昊晟堂 / 经方时方 / 【生铁落饮治疗癫狂症:凡狂病服此药二十...

0 0

   

【生铁落饮治疗癫狂症:凡狂病服此药二十余剂而愈者多矣】

2020-03-16  昊晟堂

中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 应当努力发掘, 加以提高。前人的宝贵经验值得借鉴学习, 尤其是八十年代以前的资料, 几乎没有功名利禄的水分, 医风纯朴, 其真实性、 实用性、 可靠性均很高。 

----------------------------------

(一)生铁落饮处方

天门冬五钱,麦门冬五钱,浙贝母四钱,胆南星钱半,化橘红二钱,远志桶二钱,石菖蒲一钱,云茯苓二钱,开连翘二钱,硃茯神二钱,黑玄参二钱,钩藤勾二钱,血丹参三钱,辰硃砂五分,生铁落四两。

【注】远志桶:远志挖出根后,抽出木心晒干,为“远志桶”。如不能抽骨者,可将皮肉捶开,去掉木心,为“远志肉”。细小不能去木心者称为“远志棍”。

先将铁落用水800毫升煎取铁落汁400毫升去渣,即以此汁一半(200毫升)煎药,取药汁100毫升再以所留铁落汁煎药渣(第二煎)取药汁80毫升两次药汁,合成180毫升,一日分作三次服。

(二)处方来源

生铁落治癫狂症,最早见于《素问》,单用铁落一味,并无其他配合药品,其次危亦林世医得效方和景岳全书,张氏医通内,都有生铁落饮合剂,但与本方有很大差别。本方出自程钟龄《医学心悟》,程氏说:“凡狂病服此药二十余剂而愈者多矣”,实践证明,这是一个忠实而可靠的记载。

(三)方意说明

生铁落,钩藤勾为平肝镇惊之品。丹参,硃砂,茯苓,茯神,菖蒲,远志为定心安神之剂。连翘,元参,天冬,麦冬,有滋阴降火之功,浙贝母,胆南星,化橘红,具祛痰开郁之效。所举药味,都为古人用治癫狂症的主要药品,从而说明生铁落引合剂的成分,在历代各家和癫狂症搏斗中,都充当过主将或精兵,因为本方和平稳健,养而不伤,充分具备了清心、平肝、养阴、泻火、安神、定志、祛痰、开郁的作用。

病例简介

第一例:杨庇存,男,25岁,武山县蓼川乡人,1938年7月患癫狂症,奔走怒骂,不避亲疏,家贫,无亲族,只有一老母,一日,患者将家中所有物具全毁,母往掩护,即遭患者击伤,次日即死。并在房中放火,屋梁坍下,将患者右臂压断,不但毫无痛苦,反将断臂伤口伸入火中燃烧,结成黑痂,赤身露体,奔驰村中,人不敢近。笔者约会村中健壮少年数人,强制诊察,面红眼赤,舌于口燥,脉滑实有力,乃用调胃承气汤重加生赭石郁金半夏等味,煎二次,合汁作一次饮,次日病势较减,即连用上方三日,每日一剂,虽有转机,效果不大,即改用生铁落钦,一剂能安眠,三剂能辨亲疏,共服八剂痊愈。

第二例:康秉源,男,23岁,武山县龙泉乡人,现任武山县洛门完全小学校长,1951年9月间,连夜失眠,语无伦次,喜笑怒骂,游走奔驰,已入癫狂状态。初诊时,脉象滑数,所答非所问,诊未毕,即惊骇叫号。下床逃走。先以景岳二阴煎(生地、元参、麦冬、甘草、枣仁、黄连、获苓、木通)服三剂后,稍见安静,续以生铁落饮十二剂大愈。

第三例:李春年,女,20岁,安徽和县人,是武山洛门大众诊所江贤昌的爱人。1951年9月,忽患癫狂症,登高而歌,弃衣而走,时哭时笑,如醉如癡,经用西药治疗无效,最后用生铁落饮八剂大愈。江大夫夫妇,已于1953年回原籍,据来函;春年身体健壮,已生了两个孩子。

第四例:汪嘉乐,男,21岁,武山县蓼川多人,兰州大学肄业。1953年6月,因患癫狂症,在兰经治无效,由校方护送回家,病势非常严重,家人忍痛护理,没有不被打伤的,共用生铁落饮16剂大愈,现在中共武山县委会工作。

第五例:护送回家,昼夜不眠,到处乱跑,一次抢上火车被公安人员捕去,查明系神经病患者乃释放。经诊察,脉大滑,未诊毕,即握拳而起,即用生铁落饮,每日一剂,连用18日,大效,改用生铁落丸一斤痊愈(生铁落丸,是以原药量加大四倍为末,蜜丸,每丸重一钱牛,每日服二次,每次用一丸,用生铁落每日用五钱,煎汁冲服)

结论

(1)癫狂症在中医传统上素以阳狂阴癫为别,癫者性情颠倒,种志失常,狂者无所畏惧,妄言乱动。本症初起症状,大半微露癫意,继则发狂,狂久不愈,又转成癫,甚至知觉全无。究其原因,不外七情、六欲的过伤,郁气不舒,痰火内郁所致。狂症以泻火祛痰为主,佐以平肝定志之剂;癫症以养心安神为主,佐以祛痰开郁之剂。生铁落饮的适应于癫狂二症或合症,是完全具备上述治疗原则的。

(2)如患者脉滑实,大便闭结,先用礞石滚痰丸,或大承气汤,或调胃承气汤重加生赭石,川郁金,法半夏等,泻火通便,顿挫病势,然后用生铁落饮连服多剂,才能达到根治的目的。

(3)服生铁落饮后,必须使患者隔离杂乱音声,力求安静,如已睡眠,千万不可惊动。

(4)程氏用生铁落饮治狂症,多用至二十余剂,笔者经治五例,最少者用八剂,疗程计8天;最多者18剂,疗程共计50天,因续用丸药一斤。

(5)生铁落饮治疗癫狂症,是有一定疗效的,由于病例不多,观察不够全面,尚有待于广大医界同志们的继续实验和研讨。

本文摘自《中医杂志》1957年第12期第655页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