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圣人 / 摄影 / 拍什么,怎么拍,拍成什么——宋举浦的“...

分享

   

拍什么,怎么拍,拍成什么——宋举浦的“红白蓝黑”摄影启示

2020-03-21  平凡圣人

拍什么,怎么拍,拍成什么

——宋举浦的“红白蓝黑”摄影启示 

对话/宋举浦、曾星明

摄影/宋举浦

编者按:

宋举浦从1970年入伍担任报道员起从事业余摄影,照相机伴随他度过了近 50 年的摄影生涯。作为一位 非职业摄影人,宋举浦却做了一些职业摄影人都没能做到的事。比如,他的摄影作品为“中国丹霞”成功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立下了汗马功劳;他用照片为“中国丹霞”“中国古盐”“中国海疆”和“中国火山地貌” 立传,创造了迄今为止这些领域全面的影像文献;他的摄影创作,助力了鲜为人知美景的发现;他的摄影成果,为青少年科普提供了栩栩如生的图像文本......为此,他得过国际摄影艺术联合会黑白双年奖个人金牌,也荣获了中国摄影行业最高奖——中国摄影金像奖。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一起走进宋举浦的摄影世界,一探究竟。

1
曾星明(以下简称曾):宋先生好,你最早接触摄影是什么时候?

宋举浦(以下简称宋):我是1966年小学毕业后开始摸照相机的,那时和同学们一起琢磨的是怎么能把一卷135胶卷拍出37、38张。因为我会照相,入伍后被选进政治处报道组,背上了海鸥双镜头反光照相机。我用这台相机拍的照片办了所在部队首个宣传好人好事的摄影展览。电影放映前,用幻灯片播放方式让战友们的形象上了银幕。1974年,我提干后置办的第一件家当就是一台135相机。从那时起,照相机成了我的好伙伴。后来当了领导干部,我也舍不得放下

2
曾:你是怎么学的摄影?真正开始摄影创作是什么时候?

宋:我不是摄影科班出身,但是时时处处我都能碰到摄影老师,向他们学。20世纪70年代,我在师宣传科报道组工作时得到了曾获全军摄影一等奖的杨飞干事的指点。20世纪80年代,我在总部机关工作时,又受到当年曾拍摄过毛主席、朱总司令观看大比武的李子亮、崔伯颖的熏陶,学会使用当年用外汇购买的哈苏相机等器材。20 世纪90 年代起,在《中国旅游报》、《中国民航》杂志、《摄影之友》杂志等报刊发表了一些作品后,进一步激发了我的摄影兴趣。特别是后来得了中国艺术摄影大赛、“共和国从这里走来”等影赛的奖项,我的摄影作品登上了《人民画报》《解放军画报》《民族画报》《中国摄影报》《中国摄影》杂志、《大众摄影》杂志等刊物的封面或专题后,逐步有了一些成就感的我,就把摄影作为我业余生活中的唯一爱好了。

火红丹霞:西藏冈仁波齐。   宋举浦  摄
火红丹霞:新疆和田喀喇昆仑。   宋举浦  摄
3
曾:当时,你对摄影是怎么看的?摄影是光和影构筑的多彩世界,你为人所知的是以颜色来结构的几个大专题,红白蓝黑......红,是《中国丹霞》。你是怎么想到要去拍专题的?为什么选“丹霞”拍?

宋:我的摄影经历了两个阶段。起初是见到什么拍什么,别人拍什么我拍什么,什么好看拍什么,别人用过的技法我都想试一试,别人去过的地方我都要去拍一拍。这样经历了一段时间,虽然也得了一些奖项,出过几本摄影集,但总觉得没有什么创新和提高。于是,我开始了摄影的 第二个阶段——专题摄影。拍专题,能更好更完整地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一个偶然的机会,使我选择了“丹霞地貌”这个题材。那是全国第一个五一“黄金周”,为去参加黄金周后在广州举行的会议,我早走了两天,去了趟韶关的丹霞山,一下子就被丹霞地貌的灿烂色彩和雄伟岩体吸引了。然后,看书、查资料、请教专家,我了解到丹霞地貌在中国分布很广泛,而且丹霞地貌很特殊,它是中国人发现、命名并作系统研究的一种地貌。我想,这个题材值得好好拍。从那以后,我就把业余时间主要放在了中国丹霞地貌的拍摄上。

4
曾:2008 年1 月,浙江摄影出版社独具慧眼,出版了你的《中国丹霞》画册。你的这本画册对丹霞地貌的研究,为中国丹霞地貌走向世界起到了作用。著名自然地理学家,中山大学地理科学与规划学院教授黄进称赞你是“中国丹霞地貌摄影第一人”,你也获得了“丹霞宋”的美称。2010年,第34届世界遗产大会把“中国丹霞” 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你和你的《中国丹霞》画册,功不可没。能说说相关情况吗?

宋:黄进教授是中国丹霞地貌研究的泰斗,德高望重。为拍好丹霞,我有幸结识了黄老,黄老引领我走上了丹霞的“扫盲之旅”,给了我很多学术方面的指导,我们也成了忘年交。在国家级风景名胜区中,丹霞地貌占了五分之一,这是中国的财富,也是整个人类的财富。“中国丹霞” 项目申遗,是中国把全面展示丹霞地貌形成演化过程的6个丹霞地貌风景区“捆绑”申报世界自然遗产,这6个丹霞地貌风景区是福建泰宁、湖南崀山、广东丹霞山、江西龙虎山(包括龟峰)、浙江江郎山和贵州赤水。2009年5月,为“中国丹霞”申遗作准备,“首届丹霞地貌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广东韶关举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地貌学家协会、国际地质科学联合会等国外专家前来参加。我因为多年拍摄丹霞地貌,出版了第一本丹霞地貌画册,被特邀与会。我在会上就丹霞地貌的拍摄作了主题发言,并向会议赠送了我的画册,一图胜千言,一册览全国,把丹霞地貌在中国分布的广泛性、多样性展现得淋漓尽致。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在关键时候助力了中国丹霞申遗。 

火红丹霞:内蒙古乌拉特后旗川吉。   宋举浦  摄
火红丹霞:云南元谋浪巴铺。   宋举浦  摄
5
曾:这彰显了摄影的作用、摄影的力量。你的《中国丹霞》,对摄影人会有启发。拍什么?去哪儿拍?困扰着大家。不少摄影人辛勤奔忙,东拍一张西拍一张,执着拍了多年,到头来却几乎一无所获。这是拍什么的方向性错误造成的。起点决定了终点。选什么题材,拍什么的问题解决了,去哪儿拍就不是问题了。同时,你把丹霞这个题材拍全拍深拍透了,就是个集大成者。要找“中国丹霞”的片子用,大家自然而然地就会想到要找“丹霞宋”。成为一个品牌,了不起。

宋:除了这本 2008 年版的《中国丹霞》,2019年,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出版了“全景巡礼 大美中国” 丛书,《火红丹霞》作为其中的一本,较《中国丹霞》增加了近百分之四十的新景观。近十年来, 我基本上每年都要重拍或新拍数十处丹霞地貌, 并为《中国丹霞地貌目录》增添若干处新发现的丹霞地貌。 

6
曾:真是拍无止境。你在不断地拍,还在通过拍而发现各地新的丹霞地貌,为丹霞地貌的研究、推广等做着很有意义的事。由此可见,丹霞这个题材厚重、广博。拍什么?你选了个好方向、好题材。《中国丹霞》也为你获得了中国摄影金像奖,评委会给出的获奖理由是:“宋举浦的《中国丹霞》,较好地呈现了地理摄影的努力方向,适当地表现出了一种并不过分的审美情趣,这是对过去单纯审美式风景观看的一种进步,让单纯的唯美摄影添加了科学考察的因素,赋予了风光摄影更多的思考空间。”从中,能看到你在“怎么拍”“拍成什么”方面的思考和实践。你能就此谈谈你的摄影创作心得吗?比如,如何对单纯审美式风光摄影的突破?

宋:我拍别的照片,尤其是拍风光照片,注重光影,讲究形式,好看、审美是第一位的。而拍丹霞,目的是通过我的照片,让人们看到丹霞是什么样子,进而能认识丹霞。因此,我尽可能地把它拍实、拍真、拍清晰,把岩石的质感和肌理等拍出来,力求把它拍成丹霞地貌的影像文献。当然,我也会尽量讲究光影、形式,就像孔子说的“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我追求“文质彬彬,然后君子”的结果。其实,怎么拍?用什么方法表现?拍成什么?获得怎样的结果?这和你拍摄这组片子要做什么用的目的相关。

吉林长白山天池。   宋举浦  摄

新疆楼兰古城。   宋举浦  摄

甘肃武威天梯山石窟。   宋举浦  摄

7
曾:是这样。你拍丹霞的方式,与20世纪“新客观主义摄影”方式是一致的,回到了摄影的本源。艺术比的是想法、头脑,2006年,你的《五台山龙泉寺汉白玉牌坊》荣获第28届国际摄影艺术联合会黑白双年奖个人金牌。这张照片是以“手刷感光银盐乳剂原底印相”而成的,有特色,你当时怎么会想到用这一古老制作工艺?

宋:吃别人嚼过的馍没味道,走别人走过的路没新意。不少摄影人非得找到人家拍片子的角度,人家拍片子的机位去拍,殊不知人家都把好片子拍走了,你再去只是重复别人的劳动,拍得再好也注定没有突破。我拍这张《五台山龙泉寺汉白玉牌坊》用的是24英寸的木质老相机,老相机、老建筑,如果能用老工艺来呈现那不就锦上添花了么?!于是,我就采用当时刚学会的100多年前摄影术发明时的“手刷感光银盐乳剂原底印相”工艺进行了后期制作,使这幅作品蕴 含了东西方文化的双重元素。2019年,我用24英寸大画幅相机拍摄的采用同样工艺制作的“水乡周庄”摄影专题,作为中意文化交流年的重要项目—— “水乡遇见水城”的展览,分别在意大利威尼斯和中国北京恭王府举办。

北京圆明园(8×10大画幅针孔相机拍摄,原底印相)。   宋举浦  摄

五台山龙泉寺汉白玉牌坊(手刷感光银盐乳剂原底印相工艺制作)。

宋举浦 摄

8
曾:你是位艺术家。发端于20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后现代主义,开启了艺术的通俗化、全民化之旅。在全民摄影的时代,大家都能拍照片,雷同、千人一面的现象也出现了。这时候,原创,就是个重要的标准,对于很容易复制的摄影尤为重要。一幅作品,在此之前没有这样的,这就是原创作品。拍什么、怎么拍、拍成什么,如果达不到“原创”,就迈不进艺术的门槛。

宋:是的,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形成自己的拍摄风格。拍摄丹霞的时候,我就在琢磨,风光片子如果只是传递美感,太单薄了,如果这些片子还能传递知识,那就有力了。所以我在拍摄丹霞地貌的时候,尽可能地拍出丹霞地貌与地质的关系、丹霞地貌与历史的关系、丹霞地貌与宗教的关系、丹霞地貌与民族的关系,使读者不仅了解丹霞地貌是地质之精粹,同时也是历史之印记、宗教之圣地、民族之沃土。这样,作品就有温度和厚度了。 

9
曾:是的,拍出关联,拍出关系。拍什么、 怎么拍、拍成什么,你深谙其道。然后你又拍了 “白”—— “中国古盐”,你怎么想到去拍这个专题?

宋:2007年,我在海南岛代职期间,一次到海南洋浦,朋友带我参观了一处古盐田。看到那 片一望无际、错落有致、镶嵌在海岸边的砚式晒 盐台,我的相机快门就停不下来了。为拍好这个 专题,我查资料,拜师求艺,得到了中国盐业协会董志华、林家骅两位理事长的教诲,他们告诉我:“盐,看似普通,实则珍贵,某种意义上胜过黄金;盐,看似简单,实则复杂,它涉及海洋学、化学 等各学科。盐是生命的保证,盐是生活的必需;盐是化工之母,百业之本。”盐这么重要,盐田(盐 湖、盐池、盐井)又这么壮观,我还没发现有人 系统地拍过,因此,我觉得拍盐是一个摄影富矿,于是,它自然就成了我的第二个摄影主题。

洁白盐田:海南洋浦古盐田。   宋举浦  摄
洁白盐田:青海察尔汗盐湖。   宋举浦  摄
10
曾:这个专题你拍了多少年?积累了多少张照片?大约拍了多少个盐田?

宋:这个专题我已经拍了13年,积累了近五万张照片,一共拍了37处产盐的地方。有盐田、盐湖、盐池、盐井;有沿海的,有边疆的;有平原的,有山区的;有草原的,有戈壁的;有古代的遗址,有现代的盐厂。凡是中国产盐的省、市、区,我都拍了至少一处;最多的内蒙古和新疆,我分别拍了三处和四处。我拍了山西运城解池——从古老盐池“捞”出来的盐;拍了四川自贡——从地壳深处“抽”出来的盐;拍了西藏芒康——从澜 沧江畔“背”出来的盐;拍了海南洋浦——从石 槽上“晒”出来的盐;拍了新疆温宿——从盐山 上“淋”下来的盐;拍了重庆竹溪——从长江三 峡“涌”出来的盐;拍了云南黑井——用“鸡窝灶” 煮出来的盐;拍了河北南堡——用“海上雁翎队”运出来的盐;拍了浙江临安——用竹子“烤”出 来的盐;拍了青海察尔汗——用“军舰”采出来 的盐;拍了内蒙古乌珠穆沁——来自“母亲湖” 的盐......古人说,见识见识,识,是读万卷书;见,是行万里路。拍这个专题,就像拍丹霞一样, 确实长见识。

11
曾:你把中国有代表性的盐田都拍了,又成了集大成者。在“丹霞宋”之外,你又多了一个称号, 大家都叫你“盐田宋”。这些片子用的怎么样?

宋:拍盐拍得多了,约稿的就找上门了。除了一些媒体采用,2011年,浙江古籍出版社就出版了我的《中国古盐》(中文简体版)一书, 用注释性的文字来配我的照片。这本书一推出,广受好评,很快又出了中文繁体版、英文版、法文版,在国外发行。同时,这本书的出版、传播,对有着独特而古老制盐工艺、绝佳视觉体验的青海察尔汗盐湖、西藏芒康盐井、海南洋浦古盐田等的旅游起到了促进作用。2019年,我又在充实了近一半篇幅后,用《洁白盐田》的书名编进了“全景巡礼 大美中国”丛书,由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洁白盐田:西藏芒康晒盐棚。   宋举浦  摄
洁白盐田:浙江象山花岙盐场。   宋举浦  摄
12
曾:其实不只是这本书,因我和阿尔山市做过旅游项目合作,还知道你的《阿尔山四季》画册, 对当时还鲜为人知的内蒙古兴安盟边陲小城—— 阿尔山的旅游推广就起到过很大的作用,阿尔山市很感谢你,授予你“阿尔山市荣誉市民”。在感谢、敬佩的同时还真是有点羡慕你。我做摄影媒体20多年了,结识了不少摄影朋友。我看到的是大部分摄影人辛辛苦苦拍了一辈子,拍了那么多片子,不是搁在箱子里就是存在电脑中,几乎没什么用,能拍以致用的很少。看来,解决好“拍什么、怎么拍、拍成什么”这一问题确实重要。能说说你的“蓝”摄影专题吗?

宋:记录、描绘祖国的蓝色海疆的想法也是我在2007年在南海代职的时候萌发的。美丽的蓝色海疆、动人的历史故事、无声的海防遗存,激发了我的拍摄欲望。从那时起,我便开始了“蓝”专题的拍摄积累。北起辽东半岛,南到北仑河口,我把139处明、清抗击外来侵略者的卫(所)城遗址、炮台、堡垒、烽燧等摄入了镜头,以《蔚蓝海疆》一书,编进了“全景巡礼 大美中国“丛书。

西藏班公措鸟岛。   宋举浦  摄

贵州梵净山。   宋举浦  摄

西藏南迦巴瓦峰。   宋举浦  摄

13
曾:这又是多么丰富多么宝贵的一笔影像财富。你的“黑”这一摄影专题又是什么样的?

宋:“黑”表现的是中国的火山地貌。这是我看了《中国国家地理》的一篇关于“中国的柱子” 一文后得到的启发。那一张张火山熔岩柱状节理照片透出来的质感和美感,促使我把拍摄火山地貌作为新的拍摄主题。于是,我在拍摄丹霞、盐田、海疆的同时,一边整理过去拍摄的火山资料照片,一边请教中国的火山地貌专家,开始了探索火山知识领域的跋涉。我拍到了179处火山地质遗存点,几乎涵盖了中国绝大多数火山地质遗迹,以《晶黑奇石》作为“全景巡礼 大美中国“丛书“红白蓝黑”系列中的“黑”出版面世。

晶黑奇 石-山东昌乐 火山柱状节理。  宋举浦  摄
14
曾:这么丰富,这么全面,确实了不起。看来要找中国的火山地貌、火山遗迹的照片,还是非你莫属。前面谈到过,2019年10月,作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献礼之作,浙江少年儿童出版社以“全景巡礼 大美中国”丛书出版了你的《火红丹霞》《洁白盐田》《蔚蓝海疆》 《晶黑奇石》4本图书,能再具体说说这4本书的相关情况吗?

宋:我的这4本书共使用了出自506处拍摄地的1300多幅照片和我撰写的近30万字的文字。它凝聚了我整个摄影生涯,尤其是退休后近十年的心血,是我这位有着50年军龄和摄龄的老朋友,在祖国70华诞送给小朋友的礼物。

写给孩子们的书,拍给孩子们看的照片,除了要有科学性、知识性、趣味性之外,我觉得还应该有思想性,要使他们从中获取“正能量”, 受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教育和启迪。比如我在《火红丹霞》一书中的“江西瑞金”和“陕西照金”丹霞地貌章节中,分别向小读者们介绍了20世纪30年代在中国南方、北方分别创立的两个革命根据地。在《洁白盐田》一书的“陕西定边盐池”和“江苏新滩盐场”的章节中,分别向小读者们介绍了这两个盐场当年给陕北革命根据地和苏中革命根据地军民作出的贡献,告诉同学们他们是那个艰苦年代根据地军民的“钱袋子”。在《蔚蓝海疆》中,我尽可能地把所有古代军民在万里海疆抗击外来侵扰的英雄人物、历史故事写进书中,比如大连金州的“曲氏井”、福建连江的“泥橇战”、浙江舟山的“三总兵”......让孩子们知道现在的烟台市、青岛市、日照市、厦门市就是明代的抗倭堡垒奇山所、浮山所、石臼所、中左所,金门岛就是浯州所......让孩子们了解戚继光、郑成功、江继芸、唐一岑、陈化成等历史名将。在《晶黑奇石》一书中,讲述了绥东八路军抗日小分队把察哈尔火山口当作“藏兵坑”、琼崖游击队在海南岛西海岸火山熔岩上策应渡海登陆大军等故事,赋予了这套丛书德育教育的功能。

《火红丹霞》

15
曾:《左传》有言:“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谢谢你为孩子们做了一件这么有意义的事。功夫在诗外, 由此,也给了大家另一个启示:一个摄影家同时也要是个学问家。你要拍好你的专题,就要研究、熟知你要拍摄的对象。听说你还在继续你的“色彩系列专题”,能说说你的计划吗?

宋:“全景巡礼 大美中国”丛书主要是从地理文化角度来记录中国、描绘中国、赞美中国的。下一步,我想在非遗、国粹方面收集、整理、补拍“红 白绿黑青”新的摄影专题。“红”就是中国的漆器,“白”就是“四大发明”之一的古法造纸,“绿” 就是茶马古道、万里茶道,“黑”就是“四大发明” 之一的活字印刷(包含雕版印刷),“青”就是中国的陶瓷。这对我来说又是新的挑战。我要从头学起,从头拍起,从头写起,争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80周年时作为新的礼物送给孩子们。我现在进入了摄影的黄金季节,不像退休前只能在8小时以外,利用双休日和假期的时间抽空搞点创作。现在有了时间,身体还硬朗,只要只争朝夕、锲而不舍,我想还是能够实现这一创作计划的。

我在摄影创作实践中,不过多地去追求技术层面的东西,而侧重在战略战术层面“出奇制胜”。我一是“拍无”,就是拍别人不曾去拍的东西,拍人们还比较生疏的领域和事物,在摄影领域“捡 漏”;二是“拍新”,把更多的新事物、新领域、新知识、新影像呈现给读者;三是“拍全”,尽可能比别人拍得更全面些,更系统些,串珠成链,在完整性上超越别人。 

人是要有一点儿作为的。年轻人要考虑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在8小时之外应该做些什么有意义的事。老同志应该思考要给后代留下点什么,给社会做点什么。我把拍照写书作为我的业余爱好和人生追求,几乎用了我在职时所有的假期和退休后的主要时光,花了我几乎全部的工资和退休金来实现这个目标。

所以,我能够在手术出院后的第二天就穿着纸尿裤到苏北去拍摄盐场,拍摄英雄王继才生前守卫的开山岛;能够做到连续40小时乘坐火车、汽车去补拍辽东半岛的6处抗敌遗址;能够在盛夏时节冒着暴风雪去拍摄海拔5000多米的“丹崖雪堡”;能够顶着风浪乘坐小渔船登上东海之中的火山柱状节理小岛;能够在寒冬腊月到渤海之滨拍摄冰、雪、盐构成的白色世界;能够5进广州拍摄珠江口在鸦片战争中构筑的20余处炮台......

 蔚蓝海疆:福建连江长门炮台遗址。   宋举浦  摄
蔚蓝海疆-广东汕头崎碌炮台遗址。   宋举浦  摄
16
曾:极是。人是要有一点儿作为的,人是要有一点儿精神的。与你对话,我时时会感动、感慨。人的时间都是一样的,你怎么能做这么多有意义的事呢。天道酬勤,天道也酬智慧。限于篇幅,没法展开,但窥一斑而见全豹,你的摄影实践,你的摄影成果,对解决好困扰不少摄影人的“拍 什么、怎么拍、拍成什么”问题能助一臂之力。最后,请你用一句话讲讲你的摄影感悟,以作结尾,谢谢。

宋:记得2007年“八一”前,我从代职地海南岛回到北京参加首届将军摄影展开幕式,邵华主席和李前光书记问我:“在海军代职还拍吗?” 我说:“拍!作为一个摄影师,拍照是硬道理!” 十多年后的今天,我还要在“拍照是硬道理”后面加上一句:“思想是软实力,正确的思想是摄影师的魂!” 

作者简介

宋举浦,1953年出生,祖籍山东文登。曾任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八、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中国摄影家协会第七、八届理事,中国摄影著作权协会第一届副主席,解放军摄影学会第一届副会长,中国风景名胜区协会摄影专业委员会第一届主任。《五台山龙泉寺汉白玉牌坊》获中国第十一届国际摄影展览金奖(2005年)、 第28届国际摄影艺术联合会(FIAP)黑白双年奖个人金牌(2006年)。2007年,荣获中国摄影行业最高奖— 中国摄影金像奖。2011年,“祖国颂— 宋举浦360°风光摄影作品展”在北京举办。2018年,“水乡周庄— 宋举浦大画幅摄影作品展” 分别在意大利威尼斯和中国北京举办。2011年10月至2012年9月,《宋举浦全景摄影作品— 江山多娇》在北京天安门广场电子大屏幕上滚动播放。出版《佛教圣地五台山》《北岳恒山》《阿尔山四季》《中国丹霞》《中国古盐》(中文简体版、中文繁体版、英文版、法文版)《360°看中国》《辽河源》《火红丹霞》《洁白盐田》《蔚蓝海疆》《晶黑奇石》等图书。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请注意甄别内容中的联系方式、诱导购买等信息,谨防诈骗。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一键举报。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