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焱68 / 诗词歌赋 / 古诗词全解 | 孙子兵法·地形篇

0 0

   

古诗词全解 | 孙子兵法·地形篇

2020-03-29  秋焱68

想阅读 孙子兵法全文及翻译,在本公众号回复“孙子兵法”即可

孙子兵法·地形篇


  孙子曰:地形有通者,有挂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险者,有远者①。我可以往,彼可以来,曰通②;通形者,先居高阳,利粮道,以战则利③。可以往,难以返,曰挂④;挂形者,敌无备,出而胜之;敌若有备,出而不胜,难以返,不利⑤。我出而不利,彼出而不利,曰支⑥;支形者,敌虽利我,我无出也;引而去之,令敌半出而击之,利⑦。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敌⑧,若敌先居之,盈而勿从,不盈而从之⑨。险形者⑩,我先居之,必居高阳以待敌,若敌先居之,引而去之,勿从也。远形者,势均,难以挑战,战而不利。凡此六者,地之道也;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译文】
  
  孙子说:地形有“通”、“挂”、“支”、“隘”、“险”、“远”等六种。我们可以去,敌人可以来的地区,叫做“通”;在这种地区,必须先抢占处高向阳的地方,并保持粮道畅通,这样,作战就有利。容易前进、难以返回的地区,称为“挂”;在这种地区,敌人如果没有防备,我们就能出击战胜他,敌人如果有防备,出击不能取胜,我军又难以返回,这就不利了。我军出击不利,敌人出击也不利的地区,叫做“支”;在这种地区,敌人即使以利引诱我军,我们也不要主动出击,应该率军假装退避,诱使敌人来追赶我们,等他们出击到一半的时候,再回师乘机反击,这样就有利了。在狭窄险要的“隘”形地区,我军必须率先以重兵占领隘口以等待敌军到来,如果敌军先占据并且封锁了隘口,我们不要随敌意去进攻,如果敌人没有封锁隘口,我军就可以进攻。在高峻难行的“险”形地区,我军应先占据此险要之地,并在处高向阳的地方以待敌军,如果敌人率先占据了此地区,应当率军离开,不要与敌军交战。在敌我营垒相距较远的“远”形地区,双方在地利上处于均势,都很难到对方营垒主动挑战,这种情况下出战就不利。以上这六条,就是利用地形的一般原则。掌握这些基本原则是将帅最重要的责任,不可不认真加以考察研究。
  
  【注释】
  
  ①地形有通者,有挂者,有支者,有隘者,有险者,有远者:《长短经·地形》、《通典》卷一五九所引此句没有这六个“者”字。这里总说六种地形,以下分别介绍。
  
  ②往:去。通:通达,四通八达的地区。《易·系辞》:“往来无穷谓之通。”梅尧臣注:“道路交达。”杜佑注:“谓俱在平陆,往来通利也。”张预注:“俱在平陆,往来通达。”
  
  ③通形者,先居高阳,利粮道,以战则利:《长短经·地形》、《通典》卷一五九所引“通形者”作“居通地”;“先居高阳”,《长短经·地形》所引作“先处其高阳”,《通典》卷一五九所引作“先据其地,居高阳”。高阳:指高而向阳之地。粮道:运粮的道路。这一句意思是说,在道路通达的平陆地区,应当率先占据居高向阳的区域,保持粮道的畅通,这样,进行战斗就会有利。曹操曰:“宁致人,无致于人。”李筌曰:“先之以待敌。”张预曰:“先处战地以待敌,则致人而不致于人。我虽居高面阳,坐以致敌,亦虑敌人不来赴战,故须使粮饷不绝,然后为利。”
  
  ④可以往,难以返,曰挂:“挂”,武经本作“掛”,《通典》卷一五九所引作“挂地”。挂:碍,阻碍。这里指易入难出的地区。杜佑注:“挂者,牵挂也。”李筌曰:“往不宜返曰挂。”杜牧注:“挂者,险阻之地,与敌共有,犬牙相错,动有挂碍也。”梅尧臣注:“网罗之地,往必挂缀。”赵本学曰:“往则顺而下,返则逆而上,前高后低,如物挂者然也。”
  
  ⑤挂形者,敌无备,出而胜之;敌若有备,出而不胜,难以返,不利:《长短经·地形》、《通典》卷一五九所引“挂形者”作“挂形曰”,“敌若有备”作“敌有备”。这一句意思是说,在易入难出的挂形地区,敌人如果没有防备,我们就能出击战胜他,敌人如果有防备,出击不能取胜,我军又难以返回,这就不利了。张预注曰:“察知敌情,果为无备,一举而胜之,则可矣,若其有备,出而弗克,欲战则不可留,欲归则不得返,非所利也。”
  
  ⑥支:持,相持,这里指对彼我双方出兵均不利的地区。杜预注:“支,持也。”李筌曰:“支者,两俱不利,如挂之形,故各分其势。”赵本学曰:“各守高隘,垒壁相望,其中有可战之地,险阻倾测,不利分合,不便救应,彼此皆然,两相支持而已,故曰支形。”郭化若注:“支,敌我相隔处于隘路两端。”
  
  ⑦支形者,敌虽利我,我无出也;引而去之,令敌半出而击之,利:《长短经·地形》、《通典》卷一五九所引“支形者”作“支形曰”。利:以利引诱。引:收敛,退避。去:离开。此句意思是说,在敌我双方出兵都不利的支形地区,敌人即使以利引诱我军,我们也不要主动出击,应该率军假装退避,诱使敌人来追赶我们,等他们出击到一半的时候,再回师乘机反击,这样就有利了。张预注曰:“敌若来追,伺其半出,行列未定,锐卒攻之,必获利焉。”
  
  ⑧隘形者,我先居之,必盈之以待敌:《长短经·地形》、《通典》卷一五九所引“隘形者”作“隘形曰”,《长短经·地形》所引“以”作“而”。隘:狭窄,狭小,这里指狭窄险要的地区。曹操曰:“隘,两山之间通谷也。”梅尧臣曰:“两山通谷之间。”盈:满,充满。这里指以足够兵力堵塞隘口。杜佑曰:“盈,满也,以兵陈满隘形,欲使敌不得进退也。”杜牧注:“盈者,满也。言遇两山之间,中有通谷,则须当山口为营,与两山口齐,如水之在器而盈满也。”皆是。李筌曰:“盈,平也。敌先守隘,我去之。”失之。
  
  ⑨若敌先居之,盈而勿从,不盈而从之:《长短经·地形》所引“居”下无“之”字。从:跟随。此句意思是说,在狭窄险要的隘形地区,我军必须率先以重兵占领隘口以等待敌军到来,如果敌军先占据并且封锁了隘口,我们不要随敌意去进攻,如果敌人没有封锁隘口,我军就可以进攻。曹操曰:“隘,两山之间通谷也,敌势不得挠我也。我先居之,必前齐隘口,陈而守之,以出奇也。敌若先居此地,齐口陈,勿从也。即半隘陈者从之,而与敌共此利也。”张预曰:“左右高山中有平谷,我先至之,必齐满,由口意为陈,使敌不得进也。我可以出奇兵,彼不能以挠我。敌若先居此地,盈塞隘口而陈者,不可从也。若虽守隘口,俱不齐满者,入而从之,与敌共此险阻之利。”
  
  ⑩险形者:《长短经·地形》、《通典》卷一五九所引作“险形曰”。险:险阻,阻塞,这里指高峻险要的地区。梅尧臣曰:“山川丘陵也。”
  
  若敌先居之,引而去之,勿从也:《长短经·地形》、《通典》卷一五九所引“居”和“去”下均无“之”字。这两句意思是说,在高峻难行的险形地区,我军应先占据此险要之地,并在处高向阳的地方以待敌军。如果敌人率先占据了此地区,应当率军离开,不要与敌军交战。曹操曰:“地险隘,尤不可致于人。”李筌曰:“若险阻之地,不可后于人。”张预曰:“平陆之地,尚宜先居,况险厄之所,岂可以致于人?
  
  故先处高阳,以佚待劳,则胜矣。若敌已居此地,宜速引去,不可与战。”
  
  远形者,势均,难以挑战,战而不利:《长短经·料敌》所引作“远形钩势,难以挑,战而不利”,《通典》卷一五九所引“远形者”作“夫远形”。远形:指敌我相距较远的地区。势均:一说为兵势相均。李筌曰:“力敌而挑,则利未可知也。”孟氏曰:“兵势既均。”张预曰:“势力又均。”一说地势相均,哪一方都没有优势。杜牧曰:“譬若我与敌垒相去三十里,若我来就敌垒而延敌欲战者,是我困敌锐,故战者不利。若敌来就我垒延我欲战者,是我佚敌劳,敌亦不利,故言势均。”杜说为善。挑战:激使敌方出战。曹操曰:“挑战者,延敌也。”此句意思是说,在敌我营垒相距较远的远形地区,双方在地利上处于均势,都很难到对方营垒主动挑战,这种情况下出战就不利。
  
  道:一般原则,基本规律。
  
  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长短经·料敌》所引作“皆将之至任,不可不察”。
  
  至:最,极。
  
  【评解】
  
  鉴于地形在作战中所起的至关重要的作用,我国古代兵家无不主张占据有利地形,以创造制胜条件。
  
  故兵有走者,有弛者,有陷者,有崩者,有乱者,有北者。

  【原文】
  凡此六者,非天之灾,将之过也①。夫势均,以一击十,曰走②;卒强吏弱,曰弛③;吏强卒弱,曰陷④;大吏怒而不服,遇敌怼而自战,将不知其能,曰崩⑤;将弱不严,教道不明,吏卒无常,陈兵纵横,曰乱⑥;将不能料敌,以少合众,以弱击强,兵无选锋,曰北⑦。凡此六者,败之道也⑧,将之至任,不可不察也。
  
  【译文】
  
  军队致败有“走”、“弛”、“陷”、“崩”、“乱”、“北”六种情况。这六种情况都不是上天降下的灾难,而完全是将帅自身的过错所导致的。在双方地势均同的情况下却以一击十而导致失败的,叫做“走”。士卒强悍而军官懦弱而导致失败的,叫做“弛”。将帅强悍而士卒懦弱而导致失败的,叫做“陷”。偏将怨怒,不服从指挥,遇到敌人擅自愤然出战,主将又不了解他们能力而采取措施,从而导致失败的,叫做“崩”。将帅懦弱缺乏威严,教导训练没有章法,官兵关系混乱失序,列兵布阵杂乱无章,从而导致失败的,叫做“乱”。将帅不能正确地判断敌情,却以少击众,以弱击强,作战又没有精锐的先锋部队,从而导致失败的,叫做“北”。以上这六种情况,都是军事行动导致失败的原因。掌握这些基本原则是将帅最重要的责任,不可不认真加以考察研究。
  
  【注释】
  
  ①凡此六者,非天之灾,将之过也:武经本、樱田本“非天之灾”作“非土地之灾”。天:古人以天为万物主宰者。或指命运,天意。过:过失,错误。
  
  ②夫势均,以一击十,曰走:曹操曰:“不料力也。”李筌曰:“不量力也。若得形便之地,用奇伏之计,则可矣。”走:逃跑,逃奔。
  
  ③卒强吏弱,曰弛:《长短经·练士》所引“吏”作“将”。曹操曰:“吏不能统卒,故弛坏。”张预曰:“士卒豪悍,将吏懦弱,不能统辖约束,故军政弛坏。”弛:松懈,放纵,松弛。
  
  ④吏强卒弱,曰陷:曹操曰:“吏强欲进,卒弱,辄陷败也。”李筌曰:“陷,败也。
  
  卒弱不一,则难以为战,是以强陷也。”陷:覆没,陷落。
  
  ⑤大吏怒而不服,遇敌怼而自战,将不知其能,曰崩:对于此句有不同的理解。
  
  一说为内部不团结必崩。曹操曰:“大吏,小将也。大将怒之,心不压服,忿而赴敌,不量轻重,则必崩坏。”张预曰:“大凡百将一心,三军同力,则能胜敌。今小将恚怒,而不服于大将之令,意欲俱败,逢敌便战,不量能否,故必崩覆。”一说将为敌所怒而失去理智不能正确衡量敌我力量对比则必崩。李筌曰:“将为敌所怒,不料强弱,驱士卒如命者,必崩坏。”一说为内部管理失序必崩。贾林曰:“大吏小将不想压伏,崩坏之道。将又不量己之能否,不知卒之勇怯,强与敌斗,自取贼害,岂非自上而崩乎?”以文意观之,以曹、张之说为善。大吏:指部将。曹操曰:“大吏,小将也。”怼:怨恨。崩:溃散,溃败。
  
  ⑥将弱不严,教道不明,吏卒无常,陈兵纵横,曰乱:《御览》卷二七二所引“将弱不严”作“将弱而严”。曹操曰:“为将若此,乱之道也。”李筌曰:“将或有一于此,乱之道也。”教导:指教训引导。无常:变化不定。这里指缺少法度,上下关系失序。纵横:杂乱貌。乱:无秩序,混乱。
  
  ⑦将不能料敌,以少合众,以弱击强,兵无选锋,曰北:《御览》卷二七二所引“将不能料敌”作“将能料敌”。曹操曰:“其势若此,必走之兵也。”李筌曰:“军败曰北,不料敌也。”料敌:分析敌情。合:交战,抵御。选锋:指挑选精锐的士兵组成的突击队。北:败,败逃。
  
  ⑧凡此六者,败之道也:《御览》卷二七二所引“败之道”作“胜败之道”。陈皞注对这六种致败的原因总结说:“一曰不量众寡,二曰本乏刑德,三曰失于训练,四曰非理兴怒,五曰法令不行,六曰不择骁果,此名六败也。”
  
  【评解】
  
  孙子十分重视将领的能力素质和为将之道,十三篇中几乎篇篇都有与此相关的内容。在这一节中,孙子又对将领可能出现的六种致败因素做出了分析,从而从反面证明了将领素质对于军事行动胜负的决定性意义。
  
  夫地形者,兵之助也。料敌制胜,计险厄远近,上将之道也①。知此而用战者必胜,不知此而用战者必败②。故战道必胜,主曰无战,必战可也③;战道不胜,主曰必战,无战可也。
  
  故进不求名,退不避罪,唯人是保④,而利合于主,国之宝也⑤。
  
  【译文】
  
  地形是用兵作战的辅助条件。正确判断敌情,制定制胜方案,考察地形的险易及远近,这是主帅必须掌握的方法。懂得这些道理而去指挥作战的,必定能够取得胜利;不懂这些道理就去指挥作战的,必定要遭到失败。因此,根据战争规律分析有必胜把握的情况下,即使国君主张不战,主将按照自己的判断打也可以;根据战争规律分析没有必胜把握的,即使国君主张战,主帅不打也可以。所以,前进不谋求名声,后退不害怕受罚,只是一心以保全百姓和符合国君利益为考虑问题的出发点,这样的将帅,才是国家难得的宝贵财富啊!
  
  【注释】
  
  ①料敌制胜,计险厄远近,上将之道也:《通典》卷一五○、《御览》卷二九○所引此句前有“夫”字,“计险厄”作“计极险易利害”。厄:指险阻之处,险要之地。
  
  《吴子·应变》:“避之于易,邀之于厄。”上将:贤能之将,这里指主将,统帅。
  
  ②用战:指挥战争。张预曰:“既知敌情,又知地利,以战则胜,俱不知之,以战即败。”
  
  ③战道:战争的规律。主:指君主,国君。可:是,对。
  
  ④唯人是保:武经本、樱田本“人”作“民”。保:保全。
  
  ⑤而利合于主,国之宝也:武经本无“合”字,汉简本“宝”作“葆”。合:同,相同,一致。一说符合,适合。
  
  【评解】
  
  一个优秀的军事指挥员既要具有较高的素质,又要有临时决断的气魄和敢于承担责任的勇气。这样才能抓住战机,争取主动,取得军事行动的胜利。

  视卒如婴儿,故可以与之赴深①;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②,譬若骄子,不可用也③。
  
  【译文】
  
  对待士卒像对待婴儿一样细致,那么士卒就可以同将帅赴汤蹈火;对待士卒像对待自己最疼爱的儿子一样关心,士卒就可以跟将帅同生共死。如果对士卒只能厚待而不能使用,只会溺爱却不懂教育,士卒有乱行而不能治理,那士卒将如同宠爱坏了的子女一样,也是不堪使用的。
  
  【注释】
  
  ①视卒如婴儿,故可以与之赴深谿:《通典》卷一五二所引此句及下句均无“故”字。视:看待,对待。赴:投入,跳进。赴深谿:喻到极危险的地方去。李筌曰:“若抚之如此,得其死力也。故楚子一言,三军之士皆如挟纩也。”
  
  ②厚而不能使,爱而不能令,乱而不能治:武经本、樱田本“厚”和“爱”互倒,《长短经·禁令》、《御览》卷二八○、二九六所引“治”作“理”。厚:厚待,优待。令:教育。治:整治,整理。
  
  ③譬若骄子,不可用也:《通典》卷一四九所引“譬若”作“譬如”。譬若:譬如,像……一样。骄子:娇贵、宠爱之子。骄,通“娇”。
  
  【评解】
  
  孙子的这段论述,充分地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君人者制仁”的思想精髓。《六韬》中说:“敬其众,合其亲。敬其众则和,合其亲则喜,是谓仁义之纪。”一个人,要想成就一番事业,不仅要有过人的胆识,宽广仁慈的胸怀也是不可少的,一个没有仁爱之心的人,肯定只能成为一个“孤家寡人”,根本不可能做成什么大事业。这一点无论在军事斗争领域还是社会生活和人际交往的其他领域,同样适用。
  
  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①;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②,胜之半也;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③,而不知地形之不可以战,胜之半也。故知兵者,动而不迷,举而不穷④。故曰:知彼知己,胜乃不殆;知天知地,胜乃不穷⑤。
  
  【译文】
  
  只知道自己的部队可以打,而不知道敌人不可以打,就没有胜利的把握;只知道敌人可以打,而不了解自己的部队不可以打,也没有胜利的把握;知道敌人可以打,也知道自己的部队可以打,但是不了解地形不利于我军作战,仍然没有胜利的把握。所以,真正懂得用兵的人,行动起来就不会迷惑,战术变化也不会穷尽。因此说,了解敌人也了解自己,胜利就永远不会落空;了解天时又了解地利,就可以无往而不胜。
  
  【注释】
  
  ①知吾卒之可以击,而不知敌之不可击,胜之半也:《通典》卷一五○、《御览》
  
  卷二九○所引“可以击”作“可用以击之”,《御览》卷二九○所引“知”作“敌”。根据所掌握的情况只知道自己的军队可以打而不知道敌人不可以打,如果采取军事行动则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没有必胜的把握。曹操、李筌曰:“胜之半者,未可知也”。
  
  ②知敌之可击,而不知吾卒之不可以击:《通典》卷一五○、《御览》卷二九○所引“可击”作“可以击”,“不可以击”作“不可用以击”。
  
  ③知敌之可击,知吾卒之可以击:《通典》卷一五○、《御览》卷二九○所引“可击”作“可以击”,《通典》卷一五○所引“可以击”作“可用以击”。
  
  ④故知兵者,动而不迷,举而不穷:《通典》卷一五○、《御览》卷二九○所引“故知兵者”作“故曰知兵之将”,“穷”作“顿”。迷:迷惑,辨别不清。举:兴起,发动。
  
  ⑤知天知地,胜乃不穷:《长短经·天时》、《御览》卷三二二所引“知天知地”作“知地知天”,武经本、樱田本、《御览》卷三二二所引“不穷”均作“可全”。孙星衍认为应为“可全“。“举而不穷者,谓穷困也;此云胜,不可以穷言也。上文诸言胜之半也,故此云可全以足其义,所谓全胜。全字与天为韵。”《孙子校释》也认为作“可全”为善。“‘全’较之于‘穷’,韵读为善。又,孙子所崇尚的用兵最高境界为‘全胜’,‘胜乃可全’于义自较‘胜乃不穷’为胜。”〔一〕
  
  【评解】
  
  军事斗争中“知己知彼”非常重要,而了解和善于利用天时、地利等自然条件也是取胜的关键。兵家利用和借助天时和地利等自然条件的思想,给现实生活的启示就是,要善于利用各种外部条件以作为自己的辅助。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