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槿读书 / 待分类 / 尤二姐孤苦无助时,贾琏怎么没有出手相助...

分享

   

尤二姐孤苦无助时,贾琏怎么没有出手相助?他们之间根本没有爱

2020-03-18  木槿读书

红楼梦中金陵十二钗的女子都进入了薄命司,虽然尤二姐没有包括在内,但是她的命运比那些女子还要悲惨。

那些女子大都是生病而死,尤二姐却是吞金自断生路,试想人对生活绝望到什么程度,才会走这一步呢。

尤二姐在进入荣国府之后,恪守本分,并没有掐尖邀宠,但是却遭到了群体性的歧视与虐待,看到此情节时,从内心深处,感觉尤二姐此刻就是小白兔,周围人对她虎视眈眈。

首先是她引为人生知己的王熙凤,给她布了一个局,她乖乖就范不自知。

伺候尤二姐的善姐,本来是一个丫头。但是在王熙凤的支持和安排下,这个丫头对她冷嘲热讽,她也无可奈何。

尤其是秋桐,她是王熙凤手里的一把枪,直击尤二姐的要害。

王熙凤因为身份的原因,表面还不能太过分,这些虐待尤二姐的,就是丫头婆子,这种状况,贾琏应该能够改变。

那么贾琏到底知道尤二姐面对的真实情况吗?尤二姐有没有向他寻求帮助,他们之间有没有真爱?

现代人的爱情讲究的是平等、理解和尊重,三观相同,理想的爱是诗人舒婷《致橡树》里所描写的那样

“你有你的铜枝铁杆,像刀,像剑,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相爱的双方“共担寒潮、风雷、霹雳,共享雾霭、流岚、虹霓”

我们当然不能以现代人相爱来要求尤二姐和贾琏,还是从他们的相识之初来分析,他们之间有没有爱的可能性。

其实尤二姐的出场,给人的印象并不是很好,并非善类,我们从原文中可以看出这点。

宁国府贾敬升天之后,贾珍的夫人尤氏分身无术,尤老娘才带着二姐、三姐来到宁国府帮忙。

当正在大孝期间的贾珍和贾蓉,听到尤二姐和尤三姐到来的消息,父子两个相视一笑。这是一个细节描写,虽然细小,却不容忽视。

这尤老娘和二姐三姐并非第一次来到宁国府,可见尤二姐和贾珍父子之前就有过说不清的暧昧关系,就在从了贾琏之前,尤二姐还是没有停止和贾珍父子的调笑。

有人说尤二姐是因为人在屋檐下,需要贾珍经济上的接济,被迫如此,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儿。甚至比她还困难的女孩,邢岫烟同样是寄居,但是她能恪守一个女孩子的本分,安心于自己的贫穷。

所以尤二姐的出场,给人的感觉就是有几分水性的女子。

就因为如此,贾蓉才会心怀鬼胎,把她推荐给贾琏,并出主意在花枝巷另筑小巢。

贾琏是何等人,和鲍二家的鬼混,和考试过贾府多半男人的多姑娘有染,在女儿巧姐出痘回避期间,还找清俊的小厮出火。真是应了贾母对他的评价“什么脏的臭的,都往自己屋里拉”。

所以在贾琏初见尤二姐之时,作者用的词是“垂涎”,随后是“百般撩拨,眉目传情”。

尤二姐美貌如花,是贾宝玉口中的“天生尤物”。这自然比鲍二家的,比多姑娘要强很多倍,并且有很风情,两个人私换信物,等尤老娘写了退婚书,两个人就这样过起日子来了。

看看他们两个在一起,怎么看也像是一笔交易,很难看出爱的成分。

尤二姐用自己的青春和美貌换一张长期的粮票,贾琏用钱来换取欢娱和安宁。

美的不可方物的尤二姐,因为偷藏在外,可以让贾琏人生快意很多,所以这期间贾琏也说了很多让尤二姐感动的情话。

但是这样的情话我们旁观者看起来似曾相识,因为贾琏对多姑娘,对鲍二家的也都说过,不止尤二姐一人。

尤二姐进入荣国府之后,恰逢贾赦又把丫头秋桐赐给了贾琏,那贾琏和秋桐

“真是一对干柴烈火,如胶似漆,燕尔新婚,在二姐身上之心,也就淡了,只有秋桐一人是命”

也许因为贾琏对秋桐的态度,秋桐才会有胆量任意践踏尤二姐。

要说尤二姐还真向贾琏求助过,在69回中她见周围没有人对贾琏说

“我来了半年,也有孕在身,不知男女,如果生下来还可,要不然,我这命不保,何况于他”

倘若贾琏真的很在意尤二姐,那么他就应该清楚这话里的意思,为什么“命不保”,但是贾琏没有理会尤二姐的这番话,只是给她请了一个庸医胡太医。

这个胡太医擅长用“虎狼之剂”一付药胎儿打下,尤二姐元气大伤。

这个胡太医在书中还出现过一次,晴雯生病后,贾宝玉请来给晴雯看病。但是贾宝玉面对药方,连声说

“该死,该死,女孩子哪里禁得住这样的治,如何使得,把他赶走,换一个来”

假如贾琏对尤二姐的病,像宝玉一样细致,何以至此。

只有交易,没有爱,所有的甜言蜜语都是谎言,这样的相处最终是薄凉。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