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虫爱书 / 公益课堂 / 民族复兴——为什么阿拉伯帝国治下的伊朗...

分享

   

民族复兴——为什么阿拉伯帝国治下的伊朗成为唯一未被同化的国家

2020-03-21  爬虫爱书

为什么处在阿拉伯帝国的统治下,伊朗却能幸免于难,成为唯一未被阿拉伯帝国同化的国家?

答:这事儿,得从地理和人两方面来讲。


要想回答这个问题,原因首先得从伊朗的地形上找。

地形因素对伊朗独立的影响

民族复兴——为什么阿拉伯帝国治下的伊朗成为唯一未被同化的国家

伊朗地形图

伊朗绝大多数地区属于高原,但在中东部有三个大型的低海拔盆地,这本该是人口密集地区。然而,伊朗地处南北回归线至南北纬30°之间,是由副热带高气压带和信风带交替控制的热带沙漠气候区间。所幸伊朗有个大型高原,使得当地海拔较高的地区能够形成大陆性气候,而低海拔地区就不能幸免了。

特殊的海陆条件使得伊朗的三个盆地有两个是盐碱荒漠,较为严重地影响了伊朗高原东西的交流,并自然的将伊朗分为了东西两部分:首都德黑兰和大部分大城市在西部,东部则是本部分的主角——呼罗珊。

民族复兴——为什么阿拉伯帝国治下的伊朗成为唯一未被同化的国家

笔者百度的图片,上面最大的一块和旁边一大圈都属于呼罗珊

呼罗珊,位于伊朗东北与中亚接壤地区,面积约有两个四川大小。波斯语中,呼罗珊是日出之地的意思,本来是用来代指整个伊朗东部包括中国印度在内的所有地区。随着时间的推移,呼罗珊的范围逐渐缩小,最后演变为指伊朗的东部地区。古代有呼罗珊四郡的说法(赫拉特、马雷、 尼沙布尔、巴尔赫),其中马雷在中国史书中最早,西汉时就有记载”小安西“城。

▲介绍完了,现在来说说为什么呼罗珊成了伊朗人民族复兴的根基。

刚刚我们提到,伊朗被两个荒漠分成了东西两部分,其中西部环境相对较好,波斯人都愿意住,相比之下东部条件就比较艰苦了,但也不是不能住人。条件艰苦民风通常就比较彪悍,呼罗珊也是一直和西部的中央政府关系比较疏远,经常处于若即若离的关系,比较像我们中国的云南贵州一带。中央强了就归顺,中央一弱就造反。

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阿拉伯人入侵。西部因为离得近,首先就遭了殃,被阿拉伯人征服的早而彻底,在政治上控制的严,文化上同化的狠。但是东部,本来和萨珊帝国中央的关系就是若即若离,阿拉伯人来了照样若即若离。阿拉伯人征服此地废了很大功夫,王朝快灭亡了才搞定。当时阿拉伯征服者以尼沙普尔和木鹿等地为据点,对呼罗珊反复进攻拉锯战,直到8世纪中叶才征服了呼罗珊。为了管住这帮不听话的,阿拉伯帝国从统治一开始就实行旧伊朗式的制度,自治权也给足,等于自己埋了颗钉子。

以后伊朗人独立,靠的就是这块地方。


人的问题

光有条件不够。如果想独立,还得老百姓有那个愿望。巧了,阿拉伯人的统治不得人心。

征服者的优越感,让初来乍到的阿拉伯人在波斯趾高气昂。先进得多的波斯文明成为了自己的手下败将,更进一步增添了阿拉伯人的优越感,增加了他们对被征服、被统治的异族人、异教徒波斯人的歧视。波斯人政治上低人一等、经济上负担沉重,只能依附可恶的阿拉伯人,成为奴隶或“随从”来谋生。更要命的是,波斯人不仅不能与阿拉伯人通婚,甚至不能和阿拉伯人同席就餐,法律上也是偏袒阿拉伯人。即使皈依宣扬”穆民皆兄弟“的伊斯兰教,这种不平等地位也根本没有改变。

波斯人不可能长期忍受这样的压迫,一旦时机到来,必定独立。


地理和人心永远是最重要的两点。当然了,还有一些不算重要的原因,试列举如下。

  • 人种语系特点

波斯人是雅利安人的后裔,波斯国名的本义就是“雅利安”,与属于闪族的阿拉伯人从族源上就完全不同,而波斯语与阿拉伯语甚至连同一语系都谈不上。虽然阿拉伯人有尝试在伊朗推广阿拉伯语,但广大底层波斯百姓根本不会听阿拉伯政府的话,顶着压力一代代传承波斯语。反倒是阿拉伯语,被波斯语逐渐渗透,阿拉伯人的日常交流中越来越多的出现波斯词汇,到后来阿拉伯人都彻底承认了自己的失败。

  • 民族

伊朗高原的主体民族占据了绝大多数,难以被动摇。伊朗高原上虽然有其他民族,但基本都分布在高原的四周边缘,且人口相比伊朗族占绝对的劣势,所以伊朗虽然民族众多,但整体格局非常稳定。

  • 宗教

表面上伊朗人都改信了伊斯兰教,不过波斯人接受的伊斯兰教信仰和大多数阿拉伯人都不一样。他们选择了在阿拉伯穆斯林信仰中占据弱势地位,同时也被主流的逊尼派压迫的什叶派,将其作为一种与阿拉伯人划清界限的思想武器,于民间普及。同时他们也在将伊斯兰教波斯化,借用琐罗亚斯德教中正统观念、先知隐遁与复活日审判等概念,充实了什叶派的思想,并最终在萨法维王朝时期建立起了以什叶派为国教的宗教体系,奠定了波斯的什叶派宗主地位,避免了被阿拉伯人从思想上同化的危险

▲先进程度差异

阿拉伯是沙漠游牧民族,本来就低高原农耕的波斯人一头。阿拉伯吞并伊朗以后,有文化的伊朗人逐渐进入帝国高层,开始挤占阿拉伯人的空间。

这个过程在倭马亚时期还不算很严重。但我们知道阿拉伯帝国有倭马亚(前)、阿拔斯(后)两个时期,波斯贵族在阿拔斯推翻倭马亚的过程中可谓战功赫赫,自然而然的凭借功绩上位。于是,波斯人大量进入阿拉伯帝国的统治系统。这个时期的阿拔斯王朝甚至可以说是阿拉伯贵族与伊朗贵族“共天下”。波斯人居于高位,更能够把波斯文化灌输到阿拉伯世界当中。帝国的政治体制、经济制度、思想文化乃至日常生活,无不受波斯人影响。

波斯人也借此机会,在伊朗地区的地方各级政府中逐渐取得支配地位,开始逐步实现自己的复国计划。


到了阿拉伯帝国统治后期,统治权威大大衰弱。曾经备受信任的波斯贵族们抓住这个契机,纷纷打响了“反阿复波”的旗号。一位位“中亚总督”造反自立,萨法尔王朝、萨曼王朝、布维希王朝,它们传承着波斯文化,助力着波斯文化的复兴。军事上被征服的波斯人,以坚固的民族-语言-文化保持了自己的特性。像元清的中国一样,这是文明高地的幸运,即使一时之间因为腐朽懒散的生活方式而被更凶悍的民族征服,但仍有很大的回转余地。

伊朗人就是伊朗人,永远不会成为阿拉伯人。


全文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