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兴鹏 / 待分类 / 末代波密王(长篇连载)第七章 出了口恶气

0 0

   

末代波密王(长篇连载)第七章 出了口恶气

原创
2020-03-28  马兴鹏

末代波密王(长篇连载)

第七章 出了口恶气

1 

两个侍卫飞快地跑上楼来,气喘吁吁地禀报——

"陛下,……我们发现有两个人不住地向这边窥探。开始大家以为是猎人,没有在意。后来天色晚了,还不见她们有走的意思,绕来盘去好像是在监视我们,我们觉得奇怪,就摸索上去,把她们抓住了回来,是两个女的,可能是噶厦的奸细!"

旺青堆堆惊诧而机敏地向后瞧了瞧,说:"哦?女奸细?带来!"

旺青堆堆感到事情来的有点突然,自己正在想着如何对敌呢,人家就派来了奸细,我倒要看看这两个女奸细长得是什么样子,竟敢来嘎朗刺探。他下定决心要亲自审问这两个女奸细。"

奸细被扭送来了。两个女的一个比一个穿得破烂,她们的惊慌的眼神里闪耀着善良的光芒,由于被随行的士兵绑着,显得无奈和无助。

旺青堆堆心里产生了疑问,她们会是奸细吗?

是的,她们不是奸细,她们是措母女俩。

还没等旺青堆堆发问,母女俩就把她们如何遭到拉鲁老爷的,又如何逃离虎口,来投靠索南达杰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当提到旺青堆堆的侍卫长索南达杰时,旺青堆堆打断了她俩的话,吩咐手下把索南达杰叫来。

索南达杰很快来了,但他不敢确定两人说的话是真的,也不能确定两人的真实身份,因为他并不曾见过措姆母女俩。

旺青堆堆正打算让索南达杰再认真盘问措姆母女一番,忽然又过来两个侍卫上前奏道——

"陛下,拉萨的拉鲁老爷求见。"

措姆和扎央听了侍卫说的话,脸上顿时显出惶恐不安起来,她俩脸上的表情,自然没有逃过旺青堆堆的眼光。

看来这两人是真的逃难来的,不过他转念又心生疑惑:这母女俩不是步行逃出来的吗,怎么反而比拉鲁一伙先到波密呢,难道能快过骑马?这自然归功于虱子的好朋友索朗,这个机灵鬼为了阻止拉鲁追捕措姆母女俩,没有少给拉鲁老爷捣乱,先是给拉鲁老爷指错路,让他瞎跑一气,后是在大家休息时,乘拉鲁不注意,将他马鞍的皮带扣给松了,拉鲁骑着骑着,不小心从马上栽下来,摔了个狗吃屎,胳膊也摔了,这不,他现在还扎着绷带呢。

"带她俩下去吧,好好招待。"旺青堆堆吩咐索南达杰道。

"是,老爷。"索南达杰正要带措姆母女下去,却蓦的看到旺青堆堆在向他使眼色,他心头一怔,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急忙拉着措姆母女俩从侧门而出。

2 

索南达杰和措姆母女俩走出,旺青堆堆才吩咐侍卫——

"有请拉萨的拉鲁老爷。"

这个拉鲁是藏军总司令擦绒·达桑占堆同父异母的胞弟。细算起来他还是旺青堆堆的小舅子。拉鲁的为人在拉萨是出了名的凶狠、奸诈,与他打过交道的人无不有种吃亏上当的感觉,对他恨之入骨。但是,大家只能对此忍气吞声,因为人人都知道他与藏军总司令擦绒·达桑占堆的特殊关系。拉鲁本人也深知这一点,每每行事,总要把哥哥抬出来,一来壮壮声势,二来借此大捞好处。这一切大多是背着哥哥干的,擦绒·达桑占堆对胞弟的所作所为几乎一无所知。

拉鲁被进来时,胳膊扎着绷带,头发散乱,样子十分狼狈。但他仍然摆出了一副傲慢和不可一世的架势。

看到拉鲁狼狈的样子,旺青堆堆顿时明白他为什么骑着马,还会落在措姆母女俩的后面。也明白了措姆母女俩决不会是奸细。

“呵什么风把拉萨的贵客吹来了,请,请,请,快请坐”,旺青堆堆故作热情地上前招呼拉鲁。

"不,不,不,我是来要人的,"一见旺青堆堆,拉鲁傲慢地摆摆手,“把人给我交出来,我要带走。”

"人?"旺青堆堆故意问他,"你让我交什么人?"

"哼,别装蒜。"拉鲁恶声恶气地"我知道虱子的老婆和女儿在你这里"

旺青堆堆被拉鲁的态度激怒了,他强压住心头的火气,继续问道"虱子的老婆和女儿?谁是虱子?谁是他的老婆和女儿"

"哦,这么说你是不想交人了?"拉鲁盛气凌人的说道,"难道要我动手搜人不成?"

多年来,旺青堆堆一直忍受着噶厦政府的欺压,早就气愤不已,有火没地方发,而使他更难以忍受的是拉鲁,自己的小舅子,竟然丝毫不顾及亲戚情分,竟敢在自己的地盘耀武扬威,真是狂妄之极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不可忍!想到这里,旺青堆堆胸中的怒火一下子爆发了,他决定教训教训这个狂妄之徒。

"拉鲁,念在我们是亲戚的情份上,我对你好言好语,尊重有加,谁知你竟然不领情,还要在这里撒野!”,旺青堆堆用手指着拉鲁道,“既然这样,就别怪我不客气"

“不客气了?”拉鲁听了旺青堆堆的话,不觉冷笑几声,“不客气,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来人,”旺青堆堆大声吩咐手下道,“给我狠狠地打!”,

旺青堆堆话音刚落,两个早就看不过拉鲁的侍卫立即冲上前去,将拉鲁按倒在地,一顿乱棍飞舞,打得拉鲁鬼哭狼嚎。

拉鲁何曾受过这等罪,挨过棍棒后,从地上挣扎地爬起来,指着旺青堆堆咬牙切齿地说道——

"旺青堆堆,你给我听着,只要我拉鲁有活着的一天,必报此仇!"说完,他强忍着疼痛,一瘸一拐的走出了嘎朗宫。

“哈哈哈……,”看着拉鲁狼狈逃走的样子,旺青堆堆放声大笑“拉鲁,我等着,随时等着!”(未完待续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