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落尘外 / 待分类 / 新春特刊 | 麦子 | 压岁钱

分享

   

新春特刊 | 麦子 | 压岁钱

2020-03-15  香落尘外

本文已授权本平台发布

春节

压岁钱

文 | 麦子

最近收拾杂物,儿子初中时的一篇作文吸引了我的视线,文中提到了压岁钱的问题。他写到:“妈妈讲她小的时候为了五毛钱的压岁钱,年三十晚上,伙同小伙伴们在村子里挨家挨户的去拜年,天寒地冻,依旧兴高采烈,乐此不疲。”他很纳闷,那不是现在的孩子随随便便就能得来的吗?孩子从压岁钱想到了家乡的变化,却没有想到,压岁钱寄托的是长辈们对下一代的情谊,寄托着父母对孩子在新的一年里健康,快乐,平安成长的心愿。

70年代的孩子特别盼望过年,过年可以穿新衣服,可以吃好吃的,而最大的期盼就是收到压岁钱。我们的村子很大,挨家挨户地走一圈,已到深夜,压岁钱没有得到多少,核桃枣子却是拿回来一大堆。那时候的人都不富裕,攒下五毛钱留给自己孩子发压岁钱已经很不错了,哪有多余的钱给别家的孩子。过年的食品也不像现在有那么多琳琅满目的水果,那么多五花八门的糖果。能够拿出来分给孩子们的干货,也是自家仅有的几颗果树上结的,从挂果开始就想着过年,三十晚上要给村里的孩子散发,不然孩子们会空欢喜一场。

家境一般的家庭给孩子压岁钱大都是两毛五毛,而我们家因为父亲拿工资,我们的压岁钱最多是两块。母亲特地把“大票”兑换成五角的小面额,全都是崭新的票子。三十晚上,母亲嘴角上扬,慈祥温和地坐在炕头上,等着弟弟给她磕头,然后从褥子底下抽出展展的五毛纸币,在我们眼前晃来晃去,逗我们开心。拿到手里的压岁钱,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油墨香气让人陶醉,哎,那种快乐呀,真的是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幸福!

最让我们兴奋的是走亲戚。年初二就开始行动,直到正月十五,也不停歇。当然不是每个亲戚家去了都会有压岁钱,可是那种相互关心,相互走动的感觉真好。

元宵一过,年也就过完年了,压岁钱也攒了一叠,我们害怕纸币被揉皱,不敢折叠,就夹在书本里,没事就拿出来瞅瞅。可是,压岁钱在书本里夹不了多久,就到了交学费买学习用品的时候,压岁钱也就完成了一项光荣的使命。

现在的孩子兜里揣着几千压岁钱不知道该如何去花,因为钱来得容易,花起来就不知道心疼。

儿子虽然懂事一些,可也明白揣在兜里的是他自己的,总计划着买游戏点卡,这让我很是头痛。斟酌了再三,我自作主张把他的压岁钱存在了银行,谁知道他却说:这样也好,那是我的固定资产,我的所有开销老妈承包。

在日渐富裕的生活面前,孩子们永远也感受不到压岁钱的实际含义。  

作者:麦子,普通的石油人。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