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岳雨石公丕刚 / 待分类 / 木偶

0 0

   

木偶

原创
2020-03-26  东岳雨石...

​傀儡 

作者:东岳雨石

       在古代有一种木偶戏,是人操控的道具戏,这种戏的表演者木偶,完全受人的指挥来演绎剧情。木偶就是玩具雕制品,没灵性的东西,它的名称叫傀儡戏。

        在现实的生活中,傀儡很多,并不是单纯指木偶道具,活生生的人也是傀儡。人成为傀儡无非三种情况下充当,一者是大势所迫,身不由已,只能听从别人的意图,自己只是一个摆设,例如日本在满洲立的溥仪;二者是以利图,别人以许利或以金钱收买了,充当代言或代办的角色;三者是以情面受托,专找的是二愣子这样的半傻半痴的蠢货来充当。

        凡是当傀儡的,都是按照幕后操纵者的意图办事。这傀儡,不只是人当,狗也可以当。有人就可以使唤狗去咬别人,和使唤人去攻击别人没啥两样,无非是一个是动牙;一个是动口舌,往往充当傀儡的愚货还不知道自己是被利用的像一条疯狗,一心地显能,把那愣傻劲发挥的淋漓尽致,蠢态十足。

        木偶可以是傀儡,因为它是静物,人就不同了,因为人是活的,如果没有脑子去充当了傀儡,尤其是那种被托的,出头得罪了人,还没有一丝好处的傀儡,更是惹人耻笑。

        傀儡终究是要结束表演的,戏唱完了,它也就被弃在冷角。此时的它,就像是萧色秋风后的一柄扇子;也更像推完磨的一头驴,是扇子还好,放一边得了;是头驴那可要糟了,别被宰了卖了肉就好。

       人很难说自己不去作傀儡,在不知不觉中就成了傀儡,当了傻子还豪言壮气地吹嘘自我,那愚相也实在可爱。

        使用傀儡的人,是看透了他这傻劲才利用这个先天脑残的劣物,他哪里觉察到利用他的人,正在为他掘坑。

        有人还就是喜欢、乐意去当这个傀儡,当条狗去撕咬人,他觉得是荣耀,比什么都光荣,比吃蜜甜。

        京剧的脸谱,是很有学问的艺术,在剧情中,什么样的角色,可以配画什么样的花脸,老票友不用看完戏,只要是人物一登台上场,通过脸谱就能知道这位是忠、奸、好、坏、善、恶,都在那花色上。这花脸可是剧情本色,木偶的剧情在操纵者,傀儡的行动就是花脸的表现。所以,傀儡本人并不知道自已的行为是丑的,只是一味地去完成剧情的授意。充当了小丑,还洋洋得意,一点警觉也无。事后还神气飞扬地描述当时的情景,向授意者请功,为的是:一者显示逞能;二者买脸邀赞。

        被大势所迫的傀儡,像汉献帝这样类型的人是值得同情可怜的;像以利图的傀儡,那是双赢的利益交换,无可厚非;以情面托为者,实在不值。

        利用人者,竟以此结恨入髓的大事,轻描淡写地授意别人去做,自己却躲开一边看热闹,如果是他尊重那位他所托的傻子的话,他会让他去为自己出头吗?我想,绝对不会的!只因为他在内心里没有看重那个傻子,所以才让他来出头,为自已作箭又当盾。

        傀儡的角色,也得看是否是合乎道德而为之,若是有利于社会大义;或者扶弱抑强,是可以义不容辞的;若是助纣为虐的;或者是以强凌弱的行为,那可要三思而后行了。

        在人生的旅途中,一定要好好识别人的本性,鉴别他是否拿自己当人待呢?还是作狗使唤?人心叵测,套路隐深,切莫着了道,坠入穀中,到时两面不落好,后悔莫及。

公丕刚/文

2020.3.25.22:10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