实是全是厚厚的积雪,最浅的也到膝盖了,根本找不到水。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飞机梁,梁一,梁二,由于风大,而且雪相对较硬,都没有脚印,只能自己开路前进,左右横切难度太大,我只能选择登顶,尽可能的寻找裸露的岩石以及枯草作为落脚点,梁三附近找到了右切的脚印,由于积雪非常深很多脚印走起来也是很吃力,需要不断的高抬腿,多亏了开路的人,不然在这里也要耗费更多的体力。这段路所有石头和树枝,都有一侧长满了白发,都是飘向右侧,可见这里的风有多么恐怖,只是我在白天途径这里,如果是夜里指不定会不会把我吹跑。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下午四点多,到达2800小树林,在里程上,已经过半,状态还是没问题的,进了小树林,就是当头一棒,这里雪的深度比之前所有的都深,属于非常松软的雪,而且小树本来就不高,又要趟雪,又要防止撞到树枝,行进缓慢,登山杖根本用不上,够不到底,我甚至怀疑是不是走的路线不对,于是不再看手机轨迹,开始寻找树枝上的红色路绳,然而跟着路绳走也还是很深的雪,每走一步都很吃力,在这段体力消耗了特别多,而且我右腿的雪套在这里被雪割开了一个大口子,只能用塑料袋缠绕一圈,然后用绳子绑住,到了地图标注的水源附近,并没找到水,一切都被冰雪封存了。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这个时候我开始后悔,心里也开始慌了,天色微暗,没有帐篷和睡袋,也没有气罐,不可能在这里扎营,而且也断水了,再走下去只能吃雪,带的发热包完全丧失了启动的可能。好像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下面的选择决定着生死,三个选择。
第一,从2800下撤到核桃坪。优点是距离最短,全是下坡,缺点是路线途径树林,百分百被雪淹没,需要全程开路。而且从没走过这条路,有迷路风险,而且据说前方有个地方桥断了,河水很急,走这里下撤绝对是九死一生。
第二,原路返回下撤。优点是不可能迷路,可以沿着走过的脚印,缺点是距离太远,爬升也太多,即便是在导航架改道23公里,也没有车接应,还是会冻死在山里。
第三,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走。优点是指不定还能蹭到一些脚印,甚至有可能追上前面那波人,距离大爷海25多公里左右,一旦到了大爷海就有板房可以活命。缺点前方的路一切都是未知,而且天即将黑了,大梁上风很大,爬升高度也巨大,即便不冻死,携带的食物热量也有可能不足以抵达大爷海。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无论是2800下撤,还是原路返回都不是百分百能活下来,权衡利弊之后,最终选择继续往前走,兴许还有一线生机,天色越来越阴暗了,是时候准备迎接下一个长夜了,冷风开始嗖嗖的吹,我却没有地方能停下来歇脚,最起码找个没有雪的地方,那就只有继续往前走,上金字塔,开头灯,金字塔的路一开始就是从小树林开始,要不停的趟雪,这时候又找到脚印,但是脚印经常错乱,有分歧,断断续续,我也只能随机去尝试,不行就回头重来,走了一段有点扛不住了,才把羽绒服羽绒裤全套在身上,感觉确实好了很多,但是脚依然很冷,在2800小树林里面,雪从缝隙挤进鞋子了,里面已经有一点潮湿,一停下来就冷得不行,,痛苦的时候,是不会停下来拍照的,上金字塔这段几乎一个照片也没拍,到顶之后方向感也没了,就只能拿着指南针朝东走,这样最方便快捷,金字塔上面的风特别大从左侧吹来,吹的很难受,但并没有能够避风的地方,从这开始,我一直留意路边有没有合适的洞穴可以藏身,但是顶多有几个大石头的一侧可以挡点风,根本不足以让我抵抗这种寒冷,过了金字塔,到了一个山的右侧,风就小了很多,而且这里有模糊的右切的脚印,过了右切,回到大梁上,脚印又找不到了,而且又开始有左侧的大风吹来,没有遮挡物,只能暴露在强风之中,感觉真是扛不住了,找到一块大石头,躲在大石头右侧,弯着腰,屁股顶在大石头上,然而再等下去肯定活不成,必须继续往前走,一是寻找更合适的庇护所,二是只有动起来才能产生热量不至于失温而死,比照手机轨迹终于又来到山体右侧,开始一段右切,大概12月9日凌晨1点多,来到塔一,塔一是我的第一道拦路虎,这时候正好是个超级大风口,超过之前所有的风力,吹的登山杖都能从雪里拔起来,我的装备不足也显现了,面部几乎没有什么防护,也没带雪镜,几乎撑不住1分钟就必须折返回到山体右侧躲避,想好了策略再来第二次尝试,依然无功而返,只能继续往回折返,过来的路上发现了一个石头缝,距离塔一300多米,准备钻进去等风小一些再出来,不然没等找到路,人可能已经冻死了,洞里的地上都是雪,洞口朝南,我把急救毯铺在雪地上,坐在上面,这是我从塘口出发以来第一次非站立姿势,冷气从屁股往上冒,不得不在屁股上贴上两个暖脚贴,才得以缓解,等了两个多小时,风还是没变小,再等下去人真的要凉了,第五次折返冲了上去,左右两侧都是白茫茫的雪崖,只能从中间爬到顶,然而完全没有脚印,头灯的视野也很有限,以前不敢的动作都用上了,只有把它踩在脚下,才有活路,手脚并用豁出去了,终于爬到了顶,然后又开始一段右切。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翻过塔一之后,身体机能开始急剧下滑,大脑开始混乱,可能是太渴能够追上前面那波人,但是地上的零零散散的脚印告诉我,那帮人很可能已经走了好多天了,可能已经不在山上了,但我仍然抱有一丝幻想,时不时地把大石头当成帐篷,甚至有一段明明可以直接右切的路,我却非要涉险攀爬到山顶,然后想到,我并不是为了爬这个山,只是路过这里,然后继续往前走,到达塔二的时候,大概是9号凌晨5点左右,在这里出现了更严重的幻觉,黄色部分是第一次尝试,一个外国女登山者带我走的路线,走到绝路之后,女的不见了,后来这样的幻觉越来越频繁,不知道是因为过度疲劳,还是寒冷所致,经常是有人给我领路,或者是我做先锋,带领一群人,还专门给后面的人画好路线,箭头指向,那时候神经是错乱了,自身难保了还给鬼做先锋。塔二是第二道拦路虎,在这里我转悠了很久也找不到路,身体不断承受大风的摧残,却再也找不到可以躲避的山体,手机里之前保存了塔二的路线照片,但是照片是夏季的,很多石头参照物都被雪覆盖,我甚至徒手挖了一些雪,还是没有找到参照的石头,最后也只能试图登顶,这时候天微微亮起,我把登山杖收起来挂在背包上,手脚并用一鼓作气登到第一个顶,这段攀登哪怕是一个小失误就会万劫不复,让我现在再来一次我也不敢保证能安全通过,登到第一个顶之后发现还有一个更高的顶,我也不着急登顶,因为这时候太阳终于出来了,这个漫漫长夜我挺了过来。风变小了,温度也开始回升,正好可以把羽绒服羽绒裤全都脱掉了,整理好之后继续出发,第二个顶太难爬,没有专业的登雪山装备很难安全登顶,于是我从右侧垂直下撤了100多米,然后右切到塔三,这些路段都是自己开路,登山杖不停的往下插,两个挡泥板在这里也断掉了。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过了最后一个山头之后,远远能看到西源了,这时候又出现了了幻觉,看到四五个人在西源给我打招呼,直到现在我仍然不能确定这几个人到底是否存在,因为实在太过真实,一段长下坡之后,距离西源越来越近,从2800之后,我就一直吃雪,基本上都是走上一段挖一点雪放嘴里,慢慢融化了再咽下去,快到西源的时候太阳正旺,我把水袋装上了雪,希望能放在背包捂一捂,化了的话解决当晚的水问题,而且这一路一直没洗脸,脸上嘴角眼角也都有一些赃,因为马上就要和这几个驴友见面了,我要整一整形象,于是用雪把脸好好地洗了洗,还用雪擦了擦衣服上面的奶粉,葡萄糖污渍,然后再抬头往前走,就发现那几个人不见了,然而我并没有意识到这几个人是幻觉,只是以为他们可能在小树林里面,可能不愿意见我,于是我就开始爬九重石海,一边爬一边往西源回看,大雪覆盖的九重石海非常难爬,雪里露出一些零零散散的石头尖以及枯草,彼此距离又不近,经常要踩进雪里,很多地方都能淹没到屁股,因为完全是自己开路,夏天又没走过,不知道哪边深哪边浅,总感觉自己走的路线不对,这时候又发现了上面不远处有两个山民在打牌,还有一个山民在一个石头后面偷偷地瞅我,我大声喊有没有水,但是怎么都无法接近这些人,这时候开始意识到这是幻觉,爬了一大半之后,海拔大概3400左右,停下来休息,却发现那几个驴友还在西源,并没有上来,我心想,我现在已经是弹尽粮绝,后面的路如果大家结伴走,安全能有保障,我还是下去吧,跟他们会合再说,那时候脑子真的是坏了,再爬升100多米就到顶了,又下去了,下坡难度比上坡还要难,经常会一下踩空,扎进雪窝里,而且好几次差点把登山杖以及腿别断,下到西源却发现下面根本没人,连脚印都没有,只有我自己的脚印,才知道刚才是幻觉,虽然知道是幻觉,眼里却仍然看到塔三往西源的路上有人左右摆动,我使劲揉了揉眼睛,用树枝做参照物,才发现人根本没动,一个姿势保持了好几分钟,那就根本不是人,可能是一棵树,也可能是一块石头,这时候时间不早了,已经是9号下午2点多,再不跨过这道拦路虎,就危险了,于是一鼓作气,瞄准顶的方向,不停的朝上爬。。。。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最危险的时候来了,能记得的是距离顶还有十几米远,然后就没意识了,就好像有人挡着我一样,不让我再往上爬,我只好不停的往右移动,后来迷迷糊糊好像看到了一根木头上面缠着彩带,我就不停的往彩带方向爬,正常到这种标志性地方,我一定会停下来拍个照,但我的手机里并没有这里的照片,也没有这段的记忆,到底是怎么通过这段的,我现在都无法确定,运动轨迹里面显示,我在顶部附近的转了好几圈,从那开始就已经彻底进入了梦游状态,如果还有意识,我肯定是会拍了照片,然后立马赶往东源,天黑之前能到东源,但那时候身体被接管了,可能太累了,连续24+16=40小时没睡觉了。一段记忆缺失之后,记忆直接跳转到,好像在某一刻,我从梦中醒来,却发现自己还在冰雪之中行走着,那种绝望难以想象,我好像已经下了山了,怎么还会在山上,看到不远处有好几顶帐篷,我找他们求助,靠近才发现都是大石头,然后无论遇到什么人,都忽略我的存在,有同事,也有驴友,那时候我甚至怀疑,我到底是否活着,是不是已经死了。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冬季鳌太梦游归来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