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iangk4kzk8us4 / 文件夹1 / 柳永:目断四天垂前期无处,少年不再《少...

分享

   

柳永:目断四天垂前期无处,少年不再《少年游-长安古道马迟迟》,游忆少年

2020-03-13  qiangk4kz...

少年游 

宋·柳永

长安古道马迟迟,高柳乱蝉嘶。夕阳鸟外,秋风原上,目断四天垂。

归云一去无踪迹,何处是前期?狎兴生疏,酒徒萧索,不似少年时。

谈及柳永,往往就要谈及他“失志”的悲哀。

受到家世的影响,柳永也曾抱有治世经纶的志向。

然而一朝落第,此后他也没有踏进政治中心,一生苦苦寻求也只到一个屯田员外郎。

早年的柳永藉着“浅斟低唱”,流连于歌妓舞娘之中来加以派遣。

而年华老去之后,,他也对冶游之事失了当年的意兴。

这首《少年游》就最能体现出他意志落空,寄托无处之后的悲慨。

“长安”一词往往借指首都、朝廷,而长安道上来往的车马人流,也往往被借指为人们对名利官禄的追逐。

而走在“长安古道”的词人却是“马迟迟”,表现了词人对追逐之事早已心灰意冷。

秋蝉嘶鸣本就独具一种凄凉之意,有一种时节易变、萧瑟秋凉的哀感。

再加一个“乱”字,不仅体现秋蝉缭乱众多,更表现词人心情缭乱纷杂。

飞鸟隐没在长空之外,而“夕阳”在飞鸟之外。

寒风四起,,不知是否涌向夕阳之外。

此情此景之中,词人极目远望,除却天幕,无一可投止之所。

下片开始,词人便开始追思过往。

“归云一去无踪迹”暗指天下事物变化无常,一逝不返。

旧时的志意心气、欢爱约期已不知去了哪里,长逝不返。

早年失意之时的“幸有意中人,堪寻访”的狎玩之意,已经冷落疏荒。

去日与他一起歌酒流连的“狂朋怪侣”也都已老大凋零,意气不再。

意志无成,年华却往,最终只剩一句“不似少年时”。

哀、悲、伤、念、叹!

柳永这首小令不似他常作的长调慢词,也不似以往的华美秀丽。

上片全从景象写起,悲慨尽在言外。

下片道出心中所悲何物,所伤何由。

柳永是一个禀赋有浪漫之天性和谱写俗曲的之才能的人,生于当时士族的家庭环境和社会传统中,本就注定是个充满矛盾不被接纳的悲剧人物。

而他后天养成的治世意志与他天生的浪漫性格彼此冲突更是加重了这种悲剧。

早年的他可以将自己的失意之悲,借歌酒风流以自遣。

但这种麻醉式的自遣并非长久依恃之法。

于是年龄老大之后,遂落得个意志与情感全都落空的下场。

曾慨然论柳永时言有:择术不可不慎。

柳永的悲剧值得同情,更值得反省。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