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沉心 / 待分类 / 山花已烂漫,青鸟望春归!

0 0

   

山花已烂漫,青鸟望春归!

原创 有奖征文
2020-03-20  一世沉心

本文参加了【咏春】有奖征文活动

文/一世沉心
图/网络侵删

三月西湖春满天,

有人合衣江边眠,

酒醒已是黄昏后,

扁舟何处微风闲?

——沉心

每一年的春天,都像是生命的轮回一般,令人惊喜,也令人欢呼。躲在羽绒服的萧瑟气息,转瞬间消失地无影无踪。轻轻提溜起一杯奶茶,温度不再是那样滚烫,却也带来刚刚好的舒适。

春天,褪去冷冽的外衣,换上轻薄的春衣。从冬季袖口里轻轻飘出的,是迎接春天温柔的歌声,它静悄悄地沉入梦,席卷了我们的心灵。

春天必然是这样的:一望无际的雪山上,雪花开始跳起莫名的舞蹈,滋溜一声,伴随着的惊天动地的响声,春天跑进了小草的耳朵里,钻进了厚厚的云层里,于是,阳光开始露出笑脸,虔诚的俯瞰着大地上的凡尘俗子。一阵轻柔的歌声就这样在平原上,山谷中,小溪里荡漾,唱入孤寂的城市,唱入去年的枯树,唱入浣纱素人的指尖,唱入蓝天白云里,就那样温柔,缠绵。

春天可能是这样的:原本荒芜的山坡上,枯木打开了自己的心扉,桃花绽放了笑靥,一点一滴汇聚成的都是春天里最唯美的故事。从微风中潺潺流出的情愫,已经随着解冻的冰河飘向了远方。沾衣欲湿的杏花,眼瞧着世界开始有了自己的风采。在汪藻的笔下,桃花被写成了“桃花嫣然出篱笑,似开未开最有情。”在志南的梦里,杏花是“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

喝一口桃花酿,唱一支春之曲,春天在江南的桃花源里慢慢悠悠地来了。

春天也许是这样的:风雪中摇摇欲坠的燕巢,在渡过最后一场风暴后,已经在屋檐下换了新貌。

忽然有一天,庭前的红豆把整个村落都攻陷了,一抹纯粹的温柔,让路过的旅人也停住了脚步。在春的土地里,相思子一天天生根发芽。关于红豆的名字,必然有这样一段故事:“在王维之前,在温庭筠之前,在相思入骨之前,是一位女子轻柔的叹息,是凭栏远眺的羞涩,是云中雁子的锦书。” 春天,是新故事的开始.......

三月春,

微风又绿江南水岸,

冰雪消融载走扁舟,

寒冷在门外,

而在春天的门内,

阳光灿烂且温暖。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