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沉俾斯麦 / 巡航导弹 / 希特勒的“嗡嗡炸弹”

0 0

   

希特勒的“嗡嗡炸弹”

2020-03-24  不沉俾斯麦

  译者注:本文原文发表在2020年3月刊的美国《空军》杂志(AIR FORCE Magazine)上,原作者是《空军》杂志的特约编辑约翰·科雷尔(John T. Correll)。科雷尔曾担任过多年的《空军》杂志主编,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德国的V-1“复仇”武器的优先目标就是伦敦。


一枚突破了伦敦防空系统的V-1导弹。1944年,纳粹德国向英国和比利时发动的“复仇武器袭击”的第一阶段仅持续了3个月,随后盟军攻占了德军位于欧陆的发射场。不过,此后英国等国还会受到更多“复仇武器”的袭击

  1944年6月13日日出之前,位于英国肯特郡的皇家观测团发现了几架“小飞机”,其发动机噪音巨大,后面还拖着明亮的尾焰。不一会儿,其中一架“小飞机”坠毁在了伦敦东部的地面上,在贝斯纳尔格林区(Bethnal Green)引发了巨大的爆炸。

  在这场爆炸中,共有6人死亡,266人变得无家可归。在巨大的炸弹坑中,人们发现了这架“小飞机”的残骸。报纸上的报道将这次损失归咎于德国空军的“偷袭者”,但英国官方却知道得更多。

  纳粹德国对他们用这种新式武器发动的袭击进行了大肆夸耀,受此压力,英国内政大臣透露,英国遭到了“无人驾驶飞机”(也被称为“机器人飞机”)的轰炸。

  伦敦贝斯纳尔格林区遭受的这次袭击是德国用V-1飞行炸弹发动的首次攻击,这款飞行炸弹被德国人称为“1号复仇武器”(德语:Vergeltungswaffen 1),英国人则称其为“小飞虫”(doodlebug)或“嗡嗡炸弹”(buzz bomb),这是因为其脉冲喷气式发动机会发出独特的“嗡嗡”声。

  人们最初将V-1飞行炸弹想象为是一款“技术上的奇迹”,不过事实并不是这样;相反,“技术上的奇迹”这一描述更适合用来称呼V-2(2号复仇武器),这是一种稍后问世的弹道导弹。V-2导弹在技术上是先进的,而V-1飞行炸弹则主要由金属薄板制成,价格低廉,并且可以快速组装。它就像是一架插着粗短机翼的小型飞机,由一台简易的喷气式发动机推动,使用辛烷值为80的汽油作为燃料。


飞行中的V-1导弹

  由于其射程只有有限的148英里(约238千米),因此“嗡嗡炸弹”必须在法国紧挨着英吉利海峡的一侧靠前部署。在那里,V-1飞行炸弹从指向伦敦的倾斜发射导轨上发射,这就决定了它们的飞行方向。

  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德国人用V-1飞行炸弹发动了8000多次袭击,所有这些袭击几乎全都是冲着伦敦去的,共造成5500人丧生,1.6万人受伤,还有100多万人被疏散。

  英国人在用防空火炮、拦截战斗机和屏障气球打击V-1飞行炸弹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成功。德国人用V-1飞行炸弹袭击英国的第一阶段于1944年9月结束,因为在欧洲作战的盟军占领了发射场。

  不过,通过使用He 111轰炸机在空中发射V-1飞行炸弹,对英国的此类袭击还是继续持续了一段时间,但主要打击目标已转移到比利时,重点是安特卫普港。战争后期问世的一种改进型陆基V-1导弹可以打到英国,但只有大约十几枚飞到了那么远。

表1. 1944年6月至1945年3月间V-1导弹的发射情况

  德国人总共制造了大约3万枚各种型号的V-1导弹。在1944年6月至1945年3月间,纳粹德国共向英格兰和比利时境内的目标发射了将近2.5万枚V-1导弹(译者注:原文数据如此,但从上表中可知发射总数为22483枚),其中只有7000枚成功地打到了英格兰境内的某处地方,只有不到4000枚落在了大伦敦地区。

复仇武器

  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德国人一直在研究飞行炸弹和火箭。德国人的研究工作集中在佩内明德,这里有一系列庞大的实验室和测试设施,是一片位于波罗的海沿岸波兰边境附近的偏远地区。佩内明德的技术总监是韦纳·冯·布劳恩,他是V-2导弹项目背后的推动者。

  1942年,由于元首阿道夫·希特勒表示出了兴趣,因此相关研究工作迅速发展起来。面对英国人对德国城市的轰炸,希特勒希望能够用新式武器对英国进行反击。“复仇武器”具有散播恐慌的潜力,这一点很对希特勒的心思。


生产V-1导弹的地下工厂

  A-4火箭(后来改名为V-2)是德国陆军军械部门下属的一个项目。德国空军不愿意将轰炸任务拱手让给陆军,因此他们提出了自己的项目,即FZG-76无人驾驶炸弹,后来发展成了V-1导弹。

  V-2导弹在1942年6月进行了飞行测试,V-1导弹的首次飞行测试则是在1942年12月进行的。德国人原定于在1943年12月发起“北极熊行动”(Operation Eisbar),即联合使用V-1和 V-2导弹毁灭伦敦。

  希特勒听不进针对其他目标使用“复仇武器”的建议,例如袭击英国南部的港口,那里是盟军在“D日”发动登陆的舰队集结的地方。尽管希特勒也希望“复仇”武器能有助于扭转战争进程,但他一直沉迷于对伦敦的报复。

  在德国人的计划中,伦敦是“42号目标”,而泰晤士河上的塔桥则是特定的瞄准点。事实证明,没有一枚V-1导弹撞上过泰晤士河上的塔桥。

十字弓行动

  早在1939年,英国情报人员就已经知道了佩内明德实验场的位置,但他们并不知道全部的研究目的。1943年5月,一位技艺高超的皇家空军照片判读员确定,航拍照片上的弯曲阴影是高架滑轨,而滑轨上的“T”形黑点是一架没有驾驶舱的飞机。

  这是英国人第一次看到并认出了V-1导弹。当年7月份开展的侦察活动在V-1试验台附近的运输拖车上发现了V-2导弹的原型样弹。


德军士兵正将V-1导弹安装到发射架上,准备发射

  英国人消灭“复仇武器”的尝试是“十字弓行动”(Operation Crossbow)。1943年8月,数百架英国皇家空军的轰炸机摧毁了佩内明德基地,但基本的研究工作已经完成,德国人将生产工作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于是,“十字弓行动”便把目标转向了位于法国沿海地区的“滑雪场”——之所以这么称呼,是因为V-1导弹的发射滑轨看起来像是滑雪跳台。在1943年8月至1944年8月间,盟军有14%的重型轰炸机出动架次和15%的中型轰炸机任务被分配给了隶属于“十字弓行动”的目标。

  有关德国“秘密武器”的零星报道逐渐被发掘成了新闻。1944年2月,英国首相温斯顿·丘吉尔承认,法国境内存在火箭或无人驾驶的飞机(也可能两者都有)。一个经常重复犯下的错误假设是,这些武器是无线电遥控的。

  盟军轰炸机成功地摧毁了大部分“滑雪场”,共计约100套发射滑轨,另外还摧毁了约2400枚处在生产和交付环节中的V-1导弹。德国人用改进后的、结构更简单的发射阵地取代了“滑雪场”。新的发射阵地除了发射装置本身外,几乎没有附属结构,也没有建筑物。改进后的发射阵地每8天就可以建成一座,而且更容易伪装和隐藏。直到几个月后,盟军才确定了第一处发射阵地的位置。


佩内明德基地的V-1发射场

  “十字弓行动”并没有阻止V-1项目的推进,但确实减慢了其速度。希特勒没能在1943年12月达成其目标,即发起“北极熊行动”。直到1944年6月,盟军于“D日”登陆诺曼底一个星期之后,希特勒才准备就绪。

  如果德军将V-1导弹投入使用的话,对诺曼底登陆的影响不会太大,因为这些飞行炸弹的精度是如此地差,以至于它们完全有可能在盟军士兵上岸时落到德国守军头上。

飞行炸弹

  V-1导弹的弹翼没有副翼或其他控制翼面,导弹被放置在倾斜的发射滑轨上,并直接向伦敦发射。先由活塞式弹射器将导弹送上天,然后脉冲喷气式发动机启动。“嗡嗡炸弹”的巡航速度为400英里/小时(约644千米/小时,相当于180米/秒),这意味着它们在5分钟之内即可飞越英吉利海峡。

  “嗡嗡炸弹”的声音远在10英里(约16千米)之外就可以听到,有人称其“类似于一辆福特T型车上坡时的声音”。这种声音是由脉冲喷气式发动机燃烧室前的单向活门打开和关闭而产生的,这种喷气式发动机的单向活门每秒可进行50个“打开-关闭”循环,或者说发出50次“脉冲”。

  V-1导弹通过计算弹鼻部一台螺旋桨的转数来测量距离,当螺旋桨转数超过了预定的次数后,发动机中的点火装置停止工作,导弹的鼻部向下倾斜,向地面目标发起大角度的俯冲。


V-1导弹的结构示意图

  理论上,当V-1导弹位于目标上方时,发动机的点火装置就会停止工作。实际上,V-1导弹的实际飞行路线与预期的飞行路线有很大的差异。在1944年6月13日的第一次攻击中,德军共发射了4枚“嗡嗡炸弹”,有1枚甚至落在了伦敦郊外,其他3枚导弹落点距离伦敦的距离也都超过了22英里(约35.4千米)。

  伦敦及周边地区的居民迅速了解到,当“嗡嗡炸弹”发出的噪音消失时,他们有大约12秒钟的时间寻找掩护,直到导弹撞击地面并爆炸为止。

  V-1导弹绝对称不上是多么有威力:它的战斗部重1830磅(约830千克),还不到飞机挂载的两枚通用炸弹的重量。但是,袭击的随机性造成了很大的恐慌:没有人知道下一枚“嗡嗡炸弹”会在何时何地落下。

遭受袭击

  在贝斯纳尔格林区遇袭之后,对伦敦的V-1导弹袭击持续了七个星期。丘吉尔在1944年7月表示:“每天都会飞来100至150枚飞行炸弹,每枚重约一吨。”至于伤亡人数则是“每枚炸弹几乎只炸死炸伤一个人”。

  V-1导弹造成的破坏是很广泛的。历史学家里克·阿特金森(Rick Atkinson)表示:“城市公交车上很快就连一块玻璃都没有了。”“数以万计的房屋被炸平。”

  V-1导弹袭击的高峰发生在8月3日,这一天,德军发射了316枚导弹,其中约220枚打到了伦敦,其中一枚“嗡嗡炸弹”差点命中白金汉宫——这枚导弹撞到了地上一棵高大的白蜡树,在撞击地面之前就爆炸了,震碎了王宫里的许多窗户。

  德国人只有一种方法来获取关于“嗡嗡炸弹”落弹地点的情报,即从英国人那里对不同来源的情报进行梳理,英国人则使用双面间谍发回虚假的报告。被欺骗的德国人重新进行了瞄准,结果是“嗡嗡炸弹”更有可能落在人口较少的地方。“这种诡计的秘密当然必须严加保守——这不仅是为了愚弄德国人,而且还要使伦敦东南郊区和乡下的人们蒙在鼓里,因为他们的生命正受到威胁,这样才会使伦敦市中心更安全”,奈杰尔·布隆德尔(Nigel Blundell)在《每日快报》中这样回忆道。


伦敦上诺伍德区(Upper Norwood)遭受V-1导弹袭击后,消防员和民防员工正在大堆瓦砾的空袭中寻找幸存者。尽管从军事角度来说,V-1和V-2武器在很大程度上是无效的,但它们毫无疑问是现代巡航导弹和弹道导弹的前身

  V-1导弹的发射数量在8月中旬有所下降,因为德军从法国北部的发射场撤退了,他们这样做是为了避免被推进中的盟军登陆部队俘虏。从法国发射的最后一枚“嗡嗡炸弹”是在9月7日升空的。

  在1944年6月至9月间,德军发射的V-1导弹总数为8617枚,其中1000多枚V-1导弹在起飞时坠毁,近半数被英国防空力量击落,许多落在了距离目标很远的地方,只有四分之一命中了伦敦的某处地方。之后,德军开始将发射场转移到德国东部,以打击西欧大陆上的目标。

  英国政府于1944年9月7日宣布:“除了最后的零星攻击之外,‘伦敦之战’已宣告结束。”不过,不到24小时,第一批V-2导弹就落在了伦敦城里。在接下来的6个月中,V-2导弹一直断断续续地飞来,尽管它们的数量不像V-1导弹那样多。

防御带

  盟军放弃了针对V-1发射阵地的“十字弓行动”,因为这种武器的袭击从来就没有多么有效。起作用的是四层主动防御带:海上的战斗机带,沿海的防空火炮带,内陆的战斗机带,以及最接近伦敦的阻拦气球带。


英国伦敦的四层主动防御带示意图(海上战斗机带、沿海防空火炮带、内陆战斗机带和最接近伦敦的阻拦气球带),以及在纳粹占领下的法国和比利时的V-1导弹发射阵地

  在英国皇家空军的拦截机中,最好的是新式霍克“暴风Ⅴ”战斗机,该机在低空可以快速机动,但数量有限。在1944年6月至8月间,“暴风”战斗机的飞行员共击落了638枚飞行炸弹。此外,“蚊”式、“喷火ⅩⅣ”和“野马”等其他战斗机在拦截V-1导弹时也很有效。

表2. V-1“嗡嗡炸弹”与盟军装备序列中若干种机型的速度对比

  一门20毫米口径航炮的炮弹可以在“嗡嗡炸弹”的钢制蒙皮上打一个窟窿,但飞行员们不敢靠得太近,因为当V-1导弹在空中爆炸时,它的金属碎片会向各个方向飞出。一些飞行员发现,他们可以将自己的机翼伸到V-1弹翼的下方,然后用翼尖把“嗡嗡炸弹”挑得倾斜而使其失控。共有3枚V-1导弹是用这种方法摧毁的。

  盟军飞行员用翼尖“挑翻”V-1导弹的方法是:飞行员先操纵着飞机将一个翼尖伸到V-1导弹弹翼的下方,然后向远离V-1导弹的方向滚转,于是飞行员伸过去的机翼将抬起,使V-1导弹失控。


从1944年6月到1945年3月,德国向英国和比利时发射了超过2.4万枚V-1飞行炸弹(译者注:原文数据如此,与前面的叙述和表格均不符)。有数以千计的V-1导弹在起飞后坠毁,多达一半的V-1导弹被击落。在极少数情况下,盟军飞行员选择用翼尖将飞行炸弹“挑翻”,让后者脱离原先的航线,而不是冒险向其射击,因为这样会飞入导弹爆炸产生的碎片中。这一战术至少被成功地使用了三次。上图中右下方黑白照片里展示的是一架使用这一战术的“喷火”式战斗机,但执行这一任务的速度最快的英国防空战斗机是霍克“暴风”

  天气好的时候,拦截战斗机的拦截效果比防空火炮更好,因此德军将主要精力集中到了天气恶劣的日子里,因为恶劣的天气使战斗机无法升空拦截。不过,随着来自美国的安装有近炸引信炮弹的到来,防空火炮的拦截效果有了显著改善。

  阻拦气球也拦截了少数V-1导弹中的漏网之鱼,约占拦截的V-1导弹总数的8%。作为对策,某些V-1导弹在其弹翼前缘安装了可切割气球系留绳索的利刃。

  “到8月底时,只有不超过七分之一的飞行炸弹能落到伦敦地区了”,丘吉尔这样说道。

更多的V-1

  随着战争的进行,德国人又研发了几种V-1导弹的改进型。1944年7月9日,一架亨克尔He 111轰炸机接近到了距离英格兰60英里(约96千米)的空域,并发射了一枚“嗡嗡炸弹”,这枚炸弹当时挂载在飞机左翼下发动机舱的内侧。


德军采用轰炸机空射的手段发射V-1导弹,但这种方式会使导弹的精度和发射成功率急剧下降

  在1944年7月至1945年1月之间,德军向英国发射了约1600枚空射型V-1导弹,这些V-1导弹几乎全都瞄准了伦敦,不过它们的准头甚至比地面发射的还差。1944年9月份,从He 111轰炸机上发射的V-1导弹中,有一半偏离伦敦达24英里(约38.6千米)之远。

  10月,V-1导弹的威胁转移到了比利时,尤其是安特卫普的主要港口。从那时起,直到1945年3月,德军共向比利时发射了11988枚V-1导弹,比向英格兰发射的要多。这些V-1导弹的准确性依然很差:只有211枚“嗡嗡炸弹”落入了安特卫普城内。

  与此同时,德军也用V-2导弹对比利时进行了袭击。最悲惨的一天是12月16日,这一天,一枚V-2导弹命中了安特卫普的一所电影院,共造成567人死亡。

  同一时期,德国人还在努力研发一种V-1的远程型号,该型号可以从荷兰的发射场瞄准英国,该型号就是F-1改进型,其燃料箱的容积更大,战斗部更小,导致它的射程更远了,不过牺牲了弹头的爆炸威力。德军只在1945年3月向英格兰发射了275枚这种改进后的V-1导弹,其中只有13枚打到了伦敦。

  最后研发的V-1改进型是一款有人驾驶型号,旨在攻击高价值目标,据说飞行员可以在最后一刻跳伞逃生。在德国空军于1945年取消整个计划之前,这种有人驾驶型号进行了若干次试飞。显然,这是个糟糕的主意。


操作班组正准备在欧洲的不明地点发射V-1导弹。在战争期间,大约有10500枚V-1导弹轰炸了英国。它们可作为“恐怖武器”使用,但几乎没产生什么战役性的影响

  大约有10500枚V-1导弹轰炸了英国,其中,约2000枚在起飞时或起飞后不久坠毁。防空力量击落的导弹数量占总数的52.8%。有些导弹突破了拦截,但对战争结果没有造成真正的影响。

V-1导弹的“兄弟”——V-2导弹

  V-2火箭比V-1飞行炸弹大得多,它是弹道导弹,而不是无人驾驶的飞行炸弹。V-2导弹是从名为“梅勒拖车”(Meillerwagen)的运输-起竖-发射一体化机动式发射架上发射的。

  尽管在技术上更先进,但V-2导弹战斗部的爆炸当量并未超过V-1导弹。由于数量较少(德军总共向英国、比利时和其他国家发射了3170枚),因此V-2导弹造成的损失是较为有限的。

  在瞄准伦敦和安特卫普的V-2导弹中,有略超过三分之一的导弹击中了城市。由于V-2导弹通常无法在其飞行过程中被拦截,因此它没有像V-1导弹那样让对方投入防空战斗机和高射炮进行应对。唯一的一次例外是,一队B-24轰炸机在执行完任务返回英国的途中,一枚V-2导弹碰巧赶上了这支机群并从当中穿过,一名机枪手朝导弹开火了,并将其摧毁。


美军轰炸机在空中拍到的正以4马赫的速度冲向目标的V-2导弹

  根据历史学家史蒂文·萨洛加(Steven Zaloga)的说法,“V-2导弹的研发和制造成本是惊人的,根据战后美国的一项研究估计,约为20亿美元,或许与同盟国原子弹计划的支出相同。”“然而,在整个为期7个月的V-2导弹袭城战中,其在所有的目标城市中投下的高爆炸药的总量还比不上英国皇家空军对德国发动的任何一次大规模空袭的投弹量。”

V-2导弹的“遗产”

  “这两种武器(V-1和V-2)的平均误差超过9.3英里(约15千米)”,丘吉尔这样说道,“即使德国人每天发射120枚这类武器,而且我们没有击落其中的任何一枚,其效果也不会超过每周在每平方英里内投下两到三枚1吨重的炸弹。”

  德国人为V系列武器付出了大量的机会成本。历史学家理查德·奥维里(Richard Overy)表示:“根据美国的轰炸调查,用于生产它们(V系列武器)的资源原本可以多生产2.4万架飞机。”

  美国人从1944年起向莱特(Wright)机场运去了V-1导弹的零件,并制造了自己的“嗡嗡炸弹”——JB-2“雷暴”(Thunderbug),但随着战争的结束,该项目也逐渐式微。


美军的B-17轰炸机进行投放JB-2巡航导弹的测试

  《纽约时报》的汉森·鲍德温(Hanson Baldwin)是最早了解V系列武器的“遗产”的人之一。他在1944年8月写道:“飞行炸弹不会赢得这场战争。而且,除非它的‘兄弟’,即德国人正准备用来袭击伦敦的巨型火箭表现出令人意想不到的巨大潜力,否则火箭也不会赢得这场战争。但是,它们都是未来的武器,这两者都已经并将继续对军事行动产生重大影响。”

  弹道导弹和航天运载系统大显身手的时刻不久就来到了。在佩内明德负责研究工作的冯·布劳恩继续担任美国航空航天局位于阿拉巴马州亨茨维尔(Huntsville)的马歇尔太空飞行中心的负责人,而V-1显然是今天巡航导弹的先驱——巡航导弹已在现代军事行动中得到了广泛的使用。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