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兴鹏 / 待分类 / 末代波密王(长篇连载)第五章 前路茫茫

0 0

   

末代波密王(长篇连载)第五章 前路茫茫

原创
2020-03-26  马兴鹏

末代波密王(长篇连载)

 前路茫茫

1 

听到有人回答,拉鲁不觉大喜过望,拿眼在人群中搜寻应声的人。

"刚才谁在说话?"

"是我。"

"在哪里?"拉鲁在人群中搜寻着。

"在这里。"索朗挤出人群,来到拉鲁面前。

"你怎么知道她们的去处?"拉鲁问道。

"刚才我来这里时,看到两个人影向拉萨的方向逃去了,我想可能是虱子的老婆和女儿。"

"你说她们朝拉萨的方向跑了?"

"是拉萨的方向,我亲眼见到的。"

"你敢肯定?"

"敢肯定。"

"你是虱子的什么人,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我不是他什么人,我只是不愿看到他在这里受罪。"

"哦,原来是这样。那么给措姆和扎央通风报信的就是你了?"

"老爷我没有。"

"没有?你愿意跟我一起去抓她们吗?"

"......"

"不愿意,是吧?那好,我让你尝尝虱子尝过的味道。"拉鲁拿着火把朝索朗走去。

"老爷我愿意,我愿意。"看到拉鲁这个恶棍又要拿整虱子的方法来对付自己,索朗只好违心地回答。

就这样拉鲁带着索朗等四人从庄园出发了。一出庄园,拉鲁便命令众农奴掉转马头朝波密的方向进发。

"老爷,她们朝拉萨的方向跑了,怎么往波密走呢?"索朗拦住拉鲁的马头。

"哼!"拉鲁扬起马鞭朝索朗头上抽过去,"想给老爷玩花招,你他妈还嫩了点"

索朗不觉暗暗叫苦,这个狡猾的狐狸!他只好和其他几个农奴随着拉鲁往波密的方向驰去。

2 

真是福不双降,祸不单行。措姆和扎央逃出家门不久,就碰上了下雪。青藏高原的天气,如同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当第二天中午,母女俩来到色季拉脚下时。一夜的大风雪,使曾经绿如海,翠如滴的风景线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虽然是中午,但太阳并不能给母女俩以温暖,山上,寒风凛冽,滴水成冰。措姆和扎央在没膝的厚雪中行走着,就像走在河水里,腿一拔出,水只漩一漩,马上就可以填平腿所留下的痕迹,什么也看不到了。鼻子和面颊冻得更厉害,嘴里的热气一爬上眉梢,立即变成了白霜,凛冽的寒风无情的灌进两人的衣服,需要用绳子、带子将衣服、裤子扎紧,才能勉强抗过寒风的袭击。

措姆和扎央不停的驱动双脚,艰难地走着,拐过一道挂满冰柱的断崖,越过色季拉山顶,两人感觉到轻飘飘的,她们以为是饿得招架不住了,忙取下随身携带的糌粑,疲惫的母女俩多么希望有一堆篝火,吃上一顿热饭,但在这冰天雪地里,哪里会有这些呀。

此时此刻,追捕措姆和扎央的队伍已来到了色季拉山脚下,正在向山顶疾驰。阳光中拉鲁马背上的刀枪闪着幽幽的寒光,杂乱的马蹄敲打着积雪的地面,惊动了附近村庄的狗,远远近近的狗吠声连成一片。

听到远处的狗叫声,措姆往身后望去,看到了五个骑马飞奔的人,她急忙拉着扎央藏在路下的一个石缝里。

索朗是个机灵的人,他在往山顶走的时候,就感觉到措姆和扎央不会走得太远,于是,他一边走着一边焦急的四下观看。快到山顶时,他隐隐约约看到了两个人影,于是他大声的吆喝着马,其实是给前面的人通风报信。

听着马蹄声和吆喝声,躲藏在路下的措姆和扎央凝目蹙眉,屏住呼吸,侧视着上面。母女俩衣服上泥水在下滴着,她们被这骤然飞来的祸事搞的狼狈不堪。幸好索朗透露了消息,否则这回儿不知成了什么样子!

马队很快的疾驰而过。措姆刚想探头看看路上,突然,又听到拉鲁的说话声:"下去看看,说不定就藏在下面。"

 "下面?下面藏个牛虻也能瞧得见。走吧,别在雪地上瞎折腾了!难道牦牛在山顶上拉屎牧人会看不见翘尾巴?"是索朗的声音。

马蹄声慢慢远去了。措姆看看周围没人,拉着扎央,跌跌撞撞,连滚带爬,沿着另一条去波密的羊肠小道摸索前进。

雪,纷纷扬扬的雪。

雪花中,远处是漫无边际的朦胧的白色的山野。(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