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智 / 歌曲鉴赏 / 京剧梅派艺术特色

0 0

   

京剧梅派艺术特色

2020-03-28  健智

京剧梅派艺术特色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本文主要来谈谈梅派的“唱”、“念”、“做”、“打”,音乐及化妆,唱腔的写意特点。 

      京剧;梅派;艺术;特色 
  京剧在声腔表现和表演身段、伴奏的音乐、舞台上的经营位置、艺术的传承与教育等各个方面都展现出京剧已是一个成熟的剧种,并且步入了鼎盛的阶段。特别是以梅兰芳为首的四大名旦的出现,使这一阶段成为京剧史上的第二座高峰。在这一时期梅兰芳享名最盛,梅氏在艺术上的探索始终走在同时代其他艺人的前面。梅兰芳较好地发扬了京剧唱念风格,而且潜心研究,创造了甜润、平和、优美、动听的梅腔。他一反过去青衣“抱着肚子傻唱”的旧传统。创造了歌舞并重的新风格,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 
  1 梅派的“唱”、“念”、“做”、“打” 
  梅派的唱腔醇厚流丽,感情丰富含蓄,始终保持平静从容的气度,旋律优美,顺畅流利。在每一出戏中,均结合表达人物感情和剧情内容的需求,设计出大量新的唱腔,悦耳动听,清丽舒畅,并不以花哨织巧、变化奇特取胜,脆、亮、甜、润、宽圆俱备。“南椰子”唱腔等,更是梅派所创的新扳腔了。梅的唱法的革新之处,就在于揉化无痕,又都是结合人物的思想感情,给予不同的处理,给旦行声腔领域以很大的丰富和发展,并起着承前启后的作用。 
  梅派的念白讲求富于情感,表达人物个性鲜明。完全成为艺术化的生活语言,毫无刻意求工的感觉,自然优美。使用京白,也总是适度、自然、甜美,且处处顾及人物身分和剧情,并与身、手、步法、面部表情融为一体,面面俱到。 
  梅派做工与身段经过多年努力,磨练、创新,从任何一个角度看他的表演都能给人一种美好的感受。这些丰富多彩的程式动作,抛弃了单纯的技巧表演,赋予舞台表演以更多的生活内容。他根据戏中人物和剧情,设计出很多美妙的身段,从剧中人物的身份、性格及当时心情等方面推敲,以更准确完美地展现剧情中人物。并适度地揉进昆曲表演的身段,令人感觉到花团锦簇,美观异常。如《天女散花》、《嫦娥奔月》等,曾创造了各式各样的舞蹈,有绸舞、镰舞、剑舞、盘舞、佾舞、袖舞、拂尘舞等。这些舞蹈,很多是脱胎于昆曲。梅派身段要求无处不美,就是因他任何非舞蹈戏中都揉化大量的舞蹈动作。并且根据历史人物生活,合情合理的把这些舞蹈动作揉化于各种身段之中,绝不是生搬硬套。 
  “打”主要是以干净、准确、漂亮为主。是从婀娜旖旎之中显示出矫健,绝不是以勇猛取胜,把昆曲中的舞蹈揉合在武打之中。梅派的武打是以舞、武结合,是在瑶卿的基础上,又发展为舞多武少的打法。 
  2 梅派的音乐及化妆 
  在文场上的改革,梅派对京剧音乐的发展也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在古装戏与传统剧目编制过大量新颖的、在艺术上具有独特个性的唱腔。极其少用的“反四平”等,由于梅兰芳的创新,在舞台是广为流行。在文场中加进了京二胡伴奏,增强、丰厚了乐音,这一创举影响深远,至今京二胡已成为京剧旦角演唱必不可少的伴奏乐器。 
  梅兰芳大师。他所创造的梅派艺术更是惟妙惟肖,美似神话的艺术特点更是值得我们后备去学习,继承和发扬。而我作为一名京剧演员,教师更有义务和责任把传承发展,培养学生的重担挑好。从自身作起,认真学习,研究。刻苦钻研。作到实践与理论相结合。做到不但用知识,技巧教授学生,更要通过自身的演出经验传授给学生。 
  京剧艺术博大精深,一个优秀的京剧演员的成长需要很多方面的条件,除了个人的天资和努力之外,还要有一个很重要的条件就是好的师承。我能够有今天这一点成绩,更多的是得益于像我的师父梅葆玖老师这样一批艺术家前辈的悉心教诲。他们的精湛艺术和言行都深深的感染和影响了我。如今,我也成为了一名教师,我要将自己从前辈们身上学到的宝贵知识都教给我的学生,还要像前辈们那样无私的照顾这些孩子们。不光让他们在技艺上得到提高,在艺德方面同样要有收获。 
  3 梅派唱腔的写意特点 
  人们欣赏梅派艺术,不仅通过视觉看到演员偏于抒情的舞蹈表演和一幅幅偏于写意的流动画面,而且借助听觉从歌唱与对白中受到诗情的陶冶。看戏亦谓听戏,梅派唱腔的写意性便在于此。以美妙的音符和鲜明的节奏来强化语言,写意的唱腔艺术渲染感情,表达思想意境。梅派唱腔讲究“字头、字腹、字尾”,这都是一种高度提炼的写意的语言,唱时,语气、语调、声音的高低、字音的长短、字与字之间的间歇、节奏的快慢以及整个句子的抑扬顿挫同生活中的自然状态都不一样。它是要根据剧情的需要,人物的性格、心理和人物之间的关系,进行艺术化的写意处理,从而体现出人物或愤怒,或喜悦,或悲伤,或哀愁的特定情绪,没有这些处理,即表达不出人物在规定情景下的个性,也体现不出梅派艺术的写意。 
  《大唐贵妃》保留了名段《贵妃醉酒》中的〔四平调〕“海岛冰轮初转腾”、《太真外传》中的〔反四平〕“听宫娥在殿上一声启请”、〔二黄三眼〕“杨玉环在殿前深深拜定”、〔二六〕“挽翠袖近前来金盆扶定”、〔反二黄〕“忽听得侍儿们一声来请”。需要指出的是:以上的几段唱并无刻意的创新,而是严格地遵循了传统的格律。李胜素在《醉酒》的第一段“海岛冰轮初转腾”演绎历来为人所称道,曼妙空灵,分外悦耳。在“海”、“轮”、“转”、“见”、“兔”、“空”、“恰”及“娥”字的行腔中,活现出明月当空的夜色美景,令人心驰神往,也把杨贵妃愉悦自得的心情抒发得淋漓尽致。开口唱那“海”字的一个拖腔,有波起浪伏、如临海岛之感;“长空雁”唱得欢快、爽朗、悠扬,而轻声的呼唤“哎呀雁儿呀”的唱腔,又是那样婉转、低回。起伏跌宕的唱腔中,活画出杨贵妃对自己沉鱼、落雁、闭月、羞花之美的陶醉,以及自得于“三千宠爱一身专”的尊贵。当她“不觉来到百花亭”时,曲调欢悦,和人物的情绪融为一体,也让观众随之受到感染。梅葆玖在最后一场的大段反二黄唱腔,是其父梅兰芳所创,得到原汁原味的体现,尤其是梅葆玖含蓄深沉的曲调和梅派独特的绵里藏针的柔美唱法,使观众如饮佳酿,回味无穷。与梅先生合作几十年的著名琴师徐兰沅先生有一口诀:“行腔不做作,寸劲适当足;音节要相连,不叫板捆住。少用棱角式,重要在满足;非真也非虚,似有也似无。明缓暗偷气,内中皆有骨;脱尽摩仿处,现出真面目”。这段口诀比较生动形象,对梅派唱腔及行腔要领作了总体概括。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