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格律诗写作的四种炼字技法

2020-03-11  elabman

诗之用字,究竟应如何炼法?归纳前人之论著,主要可分为四种:

一为炼虚字,二为炼诗眼,三为炼迭字,四炼重出字法。下面我们分别交流这四种炼字法。


一:炼虚字
中国文字,可分为实字与虚字两大类。凡有义可解者为实字,如名词、代词等,其无义可解者,称之为虚字,如动词、形容词、副词、连词、介词、助词、叹词等等。也有把动词、形容词归入实字的,对于作诗来说无妨。诗中所用之字以名词、动词、形容词词居多,而名词之运用较易,动词与状词之运用较难。但在盛唐诗人看来,能把虚字炼到极致才是上品。历代诗词名家,均于动词与形容词等虚字上用功夫,如果虚字运用得妙,足使全篇生色。王维之【过香积寺】诗: 
不知香积寺,数里入云峰; 
古木无人径,深山何处钟。 
泉声咽危石,日色冷青松; 
薄暮空潭曲,安禅制毒龙。
此诗第三联之“咽”为动词,“冷”字本为形容词,这里做动词用。再如大家熟悉的“春风又绿江南岸”等,皆是动词使全诗生色。至于所炼之字,在诗中的位置。前人有谓五言宜炼第二、三等字,七言宜炼二、四、五、七等字。实际上凡诗中的虚字都可以炼,不一定拘泥在什么位置。


炼第一字者如: 
醉月频中圣,迷花不事君;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炼第二字者如:
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
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


炼第三字者如: 
黄叶仍风雨,青楼自管弦;
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


炼第四字者如:
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
故国魂销吴苑水,行人肠断越溪丝


炼第五字者如: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


炼第六字者如: 
春风春雨花经眼,江北江南水拍天;
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


炼第七字者如: 
青枫江上秋帆远,白帝城边古木疏;
海内风尘诸弟隔,天涯涕泪一身遥;
大家可以看出,基本都是在动词上着力!
当然,炼字也可以是同时在几个位置炼。


炼第一、第五字者如: 
顾我无衣搜荩箧,泥他沽酒拔金钗;
炼第二、第五字者如: 
星临万户动,月傍九霄多;
炼第二、第七字者如: 
雷惊天地龙蛇动,雨足郊原草木柔;
炼第三、第六字者如: 
木叶落时山露骨,晚烟平处水加衣; 
炼第四、第六字者如: 
白菡萏香初过雨,红蜻蜓弱不禁风;
炼第三、第七字者如: 
思家步月清宵立,忆弟看云白昼眠;
可见,随着句式结构的不同,炼字存在于不同的位置。一句诗中所用的字,有实有虚。实字多则语句凝炼,笔力遒健,然其病在于板滞沈闷,易使人费解;虚字多则气脉流畅,风神飘逸,让人一目了然,而其病则易流于轻浮与浅薄。如何在实字中加入虚字,使之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就是炼字的目的!


二:炼诗眼
古人于炼字之法另有点眼一说,大概取画龙点睛之意,用之得当可使全句生色。“诗眼”原为江西派诗人的共同主张。如杜甫诗: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坼”字与“浮”字,就被认为是诗眼。相对于前边的炼虚字来说,诗眼则不限虚实。讲究的是“诗眼”要“响”! 所谓响者,着力处就是。比较统一的说法是:五言第三字要响,七言第五字要响!这与我们前面交流的五言第三字、七言第五字尽量取去声字,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比如五言句:
孤灯燃客梦,寒杵捣乡愁; 
白沙留月色,绿竹助秋声;
夜灯移宿鸟,秋雨禁行人;
都是在第三字这个动词上极尽能事。


七言句如:
锦江春色来天地,玉垒浮云变古今; 
万里山川分晓梦,四邻歌管送春愁;
莺传旧语娇春日,花学严妆妒晓风;
都是在第五字这个动词上动脑筋!
以上是所谓诗眼在虚字上的例子,那我们再看几个诗眼在实字上的例子:
感时花贱泪,恨别鸟惊心;
夜潮人到郭,春雾鸟啼山;
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
残星几点雁横塞,长笛一声人倚楼;
同样,所谓诗眼的位置并不一定非得在五言第三字或七言第五字,别的位置也有。五言诗,眼多在第二或第三字,或第四字、第五字。七言诗,眼多在第二或第四字,或第五字、第七字
字眼在第二字如:
屏开金孔雀,褥隐绣芙蓉;
碧知湖外草,红见海东云;字眼在第三字者如:
鼓角悲荒塞,星河落晓山;
字眼在第五字者如:
两行秦树直,万点蜀山尖;字眼在第二、五字者如:
地坼江帆稳,天清木叶闻;


三:炼迭字
迭字又称重言、叠字,这个大家都能理解,平时在读诗时也经常遇到!
比如说桃花,就写“灼灼”、杨柳嘛,多是“依依”之类
这些都出在《诗经》,而且因为形象生动,后人多加使用。
古诗:
青青河畔草,郁郁园中柳,
盈盈楼上女,皎皎当户牖,
娥娥红粉妆,纤纤出素手.
连用六迭字,极其自然,后人很难超越。
诗中迭字大都以形容词居多,有状形者、有状声者。
当单字不足以尽其态,则迭字而出。写物抒情,两字相迭,能使兴会与神情一起涌现。
比如: 
漠漠水田飞白鹭,阴阴夏木啭黄鹂;
后人极欣赏此四迭字,翁方纲【石洲诗话】里说:“右丞此句,精神全在漠漠阴阴四字”。
又如:
丁丁漏水夜何长,漫漫轻云露月光;
(张仲素:秋夜曲)
丁丁为状声词,漫漫为状形词,两相衬映,将秋夜里之秋声秋色表露无遗。
诗中运用迭字,使其余五字精神毕现,是为最佳。
由以上例子,可证明迭字如运用得当,足使全篇生色。
然迭字的运用贵在新颖、变化。如说杨柳必以“依依”形容,说雨雪必以“霏霏”描绘,就落到前人坑堑而少了神味。要能创新出奇,方为佳构。
如徐师川词“柳外重重迭迭山”之句,以“重重迭迭”状山之多。
而苏颋:扈从鄠杜间诗中:
云山一一看皆异,竹树丛丛画不成;
以“一一”状山之多,可见不同的迭字可以起到相同的效果。
迭字的句子,用在律诗的首、颌、颈、尾联的都有,没有统一规定,完全是由内容来决定的!
野径荒荒白,春流泯泯清;(首联)
霁潭鳣发发,春草鹿呦呦;(颌联)
急急能鸣雁,轻轻不下鸥;(颈联)
相比起来,迭字对于五言,是难于七言的
因为五言字少,迭字能和其他三字密切配合,非得有真功夫。


四:重出句法
重出者,是说一句或一首诗中,一字或数字重复出现。
这个在以前的作业中,一般会被认为是错误!
我们知道,文字是为内容服务的,如果确实需要,重字也是允许的,但重的要合理。
重出与迭字不同,迭字大都为形容词。或状其形、或状其声、或状其动作等。而重出则不限于此。
在唐代,某些诗人甚至以重出为能,这就有些显摆的味道了!
如苏颋【奉和春日幸望*】诗起句:
“东望望春春可怜”;
金圣叹评云:“七字中凡下二『望』字,二『春』字,想来唐人每欲以此为能也”。 
重出,也分重一字、二字、三字的分法
有于一句中,或一联中各句,重出一字者如:
相见时难别亦难, 
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
(杜甫:江村)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
(苏东坡:中秋月) 
有一句之中重出二字者如:
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
(李商隐:无题二首)
有一句之中重出三字者如:
日暮长堤更回首,一声蝉续一声蝉;
(许浑:重游练湖怀旧)
有二句之中重出某些字者如:
夫戍边关妾在吴,西风吹妾妾忧夫; 
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
有四句之中重出某些字者如:
终日看山不厌山,买山终待老山间; 
山花落尽山长在,山水空流山自闲。
(王安石:游钟山)
还有大家很熟悉的:

一蓑一笠一扁舟,一丈丝纶一寸钩; 

一曲高歌一樽酒,一人独钓一江秋。

(王渔洋:题秋江独钓图)

以上四点,足以证明作诗炼字之重要。但诗之佳处,不仅于字句。

古人虽不废炼字之法,然而以意胜,而不以字胜。

炼字的主要目的在于:平字见奇,常字见险,陈字见新,朴字见色。

说到底都是为意境或内容服务的。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转藏 全屏 打印 分享 献花(0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