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旅游文学 / 待分类 / 美食丨苜蓿儿

0 0

   

美食丨苜蓿儿

原创
2020-03-26  中国旅游...


那年来苏州时,看到市场上的金花菜(也称草头、秧草)以为是北方的苜蓿,外观相似,但囗感不尽相同。      

疫情期间,宅居家中,窗外的玉兰树花期正浓,春暖花开,一切向好。不知怎么心里泛出想尝尝北方苜蓿的感觉。网上一查,还真有此菜,订三斤。苜蓿菜是订好了,可怎么做才好吃又一下没了主意。

对它的食用方式仅停留在小时候那次冒险式采摘。故乡的靶场山脚下种有很大一片苜蓿,因苜蓿是养牛场的饲料,所以每到初春可采食的时节会有人看管。有一年初春同小伙伴们去釆摘时被撵着如逃命般的躲藏。回来洗净就放在晚餐的面片汤里,鲜嫩中有一股淡淡的草香味。

为了那鲜嫩的草香味,还在老同学群里向北方的同学请教如何食用此菜。其实,也是抛砖引玉,看看几十年过去了,是否还有对此菜未知的食用方法。同学们七嘴八舌,热心的告诉我有几种吃法;有拌面粉清蒸的、有焯水凉拌的、有剁碎拌合玉米粉做成菜团子的、也有像青菜一样炒食或直接落在汤里的。了解到,金花菜也称南苜蓿,同属豆科植物。但金花菜开黄色小花,北方苜蓿开紫色花朵,金花菜长不盈尺,而北方苜蓿可长到过膝,两者是不是同种的疑惑一直未解。

等待多日的苜蓿终于到了。


对于美食,常自诩无师自通的我,小学五年级时就常翻看满是生字的菜谱,那本厚厚的菜谱书不知从何而来。常照着文字的描述来依葫芦画瓢在家里实践,只是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日常可用的食材很少,每天大家的食谱都很单调,一日三餐就是馒头,稀饭,面片汤。邻居看我小小年级能有模有样的给家里的餐桌上加个炒菜,也会给予赞许的点评。当时,还曾对书中使用食材和佐料的“少许“俩字的字眼,一直耿耿不得其解,长大后才知道,"少许"是一种在实践中得来的经验,是对实际操作中需使用多少量的把控。总结下来,我们不就是在充满对事物的好奇和虚心地学习中一路走来。


这不,开箱验货,虽有点失望。因昨天看到建国同学发来北方野地里采摘的苜蓿照片,那才是记忆中的苜蓿。而眼前这一堆嫩绿的乱草,虽有着似曾相识的外貌,却少了西北植物历经凛冽顽强生长的梗直,少了北方植物那种在高温差强日照下生长的韵味。那是一种青绿中带着一抹淡淡的紫红,彰显着一种顽强的生命力。而眼前的却是嫩绿而柔弱,一看便知是出生优渥的大棚植物,温室中的弱苗。不讲究了,取适量洗静,疾火热锅旺油。还专为它开瓶酱香型白酒,我照南苜蓿一一金花菜的做法一试。

外观几无差别。口感,没有金花菜有嚼劲,但那种醇厚爽脆中透着西北土地春暖花开的草香味,已悠悠地浸入记忆的深处…… 

在本公众号发布的作品,同时会在腾讯内容开放平台【企鹅号】、【360图书馆】、【头条号】、【百家号】等主流平台网页版同步刊出。敬请作者前往关注并收阅!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