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兴鹏 / 待分类 / 末代波密王(长篇连载)第四章 庄园暴行

0 0

   

末代波密王(长篇连载)第四章 庄园暴行

原创
2020-03-25  马兴鹏

末代波密王(长篇连载)

 庄园暴行

1

顺着素有"千山之祖,万水之源"之称的青藏高原向东南方向进发,经过工布地区,登上原始森林覆盖的色季拉山,伫立于山口极目远眺,绿如海,翠如滴的风景线告诉人们即将进入被称为"西藏江南"的波密地界了。

波密,古称"博窝",藏文意思为祖先。喜马拉雅山、念青唐古拉山以及横断山的余脉尽汇于此。虽说是余脉,但这里的山却并不低。在雅鲁藏布及其支流尼洋河、帕隆藏布、易贡藏布等众多河流的冲切之下,高峡深谷广布于此。历史上的波密曾长期脱离西藏地方政权的管理,成为藏东南高度自治的一个独立王国——波密王朝(藏史又称嘎朗巴王朝)。同时,由于波密处在“万里雅江此咽喉,林(林芝)昌(昌都)分疆第一县”的特殊位置,成为历代兵家的必争之地。

在路上,措姆就作出决定,去波密投靠一个人,这个人就是波密王的侍卫长__索南达杰。读者会奇怪,象虱子和措姆这样身份低下的农奴,为什么会认识堂堂波密王的侍卫长呢?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__

有一年冬天,虱子跟随罗布旺杰老爷去八宿经商,途经波密地界,和老爷坐在一片林子旁歇息时,忽然林子里传来一阵雪豹的吼叫声,紧接着,又传来一个人恐怖的呼救声和杂乱的搏斗声,很明显,林子里上演了一场人与豹的恶战。虱子和罗布旺杰老爷听了,急忙拿起猎枪,冲进林子。林子里,那头雪豹已将一个人压在爪子下面,那人已经血肉模糊,动弹不得。看到此情景,虱子和罗布旺杰急忙枪口对准那畜牲的头部一通猛扫。这一次出行,虱子和主人不但获得了一张珍贵的雪豹皮,还结识了雪豹爪下的人__波密王的侍卫长索南达杰。索南杰达不但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还是一个肝胆相照的朋友。自那次结识索南杰达以后,虱子和罗布旺杰老爷每次去波密,索南达杰总会尽地主之谊设宴接待,并给予很多照顾。这一切,虱子自然告诉了妻子措姆。

2

措姆母女俩一出罗布旺杰的庄园,就往波密方向疾跑。不知跑了多长时间,也不知摔了多少跤,汗水把衣服湿透了,两人实在感到迈不动步子了,只好疲颓地依着一棵树躺下,气喘吁吁地擦着汗,望着翻卷的飞云和云层中偶见闪耀的星星,听着野兽的吼叫声。

"阿妈啦,我好怕!"听到野兽的吼叫声,扎央不觉向母亲身边靠了靠。

"孩子别怕,有阿妈呢。"措姆爱怜地把扎央搂在怀里。

风吹着树叶哗哗啦啦响,母女俩悸冷地瑟缩着身子,瞧着自己和女儿可怜的模样,措姆不觉长叹一声:生活竟然这样无情,这样肆无忌惮地捉弄着人。昨天还是过得好好的,顷刻间就成了乞丐、流浪者,措姆凄楚地闭上眼。

冷,多冷啊!被汗水浸透的衣服铁块般冰凉,脚疼腿疼,浑身的筋骨都在疼!措姆睁开眼,直视着黑色的天空,眼角,大滴的泪珠滚石般下落,她凄惨沉重地喃喃着:"我们娘母俩为什么会遭此厄运呢,这是上天的惩罚吗?

母女俩歇了一会儿,又拼命地往波密方向逃去。

这当儿,一支5人组成的马队正从工布出发,向波密方向急驰而来。他们是来追捕措姆和扎央的。跑在最前面的自然是拉萨的拉鲁老爷,他是这支马队的带头人。奇怪的是虱子的好朋友,曾经给措姆母女俩通风报信的索朗也在队伍中间,这是怎么回事?

3

索朗返回不久,拉鲁老爷就进入了罗布旺杰的房间。女主人卓玛由于不喜欢拉鲁,就非常厌恶的走开了。

"你把一切都告诉她了?"看到女主人对他的态度,拉鲁心里明白了几分,但他还是来了个明知故问。

"是的,"罗布旺杰老爷冷冷地说,"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哦,"拉鲁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有些事就是这样的,谁也拿他没办法。"

"哼!"罗布旺杰老爷把头扭向一边,不再理他。

场面顿时冷了下来。两人都感觉到了尴尬。

"那么我走了,"拉鲁站了起来,"顺便问一句,小姑娘的房间在哪里?"

"在隔壁,"罗布旺杰老爷冷冷地答道。

当拉鲁老爷嬉笑着往扎央的房间里走去的时候,罗布旺杰老爷不由得感到一阵慌乱,心里产生了阵阵悔意。他不是同情扎央的命运,在那个年代,农奴主指定年轻漂亮的女农奴来给自己"陪夜",是一件十分平常的事情,没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他只是觉得这件事传出去后会影响家族的威望和祖宗的英名。作为这里的大头人,更作为松赞干布的子孙,他丢不起这个人。但是,一想到那沉重的债务,罗布旺杰又退缩了。他的夫人卓玛则在一旁唉声叹气,她为自己未能挽救扎央而倍感无奈和内疚。

拉鲁老爷出去不久,很快又回来了。他一脸的恼怒,甚至有点气急败坏。他冲到罗布旺杰老爷面前,指着他的鼻子破口大骂道:

"好呀,你敢耍老子!看我怎么收拾你!"拉鲁骂过之后,转身就往门口走去,"以后有你好瞧的,你等着吧,哼!"

"站住!"连日来,罗布旺杰忍气吞声,委曲求全,把尊严装在裤裆活人,但还是一次又一次的遭受欺负与侮辱,这次他终于忍无可忍了。他""地一下从腰间拔出藏刀,用力掷向拉鲁,藏刀擦着拉鲁的耳朵,""地一下扎在了半掩的木门上,由于用力过大,那木门在藏刀的推动下,忽地关上了。

拉鲁吃了一惊,"你,你要干什么?"拉鲁惊恐的嚷道。

"今天不把事情说清楚,就别想出这个门。"

"我要告你违约,看你怎么解释。"

"我怎么违约了?你把话说清楚?"

"小姑娘呢?"拉鲁越说越气愤,用手指着扎央房间的方向,冲着罗布旺杰吼道"她哪里去了?"

"她不在房间?"

"我正要问你呢?"

"啊?"

直到此时,罗布旺杰才明白是怎么回事。他三步并作两步冲进扎央的房间,哪里还有扎央的影子呀,房间里早已空空如也了。

"加巴搔!(藏语为"去吃屎吧""罗布旺杰狠狠地骂了一声,铁青着脸走出扎央的房间,对拉鲁老爷说:"她逃跑了,一定是有人告密了。不过,我会给你个交待的。"

罗布旺杰一边说,一边从房间的墙上取下一把牛角号,走出房门,呜呜地吹了起来,寂静的夜晚,牛角号的声音分外嘹亮,一下子传遍了庄园的每一个角落。人们顿时被惊醒,纷纷打起火把,向罗布旺杰老爷的住处赶来。他们知道庄园的规矩,不到非常时期这号角是不会吹的。

发生了什么不寻常的事情?人们纷纷猜测着。

此时,拉鲁也明白过来,他错怪了罗布旺杰。但他毕竟是个老奸巨猾且心肠毒辣的家伙,虽然心里稍存愧疚,但依然能够坦然以对,脸上没有丝毫表露出来。

4

号角声惊动了庄园里的农奴,也惊动了女主人卓玛。其实从拉鲁与罗布旺杰吵架一开始,女主人就被惊动了,只是她不便出来。她悄悄地躲在屋内,一个劲地向佛祖祷告,但愿不会出什么乱子。可是,令她没想到的是罗布旺杰竟然为了一个女奴,会惊动全庄园的人。可见,老爷实在是盛怒之极。拉鲁对他了什么?竟然把自己的丈夫逼到了这种地步!她想走过去好言安慰一下罗布旺杰,但转念一想,又打消了这个念头,只是憔虑地坐在那里静观其变。

庄园里的人很快地聚集起来了,一点人数,少了两个人__措姆和扎央。

"虱子!"罗布旺杰冲着人群喊道:"虱子在哪里?,给我滚出来!"

"老爷,我在这里。"虱子打着火把,战战兢兢的来到人群前面。

"你老婆哪里去了?"罗布旺杰怒视着他问道,这目光仿佛要把虱子吃了。

"老爷,我不知道"虱子答道。

"那你女儿扎央呢?"

"老爷,我不知道"虱子再次战战兢兢的答道。

"哦?"罗布旺杰疑惑地看了虱子一眼,然后把脸转向一旁的拉鲁。

"哈哈哈,真会表演呐!"拉鲁慢腾腾地走向罗布旺杰,"还是我来问吧。"说着他来到虱子面前。

"你真不知道?"

"老爷,我真不知道。"

""虱子的脸上重重地挨了一记耳光。周围的农奴开始骚动起来,但都是敢怒不敢言。

"真不知道?"

"真不知道。"

""虱子的脸上又挨了一记耳光。

"妈的,老子活了这么久,第一次见到这么刁钻的下人。"拉鲁一脚将虱子踹倒在地,"绑起来!"他吩咐旁边的农奴。

"慢着!"女主人卓玛出面了,"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他!他毕竟......"

"住口!"拉鲁立即打断她的话,"他现在是我的仆人,我爱怎么着就怎么着!"说着他从口袋里拿出虱子的卖身契冲着女主人卓玛扬了扬。

"这是在我家里,任何人不得放肆!"卓玛据理力争道。

"是吗?"拉鲁冷笑一声,转向罗布旺杰,"我们的账就这样完了吗?"

"....."罗布旺杰被呛得无言以对,只好无奈的摆摆手,吩咐道几个下人道:"绑吧,绑吧。"说完脚步蹒跚的向房间走去。

女主人卓玛快步跟上罗布旺杰:"你说,你说,这是什么为什么,你就这样任凭一个恶棍在咱们家里为所欲为吗?亏你还是松赞干布的子孙!......"卓玛大声质问丈夫道。

"要想不遭遇和农奴一样的命运,你就给我闭嘴!"罗布旺杰怒吼了一句,头也不回的进了房间。

虱子被绑在了一棵大树上。

"虱子,现在你还不想说吗?"

得到的是一阵倔强的沉默。拉鲁不怀好意的围着虱子转了一圈,用手捧起虱子的脸看了看,"既然你还是不愿意开口,那就怨不得我了......"

他蓦地夺过一个农奴手里的火把,猛地按在虱子的胸脯上。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一股皮肉烧焦的味道漫溢在夜色里。站在一旁的索朗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太惨不忍睹了!他睁开眼时,虱子已经昏厥过去,胸脯上留下了个可怕的带血的疤痕。

"阿爸啦,您不能这样!"人群中忽然闪出拉鲁的儿子拉巴,拉巴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直尊敬的爹爹会干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来。

"一边呆着去!"拉鲁斥责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别插嘴!"

"爹,这样会遭报应的,您千万不能这样!"拉巴跪在拉鲁的面前,替虱子求情道:"爹,你就放了他吧。"

拉鲁怒不可遏,想不到自己的儿子会在大庭广众之下会与自己做对,他一脚将拉巴踢翻在地。

"你再不走开,我就杀了你!"拉鲁面露凶光,一字顿的说道。

拉巴被爹爹恐怖的说话表情吓着了,惧怕地从地上爬起来,极不情愿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他痛苦到了极点。在他的心目中,爹爹一直是个慈祥和蔼可亲的人,他对子女百般呵护,对长辈无比尊敬,对亲朋十分随和。可如今……

"他一定是被魔鬼缠身了",这个虔诚善良的佛教徒,跪在地上,双目合十,暗暗祈祷,"佛祖啊,请饶恕阿爸的罪行吧!请拯救爹爹的灵魂吧!"

虱子被火把烫昏过去,看样子一半刻苏醒不过来。拉鲁急了。

"去拿水来,泼醒他!"拉鲁命令旁边的人,"我看他能装到什么时候。"

没有人动。

拉鲁狠狠地瞪了这些农奴们一眼,心想我迟早要让你们这些家伙知道老爷我的厉害。他自己提了一桶水泼在了虱子的脸上。虱子渐渐地苏醒过来。

一分钟不到,又是一声凄厉的惨叫,伴随着虱子痛苦的呻吟声。

"快说!否则我再来一次......"

"我知道措姆和扎央在哪里。"人群中忽然传来一个人的声音。

是索朗!

那个给虱子一家通风报信,被虱子视为挚友的索朗!(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