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风无意 / 女行天下 / 袁枚的妹妹们 为何都命运多舛

0 0

   

袁枚的妹妹们 为何都命运多舛

2020-03-27  轻风无意

袁枚有很多好妹妹,准确地说,是三个。一个人有三个妹妹不稀奇,三个妹妹都聪颖好学,才思不让谢令姜,就很难得。

更为难得的,是三个人“皆多坎坷,少福泽”,难道有才华的女性,就注定要倒霉吗?

袁枚的妹妹们 为何都命运多舛

“袁家三妹”中的第一位,是袁机,是袁枚的三妹。袁父是落魄文人,在衡阳令高清处做幕宾,家中全靠妻子章夫人操持,章夫人也是位贤德的女性,好诗文,又会一手好女红,把袁枚和袁机等人照顾得很好。

袁机去世很早,袁枚作祭文悼念她,其中依稀可见其人形貌举止。

好学,九岁就和袁枚一起读《诗经》,读书不辍,可以谈论经史子集,熟识诗文典故,袁枚的夫人不懂这些,所以能和这个妹妹探讨,感到心底宽慰。

袁枚的妹妹们 为何都命运多舛

善良,抓蟋蟀时比谁都积极,但经冬的蟋蟀死了,也是她去捧土埋葬。哥哥离开家去往广西,属她哭得最大声,担心哥哥此去不能顺利。受了再大的委屈,也口无恶声,只是做事。家人生病,她整夜不眠,随时探问。自己病了,想见哥哥,又怕耽误他的正事,始终说不出口。

能干,回到娘家,堂上老母靠她照料扶持,家中的文书事务也是她去办理,日常家务、针织女红,也都是她的事。

同时,还有诗文传世。

袁枚的妹妹们 为何都命运多舛

这样一个璧人,命却很苦。袁父离开衡阳后,高清犯了事,自己身死,家人下狱,弟弟高八解救不成,袁父知道消息,又返回衡阳施以援手,于是和高八结亲,约定将女儿与高八未出生的儿子定门娃娃亲。

谁知高八的儿子高绎祖是个不成器的货色,不仅长相奇丑,身材矮小,而且阴损残暴,高八都不忍心让自己的儿子祸害袁家女儿,诈称高绎祖有疾,无法婚配,反而是袁机非常坚持,要从一而终。

结果,高绎祖毒打她,用火烫她,不让她做针织女红,焚烧她的诗稿,把她的嫁妆当了还赌债,还打算把她本人输掉,婆婆都看不过去,上前拦阻,被高绎祖打掉了牙。袁机逃到尼姑庵,又给父亲写信,打了离婚官司,才终于没有死在高绎祖手里。

袁枚的妹妹们 为何都命运多舛

这么惨的过往,在袁枚的祭文中就是一行字:“汝以一念之贞,遇人仳离,致孤危托落,虽命之所存,天实为之;然而累汝至此者,未尝非予之过也。”一句话,遇到这种人渣,都是你的命啊,当然我也有责任,我要不让你和我一起读书,懂那么多道理,可能就没有这些事情了。

不太懂这个逻辑,难道书上的文字是种传女不传男的病毒,男人读了没有事情,女人读了就要孤危托落,艰贞若是?所以女子无才便是德原来是为了治病?

第二位,是袁杼,袁机的亲妹妹,袁枚的四妹,字绮文,又字静宜。袁杼的丈夫不错,是书生韩思永,两人很恩爱,生有一子一女,日子是贫寒了些,毕竟袁枚家也并没有什么钱,门当户对的人家能有这样的人品,已经算是万幸。

袁枚的妹妹们 为何都命运多舛

然后,韩思永就死在了外地,袁杼就成了当时最惨的一类人——寡妇。她有一首怀念亡夫的诗这样写:“未见征衫湿,先教粉泪垂。愿移昏作昼,尚可望归期。”可见内心之苦。

社会对一个寡妇的期待,就是照顾好家业以及培养子嗣成才,除此之外不要作他想,袁杼也是这么做的,她的儿子韩执玉很优秀,五岁开始学习《离骚》、“十三经”,九岁会作诗,十二岁考中秀才,十五岁进科场考举人,还不知道成绩怎么样,人就生病了。据说临死前问母亲,举头望明月”下一句是什么,袁杼回答他,韩执玉就闭上了眼睛。她只能在《哭儿》诗中哀号:“顷刻书堂变影堂,举头明月望如霜。伤心拟拍灵床问,儿往何乡是故乡?”

袁枚的妹妹们 为何都命运多舛

袁杼活到五十岁,儿子去世,她还有十八年的人生要苦熬,日子过得多么苦,是难以想象的。她怕自己唯一的骨肉,自己的女儿无人照拂,就把孩子托付给了袁枚,由他的妾方聪娘照顾,管袁枚、方聪娘叫爷、娘,管自己叫姑姑,这是把孩子送给哥哥做庶女,滋味想必很不好受。袁杼托付了女儿,又过了几年寄人篱下的生活,孤独地死去。她的诗在当时评价不低,《清史稿·艺文志》、光绪《杭州府志·艺文志》、胡文楷编《历代妇女著作考》等书皆著录她的《楼居小草》,当时也有学者为之题辞作传。

第三位,是袁枚的堂妹,袁裳。袁尚的父亲是袁枚的叔叔,在广西入幕为宾,袁枚曾经投奔他,与袁裳朝夕相处,袁裳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但学诗用功最勤,其痴状可比香菱,不舍昼夜,废寝忘食。她的天分也不错,袁枚对她的诗很赞赏,特意送了金钗作为鼓励。袁裳家里穷,没钱也不打算让女孩子读书,袁裳只能看袁枚的脸色,看他闲下来、心情好,凑上去问几个问题,涨一点学问,才有了一点心得。

袁枚的妹妹们 为何都命运多舛

袁裳这么勤奋的女孩子,命运也实在不算好。袁裳嫁的是扬州的汪孟翊,因为是在随园成亲,或许是袁枚从中说和的婚事吧。但这门婚事并不理想,汪孟翊是豪门大族出生,年纪又大,比袁枚还大四岁,比袁裳大二十二岁,而且曾经有过一位正牌夫人,生有一儿一女,奈何夫人去世了。

他娶袁裳,是做填房。填房的意思就是有义务没权利,表面看是家里的一份子,但其实和签了终生义务劳动合同的合同工没有什么区别。袁裳到了汪家,什么都要干,家务是她的,照顾孩子是她的,照顾姑婆也还是她。倒是没受什么气,万幸。

然后,难产死了,年仅三十八岁。三姐妹中,她的才华最盛,袁杼说她是女才子,诗作“渊雅志絜而情深”,没创作几年,人死了。

袁枚的妹妹们 为何都命运多舛

袁机、袁杼、袁裳,学习和创作环境,比之他们的哥哥都要差得多。虽然家贫,但袁枚有家庭教师,有专业指导,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什么耕织稼穑,和他毫无关系。妹妹们就不行了,一边学习针织女红,操持家务,一边在艰难地学习文化知识,若不是资质上等,又敏而好学,实在难以坚持。

最重要的是袁枚有一个贫穷幕僚的孩子能改变命运的方式,而他的妹妹们没有,那就是科举。对于他的妹妹们,一旦长大,人生的选择权就不在自己手上了,严苛的道德律令要求他们随时准备好做出牺牲,而这种牺牲的概率有多大,是他们在童年时代无论如何准备,也永远想象不到的。在无穷无尽的义务,逼仄的社会环境,残酷的命运中,他们的人生就像挂在角落里的旧画,无人注意,只有自己知道自己正一步一步走向死亡,慢而稳健地,逐渐死去。

袁枚的妹妹们 为何都命运多舛

袁枚就不一样,他可以糜烂,可以造园,可以妻妾成群,可以男女通吃,还可以在七十岁的时候,和自己曾孙女辈儿的女弟子传点绯闻。赵翼对他的评价非常刻薄,“园伦宛委,占来好水好山;乡觅温柔,不论是男是女”,刘墉在江宁时,也曾扬言要搞死他。但袁枚好好的,带着自己的女弟子和小狼狗,游山玩水,风流快活。

他在袁机死去的第八年,陷入了对她深沉的思念,于是写了一篇祭文。在祭文里,他对袁机的感情非同寻常,那种笔调,像怀念人生的第一段恋爱。但对她的命运,他也只能说出“汝以一念之贞,遇人仳离,致孤危托落,虽命之所存,天实为之“这样不咸不淡的废话,因为真正的原因,他不会思考,也不能思考,那是思维的禁地,围栏上写满了经史子集中的道德训诫。他接受了不能涉足其中的事实,对于原因,他只想得到四个字,男女有别。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