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山书院 / 待分类 / 据说海昏侯墓要建博物馆了,连门口悬挂的...

0 0

   

据说海昏侯墓要建博物馆了,连门口悬挂的对联都有人想好了

2020-03-28  文山书院
海昏侯墓
2016年,江西南昌的一个考古发现惊艳了世人,那就是埋葬汉废帝刘贺的海昏侯墓。不但发掘出的大量文物熠熠生辉,为世人所惊叹,而且刘贺的生平也引起了广大学者们的兴趣。
该墓葬是目前我国发现的面积最大、保存最好、内涵最丰富的汉代侯国聚落遗址。整个墓园由两座主墓、七座陪葬墓、一座陪葬坑还有园墙、门阙、祠堂、厢房等建筑构成,内有完善的道路系统和排水设施,具有汉代高等级墓葬所包含的许多重要元素,反映了西汉列侯的墓园制度,对研究西汉列侯的园寝制度价值非常巨大。
海昏侯墓是中国迄今发掘的保存最好的列侯等级墓葬,其主墓、墓园及周边侯国都城遗址的完整性在国内独一无二。
2016年,江西准备以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为目标,抓好南昌西汉海昏侯墓保护规划的编制工作,推进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和遗址博物馆建设。
如果海昏侯墓博物馆要建设的话,门口应该挂一副什么样的楹联呢?咱们中国楹联论坛的各位联友们早就等不及了,为这个即将诞生的博物馆写起了门联,并且由站长陆天泓进行点评,选出了三副他认为合适悬挂的楹联。大家一起来感受一下吧。
陆天泓:2016年3月,海昏侯刘贺大墓的初步发掘工作结束,按文物的丰厚程度和规制而论,未来的海昏侯博物馆必将是一个历史爱好者们可以期待的、一饱眼福的好去处。刘贺本人历经王、帝、侯的经历也颇有传奇色彩,随着文物的清理研究,越来越多的考古实证将让人们对那段历史有新的诠释。此联题——海昏侯博物馆正是基于以上这个背景而出的,而博物馆联古来一般算作公廨联一类。简评如下。


塞北苍狼

登基三十日,史册流传,本无可言说之事;

身后两千年,霍光应叹,竟享开尊馆之荣。

简评:上联这个思路很好,如果下联的结于“有陈列”对应上联的“无言说”便是个好作对法,可惜下联没延展开,失于粗糙,霍光出现的突兀。

某在斯

不卅日仓皇龙去,竟得善终,人笑其忽、吾嗟其幸;

两千年记忆尘封,今归一览,任奇其宝、莫忘其荒。

简评:联基本是可以作为馆联看的,但是格调过于沉郁了。善终这样的话大概不是史实,刘贺被贬到海昏的几年基本是病榻上过来的,三十几岁就死掉了,更无幸可谈。在一个博物馆里出现“吾嗟”这样字眼,过于主观和小我。

空山瘦竹

两千年史卷尘封,毁之谤之,断简残编铭往事;

廿七日龙蟠自折,荣也辱也,香车宝马更何人。

简评:中规中矩,上联好在把发议论和博物部分很好的融合在一起,而下联的结恰恰在这里没有兼顾,如果下联改为兴也废也,马蹄麟趾更何人之类的词章,私以为这应该是个好博物馆联。

一念花开

迫时势而封王、登帝、列侯,无道众相传,安辨史书真谬;

观馆藏之玉剑、甬钟、简牍,奇珍人共异,谁言世事沧桑。

简评:此联思路非常清晰,上联写人物史评,下联写风物世事,不足于中间上下五字读起来都很别扭,那个异字为什么不用赏或者讶,表达大家都惊诧用共异感觉不妥帖,建议下结的语言可以更干脆些,谁字直接用不或者莫。

中山书隐

海昏侯墓葬出土文物移送北京博物馆展出感赋

铜车玉剑今安在,迢递赴京师,千古游魂应失路;

石殿金人事可知,凄凉辞汉阙,一朝废帝已无家。

简评:好有情怀,可惜作不了博物馆联。

马志成

浑浑噩噩,废帝昏侯,难为后世留高范;

明明赫赫,黄金白玉,可助今人解汉风。

简评:海昏侯不能简化为昏侯,海昏是地名,湖的西面。上联太凑。

苍茫大帝

不材得善终,休哂它废帝昏侯,谤誉总由人,牛斗二星知冷暖;

怀璧岂安枕?折煞那天官校尉,轮回重现世,琳琅万类献升平。

简评:昏侯同上,从博物馆的主旨来说,上结同样扯的远。

尔安

铜如何,金如何,玉如何,浮华褪海田,唯有千秋文不老;

王也罢、帝也罢、侯也罢,厚德容天地,能忧百姓位方尊。

简评:变成了简单的议论,也是流弊。


 

明眸

廿七日风光,似经定论盖棺,立也废也,权变于荒淫不道;

两千年陈迹,难说罹殃屈理,是耶非耶,馆藏处瑰宝无声。

简评:上联结的气衰且无由,下联的瑰宝无声也是没有实际意义的话。

笙箫默默

昌邑曾升汉帝星,孰料得尊若马蹄麟趾,哀如萤点蜉蝣,是非史论复谁辨?

馆藏重现生平迹,犹想见持牍簪笔其人,鼓瑟奕棋之态,穿越烟云澄雪来。

简评:上联是评述人物当年,下联营造人物现在,作者的想象根据出土文物看是有依据的,而且重点落在馆藏现迹上,不是天马行空,可以接受。整联的文字感觉非常好,若两起能够好好润色一下便更好。

一种相思

廿七日即成废帝,史云举止昏昏,乃朽木难堪大任;

两千年偶现阴宅,报道趾蹄灿灿,叹真金岂惧久埋。

简评:都是一些个点,而且放在博物馆联也显得轻佻。

香云纱

光阴转眼两千秋,瞻牍瞻器瞻具,且行且思,缈缈粗知前汉俗;

南北浮踪三万里,曰王曰皇曰侯,与立与废,云云静看史家言。

简评:上联写物,下联写人,颇耐看。粗字下的粗,大可换为如字一类。另此联上下颠倒一下更好。

太史胤

八十亩海畔黄昏,问谁主沧桑,且休提千百年前三九日;

一万余金榼玉楮,访名归故国,相与说中山靖及马王堆。

简评:不知为啥用三九,是大汉有乘法口诀吗?上联谈人非,有陈子昂登幽州台歌的意味,惟谁主沧桑四字不够精准。下联说物是,归在大汉王朝。私以为中山靖及马王堆这样的句式用法,放这里并不高明,恰是形式败了内容。

蒙田

掘冢验生平,睹廿七金蹄玉玺,重现繁华昔日风云政;

黜侯归学术,警五千圣典儒经,再看成败今朝兴废天。

简评:表意不准确,如掘冢、廿七,最后的结也是为说而说,放在联中如蛇尾。

扯犊子

金蹄麟趾证繁华,叹汉室昏侯,江山只待廿七日;

木棺黄土埋历史,已桑田沧海,殉物唯现两千年。

简评:有点文白相间,句中自对可以照顾的更好,如汉室昏侯这种,结句太过平白了。

梅山风景

史记君王三九日;

棺留奢侈两千年。

简评:一样没必要的乘法口诀,墓室不仅限于棺,短联写的不生动就近乎老干了。

大龄神童

庸者智者?千载漫嗟,或将后主引为知己;

哀耶幸耶?一朝归去,回劝世人莫羡王侯。

后主:此处指刘禅,二人同由帝入候,后世或以为庸,或以为智,皆善终

简评:主要是在评述人,而非博物馆。

兴贤里

简牍栉比甬钟,嗟满目琳琅,铁铜金玉眠龙寝;

熊侣或为前世,惜一鸣尚未,王帝庶侯走马灯。

简评:上联写文物的部分还是说的过去的,下联为什么一定要拉来楚庄王呢,而且起句这种完全不顾当句对的写法也不提倡。这个联的构思是不错的,如果能在文字和结构上下点功夫会更好。

九思轩中

立身兼王帝民侯,廿七日恣金殿荒淫,或曰权臣愚信史;

陪葬论崇儒尚礼,两千年有沐猴冠冕,且将遗物待来人。

简评:荒淫陪葬这些字眼都很不合时宜,结只是遗物二字,便显得没能拓延开。


 

寒烟翠

一生帝王候,曰明曰昏,留待青史论;

无数金银宝,亦劫亦幸?俱成后辈题。

简评:显然金银宝这样的字眼很不雅切,倒是这个句式形式和气脉感觉值得鼓励!

儒夫子

短命几浮沉,仅坐廿七日江山,史笔无情,竟毁之谤之,应是强臣欺弱主;

孤魂多委屈,然经两千年风雨,侯茔有幸,能遗者存者,还凭实物证真容。

简评:整联体态周正,通达顺畅。不足于上联评述人物部分过于坐实和丰满,而下联仅局限在实证这个局部点又反而显得单薄。

深深

董狐笔安在,记人间傀儡场,莫笑千余荒诞事;

马鬣封揭开,认牖下琳琅器,重循一代纪纲朝。

简评:上联从直笔史实入手,文字的感觉恰到好处,下联的起有失肃穆,而且从联意上看可有可无,而结于仿回大汉固然无大碍,然终觉平淡。

谁的马甲

唯怅王侯有种;

早知庭阙非家。

简评:十二个字很有思想,可惜不合适博物馆。

梅妆初饰

立由人,废亦由人,嗟其短命,徒累史家成笑柄;

金耀目,银亦耀目,观尔穷奢,深从此处叹民脂。

简评:最后的结对于联题来说,空发议论,本末倒置了。

梅之影

王乎,帝乎,侯乎,两千年俱做了云烟散去,全凭这木牍金章,留待此间翻旧案;

命也,时也,运也,廿七日不过就幻象虚生,何妨让马蹄麒趾,还从遗迹认前朝。

简评:立意还是简单了,调调仍然是比较陈旧的,于博物馆联来说也有点跑题。

牛鲜花

无非殉物奢靡,蹄金麟趾毁名去;

自古旁人颐指,掘土开棺问史来。

简评:这个联很多字眼太过赤裸裸。

天书

陈以警千年宦海,逃不过摧枯拉朽,泥沙沉大梦;

昭如示一代王侯,终成了封印盖棺,白骨抱金钱。

简评:写的随意,体难为用。

边路

王土亦归尘垢,何足论陵谷升沉,往者遗凤毛,来者肃龙骨;

侯门此寄形骸,从头说朝昏兴替,得之岂麟趾,失之非马蹄。

简评:对仗是对联的核心特征。此联的对仗极其工整,而且使用了不同的对仗形式。有正对,比如“王”“侯”之对,有反对,比如“升”“沉”之对;有借对,比如“何足”与'从头'之对;有句中自对,比如隔字的“往”“来”之对,临字的“陵”“谷”之对,连字的“凤毛”与“龙骨”之对。巧趣是对联的一个重要的外延。此联下联的结句使用的便非常巧妙,将表面是文物的麟趾和马蹄,喻意到兴替得失中,还扣合并赋予了获麟和失蹄两个常用语以新意。虽然从博物馆联的整体立意上还有点偏差,也稍有些单薄,但从文字上这绝对是一个好联。


 

墓现人惊,穿越千年,扫去浮尘演汉史;

文标物证,书成一页,遗存慧鉴在侯城。

简评:上联还是过于写实了,不需要那么动态化,现呀惊呀穿越呀扫去呀,这些活字的使用,让这个上联基本废了。

草肃生

遥怜帝废,似断崖者名,若马蹄者金,白驹过隙伤春梦;

细品馆藏,昏往事兮国,萦大气兮汉,青史如烟绕故城。

简评:字眼有些过于文气,如上联的结“伤春梦”,有些过于生硬如“昏往事兮国”,另不很适合博物馆。

三尺青锋

由王而帝,由帝而侯,三十年冰火两重,荒坟掩尘世沧桑,白骨笑人间粉墨;

事死如生,事生如梦,二千载天光再现,美玉皆草民血泪,黄金是黎庶膏粮。

简评:这是个不错的忧国忧民的感概联,不适合为博物馆联。

青山如是

麦饭不到桐宫,家国己千年,豫章遮断长安月;

王孙空伴车服,繁华如一梦,龙驾淹留麟趾金。

简评:风物都是些点和片段,词章也过于诗意,不足以管领全局。

细雨沾衣

身后只休评,廿七日傀儡江山,誉谤如何,空叹他粉墨功名,荒凉世事;

堂前珍一室,两千载文明记忆,吾生也幸,得遇此眠龙旧迹,青史遗痕。

简评:布局和气脉浑然一体,表意清晰准确,比兴自然。不足于散句的语言感觉还是白了些,另外下联的的立意寄托在个人得遇上,显得过于主观也不够典正。

一脉花香

史家仅数笔寥寥,今思其立废生平,未必盖棺成定论;

文物叹千秋熠熠,堪溯彼风云故国,犹然驻足惜流光。

简评:貌似没什么岳峙渊停抑或春云花气抑或悲天悯地之语,但这是个非常端正的博物馆联。如同写字,如果你啥体都没练成,不妨先把字先写端正了,此联对此题便是。私以为上下承句的前三字都可去掉,这样更加客观,叹字可改为经历竟犹一类的字。

刘可亮

不意竟为天下主,绮梦终归地暗;

无心又做时间王,风光尽在海昏。

简评:有些属对是典型的合掌,如不意和无心,天下和世间,终归和尽在。地暗和海昏到是个好的无情对。

沧海一杯酒

玉印铁钟,梦回汉代,认简牍墨痕,敢问班门,父子几曾凭实证;

海昏昌邑,名媲京都,遗紫金城址,别开眼界,帝王终古付闲谈。

简评:联里面上下前半部分的罗列太零碎了,结句“父子几曾凭实证”太跳跃了,作者想说的是历史对刘贺的评论是有失偏颇以讹传讹的,就如同父子这样,没有基因实证下,你就敢说那是你儿子吗?现在实证说明刘贺挺爱读书的,是这样的意思吧...太绕了。下联的结确也和博物馆没大瓜葛。

衣衫不整

瓦砾早封刘社稷;

儿孙齐贺汉威仪。

简评:这个短联还是没有把意味写出来,尤其下联的儿孙二字颇为别扭。

中学生

两千年风物轮回,待重土剖开,发思者地底尊荣,人间谤骂;

廿七日云天起落,犹历朝缩演,指供这古今荒诞,金玉脂膏。

简评:廿七日和两千年这样的构思不错,问题在于为什么该写云天的部分偏偏议论起来风物的脂膏,而该写风物的部分偏又议论起来了尊荣谤骂,可以再把思路理顺下,不要忙着发议论。过度的如“重土剖开”这样的字句也欠典雅。


 

瑞雪故乡白

王安在?帝安在?侯安在?

玉不昏!金不昏!史不昏!

简评:感谢此体不孤,很有意思!下联还是牵强了。

依旧奇葩

挖掘千年,得现尘封故事;

推敲一理,看开跌宕人生。

简评:过于简单,气场镇不住。

萌山萌

怜乎名立三爵,历浅资深,无丰功致有博物;

知之废而千古,福多命短,是才逊得以善终。

简评:整联不够雅驯,而且两个结都是站不住脚的立论,“无丰功致有博物”显然不符合逻辑,才逊与否并没有史实考证,而其短命的人生更不能说是善终了。

柯柯

上天有好生之德,任草木鱼虫攘攘,高低贵贱纷纷,苟不耽于滥觞,庶几全身网罟;

下土无怀壁之私,甚流金淌玉其华,简牍琴箫其异,岂能囿于障蔽,终然入幕风云。

简评:整联的气脉很好,虽长但不滞不散,然格调显得过于文气和沉溺。个别的用字也有瑕疵。有的是蛇足,比如纷纷攘攘;有的大概是用错了,比如滥觞;有的疑似生造,比如怀壁。

凤凰游

飞涎说豫章,只一镐匆忙,刨起二千年焕赫;

伫馆思槐梦,算平生挥斥,不过廿七个晨昏。

简评:挺可爱的文字,角度也蛮新颖,文字也蛮灵巧,说的也都对,只是放在博物馆联,只那一镐匆忙就显得好匆忙了。

萌山莲

乾坤棋一局,昨夜帝王,今晨昏侯,每以输赢论成败;

青史纸数堆,于朝或废,在野则全,不辨真假作笑看。

简评:完全在论人,而非馆廨联。

察罕帖木儿

匆匆兴废荒唐事,籍是非功过,史家争议到今日;

赫赫殿堂鉴古心,陈漆玉金铜,瑰宝为君开汉宫。

简评:简单而有力的文字,难得的是庄重中正,符合这个联题应有的格调,不失为一副可看的博物馆联。比较诸多对人物生平的所谓深刻议论,作者用“匆匆兴废荒唐事”这样近乎白描的笔法一笔带过,显得简约而又巧妙,而上结争议到今日,就脱离了为说人而说人、为论史而论史的窠臼,平和而大气,同时这也有利于在时空维度的延展。下联的起是有些败味的,殿堂二字容易误读,而鉴古心也显得狭隘同时有失典雅,而下联的结是这组海昏侯博物馆联里,我个人最欣赏的一个立意点题,虽然并不惊人并不新颖,但是恰到好处。一个联真正好的立意,不在奇崛伟岸,也不在悲怆沉郁,更不在标新立异,而在于它的恰到好处,这是我想说的。还有一个不足是这个句脚实在读来累人。

沉鱼

史何能书其事?谤焉能毁其名?此生狴牢,廿七醉梦;

乐家未解其忧,儒学未酬其志,千年龙骨,一室堂皇。

简评:联作者尝试使用一个句中自对加一个八言散句的形式,这个是值得鼓励的。但从文字平衡性看,还是颇有可更之处,比如史与谤显然不是一个层面的,乐和儒也是如此。而一些表达上也不准确,比如廿七醉梦,比如千年龙骨等。

沈胜衣

锈迹难消宝器光,麟趾马蹄,似觉汉武其离未远;

尘民不晓高堂事,云翻雨覆,较看霍家所剩如何。

简评:整联上联想说睹物如见人,下联想说我比你剩的多。那么,从联的文字上看显然两个起都是大可雕琢的,上起读来觉得太实在了,下起则觉得太无聊了。用字上,宝器,宝物?高堂,明堂?另外,我要说的是,如果不是发现了海昏侯的墓,刘贺这个人基本没剩啥,而霍家剩的多了去,比如墓在茂陵的霍去病和名列麒麟阁的霍光两个的名声和史迹是远远胜过刘贺的。所以,结这个梗不成立。


 

多杰.拉姆

天下若行棋,为王帝民侯,覆手皆鱼龙漫衍,幸谪山阳安晚景,对四壁诗书,一庭霜月;

财源如负石,纵金银玉漆,归尘尽风雨飘摇,岂教昌邑拟前身,偕蔀家覆辙,史海沉钩。

简评:一看上下两起,就觉得作者要放大招,读来果然好长。上联说刘贺的经历都是人家玩弄权术使然,幸运的是晚景不错,诗意地栖居。下联说金钱都是身外物,再家财万贯最后不过是走衰败的老路,剩下一点痕迹而已。这样解释完,其实就可以看出,全联在忙于发议论和作想象,而忽略了博物馆这件事本身,显得文字不够沉着。上联里山阳如果是指昌邑郡显然不符合史实,如果是用汉献帝来作比拟则又过于乐观,毕竟山阳公比海昏侯活的时间要久的多,状态要好的多,而那诗意的诗书和霜月,不得不说作者想象力有点丰富了。下联的“岂教昌邑拟前身”明显是清联看多了的笔调,放在这好多余,感觉是为了凑对上联。另外,作者你没发现虫子吗?我一打眼就看到两个“覆”。

善观

位历王帝侯,终棋负权臣,运筹未就雄心梦;

斯留谬疑誉,览馆藏瑰宝,究史由来胜者书。

简评:上联起句,和后两分句间不构成转承,问题在王帝与侯不应是并列而应是递进,或者那个终字改成类似叹一类的字。下联起句也有语焉不详之感,大概作者是要说藏品中的丰富简牍,证明历史传载有谬误,刘贺原来是个读书人。但作为博物馆联,仅仅以部分来起兴也不足取,得出的立论为论而论,过窄无法统括和适配此联题。

酬心勿语

廿七天临政终成傀儡,位废保全身,昌延四代昏侯,一方贵胄;

两千载归尘讫缔风神,馆藏惊巧匠,激赏银卢铜器,麟趾马蹄。

简评:整个联的布局和章法很好,上联的人物生平的陈述和立论很自然,下联对馆藏的代表性罗列也中规中矩。不足在于语句的把握是有瑕疵的,比如起句过于白话,内容也是靠不住的,不是廿七天后成傀儡而是被废了,比如昏侯完全可以用列侯,再比如馆藏二字用的很气哽,而惊巧匠显得很局促,完全可以用后代一类词汇。


前三名
边路
王土亦归尘垢,何足论陵谷升沉,往者遗凤毛,来者肃龙骨;
侯门此寄形骸,从头说朝昏兴替,得之岂麟趾,失之非马蹄。
 
一脉花香
史家仅数笔寥寥,今思其立废生平,未必盖棺成定论;
文物叹千秋熠熠,堪溯彼风云故国,犹然驻足惜流光。
 
笙箫默默
昌邑曾升汉帝星,孰料得尊若马蹄麟趾,哀如萤点蜉蝣,是非史论复谁辨?
馆藏重现生平迹,犹想见持牍簪笔其人,鼓瑟奕棋之态,穿越烟云澄雪来。
对  联  中  国
公众号ID:duiliancn
中国楹联论坛 duilian.cn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