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时斜阳 / 历史的脸谱 / 元稹——温柔乡,英雄冢,人不风流枉少年

0 0

   

元稹——温柔乡,英雄冢,人不风流枉少年

原创
2020-03-25  旧时斜阳

    在大唐有这个一个男人,论才华他比不上李白、杜甫,但要说颜值,他绝对是榜上有名,还是很靠前的那种。

    那种帅据说空前绝后的,就连见多识广,才华横溢的女诗人都没能抵挡住,乖乖地拜倒在他的颜值下,做了一回颜值奴。

    除了女诗人,还有一个貌比王嫱,才比卓文君的女子也为他痴迷。

    甚至他做了渣男,女孩依旧惦记如初。

    就连大诗人白居易不顾世人翻白眼,公然表示如果自己是个女人,一定要嫁给他之类的话。

    他很渣,但从没否认他的才华。

    已经被用到了烂大街的那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就是出自他的手笔。

    他一生与白居易世称“元白”的双子星座之一,创“元和体”新诗风,打破了多项诗坛记录,即便是千年过了,依旧散发着迷人的光芒。(元和以后,诗章学浅切于白居易,学淫靡于元稹

    他这一生得到了很多,失去的也很多。

    但他从不否认他喜欢温柔乡。

    即便是那是英雄冢,他也一头扎进去了,再也没走出来。

    他就是元稹。

    一个来自今属河南洛阳的读书人。

    元家算起来是豪门大户,认祖归宗的话应该是北魏宗室鲜卑族拓跋部后裔,父母是什翼犍之十四世孙。

    放在北魏,那是妥妥的高富帅。

    稍微包装一下,就是下一个姑苏慕容。

    好在,元家没这个意思,什么王侯将相到头来还不是飞入寻常百姓家。

    身份再高贵也抵不过柴米油盐酱醋茶。

    活着才是最实在,也是最有用的理想。

    这个最简单也是最务实的道理,母亲郑氏最先明白。

    代宗大历十四年(779年)二月,元稹八岁那年父亲元宽因病去世,出生书香门第郑氏开始担负了元稹的家教工作。

    天资聪颖的元稹不负母亲厚望,小小年纪就因才学名动乡里。

    15岁那年,参加了人生的第一场考试,毕竟是第一次参加考试,年纪也不大,考试经验上并不丰富,一番犹豫后,他选择了投考的为相对容易的明经科。

    过人的才学,一路畅通无阻。

    当年就实现两经擢第,成为大唐最年轻的国家预备干部。

    及第之初的元稹因为没有门路,一直无官,闲居于京城。

    在这种闲散的日子里,他也没有停止学习,他虽然年轻,但心里明白,学习永远不会过时。

    一个人的才华再好,不学习也终究有枯竭的时候。

    为此,他系统的学习了陈子昂《感遇》诗及杜甫诗数百首,诗词水准立即提高了几个档次。

    这一学就是6年。

    6年后,21岁的元稹名声响彻整个京城,却始终未能步入仕途。

    日日混吃等死的日子始终不是他喜欢的,为此他去了蒲州谋取职务养家糊口。(今山西临猗县临晋镇)。

    在这里,他不但谋取了一个小官职,还见到了一个远方的表妹。

    18岁的年纪,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孔,一个让人见了就忍不住喜欢的女孩。

    年轻气盛的元稹一见就再也忘不掉。

    他总觉得这个妹妹似乎哪里见到过。

    这种初恋的感觉让他不顾一切的追了过去。

    但出乎意料之外的是这个表妹对他似乎并不热情,远远没有京城那些小迷妹的那种从眼里流露出来的疯狂。

    他想不通,自己人长得帅还有才,正儿八经的国家干部,还是个诗人,怎么就不能获得表妹的喜欢呢?

    为此,他苦思冥想了好几个晚上。

    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想明白了一切。

    这个美得一塌糊涂的表妹是一个重才华多过相貌的女该。

    再帅,没有内涵,终究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看明白了这一点,他笑了。

    才,他有的是。

    就这一天,他开始漏才了。

    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

    肉麻而又自然的情诗他一首一首的写,崔小姐那经得起这么撩啊。

    很快就沦陷了。

    二人频频幽会,莺莺“朝隐而出,暮隐而入,同安于曩所谓西厢者,几一月矣”

    温柔乡的确温柔。

    但再温柔,也抵不过现实,没有功名的罗曼蒂克消亡史终究会走向消亡。

    一个男人,一个担负家族荣耀的男人很清楚,再好的爱情也抵不过现实的一碗茶,一个香喷喷的馒头。

    他爱温柔乡,但他更需要千秋功业。

    他永远记得母亲传授他学业时的辛苦与期望,他忘不了八岁那年父亲临终时拉着他的手说:“孩子,元家从此靠你了!你要争气。”

    越是回忆,内心就越是渴望。

    越是渴望,越觉得功名的可贵。

    终于,在一个漆黑的夜晚,他拉过崔莺莺的小手拍了拍,艰难的说道:“莺莺呀,人得有梦想,但是光有梦想没有功名的爱情是不能长久的,我们得为将来打算?”

    “元哥哥,你打算怎么办?”崔莺莺依偎在元稹的怀里,轻声细语的问。

    “大丈夫当奋斗为科举。”元稹一脸豪迈的说道。

    看着元稹豪气纵横的脸,一脸崇拜点了点头道:“人家等你回来。”

    “我一定会回来的!”元稹有些感动的将崔莺莺拥在了怀里。

    第二天天亮,元稹再次赴京应试。

    临行前,他拉着一脸泪痕的崔莺莺说用最坚定地语气说道:“等我回来!”

    “我知道!”

    吻别了崔莺莺,元稹上路了。

    这是一次全国考试,千万才华男儿过独木桥。

    元稹有才不假,但还没有达到逢考必过的地步。

    这一年,他落榜了。

    巨大的失败,让他有些郁闷,正准备收拾行装返回蒲州重新再来。

    君子考试,十年不晚。

    此时的他无比的想念蒲州的温柔乡,那个温柔可人的人儿一定倚靠着大门

    仰望着他回去的小路。

    莺莺我回来了。

    “请问你是元稹么?”一个儒雅的老者这时走了进来,浑身散发的气度,

    让元稹生出这人不简单的感觉。

    他小心翼翼地点了点头道:“我是元稹。”

    老者哦了声,道:“总算找到你了!”

    “敢问老丈,你找我有什么事?”一脸雾水的元稹问。

    “这样的,我需要一个帮着看文章的人,我看你的文章很不错!”老者客气的说,顺便掏出了自己的名片递了过来。

    名片上白纸黑字写着——新任京兆尹韦夏卿。

    “你可愿意?”老者问道。

    “愿意!”元稹想都没想一口答应。

    “那明天就来上班吧?”老者很满意元稹的态度说完了各种要求就走了。

    得老者的认可,元稹得以经常出入韦家,在这里他认识了一个小自己4岁的女孩,她的名字叫韦丛。

    这是一个温婉的女子,看似柔弱,个性却十分的坚强。

    两人头一次见面,没有心跳让人冲动的感觉,但各自内心的平和,却让彼此心生些许好感。

    此后,他们经常见面,聊人生、说理想。

    渐渐的他们有些离不开彼此。

    准确的说,他们恋爱了。

    起先,元稹也觉得这样不好,脑子里还时时想起了崔莺莺,可渐渐的就不想了。

    爱情来得快,去得也快。

    眼前的温柔乡就是眼前人,况且眼前人不光温柔,还自带平台。

    不久,他结婚了。(选婿得今御史河南元稹。祺时始以选校书秘书省中。)

    这种夹杂着政治因素的婚姻,他以为婚后一定需要遭受白眼与嘲讽。

    但他发现,他想多了。

    韦丛是个很温柔的女子,且心甘情愿与其过苦日子。

    韦丛对他,真爱无疑!

    老天爷对我还真不错。

    婚姻的幸福美满,工作上也迎来了起色。

    得老丈人帮助,元稹可以无心无忧的读书准备科考。

    过人的才学加上精心准备,元年(806年)四月,元稹和白居易同登才识兼茂明于体用科,元白同及第,登第者十八人,元稹为第一名,授左拾遗。

    不久,他的才学引起了宪宗的注意,被提拔为监察御史。

    一切都按照预定的轨迹在缓慢进行。

    他有时候也会想,如果当初我娶的是崔莺莺,会有今天么,也许有,也许

    ……

    此时他三十一岁,正是男人最好的年华。

    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停下自己的脚步,年轻人就该往前走。

    既然才学能给我带来更大的名声,更好的职位,那就往前再走两步,钱我没有,才华有的是。

    就在他继续想让事业再上一层楼时,厄运却悄悄找上了他。

    先是他大胆劾奏不法官吏,平反许多冤案,得罪了朝中旧官僚阶层及藩镇集团的利益,他被外遣--分务东台。

    如果说这只是一种打压,只要心脏够大,还能承受。

    那么接下来的打击差点摧毁了他。

    陪伴了他7年的韦丛因病去世,年仅27岁。

    韦丛之死,对他的打击很大,使他常常夜不能寐。由于难遣伤痛,他写下了有名的悼亡诗--《遣悲怀三首》。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

    这四句浓缩了他一生对妻子的爱恋,看完没人不流泪的。

    大学问家陈寅恪就说:“微之之尚未富贵,贫贱夫妻,关系纯洁,因能措意遣词,悉为真实之故。夫唯真实,遂造诣独绝欤。”

    这是他人生最出名的诗,也因为这首诗,他渣男的名头才一点一点的被世人洗白。

    只可惜,温柔这东西,他总也忘不了。

    妻子去世不久,他去了四川。

    在这里,他认识了一个叫薛涛的女子——一个出道即巅峰的女诗人。

    一个满脸写着沧桑的男人终究是迷人的。

    见多识广的薛涛本以为能躲过,可一番交往下来,立即沉迷了下去。

    她见到的第一天,就生出相见恨晚的感觉。

    此后,她放下了自己的高傲,为他磨墨捧砚,看他写诗作画。

    温柔的心,需要温柔来感动。

    他心动了。

    那天,他拿出了自己最强有力的武器——写诗。

    《寄赠薛涛》——

    锦江滑腻峨嵋秀,幻出文君与薛涛。

    言语巧偷鹦鹉舌,文章分得凤凰毛。

    纷纷词客多停笔,个个公侯欲梦刀。

    别后相思隔烟水,菖蒲花发五云高。

    我不会说话,这诗你应该看得明白,在我心中,你就是最好的,作我女朋友吧,我会对你负责的。

    我答应你!薛涛一脸迷恋的点头。

    在哪个风气最开放的时代,他们没有申请一切合法手续,就住在了一起。

    白天参加各种文学沙龙,晚上红袖添香。

    日子过得比蜜蜂还甜。

    这是元稹人生最难得快活的日子,没有生活的压力,没有俗物的忙碌,一切都薛涛操持。

    他只需要用心办公就好。

    这样无忧无虑的日子并不长,仅一年的光景。

    他参劾为富不仁的东川节度使严砺,由此得罪权贵,被调离四川任职洛阳。从此两人劳燕分飞,关山永隔。

    刚开始的爱情,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尝,就此画上了句号。

    对此,薛涛十分无奈。

    尽管她百般不舍,但他还是走了。可这里美好的回忆已经深深印在他的骨髓里,使得想忘,也难以忘怀。

    终于有一天,他忍不住写了一份信发了过去。

    很快就收到了回信,原来薛涛对他的思念一样的刻骨铭心。她朝思暮想,满怀的幽怨与渴盼,汇聚在心头。

    一天,她喝了点酒,大哭了一场后,提笔写了一首诗。

    《春望词》。

    花开不同赏,花落不同悲。

    欲问相思处,花开花落时。

    揽草结同心,将以遗知音。

    春愁正断绝,春鸟复哀吟。

    风花日将老,佳期犹渺渺。

    不结同心人,空结同心草。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写完,她久久没有离去,她知道自己一辈子的情感已经宣泄完了,这辈子再不会在另一个男人身上得到这种刻骨铭心的爱情。

    她虽有不甘,但没后悔。

    爱情爱了就爱了,用不着苦苦纠缠。

    沉吟了许久,她做了一个决定。

    在一个有阳光的早上,她脱下红色的长裙,换上一身灰色的道袍。

    从炽烈走向了淡然,浣花溪旁仍然车马喧嚣,人来人往,她心再无波澜。

    这一切,元稹知道,却始终没有阻止。

    难舍弃温柔乡的他,在这之后,又认识了一个叫刘采春的女艺人。

    为此,他说她"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媚多。"

    这是一个善于唱歌,且婉柔的女子。

    那份甜甜的笑容如早上的朝阳一样,很快温柔了他寂寞的心。

    他开始为她写诗。

    《赠刘采春》

    新妆巧样画双蛾,谩里常州透额罗。

    正面偷匀光滑笏,缓行轻踏破纹波。

    言辞雅措风流足,举止低回秀媚多。

    更有恼人肠断处,选词能唱望夫歌。

    这首诗很快就火爆娱乐圈,刘采春直接从二线女星成为一线当红女艺人,

    出场费从一场500两涨到1000两。

    两人一个温柔,一个多情。

    一个有才,一个有歌。

    一个帅气,一个漂亮。最佳的组合。

    和所有组合一样,他们经过了先恋爱,后矛盾,最后分道扬镳的下场。

    一辈子很短,与爱情又很长。

    元稹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分离后又一次一次的寻找。

    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他望着渐渐远去的身影,喃喃道:“温柔乡,英雄冢,人不风流枉少年……

    生活需要温柔啊。

    说了这么多元稹的坏话,还是要公平的说两句,尽管在爱情上,元稹算不上一个合格的丈夫、男朋友。

    但他绝对算是一个合格的官员,他直言勇谏,敢于同恶势力做斗争,一生四次被贬,差不多都是为了老百姓仗义执言惹下的祸端。

    对此,他没有后悔。

    他的诗,虽不及白居易那么有深度和广度,但在民生疾苦上,他还是留下了浓厚的一笔。

    他对待感情是真诚的,每一段感情都是认真的。

    否则,世上也没有才华横溢元稹,而是一个叫元稹的渣男了。

    公元(831年)七月二十二日,元稹暴病,一日后便在镇署去世,时年五十三。

    回望他的一生,也许就13个字最合适——温柔乡,英雄冢,人不风流枉少年

    下辈子,还能继续享受温柔么?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