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历史 / 血战日本 / 地下党被抓,会遭受什么样的拷问?看当年...

分享

   

地下党被抓,会遭受什么样的拷问?看当年的日本老兵怎么说!

2020-03-16  图说历史

1943年6月,新京(长春)宪兵队截获一组电波,经过数月的排查,范围不断缩小,最终确认电波来自大连黑石礁兴亚照相馆,3位地下党因此被抓。我们都知道,从事抗日活动的革命者,一旦落入日本人手里,那就很难活着出来。在他们英勇就义之前,会遭到什么样的拷问呢?看看当时的日本老兵怎么说。


秘密抓捕

1943年10月1日凌晨,60名日本宪兵包围照相馆,抓获一位名叫沈得龙的地下党。老板王耀轩和侄子王学年这两位地下党,因当时不在照相馆侥幸逃脱。在日本人的怀柔政策之下,沈得龙虽然至死未交待工作内情,却把相关人员的藏身地暴露了。


根据沈得龙的口供,日本宪兵三尾丰伪装成邮递员或者电工,前往天津进行秘密搜索,十几天毫无进展,最后在汉奸的帮助下,找到了王耀轩潜伏的纺织厂。10月下旬,三尾丰带着日本宪兵将纺织厂宿舍包围,王耀轩以及王学年皆被捕,王学年的妻子抱着幼子不断哭喊,却无力阻止丈夫被带走。2人的身份被确认之后,随即被押送至大连宪兵队,由三尾丰负责审问。(下图:身着宪兵制服的三尾丰)


残酷刑讯

面对凶神恶煞的日本人,王耀轩始终大义凛然,没有透露一句地下党的关系以及情报。“办案成绩”事关升迁,上级也不断催促让“要犯”开口,三尾丰决定动刑。在电视上,到家都看过日本人是如何拷打审讯的,真实的日本人是怎么干的呢?


第一步:灌水。在朝鲜翻译和中国候补宪兵的帮助下,王耀轩被绑在一条长6尺的桌子上,口鼻盖上一块布,三尾丰提着水壶从上面浇水。人虽然可以憋气,可终究是要呼吸的,一旦王耀轩憋不住了,水就会顺势吸入肺中。但是,水刑要把握好分寸,搞不好就把人整死了。

王耀轩痛苦的扭动身躯,大声喊叫:“别灌了!我说、我说!”然而刑讯停止,他又不肯开口了,三尾丰勃然大怒,又开始玩“新花样”。


第二步:烛烤。蜡烛看起来没啥威慑力,可对着脚心一直烧,没几个人能受得了。吱咧咧的迸裂声,加上焦糊的气味,一旁看得人都心惊。王耀轩更是痛苦难忍,身体疯狂地扭曲,再次高喊:“受不了了,别烧了!”不要怀疑一个忠诚的地下党,他们的坚韧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一旦刑讯停止,王耀轩就沉默以对,换来的是更加残酷的刑罚。(下图:三尾丰)


经过一个多月的拷问,王耀轩没有透露一丝情报,日本人终于失去耐心了。1942年2月,宪兵队长下令:“将王耀轩、王学年、沈得龙、李忠善4人,按‘特别移送’处置!”所谓“特别移送”,就是转送给731部队进行处置,那是一个中国人只能活着进,不见活着出的地狱。


英勇就义

1942年3月1日深夜,三尾丰带着宪兵队押送4名地下党,在哈尔滨完成了交接手续,从这之后,王耀轩等人就再也没有了消息。曾在731部队服役的日本老兵筱冢良雄,虽然当时已经调离,但他认为:“只要‘圆木’被送进731部队,必定会用于人体实验,惨遭杀害。”(下图:三尾丰向王耀轩之子王亦兵谢罪)


关于三尾丰,日本战败后被苏军俘虏,后移交我国关押。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改造之后,深刻意识到了自己的罪行,回到日本进行巡回演讲,揭露日军在中国的暴行,并多次公开认罪。同时,他以证人的身份,参加王亦兵(王耀轩之子)的对日索赔诉讼,并最终赢得了王亦兵的原谅。1998年7月2日,三尾丰去世。

参考资料:《日本老兵忏悔录》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