邈思遐想 / 古典诗歌 / 《唐诗鉴赏辞典》第三百五十二首《蜀相》...

0 0

   

《唐诗鉴赏辞典》第三百五十二首《蜀相》(杜甫)

2020-03-29  邈思遐想

 【篇目】

 【作品介绍】

 【注释】

 【译文】

 【作者介绍】

 【赏析一~~赏析六

 【古风泊客一席谈】

  蜀相

     【中唐·杜甫·七言律诗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拼音版:

chéng xiāng cí táng hé chǔ xún , jǐn guān chéng wài bǎi sēn sēn 。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 
yìng jiē bì cǎo zì chūn sè , gé yè huáng lí kōng hǎo yīn 。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 
sān gù pín fán tiān xià jì , liǎng zhāo kāi jì lǎo chén xīn 。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chū shī wèi jié shēn xiān sǐ , cháng shǐ yīng xióng lèi mǎn jīn 。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作品介绍]

    《蜀相》是唐代诗人杜甫定居成都草堂后,翌年游览武侯祠时创作的一首咏史怀古诗。此诗借游览古迹,表达了诗人对蜀汉丞相诸葛亮雄才大略、辅佐两朝、忠心报国的称颂以及对他出师未捷而身死的惋惜之情。诗中既有尊蜀正统的观念,又有才困时艰的感慨,字里行间寄寓感物思人的情怀。这首七律章法曲折宛转,自然紧凑。前两联记行写景,洒洒脱脱;后两联议事论人,忽变沉郁。全篇由景到人,由寻找瞻仰到追述回顾,由感叹缅怀到泪流满襟,顿挫豪迈,几度层折。全诗所怀者大,所感者深,雄浑悲壮,沉郁顿挫,具有震撼人心的巨大力量。

[注释]


⑴蜀相:三国蜀汉丞相,指诸葛亮(孔明)。诗题下有注:诸葛亮祠在昭烈庙西。
⑵丞相祠堂:即诸葛武侯祠,在今成都市武侯区,晋李雄初建。
⑶锦官城:成都的别名。柏(bǎi)森森:柏树茂盛繁密的样子。
⑷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hǎo)音:这两句写祠内景物。杜甫极推重诸葛亮,他此来并非为了赏玩美景,“自”“空”二字含情。是说碧草映阶,不过自为春色;黄鹂隔叶,亦不过空作好音,他并无心赏玩、倾听。因为他所景仰的人物已不可得见。空:白白的。
⑸三顾频烦天下计:意思是刘备为统一天下而三顾茅庐,问计于诸葛亮。这是在赞美在对策中所表现的天才预见。频烦,犹“频繁”,多次。
⑹两朝开济:指诸葛亮辅助刘备开创帝业,后又辅佐刘禅。两朝:刘备、刘禅父子两朝。开:开创。济:扶助。
⑺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jīn):出师还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就先去世了,常使后世的英雄泪满衣襟。指诸葛亮多次出师伐魏,未能取胜,至蜀建兴十二年(234年)卒于五丈原(今陕西岐山东南)军中。出师:出师:出兵。此二句《新编大学语文》(暨南大学出版社2010年版)为“壮志未酬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译文]

诸葛丞相的祠堂去哪里寻找?锦官城外翠柏长得郁郁苍苍。
碧草映照石阶自有一片春色,黄鹂在密叶间空有美妙歌声。
当年先主屡次向您求教大计,辅佐先主开国扶助后主继业。
可惜您却出师征战病死军中,常使古今英雄感慨泪湿衣襟。

  [作者介绍]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举进士不第,曾任检校工部员外郎,故世称杜工部。汉族,河南府巩县(今河南省巩义市)人,最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宋以后被尊为“诗圣”,其诗大胆揭露当时社会矛盾,对穷苦人民寄予深切同情,内容深刻。许多优秀作品,显示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过程,其诗被称为“诗史”。在艺术上,善于运用各种诗歌形式,尤长于律诗;风格多样,而以沉郁为主;语言精炼,具有高度的表达能力。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跟另外两位诗人李商隐与杜牧即“小李杜”区别开来,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400余首诗被保留了下来,有《杜工部集》。诗艺精湛,在中国古典诗歌中备受推崇,影响深远。759-766年间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纪念。

赏析

《蜀相》一诗,依照仇兆鳌注,断为唐肃宗上元元年(760年)春天,杜甫“初至成都时作”。唐肃宗乾元二年(759年)十二月,杜甫结束了为时四年的寓居秦州、同谷(今甘肃省成县)的颠沛流离的生活,到了成都,在朋友的资助下,定居在浣花溪畔。成都是当年蜀汉建都的地方,城西北有诸葛亮庙,称武侯祠。唐肃宗上元元年(760年)春天,他探访了诸葛武侯祠,写下了这首感人肺腑的千古绝唱。

蜀汉章武元年(221年),刘备在成都称帝,国号汉,任命诸葛亮为丞相,“蜀相”的意思是蜀汉国的丞相,诗题“蜀相”,写的就是诸葛亮。杜甫虽然怀有“致君尧舜”的政治理想,但他仕途坎坷,抱负无法施展。他写《蜀相》这首诗时,安史之乱还没有平息。他目睹国势艰危,生灵涂炭,而自身又请缨无路,报国无门,因此对开创基业、挽救时局的诸葛亮,无限仰慕,备加敬重。

整体赏析

这首七律《蜀相》,抒发了诗人对诸葛亮才智品德的崇敬和功业未遂的感慨。融情、景、议于一炉,既有对历史的评说,又有现实的寓托,在历代咏赞诸葛亮的诗篇中,堪称绝唱。

古典诗歌中常以问答起句,突出感情的起伏不平。这首诗的首联也是如此。“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一问一答,一开始就形成浓重的感情氛围,笼罩全篇。上句“丞相祠堂”直切题意,语意亲切而又饱含崇敬。“何处寻”,不疑而问,加强语势,并非到哪里去寻找的意思。诸葛亮在历史上颇受人民爱戴,尤其在四川成都,祭祀他的庙宇很容易找到。“寻”字之妙在于它刻画出诗人那追慕先贤的执著感情和虔诚造谒的悠悠我思。下句“锦官城外柏森森”,指出诗人凭吊的是成都郊外的武侯祠。这里柏树成荫,高大茂密,呈现出一派静谧肃穆的气氛。柏树生命长久,常年不凋,高大挺拔,有象征意义,常被用作祠庙中的观赏树木。作者抓住武侯祠的这一景物,展现出柏树那伟岸、葱郁、苍劲、朴质的形象特征,使人联想到诸葛亮的精神,不禁肃然起敬。接着展现在读者面前的是茵茵春草,铺展到石阶之下,映现出一片绿色;几只黄莺,在林叶之间穿行,发出宛转清脆的叫声。

第二联“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所描绘的这些景物,色彩鲜明,音韵浏亮,静动相衬,恬淡自然,无限美妙地表现出武侯祠内那春意盎然的景象。然而,自然界的春天来了,祖国中兴的希望却非常渺茫。想到这里,诗人不免又产生了一种哀愁惆怅的感觉,因此说是“自春色”、“空好音”。“自”和“空”互文,刻画出一种静态和静境。诗人将自己的主观情意渗进了客观景物之中,使景中生意,把自己内心的忧伤从景物描写中传达出来,反映出诗人忧国忧民的爱国精神。透过这种爱国思想的折射,诗人眼中的诸葛亮形象就更加光彩照人。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第三联浓墨重彩,高度概括了诸葛亮的一生。上句写出山之前,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隆中对策,指出诸葛亮在当时就能预见魏蜀吴鼎足三分的政治形势,并为刘备制定了一整套统一国家之策,足见其济世雄才。下句写出山之后,诸葛亮辅助刘备开创蜀汉、匡扶刘禅,颂扬他为国呕心沥血的耿耿忠心。两句十四个字,将人们带到战乱不已的三国时代,在广阔的历史背景下,刻画出一位忠君爱国、济世扶危的贤相形象。怀古为了伤今。此时,安史之乱尚未平定,国家分崩离析,人民流离失所,使诗人忧心如焚。他渴望能有忠臣贤相匡扶社稷,整顿乾坤,恢复国家的和平统一。正是这种忧国思想凝聚成诗人对诸葛亮的敬慕之情;在这一历史人物身上,诗人寄托自己对国家命运的美好憧憬。

诗的最后一联“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咏叹了诸葛亮病死军中功业未成的历史不幸。诸葛亮赍志以殁的悲剧性结局无疑又是一曲生命的赞歌,他以行动实践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誓言,使这位古代杰出政治家的精神境界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产生使人奋发兴起的力量。

这首诗分两部分,前四句凭吊丞相祠堂,从景物描写中感怀现实,透露出诗人忧国忧民之心;后四句咏叹丞相才德,从历史追忆中缅怀先贤,又蕴含着诗人对祖国命运的许多期盼与憧憬。全诗蕴藉深厚,寄托遥深,造成深沉悲凉的意境。概言之,这首七律话语奇简,但容量颇大,具有高度的概括力,短短五十六字,诉尽诸葛亮生平,将名垂千古的诸葛亮展现在读者面前。后代的爱国志士及普通读者一吟诵这首诗时,对诸葛亮的崇敬之情油然而生。特别是一读到“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二句时,不禁黯然泪下。

在艺术表现上,设问自答,以实写虚,情景交融,叙议结合,结构起承转合、层次波澜,又有炼字琢句、音调和谐的语言魅力,使人一唱三叹,余味不绝。人称杜诗“沉郁顿挫”,《蜀相》就是典型代表。

名家点评

《苕溪渔隐丛话》:苕溪渔隐曰:半山老人《题双庙诗》云:“北风吹树急,西日照窗凉。”细详味之,其托意深远,非止咏庙中景物而已……此深得老杜句法。如老杜题蜀相庙诗云:“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亦自别托意在其中矣。

《瀛奎律髓》:子美流落剑南,拳拳于武侯不忘。其《咏怀古迹》,于武侯云:“伯仲之间见伊吕,指挥若定失萧曹。”及此诗,皆善颂孔明者。

《唐诗品汇》:刘云:全首如此一字一泪矣。又云:千年遗下此语,使人意伤。

《唐诗援》:起语萧散悲凉,便堪下泪。

《唐诗选脉会通评林》:王安石曰:三、四止咏武侯庙,而托意在其中。董益曰:次联只用一“自”字与“空”字,有无限感怆之意。吴山民曰:次句纪地。三、四纪祠之冷落,“天下计”见其雄略,“老臣心”见其苦衷。结语逗漏宋人议论。

《杜臆》:此与“诸葛大名”一首意正相发……盖不止为诸葛悲之,而千古英雄有才无命者,皆括于此,言有尽而意无穷也。

《唐七律隽》:悲凉慷慨,吊古深情,淋淳于楮墨之间。胡元瑞谓结句滥觞宋人,浅视之矣。

《杜诗解》:三、四,碧草春色,黄鹂好音,入一“自”字、“空”字,便凄清之极。……第七句“未”字、“先”字妙,竟似后曾恢复而老臣未及身见之者,体其心而为言也。当日有未了之事,在今日长留一未了之计、未了之心。

《唐诗摘钞》:后半四句,就公始末以寓感慨,笔力简劲,宋人专学此种,流为议论一派,未免为公累耳。

《唐诗快》:呜呼!诗之感人至此,益信圣人“兴、观,群、怨”之言不妄。

《九家集注杜诗》:赵彦材云:悼之深矣。郭知达云:闵其志不遂也。

《删订唐诗解》:起句率。

《瀛奎律髓汇评》:纪昀:前四句疏疏洒洒,后四句忽变沉郁,魄力绝大。赵熙:沈郁、博大。

《杜诗详注》:“天下计”,见匡时雄略:“老臣心”,见报国苦衷。有此二句之沉挚悲壮,结作痛心酸鼻语,方有精神。宋宗简公归殁时诵此二语,千载英雄有同感也。

《唐诗贯珠》:“森森”二字有精神。

《唐宋诗醇》:老杜入蜀,于孔明三致意焉,其志有在也。诗意豪迈哀顿,具有无数层折,后来匹此,惟李商隐《筹笔驿》耳。世人论此二诗,互有短长,或不置轩轾,其实非有定见。今略而言之,此为谒祠之作,前半用笔甚淡,五六写出孔明身份,七、八转折而下,当时后世,悲感并到,正意注重后半。李诗因地兴感,故将孔明威灵撮入十四字中,写得十分满足,接笔一转,几将气焰扫尽,五、六两层折笔,末仍收归本事,非有神力者不能。二诗局阵各异,工力悉敌,悠悠耳食之论,未足与议也。

《唐诗别裁》:檃括武侯生平,激昂痛快。(“三顾频烦”二句下)。“开济”言开基济美,合二朝言之。

《杜诗镜铨》:邵子湘云:牢壮浑劲,此为七律正宗。自始至终,一生功业心事,只用四语括尽(“三顾频烦”四句下)。俞犀月云:真正痛快激昂,八句诗便抵一篇绝大文字。

《十八家诗钞》:张云:后四句极开阖驰骤、沉郁顿挫之妙,须作一气读,乃得其用意湛至处。

《网师园唐诗笺》:只下“何处”二字,已见祠宇荒芜。“三顾”至尾,沉雄檃括,抱负自见。

《历代诗法》:前四句伤其人之不可见,后四句叹其功之不能成,凭吊最深。

《昭昧詹言》:此亦咏怀古迹。起句叙述点题,三、四写景,后半论议缔情,人所同有,但无其雄杰明卓,及沉痛真至耳。

《读杜心解》:五、六,实拈,句法如兼金铸成,其贴切武侯,亦如熔金浑化……后来武侯庙诗,名作林立,然必枚举一事为句。始信此诗统体浑成,尽空作者。

《闻鹤轩初盛唐近体读本》:陈德公曰:五、六稳尽,结亦洒然。评:三、四写祠堂物色,只着“自”、“空”二句眼于中,便已悲凉欲绝,而肃穆深沈之象,更与荒芜零落者不同。

《历代诗评注读本》:悲壮雄劲,此为七律正宗。

《唐宋诗举要》:吴曰:起严庄凝重,此为正格。然亦自有开阖,不可平直(“丞相祠堂”四句下)。吴曰:顿转作收,用笔提空。故异常得势。

此诗末联二句,道出千古失意英雄的同感。唐代永贞革新首领王叔文、宋代抗金民族英雄宗泽等人在事业失败时都愤然诵此二语,说明这首诗思想内容与艺术技巧所铸成的悲剧美堪称历久不衰。

佚名

赏析

唐肃宗乾元二年(公元759年)十二月,杜甫结束了近四年的寓居秦州、同谷的颠沛流离的生活,在好友严武的帮助下,定居在成都浣花溪畔,开始一段短暂而较为安逸的生活。第二年(唐肃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春天,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探访了偶像诸葛亮的祠堂,写下了这首感人肺腑的千古绝唱。

      杜甫以《蜀相》为诗题说明此诗并非是单纯的咏怀古迹之作,而是以写人为主的。杜甫对诸葛亮这个历史人物有着特殊的感情,纵观杜甫一生诗作,以诸葛亮为主题的有二十多首,这二十多首诗歌无一例外的表达了杜甫对诸葛亮的推崇、敬重和仰慕之情,《蜀相》这首诗毫无疑问也不例外。
      诗的首联“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以设问句起,自问自答中表现了一个苦苦寻觅的诗人形象,或许是诗人初来乍到,不知祠堂在何处,或许诗人内心苦闷,若有所思、神情恍惚,总之他急切的盼望着找到那个能够给自己心灵慰藉的地方。春日的午后,草长莺飞、阳光明媚,远处城外一片葱茏的地方正是诗人的安心之处。掩上柴扉,诗人也掩住的孤寂的心门,牵上拴在门外桃树上的那头瘦弱而年迈的驴子,诗人向那个绿意盎然的地方进发,在那里有一位相隔五百多年的老友在等待着与他进行一次心灵的对话。首联一个“寻”字精妙传神,刻画出诗人那追慕先贤的执著感情和虔诚造谒的悠悠我思,同时笼罩全诗,为后来的写景抒情奠定了基础。“柏森森”则景中含情,通过肃穆、安谧的意向传达出诗人对诸葛亮的无限崇敬之情
      颔联“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写诗人来到祠堂所看到的景色。也不知走了多久,越过了多少阡陌纵横,诗人终于是来到了他仰慕已久的心灵圣地,这里一切都在春风里安静地等待着他,轻轻地推开祠堂破败的大门,院里春色与院外一样烟柳轻柔,或许是好久没有人来过这里,大殿的石阶的石缝里长满了青青的绿草,为这个被人们遗忘的地方平添一抹春意,春风轻拂,它们用摇曳的身姿展示着生命的姿态,可是有几人能够来这里为它们不屈的生命喝彩呢?几只黄鹂在院子的绿树上欢快的歌唱,不时的打量一下陌生的诗人。它们在歌唱什么?春天?生命?然而,这样曼妙的声音竟然让诗人眼角湿润起来,欢乐是别人的,不属于这个寂寞的地方。在这一联,诗人将自己的主观情意渗进了客观景物之中,使景中生意,把自己内心对诸葛亮的功业被人遗忘的惋惜之情从景物描写中传达出来,为下文感叹诸葛亮的壮志未酬做铺垫。
         颈联“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由写院中春景转而写诸葛亮,我们可以想象,面对这满院孤寂的春光,诗人是何其荒凉寂寞。他会想到什么?
       一位叱咤纷纭的英雄却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所有的功绩都已灰飞烟灭。可是真的什么也没发生过吗,先主三顾茅庐,孔明指点江山,君明臣贤三分天下恍然如昨天刚刚发生。孔明知恩图报,以一己之力支撑起刘氏颓圮的皇基,为后人书写了一曲“士为知己者死”的悲歌。一颗老臣之心可以与日月同辉,天地同光。还有那五丈原头飒飒的秋风,也一定浮现在诗人的心头。这就是孔明的一生,悲壮的一生。诗人也一定会想到自己,一生追求“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理想,却被现现实击得粉碎,最终也只是过着“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颠沛流离的生活。虽然孔明的一生也如自己一样不如意,但却又是多姿多彩的。想到此间诗人一定是汍澜被面、老泪纵横。这一联,两句十四个字,将人们带到战乱不已的三国时代,在广阔的历史背景下,刻画出一位忠君爱国、济世扶危的贤相形象。怀古为了伤今。此时,安史之乱尚未平定,国家分崩离析,人民流离失所,使诗人忧心如焚。他渴望能有忠臣贤相匡扶社稷,整顿乾坤,恢复国家的和平统一。正是这种忧国思想凝聚成诗人对诸葛亮的敬慕之情。
        尾联“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前半句诗人对诸葛亮一生作了总结,后半句将自己与诸葛亮从情感上合二为一,融为一体,抒发了千古同悲。
       诸葛亮赍志以殁的悲剧性结局无疑又是一曲生命的赞歌,他以行动实践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誓言,使这位古代杰出政治家的精神境界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产生使人奋发兴起的力量。这种力量也一定感染了诗人,诗人泪流满面,这泪水中一定饱含着对千古的仁人志士,为国为民,大智大勇者的悲壮人生的同情,但更多的一定是以其为师的敬仰。这泪水一定是诗人为自己的人生寻得方向后欣慰的泪水,从此之后,他将更坚定自己许身社稷,志在匡国的理想。至此,我们在这首诗歌中看到了两位形象丰满爱国者的形象。
       同时,这首诗在艺术表现上也很有特色,设问自答,以实写虚,情景交融,叙议结合,结构起承转合、层次波澜,又有炼字琢句、音调和谐的语言魅力,使人一唱三叹,余味不绝,充分体现了杜诗“沉郁顿挫”的风格。
      正如《历代诗评注读本》评价:悲壮雄劲,此为七律正宗。
佚名

赏析

《蜀相》是杜甫这首七律名篇的诗题。那么,“蜀相”,是指谁呢?就是诸葛丞相孔明。 
        公元221年,魏、蜀、吴三国鼎立时,刘备在四川成都建国称帝,史称“蜀汉”,拜诸葛亮(孔明)为丞相。所以,诗人杜甫在这里称孔明为“蜀相”。但它不仅仅是历史纪录,而是寄托作者对这位历史名相的仰慕和婉惜之情。 
        杜甫是唐肃宗(李亨)乾元二年(759)十二月结束了自己为时四十年(寄居秦州、同谷)的颠沛流离生活,到了成都的。他在朋友(主要是严武)的资助下,定居在成都浣花溪畔(即今“杜甫草堂”所在地)。第二年春天,诗人探访了武侯祠(即诸葛亮祠堂,因他曾被封为“武乡侯”故称)。在游赏之余,感慨万千,写下了这首感人肺腑的著名七律。

首联:专程寻访丞相祠

丞相祠堂何处寻? 锦官城外柏森森。 
        丞相祠堂,今称“武侯祠”,在今成都南门武侯祠大街。成都乃蜀汉之京都,诸葛亮在此主持国政二十多年,政绩卓著。晋代,李雄在成都称王时,为丞相始建了祠堂。后来,桓温平蜀,都城遭到很大破坏,而武侯祠却完整无损。但现在见到的“君臣合庙”形式,却是清代康熙时(1672)重建的,占地面积三万七千平方米。祠内拥有大量历代题写的诗词、对联和匾额。其中最著名的长联,是清人赵藩题写的: 
      能攻心,则反侧自销,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乃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此外还有岳飞手书诸葛亮《出师表》木刻和杜甫颂孔明的七律《蜀相》石碑。这是一个著名的游览胜地,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已辟为“南郊公园”。 
      锦官城,古代成都的别称。成都古时盛产“蜀锦”,汉时开始就曾在此设专门管理机构进行管理。官员们住在成都的“小城”(还有“大城”),故又称成都为“锦官城”、锦城或锦里。 
      柏森森,形容柏树长得高大而茂密。据《太平寰宇记》载,武候祠前的大柏树,相传是孔明亲栽的。“柏森森”三字,值得好好玩味:它不仅仅描摹了丞相祠之外景,渲染了一种安谧肃穆的气氛,而且也是识别丞相祠的最好标志,还是历代人民爱戴诸葛孔明的见证。 
      杜甫还有一首专咏夔州孔明庙前一棵老柏树的七古《古柏行》,其中有句云: 
      孔明庙前有老柏,柯如青铜根如石。 
      霜皮溜雨四十围,黛色参天二千尺。 
      君臣已与时际会,树木犹为人爱惜。 
      这正说明,成都、夔州各地武侯祠前都出现“森森古柏”的茂盛景象,都是因为“人爱惜”之故。大凡为人民做了许多好事的人,人民总不会忘记的,受人千古爱戴。你不见《诗经》中有首《甘棠》诗,记述着那棵甘棠树,总是“勿翦勿伐”、“勿翦勿败”的吗?那是人们用它来纪念周宣王时大臣召伯的。 
      这一联诗直承《蜀相》诗题,起势极妙:用了诘问式,自问自答,有记叙有描述。这是写丞相祠堂的外景,点明所在之地,并使前后两句自相呼应。

颔联:祠内春日景色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 
        诗人在描摹了祠堂外景之后,进而描写祠堂内景。内景,究竟怎样呢?
        是一片“祠庙荒凉”之景呢?还是一幅“春意盎然景色”?古今对这一联诗意的理解,一直有分岐。清人仇兆鳌注此诗时认为:“写祠庙荒凉”。近人大多袭取此说(如复旦马茂元等);《唐诗选》的注者也认为:“……‘自’、‘空’二字,一则表示草色莺声无人赏玩,见得祠宇荒寂;二则表示碧草黄莺都不管人事代谢,不解怀吊诸葛亮这样的古人。” 
        但是,山东大学萧涤非教授却认为,这是一种误解。其理由是:①从“碧草春色”、“黄鹂好音”的描写中,看不出有什么“荒凉”的意境,相反,倒是一派春意盎然的景色。因为古人是常以草色来渲染春色的美的(江淹《别赋》中即有“春草碧色,春水绿波”的句子)。杜诗这里的“碧草”不是杂草、野草,更不是衰草! 我们不能一见到“草”字,就同“荒凉”联系起来。②荒凉的景色描写,在此并不符合杜甫的写诗意图。正是要把祠堂的春景写得十分美好,然后,再用“自”、“空”二字(虚词)把美好春色一齐压倒、抹去,来加倍突出诗人对先贤的仰慕心情。所以,春色越美,鸟音越妙,就越有助于表达诗人这种情怀。如果理解为“荒凉”,便不能起到这种反衬的作用了。 
        我看,这一说法有道理。这两句诗,上承祠堂,主写景;下启感喟,主抒情。它们正是“景语含情,情语寓景”,情景两兼。正如王夫之所说,“名为二,实不可分”。这里,带要害性的字眼,是“自”与“空”两个字。这是互文对举,可以互训,即“空”与“自”,可以相互对释。因为自己景仰的是名相,但早已不存,空留祠庙,尽管石阶两旁碧草萋萋,令人悦目;那藏匿于森森柏叶之中黄鹂歌喉,并非不悦耳,然而,诗人却无心赏玩,徒增伤感而已。原来“伤人心别有怀抱”,诗人一心想念的是祠堂的主人诸葛亮,而非春草与黄鹂。这样,就很自然地从前半首写景过渡到后半首的写人,即从祠堂之景的描写转换为对丞相事迹的记述。

颈联:对诸葛武侯的评价

三顾频繁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这一联是全诗的核心,所以显得特别厚重、丰赡。表现在以下一些方面:首先,诗人用了重墨,从品德到事业、从正面到侧面,大事渲染,着力赞扬诸葛亮。上句用了“三顾茅庐”的典实,写到了刘备三次躬亲拜访孔明,这正是从侧面去烘托他的雄才大略。因为他有杰出才略,方得到刘备那样的器重。三顾频繁,就是“频繁三顾”;天下计,即天下之大计,或说计议天下大事。 
      下句,即从品德和事业方面,直接地正面来写诸葛亮勤劳忠贞的高尚品质。两朝开济,是说诸葛亮先辅先主刘备开创帝业,建立了国家,后又佐后主刘禅巩固帝业,济美守成,“功盖三分国”。老臣心,指诸葛亮尽忠报国,不遗余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品格。清人仇兆鳌说得好,“‘天下计’,见匡时雄略;‘老臣心’,见报国苦衷。有此两句的沉挚悲壮,结作痛心酸鼻语,方有精神。”(详见《杜少陵集详注》) 
      同时,从开篇到这里,诗人匠心独运,或明或暗运用手法,不断蓄贮,创造条件,到此才着力点明,成了全诗的重点之区。原来,这是一首抒情诗,但杜甫在这里打破了常规,引议论入诗,在艺术上讲,这也是使诗篇的核心部分更加突出,重点特重。有人认为,诸葛亮一生的心思,一篇《出师表》说尽了;而一篇《出师表》的内容,又为这两句诗高度概括了。

尾联:对诸葛武侯的悼念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这一联的上句,用了“孔明六出祁山”之事。诸葛亮一生特别感人之事就是他的“死”。他为了帮刘氏复兴汉室,统一天下,曾经六次出兵祁山伐魏。蜀后主建兴十二年(234)春,蜀军第六次伐魏,占据了五丈原,进行了“屯田”,而司马懿坚守不出。为了激怒对方,诸葛亮曾经用巾帼妇人之服送与司马懿,促其应战,亦未果。诸葛亮自己却因操劳过度,于这年的八月,病死在五丈原的军营中。死时,才五十四岁。这就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历史事实。 
      诸葛亮壮志未酬,但他的那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忘我精神,给后世的影响极大。诗人本身就是一个极好的例证。他在这里表现了对诸葛武侯的献身精神的崇高景仰和对他的事业未竟的痛惜心情。 
      下句中的“泪满襟”的“英雄”,是指谁呢?我看,首先是诗人自己。当然,不限于他。因为在这句诗的头上用了“长使”二字,这就从时间与空间两个方面大大地扩充了感染范围。也就是说,把普天之下(空间)和今后万世(时间)之具有报国雄心、追怀前贤的人们,统统包揽在内了,诗歌使广大的人们都发生共鸣,不能不为之同哭。

讲读了全诗之后,我们深深感到《蜀相》这首诗,的确无愧为千古名篇。诗人那种积极入世的思想和炽烈的政治热情洋溢于诗篇内外。正如沈德潜在《说诗晬语》中所说,“读少陵诗,如见其忧国伤时。”因此,它对后世的影响至深至广。 

这首《蜀相》,不仅在思想内容上如此,而在艺术上,也是一首相当完美的七 律。 
      大家知道,杜甫是一位善写七律的大师。在他现存的诗作中,七律有一百五十一篇,超过了现存的初唐、盛唐诗人所作七律的总和。他让我国七律诗体进入了十分成熟的阶段。 
      这首《蜀相》,就具有七律应有的结构严谨、对仗工整、声调和谐和语言精到等所有特征。正如他自己曾经说过的“晚节渐于诗律细”、“语不惊人死不休”。南宋诗人周紫芝赞扬说:“李杜文章万丈高,就是诗律杜陵豪。”(《次韵庭藻读少陵集》)在此,我不作逐点评析,仅就其章法作一点评说。 
     《蜀相》的章法,是很讲究起、承、转、合的。比如: 
      首联的“起”,紧扣诗题,写了走访武侯词。以其祠前参天古柏起先贤雄才之兴象,并以诘问开篇,起调也特具声势。 
      颔联的“承”,直承上联,写祠堂春日内景。不仅承接紧密,上承祠堂,下启感喟,而且用精炼造语、生动形象,酿造了深远意境和浓醇韵味。 
      至于颈联,作用是“转”,把诗意推进一层。因此,它写了对诸葛武侯的高度评价,即由写景进而写人。 
       最后尾联,是全诗的终结,即所谓“合”,或叫“收”。这一联写了诗人对诸葛亮的悼念。它做到了:“为诗结处,总要健举。”(王士禛口授、何世璂记述《然灯纪闻》中语)。的确,读了此诗的尾联,使人们深感诗篇收结得既有精神又有余味。 

佚名

赏析

唐肃宗乾元二年(公元759年)十二月,杜甫结束了近四年的寓居秦州、同谷的颠沛流离的生活,在好友严武的帮助下,定居在成都浣花溪畔,开始一段短暂而较为安逸的生活。第二年(唐肃宗上元元年,公元760年)春天,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他探访了偶像诸葛亮的祠堂,写下了这首感人肺腑的千古绝唱。

      杜甫以《蜀相》为诗题说明此诗并非是单纯的咏怀古迹之作,而是以写人为主的。杜甫对诸葛亮这个历史人物有着特殊的感情,纵观杜甫一生诗作,以诸葛亮为主题的有二十多首,这二十多首诗歌无一例外的表达了杜甫对诸葛亮的推崇、敬重和仰慕之情,《蜀相》这首诗毫无疑问也不例外。
      诗的首联“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以设问句起,自问自答中表现了一个苦苦寻觅的诗人形象,或许是诗人初来乍到,不知祠堂在何处,或许诗人内心苦闷,若有所思、神情恍惚,总之他急切的盼望着找到那个能够给自己心灵慰藉的地方。春日的午后,草长莺飞、阳光明媚,远处城外一片葱茏的地方正是诗人的安心之处。掩上柴扉,诗人也掩住的孤寂的心门,牵上拴在门外桃树上的那头瘦弱而年迈的驴子,诗人向那个绿意盎然的地方进发,在那里有一位相隔五百多年的老友在等待着与他进行一次心灵的对话。首联一个“寻”字精妙传神,刻画出诗人那追慕先贤的执著感情和虔诚造谒的悠悠我思,同时笼罩全诗,为后来的写景抒情奠定了基础。“柏森森”则景中含情,通过肃穆、安谧的意向传达出诗人对诸葛亮的无限崇敬之情
      颔联“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写诗人来到祠堂所看到的景色。也不知走了多久,越过了多少阡陌纵横,诗人终于是来到了他仰慕已久的心灵圣地,这里一切都在春风里安静地等待着他,轻轻地推开祠堂破败的大门,院里春色与院外一样烟柳轻柔,或许是好久没有人来过这里,大殿的石阶的石缝里长满了青青的绿草,为这个被人们遗忘的地方平添一抹春意,春风轻拂,它们用摇曳的身姿展示着生命的姿态,可是有几人能够来这里为它们不屈的生命喝彩呢?几只黄鹂在院子的绿树上欢快的歌唱,不时的打量一下陌生的诗人。它们在歌唱什么?春天?生命?然而,这样曼妙的声音竟然让诗人眼角湿润起来,欢乐是别人的,不属于这个寂寞的地方。在这一联,诗人将自己的主观情意渗进了客观景物之中,使景中生意,把自己内心对诸葛亮的功业被人遗忘的惋惜之情从景物描写中传达出来,为下文感叹诸葛亮的壮志未酬做铺垫。
         颈联“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由写院中春景转而写诸葛亮,我们可以想象,面对这满院孤寂的春光,诗人是何其荒凉寂寞。他会想到什么?
       一位叱咤纷纭的英雄却淹没在历史的洪流中,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所有的功绩都已灰飞烟灭。可是真的什么也没发生过吗,先主三顾茅庐,孔明指点江山,君明臣贤三分天下恍然如昨天刚刚发生。孔明知恩图报,以一己之力支撑起刘氏颓圮的皇基,为后人书写了一曲“士为知己者死”的悲歌。一颗老臣之心可以与日月同辉,天地同光。还有那五丈原头飒飒的秋风,也一定浮现在诗人的心头。这就是孔明的一生,悲壮的一生。诗人也一定会想到自己,一生追求“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理想,却被现现实击得粉碎,最终也只是过着“布衾多年冷似铁,娇儿恶卧踏里裂。床头屋漏无干处,雨脚如麻未断绝。”颠沛流离的生活。虽然孔明的一生也如自己一样不如意,但却又是多姿多彩的。想到此间诗人一定是汍澜被面、老泪纵横。这一联,两句十四个字,将人们带到战乱不已的三国时代,在广阔的历史背景下,刻画出一位忠君爱国、济世扶危的贤相形象。怀古为了伤今。此时,安史之乱尚未平定,国家分崩离析,人民流离失所,使诗人忧心如焚。他渴望能有忠臣贤相匡扶社稷,整顿乾坤,恢复国家的和平统一。正是这种忧国思想凝聚成诗人对诸葛亮的敬慕之情。
        尾联“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前半句诗人对诸葛亮一生作了总结,后半句将自己与诸葛亮从情感上合二为一,融为一体,抒发了千古同悲。
       诸葛亮赍志以殁的悲剧性结局无疑又是一曲生命的赞歌,他以行动实践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誓言,使这位古代杰出政治家的精神境界得到了进一步的升华,产生使人奋发兴起的力量。这种力量也一定感染了诗人,诗人泪流满面,这泪水中一定饱含着对千古的仁人志士,为国为民,大智大勇者的悲壮人生的同情,但更多的一定是以其为师的敬仰。这泪水一定是诗人为自己的人生寻得方向后欣慰的泪水,从此之后,他将更坚定自己许身社稷,志在匡国的理想。至此,我们在这首诗歌中看到了两位形象丰满爱国者的形象。
       同时,这首诗在艺术表现上也很有特色,设问自答,以实写虚,情景交融,叙议结合,结构起承转合、层次波澜,又有炼字琢句、音调和谐的语言魅力,使人一唱三叹,余味不绝,充分体现了杜诗“沉郁顿挫”的风格。
      正如《历代诗评注读本》评价:悲壮雄劲,此为七律正宗。
佚名

赏析

诗作题名“蜀相”,鲜明醒目地点明了所写的对象。公元211年,刘备在四川称帝,任命诸葛亮为丞相,因为四川原是古代蜀国的地方,所以后人称刘备建立的政权为蜀汉政权,诸葛亮也就被称为“蜀相”了。 
        这首诗写于公元760年,当时正值“安史之乱”后,诗人流落西南,定居成都,这也是诗人第一次来到成都。成都是蜀汉的旧都,在城郊有诸葛亮的祠庙。诸葛亮是三国时叱咤风云的人物,他辅助刘备,联孙抗曹,建立了蜀汉政权,更有雄心平定中原,统一中国,杜甫对他是极为景仰的,“诸葛大名垂宇宙”(《咏怀古迹五首》其一),正是他对诸葛亮的高度评价。来到成都,诗人自然急切地想去拜谒先贤,首联二句一问一答,不疑而问,自问自答,正是为了表达诗人思慕先贤的感情。为了更好地突出这一伟大的历史人物,诸葛祠在成都郊外,诗中不说“成都城外”而说“锦官城外”是因为成都在汉时织锦业很发达,国家曾在此地设有锦官,故有“锦官城”之称。另外,称之为锦官城,亦使人感到成都城明丽秀美,繁华如锦,使诗句有一种美感。作者用“锦官城外柏森森”对诸葛祠的环境作了集中的描绘:远远望去,只见那里古柏茂密,苍苍郁郁,显得庄严、肃穆,其中深深地蕴含着诗人对先贤长久以来的崇敬爱慕之情。 
        走近祠前,映入眼中的是一派生机盎然的春色:祠前阶下,铺映着萋萋芳草;树上枝头,轻啼出宛啭莺语,真可说是良辰美景了,然而诗人却说是“自春色”、“空好音”,“自”和“空”都有“白白”的意思,也就是说,春色再艳,鸟声再美,都是空有徒劳的,诗人既无心看,也无心听。这里,诗人的感情与景物是不相一致的,引起这种矛盾的原因却正是诗人崇高的品格,国家动乱,人民苦难,诗人“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政治理想已近破灭,忧心如焚,那里还有什么心思去观赏春景呢?凭吊古迹,感慨现实,诗人心潮澎湃,沉缅在对古人的追思之中。 
        五、六两句,把我们带到了战乱不息的三国时代。刘备三次拜访隐居南阳的诸葛亮,和他共商天下大计,诸葛亮感恩知己,出山相助,辅助刘备开创了蜀汉基业,之后,又帮助后主刘禅继业。二十八年中,对刘氏父子忠心耿耿,为复兴汉室呕心沥血。对于这样一个“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中”而建立功业的人物诗人是倾心仰慕的。“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正是以最精简的文笔总括了诸葛亮的一生功绩,刻划了他的伟大形象,也寄寓着诗人的希望,希望能有这样的政治家来匡救天下,恢复国家的和平统一。 
        然而,诸葛亮没有能完成他光复大业的理想。蜀汉建兴十二年(公元234年),他率领军队伐魏,在五丈原(今陕西郿县西北)和司马懿的军队相峙百余日,八月,病死在军中,年仅五十四岁。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品格使后代的英雄敬仰,他的壮志未酬又使后人痛惜,怀古伤今,作者不禁热泪纵横,写下了“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这二句感情充溢,深沉的诗句,它激起了后世英雄的同感,道出了天下有抱负之士的共同心声,宋代的名将宗泽在临终前不就高诵着这二句诗吗?
        这是一首凭吊古人的诗,前四句写景,后四句抒情,然而无论写景抒情,它都有一个基点,那就是全诗始终寄寓着忧国忧民的感情。在写景中,蕴含着诗人忧念时世的沉重心情。在追念中,寄托着诗人的政治理想,这也正是诗人对胸怀天下、济世扶危的诸葛亮极度崇敬,爱慕,对诸葛亮的不幸结局痛惜的原因。从这首诗中,我们又一次看到了杜甫作为一个现实主义的诗人,作为一个人民的诗人的伟大之处。 

佚名

赏析

大概就在上元元年(760)暮春搬到浣花溪草堂前后,一天杜甫得暇,曾去成都游览、凭吊,作了这首《蜀相》。

武侯祠现存,在成都市南郊。西晋末年为纪念三国蜀丞相诸葛亮而建。初与蜀先主刘备昭烈庙相邻。明初武侯祠并于昭烈庙,故大门横额书“汉昭烈庙”。现存殿宇系清代康熙年间重建。当时老杜所见,并在这诗中所咏及的古柏,今犹翳翳森森。青瓦红墙,殿宇宏伟。祠内有“三绝碑”,由中唐宰相裴度撰文,著名书法家柳公绰(柳公权之兄)书写,名匠鲁建刻字,皆绝妙,故名。诸葛亮殿内外匾对甚多,最著名的是清代赵藩的一副对联:“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正殿诸葛亮像前有铜鼓三面,称诸葛鼓,铸于公元六世纪以前,老杜来游时当见到此物。殿西侧为先主惠陵。这诗发端以自问自答,点明祠堂所在和初次寻访的心情,以及未到即望见古柏森森的最先印象,崇敬之感,油然而生。锦官城故址在今成都市南,简称锦城。三国蜀汉时管理织锦之官驻此,故名。锦官城附近一带有锦江流过,称锦里。传说古人织锦濯于此江中,较他水鲜明,故名。诗文中多以“锦官城”、“锦城”、“锦里”称成都。颔联是说阶草自绿、莺歌空好都无心欣赏,因为他此来是为了缅怀蜀相功业,心中感触正多,无闲情逸致呢。从而引出后面的话来:刘备(先主)三顾茅庐,诸葛亮帮他决定东连孙权、北抗曹操、西取刘璋的天下大计,辅佐他开基创业,后来又扶助刘禅(后主)济美守成。诸葛亮为两朝开(基)济(美)效忠,真是费尽了一片心血。他曾在《后出师表》中表示:“臣鞠躬尽力,死而后已。”后出师伐魏,据武功五丈原,与司马懿对抗于渭南,相持百余日,病死军中。每当想到他决心匡复汉室、统一中国的大志终于未能实现,后世的英雄们都不免要热泪沾襟、不胜感慨啊!老杜对诸葛亮很敬佩,也很羡慕他有幸得遇先主:“孔明有知音”(《遣兴》)。诸葛亮建立了两朝开济的大功业,可是对于他的“出师未捷身先死”老杜尚且如此深表惋惜,那末,对于自己的胸怀大志,身当乱世,却无补于国,无济于时,又将作何感想呢?诗人这一掬同情之泪是为孔明洒,更是为自己洒。当然,这沉痛的诗句也道出了千古英雄壮志未酬、抱恨终天的孤忿,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宋史·宗泽传》载:“泽请上(指宋高宗)还京二十余奏,为黄潜善等所抑,忧愤成疾。诸将入问疾,泽曰:‘吾以二帝(徽宗、钦宗)蒙尘,积愤至此,汝等能歼敌,则我死无恨。’众皆涕泣曰:‘敢不尽力。’诸将出,泽感曰:‘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无一语及家事,但呼过河者三而薨。”这不仅能见诗歌感染力的强烈,也可反过来帮助体会诗人孤忿的深沉。老杜经过千辛万苦来到成都,尤其是修盖了草堂,暂得安居以后,心境的确是比较好的,诗中也不时流露出闲适情调来,但是他内心深处仍然是极其痛苦的。《蜀相》是诗人来成都后第一首心情沉重的作品,这种情绪,犹如一股泉脉,在这一时期那些貌似和平宁静的篇章中时有涌现,这提醒我们在研究作家作品时,既要看到思想感情的各个方面及其表现形式的多样化,也要看到它的主流。尽管老杜一再表白他想找个桃花源避世,莫说世上并无桃花源,就是真的找到了,他也当不了那种“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身世两相弃的避秦人啊!

佚名

《蜀相》   [中唐·杜甫·七律]

丞相祠(cí)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bǎi)森森。
去哪里寻找武侯诸葛亮的祠堂?在成都城外那柏树茂密的地方。
丞相祠堂:即诸葛武侯祠,在现在成都,晋李雄初建。锦官城:成都的别名。柏森森:柏树茂盛繁密的样子。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hǎo)音。
碧草照映台阶自当显露春色,树上的黄鹂隔枝空对婉转鸣唱。
空:白白的。
三顾频(pín)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
三顾茅庐频繁的商论天下大计,辅佐两代君主的老臣忠心耿耿。
三顾频繁天下计:意思是刘备为统一天下而三顾茅庐,问计于诸葛亮。这是在赞美在对策中所表现的天才预见。频烦,犹“频繁”,多次。两朝开济:指诸葛亮辅助刘备开创帝业,后又辅佐刘禅。两朝:刘备、刘禅父子两朝。开:开创。济:扶助。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jīn)。
可惜出师伐魏未捷而病亡军中,常使历代英雄感慨泪湿衣襟!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出师还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就先去世了,常使后世的英雄泪满衣襟。指诸葛亮多次出师伐魏,未能取胜,至蜀建兴十二年(234年)卒于五丈原(今陕西岐山东南)军中。出师:出兵。


《蜀相》,本篇选自杜甫《杜工部集》。蜀相,公元221年刘备建蜀汉,即帝位,以诸葛亮为丞相。故称“蜀相”。 

公元759年(唐肃宗乾元二年)十二月,杜甫结束了颠沛流离的生活,到了成都,定居在浣花溪畔。公元760年春天,他探访了诸葛武侯祠,写下了这首感人肺腑的千古绝唱。

武侯祠系西晋末年十六国成(汉)李雄为纪念三国蜀丞相武乡侯诸葛亮而建,原在成都少城内,后迁至南郊,与蜀先主刘备昭烈庙相邻。明初将武侯祠并入昭烈庙。现存殿宇系清康熙年间重建。

丞相祠堂何处寻,锦官城外柏森森。去哪里寻找武侯诸葛亮的祠堂?在成都城外那柏树茂密的地方。
丞相祠堂:即诸葛武侯祠。锦官城:成都的别名。柏森森:柏树茂盛繁密的样子。

诗人以自问自答方式起兴,点出武侯祠所在地在锦官城外南郊之地,再以 “柏森森” 来形容祠堂之郁郁葱葱。表示祠堂之庄严。之所以选写 “柏树”,相传为诸葛亮手植。

首联写的是远景。 

映阶碧草自春色,隔叶黄鹂空好音。碧草照映台阶自当显露春色,树上的黄鹂隔枝空对婉转鸣唱。
空:白白的。
颌联写的是祠堂的近景。
只不过,大诗人来此不是游玩看景,而是怀着瞻仰景仰之心。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三顾茅庐频繁的商论天下大计,辅佐两代君主的老臣忠心耿耿。

频烦,犹“频繁”,多次。两朝开济:指诸葛亮辅助刘备开创帝业,后又辅佐刘禅。两朝:刘备、刘禅父子两朝。开:开创。济:扶助。

颈联总结概括称颂了诸葛亮一生经历和业绩,包括刘备三顾茅庐,诸葛亮隆中对,辅助刘备开创基业,辅佐刘禅支撑危局等事迹。

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可惜出师伐魏未捷而病亡军中,常使历代英雄感慨泪湿衣襟!

出师未捷,指“北定中原,兴复汉室,还于旧都”(《出师表》)的理想未得实现。《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载:蜀汉建兴十二年(公元234年)春,诸葛亮出师伐魏,据武功五丈原(今陕西郿县西南斜谷口西侧),与司马懿对抗于渭南。其年八月,病卒于军中,时年五十四。 

诸葛亮辅佐两代蜀汉皇帝的雄心壮志是统一中国。但是出师还没有取得最后的胜利就先去世了,常使后世的英雄泪满衣襟。

尾联,让人潸然泪下的传世名句!

《蜀相》是唐朝大诗人杜甫写的一首七律诗。这是一首咏史怀古诗。表达了大诗人对蜀汉丞相诸葛亮雄才大略、辅佐两朝、忠心报国的称颂以及对他出师未捷而身死的惋惜之情。同时也婉转表达了自己未能得遇明主,建功立业以及忧国忧民的心情。



点击辑期图标,畅游古诗文世界。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