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蕉窗梦呓】香菱的“寻梦环游记”

 红楼心语 2020-03-09



作者:余  音

近来,一部《追梦环游记》口碑爆棚,在寒冷的冬天带给我们无数的感动和温暖。不是我想蹭热点,实在是因为看完这部电影,泪眼婆娑中脑海里蹦出的第一个人物,就是眉心一点胭脂痣的傻香菱。两人太像了,一个是“乐才子才华思名显”,一个是“慕雅女雅集苦吟诗”,都是为了心中梦想而不断的努力追求,不得不引人联想。

可是,香菱学诗比起小男主米格学音乐难多了,米格再不济也是“制鞋世家”的少公子,虽然整个家族视音乐为诅咒,不允许他接触音乐,但在影片中,米格的阁楼里有电视、有录影带,只有吉他是自制的,从这一点可以看出,起码在财力物力上,家人应该是给予了米格比较多的支持和条件的,小米格的人身是自由的,财力是充足的,日子是毫无压力的。

香菱呢?香菱家室本来是极好的,虽比不过宁、荣天下望族,却“极好”在有一个“情性贤淑,深明礼义”的母亲和“禀性恬淡,神仙一流人品”的父亲,如果按照正常的剧本,还是英莲的香菱必定会成长为一个知文善字,天真可亲的妙人。却可惜可叹,如此妙人“有命无运”,连曹公也说她“平生遭际实堪伤”,幸福美满的家庭,无忧无虑的童年,随着元宵佳节一把大火瞬间灰飞烟灭,身如浮萍,任人牵扯,颠沛流离之下最后做了薛大傻的妾室。

虽是妾室,和下人丫鬟倒也没啥两样,照样端茶倒水,夹缝求生,何况还有夏金桂主奴撒泼蹂躏、呆霸王蛮横粗暴不知疼惜,这样的生存环境能安生保命已然不错了。可以说,香菱连一个“阁楼”都没有,她没有属于自己的空间和时间,没有条件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是所谓有心学诗,无力以继。正因如此,香菱心心念念的想进大观园,为的不是里边的富贵荣华,而是因为在那里可以暂时的逃离自己“妾室”的身份,可以暂时的拥有属于自己的空间时间,大观园里结诗社,对于香菱来说,无异于天堂般的存在。这样一个女子,“岂可不入园哉?”,于是曹公“筹划再四”、“使阿呆游艺之志已坚,则菱卿入园之隙方妥”,一心学诗的香菱终于可以趁着薛大傻外出游历的机会走进那个梦寐以求的地方。

香菱进了园,一不“偷得浮生半日闲”休养生息,二不“摧眉折腰事权贵”广结人脉,第一件事也是唯一的事就是求宝钗教她作诗,被宝钗一句“得陇望蜀”打发后仍“不坠青云之志”,终于在黛玉“拜师”的戏谑下,得窥诗门(这里我首先要念好几声“阿弥陀佛”,香菱遇到不都是宝钗这样面热心冷、恪守礼教的人,庆幸还有大观园里一群开明洒脱的才子佳人,没有因为身份和“望蜀”而耻笑她,反而是热情的接纳了这个痴人),可以想象香菱此时的心情,非“鱼入大海,鸟上青霄”不能比喻。从香菱一而再的求教态度来看,作诗的念想必不是一天两天了,据她自己的描述是“常弄一本旧诗偷空儿看一两首”,却无奈米格生活在媒体时代还可以跟着录像带自学,香菱时代里(这里我还要再念好几声“阿弥陀佛”,庆幸她好歹是识字的,否则学诗恐怕是要从认字开始了),作诗读书的门槛是很高的,拿本诗集却不懂平仄,字都认识却不知好坏,真可谓“拔剑四顾心茫然”,还好黛玉不嫌弃她“痴心妄想”愿意指教。现在万事俱备,学生有了,老师有了,条件也有了,只看学习效果了(这里我最后要念好几声“阿弥陀佛”,庆幸香菱有个“观花修竹,酌酒吟诗为乐”的父亲,她必定是和米格一样遗传了祖辈天赋的)。黛玉指点香菱先把王摩诘的五言律读一百首后,师徒二人进行了第一次“讲究讨论”,香菱说:“诗的好处,有口里说不出来的意思,想去却是逼真的。有似乎无理的,想去竟是有理有情的”,宝玉听了直拍手大笑,说她“三昧已得”。不得不服,也不得不叹,有天赋的人还努力,的确是“天下无难事”了。

香菱得了黛玉布置的“家庭作业”,且看她的状态:“茶饭无心,坐卧不定”、“或坐在山石上出神,或蹲在地下抠土”、“皱一回眉,又自己含笑一回”、“挖心搜胆,耳不旁听,目不别视”,只引得宝钗无奈“这个人定要疯了”,又叹息“可真是诗魔了”。最终痴心感动天,诚心感动地,真心感动曹公,竟让香菱梦中得了一首妙作,说真的,我作为读者都感动的直想自己作一首帮帮她,只可恨自己“非谢家之宝树”才疏学浅,真是谢天谢地谢曹公,生怕再这么痴迷下去,按《红》书的一贯作风恐怕要引得香消玉殒了,那可真令人郁结。好在这首诗一战成名,痴香菱“精血诚聚”之下终于正式踏入大观园诗词圈。

在这一节,除了为香菱苦志学诗感动外,也为大观园里和善可亲的“善男信女”感动。香菱初进大观园,黛玉的反应是“自是欢喜”,热情的接纳了她。香菱求她教诗,她戏谑的要香菱“拜师”,但真教起来却没有半点藏私敷衍,为香菱制定了全面细致的学习计划:“先把王摩诘的五言律读一百首,细心揣摩透熟了,然后再读一二百首老杜的七言律,次再李青莲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作了底子,然后再把陶渊明、应玚、谢、阮、庾、鲍等人的一看”。最后还用心的鼓励她,帮她树立信心:“你又是一个极聪敏伶俐的人,不用一年的工夫,不愁不是诗翁了”。可以想象,从来没有人指点的香菱,又碰了“得陇望蜀”的冷钉子之后,遇到面上嬉笑实则热心的林老师是多么的幸运和开心。宝玉和探春也很捧场,一个说她“已得了”,一个就要“明儿我补一个柬来,请你入社”,这完全是“赏识教育”啊!旁人的认可对于一个初学者来说是十分重要和难得的,哪怕只是客套或场面话,相信听起来也是顺耳顺心的,更能激起她的学习兴趣和劲头。

这里还有一个细节,此次只是谈诗并未作诗,探春干净利落的就要请香菱入社,恐怕还是鼓励成分占多,中间又见她苦思冥想几近走火入魔,担心出事于是出言打断:“菱姑娘,你闲闲罢”,由此可见探春之善。却可叹香菱怔怔答道:“‘闲’字是‘十五删’的,你错了韵了”,由此可见香菱之痴。等到香菱得了梦中诗后,众人都说:“社里一定请你了”,这次邀请应该是心悦诚服了,大家真心的认可和接受了这个“诗翁”,可见香菱天资之高,众人心肠之热。同时,香菱对于两次入社邀请,心中第一反应都是不信,也并未见她激动雀跃,可见香菱是真心的只想作诗,并非只是附庸风雅,求名得利。

脂批曾言“细想香菱之为人也,根基不让迎、探,容貌不让凤、秦,端雅不让纨、钗,风流不让湘、黛,贤惠不让袭、平”,这一批真是批到我心坎,想黛玉蕙质兰心却一生还泪,宝钗贤惠端庄却面热心冷,还有那许多风采万千的形色佳人,却是香菱令我最为倾心。如果香菱少时未经罹难,也如钗、黛一般长在金丝暖房里,文采风流必定不会输她们半分,可若是钗、黛似香菱这般命运多舛,历经磨难,是否会像香菱一般身居草莽,心在九霄?我看未必,毕竟贾琏的心腹小厮兴儿都说了:“见了他两个,不敢出气儿,是生怕这气大了,吹倒了姓林的;气暖了,吹化了姓薛的”。

所以香菱的魅力就在于她的“得陇望蜀”,在于她的傻、她的痴、她的心心念念、她的不离不弃,在于她从骨子里带出的、天生的对美好对希望的追求和努力。无论飘落到何种境地,她总是保存着一份纯正的赤子之心,没有勾心斗角借机上位,也没有施展手段抢权争势,就连夏金桂要进门了,她只欢喜“又添一个作诗的人了”,毫不为自己以后的处境打算,宝玉替她耽心虑后,她倒怪宝玉这话说的没意思,怪他是个“亲近不得的人”。这样一个冰魂雪魄却又坚韧如蒲的佳人,试问如何不爱?如何不怜?

《红楼梦》是一出宏大的悲剧,形形色色,千姿百态的才子佳人,曹公无论出身、一视同仁,几乎没一个有“好下场”。香菱日后也难免遭到夏金桂肆意蹂躏和薛大傻“一言不合便劈头劈面打起来”,想来真教人肝肠寸断,心疼不已,方明了鲁迅先生说的悲剧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是多么的血淋淋又真切切。按照正常剧本,或许大户人家的小妾就应该是赵姨娘那样,不受待见,小心翼翼,计较着自己一分一毫的得失,处处受气却只能自怨自艾。但我相信,不论过去多少年华,遭受多少磨难,承受多少委屈,学诗成痴的香菱,一定会像米格一样,在自己的世界里放声歌唱,因为不论眼前的生活多么的杂乱无望,在我们傻得可爱的香菱心里,可是满满的诗和远方呢。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