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一点不 / 科学 / 比亚迪也缺料!熔融布也疯狂,每吨从不到2...

0 0

   

比亚迪也缺料!熔融布也疯狂,每吨从不到2万涨到40万以上!

2020-03-11  进步一点不

一场疫情,没有让医药行业利好,却让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口罩行业给疯狂了起来,从最开始产业链的终端产品疯狂的口罩,再到产业链中端加工行业疯狂的口罩机,再到产业链上游的疯狂的熔融布,不管是民间销售市场上,还是股市资本市场上,相关的产品价格和股票价格,都涨出了十倍甚至几十倍的价格。

为了解决口罩等医用物资短缺的问题,包括比亚迪、富士康、上海电气等企业纷纷跨界生产口罩,当然也少不了大型央企的身影。

而最近国家相关部门开始调查相关熔融布了,因为上次在调查口罩厂的时候发现,口罩厂不仅是价格涨不涨得起来的问题,而是有没有熔融布可用了,毕竟,据说连那个自建口罩产能的比亚迪也买不到熔融布材料了!

说起来也很简单,有专家表示,在疫情没有结束之前,中国国内基础复工,大约每天有2亿人有口罩需求,平均一个口罩使用寿命4小时,每天有4亿的口罩需求。

中国国内全部复工的话,大约每天有5到6亿人有口罩需求,平均一个口罩使用寿命4小时,每天超10亿的口罩需求。

如果全球疫情漫延的话,全球约20亿城市就业人口会有口罩需求,平均一个口罩使用寿命4小时,每天超40亿的口罩需求。

据发改委3月2日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2月29日,包括普通口罩(并无阻挡病毒功能)、医用口罩、医用N95口罩在内,全国口罩日产能已经达到1.1亿只,日产量达到1.16亿只;对比2月1日同期的数据,分别增长5.2倍和12倍。其中,医用N95口罩产能产量分别达到196万只和166万只。

哇塞,赶紧上车吧!

日常生活中与口罩相似的产品有没有呢?还真有,这就是大家都天天在鼓吹环保,要杜绝使用的:一次性筷子和一次性餐盒和一次性塑胶袋!特别一次性筷子和一次性餐盒,还真与就业人口紧密相关。

但为什么没有出现一次性筷子和一次性餐盒供应紧张到全国四处喊话,全媒体都关注呢?因为一次性筷子和一次性餐盒行业跟口罩行业一样,技术门槛很低,办证难度高于组织生产的难度,所以一般是有“官方关系”,能快速拿到生产环保许可证的小作坊在做,几乎每个稍大一点的城镇都有人办厂在生产。

口罩其实也一样,如果不是一场疫情下来,大多数的一次性口罩,其实还是有一些小作坊在做,但疫情来了后就不同了,不敢做了。

首先,大家强调有“证”的口罩才能卖,所以你在药店等正规渠道是买不到四毛五毛钱的一次性口罩的。而这个时候,你要从网上买,对不起,价格翻十倍以上了。

为啥,以前是配其它东西卖,为了蹭网店流量免费送都可以。现在你什么都不买,光买个口罩,快递费都不够,没看快递费也涨了还没人来收单吗。

另外是,我一卖,你就举报,本来就靠走量才赚点钱的东西,结果在你那快递费还没赚到你就举报,有关部门把我给查封了,我干嘛卖给你。

还有就是,我干吗要让不相干的人知道我在生产口罩,等下你们一合计,把我的工厂给“捐”了,我不但要天天免费生产口罩,还要为国家储备生产口罩,不但没有给我钱,还天天让我站“道德”高地上饿着肚子吹寒风,连我自己想戴个口罩都没门,你说我是不是疯了……

最后,你们再把融熔布也收归国有储备,我还没生产,材料就给拉走了,我拿什么去生产……

其实,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不是每城每镇都有人生产口罩,除非你那里有很大的精细电子行业厂家,或者有大型的制药厂、食口厂,不然谁会跑到你那天堂角落去办口罩厂。

再来看看生产口罩的融熔布。

其实融熔布,或者叫喷熔布,只是无纺布里的一种。熔喷无纺布,在非织造无纺布大家族里,因为其量小,技术相对封闭。近几年,空净市场火起来的时候,作为滤材主力——熔喷无纺布火了起来。这个相对封闭的领域,格局也在悄悄发生变化。

无纺布其实大家都常见,有些环保购物袋,就是无纺布做的。如果还不知道,那么女生用的姨妈巾、宝宝用的尿不湿纸尿裤知道吗,那东西就是无纺布做的。还有前两个口红还没成网红之前,全民卖面膜知道不,那个五分钱卖到五十块钱的“蚕丝面膜”,就是无纺布粘上工业明胶做的,其实那个“蚕丝”,就是今天的主角,融熔布,或者喷熔布。

实际上,融熔布生产出来的时候,不是拿来做口罩的,是化工行业拿来做过滤纸的,就是那个什么过滤PM2.5的汽车滤芯,后面大家依照这个特性,才弄出一个过滤阻挡细菌的医用口罩概念来,大家用来过滤PM2.5,防雾霾用。

在生产熔融布的时候,行业发现要获得一致性较好的布料,并不是不断改进喷丝板的设计,或喷丝冷却的水流或风流等流体力学设计方式,而采用最简单的静电荷互相排斥的方式。

熔融布的基材都是聚丙烯,这种聚丙烯是一种均聚的高分子材料。由于聚丙烯导电性特别差,所以成为良好的驻极材料,表面或材料内部可以储存大量的静电荷与外界形成静电差。

这样就可以在喷丝板与冷却件之间加上高电压对熔融喷丝进行表面等离子电晕处理,喷出来的融丝就会在静电荷的作用下互相排斥,从而达到熔融布整体内外均匀一致的效果。

而且随后发现,这种通过静电处理后的熔融布由于表面带有大量的静电荷,在过滤时,还会主动捕捉通过过滤喷融布空间中的颗粒,均匀分散在熔融布的纤维表面,增强过滤效果的同时,还能延长过滤熔融布的使用寿命,让其过滤衰减期缩短。

不过材料表面静电很容受环境湿度影响,导致静电被环境中的水分子导出到外界给中和掉,失去静电表面吸附作用,所以后来行业就在熔融布的聚丙烯基材里增加正或负离子材料,来让材料本体里面自带正或负电荷。

这样的本体自带电荷材料所制作出来的熔融布,静电效果要比表面驻极的效果要好很多,但是材料也相对贵很多。

而能用在医用上,除了可以根据细菌大小,设计不同的喷丝板以生产出不同纤维间隙的过滤熔融布来,还有一个就是针对病毒与蛋白质共生的原理,设计出可以过滤带毒气凝胶或液滴的口罩来。

而鉴于太多空气传播致病病毒所形成的气凝胶或液滴,其尺寸大小都与空气传播致病病菌差不多,所以大家就把防空气传播病菌与防空气传播病毒口罩归到一类里面了,全部按颗粒大小来分级分类,如对空气传播病菌过滤效果达到95%的口罩,就叫N95口罩。

事实上,一次性防护口罩为什么多数只用表面静电熔融布呢,因为一次性防护口罩的本体材料聚丙烯在熔融布这种细纤维尺寸下,很容易在富氧和湿气的环境下失效降解,类似于很快就糊住了,过滤性能很快就消失掉,所以一次性口罩佩戴时间一般会限制在四小时以内。

事实上,电子行业里以前还出现过类似的笑话!在某中外合资的电子工厂里,中方的本地“厂长”为了搞啥成本管理活动降低生产成本,要求产线员工的一次性口罩从原来的四小时一班一个,改为一天一个,这样就能节约一半的口罩成本!

结果厂内的半导体元件器半成品良率连续二个星期下降,弄得工厂上、下都蒙圈了!海外的高管追到国内来组织所有的部门工厂负责人开品质分析会,一条一条鱼骨图划下来跟线上的作业记录一条一条的对,对了一天也没个头绪。

对到最后人员防护环节时,生产部主管才吞吞吐吐的说,二周前的成本管理活动,厂长把线上的一次性口罩用量,改成一天一个了。外资主管听了气得本子一摔就回酒店订机票走了!

最后国外总部直接下通知,口罩发放量恢复原来的四小时一班次一个,并且只有要破损就可以无限制次数更换,任何人不得干预口罩与防护服的发放与更换。

实际上绝大多数的半导体材料都是二三价强离子正介材料,最怕静电也最容易吸收灰尘,而且还怕水、氧侵蚀失效,所以才会把操作员工包得像粽子一样防护起来,即保护了员工自己,更重要的是保护了半导体元器件产品。

另外,一次性口罩的材料都是可降解的塑料,如果还有金属类的口罩,肯定是小作坊的假口罩,因为一次性口罩一般要求在自然环境中六个月内要完全降解,不然抓到了罚死你。

这也是为什么熔融布市场一动荡就会缺货的另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没有合适的仓储环境,你囤的熔融布最后可能——真的没了!

那么生产熔融布难不难呢?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

如果没有机会去熔融布厂现场看怎么生产,或看网上的视频后还是不太理解的话,那么总看过街上卖棉花糖吧。对,熔融布的制作原理跟转那个棉花糖是一样的。

只不过棉花糖是高速旋转过程中让白糖颗粒之间以及白糖颗粒与转桶壁之间互相磨擦产生热量熔化后从喷孔里往外喷,而熔融布是把化学树脂母粒在注塑机料桶里即摩擦也加热,让其处于熔融状态下,通过注塑杆推力产生的压力和额外混合进来的压缩气体产生的压力,把熔融状态的树脂材料从喷丝板里喷射出来。

熔融布生产过程中,其它所有的东西,几乎都可以中国本土生产,但是纺织行业里最难的一个零件就是喷丝板,主要的生产商都在日本、德国,一个合格的喷丝板生产周期,有的长达一个季度,所以熔融布要扩产,主要的限制是市场现有多少个喷丝板存量。

事实上国产的喷丝板也不是不能用,只是使用寿命短很多,而且产品质量不太稳定,很难保证产品批次一致性,使用国产喷丝板调机十分困难,造成很少开机师傅愿意用。

一直以来,业界都很在意中国国内是制造业大国,但不是制造业强国,就是这个原因。因为绝大部分基础工业中国国内都有产能,但是每个环节都有关键的元器件技术,中国国内企业没有掌握。

而这次中国的纺织行业更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中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纺织业产能国家,中国有约1.5亿左右的人在纺织行业里谋生,但真正中国发明的纺织材料、纺织机械、纺织工艺等却少得可怜。甚至一个生产了十几年,价值才几毛钱的一次性口罩,从材料、设备到技术,都还在试错阶段。

再回到一次性口罩材料上来,是不是没有融熔布就不能生产出一次性口罩了呢?

其实并不是,只是中国国内的口罩厂商习惯了拿熔融布来生产口罩,或只知道拿熔融布来生产口罩罢了。

据李星了解,实际上一次性口罩的中间层,除了50克、25克熔融布外,在国外还经常拿普通的纺粘布来制作,也就是现在一次性口罩贴近皮肤的这层纺粘无纺布。

不过这层纺粘无纺布在生产过程中,需要把纺丝纤维直径调整成熔融布的纤维直径,然后在处理工艺上,不是水刺无纺工艺,而是微针针刺无纺工艺,生产出来的无纺布同样可以进行静电驻极处理,或对原料进行静电材料添加处理。

原来价格不到2万块钱一吨的熔融布被市场炒到40或60万一吨!原来价格不到10万块钱的口罩机被炒到40多万!甚至前段时间某北方大型公司还爆出花700多万来深圳采购口罩机,结果厂商不发货!我想很多人拿到700万的8成订金,也早跑人了!

而原来不到4毛钱的一次性口罩,现在也至少是2块5毛钱起步,对于零售来说还说得过去,毕竟几十个口罩不值钱,但快递费在那!至于那些以什么什么的名义来截留、囤积一次性口罩的所谓部门或商家,最好是在口罩保质期内,能真正找到买家,别等疫情过去了,

又摊派给企业高价消化,再祸害别人一次!

疫情发生以来,中国国内的一些大型企业都表现出了足够的社会责任心,这些企业在组织口罩产能生产自救的同时,也积极往社会上输出一次性口罩资源。

如中国船舶集团紧急组织生产平面口罩机、N95口罩机、压条机和口罩用超声波电焊机等关键医疗物资生产设备。按照中国船集团的计划,预计到3月中旬左右,其生产的口罩机、压条机等设备就将分批交付。

国机集团下属企业利用原有生产线,紧急转产医用口罩和防护服,目前平面医用口罩产能已经超过110万只/日,防护服产能也将达到日产1万套以上。

作为重要原材料——聚丙烯供应商,石油化工企业除了继续低价供应相关原材料以外,也开始跨界生产口罩。

截至2月29日,中国石油下属4家企业投建的6条医用口罩生产线已经全部建成,目前具备日产60万只的能力。据中国石油介绍,全部引进的21条口罩生产线将在3月份相继开工,届时口罩生产能力将超过150万只/日。

中国石化则打通了口罩生产的全流程产业链,从聚丙烯料供应,到熔喷布生产,再到生产口罩一应俱全。2月24日,中国石化耗资2亿元,抽检10条熔喷布生产线,将增加熔喷布日产能18吨,可供生产1800万只一次性医用口罩。

其中,燕山石化建设的2条熔喷布生产线将于3月8日投产,仪征化纤的生产线将于4月中旬投产。此前,中国石化还曾发出“我有熔喷布,谁有口罩机”的英雄帖。几小时内,中国石化就确定了11台口罩机的购置事宜。预计到三月份,中国石化就将使北京地区每天多生产口罩约100万只。

目前,政府正加大力度,全力推动口罩产量的增长,各类口罩生产企业的产能也在不断提升。预计到3月中旬,国内口罩总产量还将进一步提升,市面上口罩的有效供给也将明显增加,口罩供应紧张的局面将得到部分缓解。

另外,还有无纺布企业直接成卷往外供应模压好一次性口罩,也就是三层无纺布复合后再热压稳固,最后冲切出耳带穿绳孔和外型邮票孔,就直接出货给超市或市场了,要的时候从外型邮票孔撕断,撕一片下来给使用者,让他自己在耳带穿绳孔上绑上自己喜欢的绳子、挂带或无纺布带就能使用了,据说还有人拿这个去申请专利了。

而从此次疫情的发展趋势来看,4月份基本上可以解除所有二类地区的警报,恢复之前的生产生活秩序,对于零确诊率持续二周的城市和地区,基本上可以不用带口罩出门了。

然而这次疫情中表现出来的,不仅仅是口罩行业由于没有一个真正可以调配资料的行业协会来发挥作用外,其它的防护用品,如一次性防护眼镜、一次性防护脚套、甚至是一次性防护衣、测温器具、简易负压隔离帐篷等,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但愿中国国内在经历了两次大规模流行性病毒疫情后,能真正从市场经济中走出一条有效防治疫情的反应机制出来。一是能在相关疫情发生后,保住自己企业、行业、产业链的产能不受大的损失,一是能够在疫情发生后,有足够的经济实力维持自己的企业、行业、产业链所在的社会区域疫情能快速有效控制,让自己的制造业环境保持健康运行,而不是被迫一起隔离,与市场完全脱节。

如果这次疫情中,大多数企业都能在有效验证的机制下保持生产正常进行,就是快递行业与农产品行业一样不受疫情影响正常营业,那损失就小多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