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稻筱麦坊米 / 字媒体 / 世界上谁活得既悲惨又开挂?你朋友口中的...

0 0

   

世界上谁活得既悲惨又开挂?你朋友口中的“我有一个朋友”...

2020-03-30  玉稻筱麦...

不知是否搁家憋了太久
导致大脑严重down机
最近,出现在社交网络上的热门话题
变得有些炒起冷饭

比如前两天火爆一时的
#我是你朋友派来的#XXX
假借“朋友介绍”添加陌生人好友整蛊
恍惚间让人回到了
充斥着GGMM的“上古时代”


为啥都过了这么些年
人们还是爱拿朋友起由头?

今天文字君就来跟大家一起
撕开“朋友”的真实面目


正如文字君刚编的老话:
“开局内容全靠编,亲戚朋友永争先”

不知从何时起
“我有一个朋友”为开头的句式
充斥在国内互联网的各个角落
似乎没个“朋友”傍身
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上过网


就像二十多年前的充斥街头的
《故事会》、村口传说等“地摊文学”一样
你甚至不用费心找图
只需在文章开头
写上一句“我的朋友”
就可以尽情讲(xia)述(bian)
各种情节曲折、扣人心弦的故事
来增加自己论点的靠谱度


除了吹牛外,朋友还经常用来自证有趣
这些人则大多是些
脖子上顶尿壶的智障病患者
身上发生过各种“奇葩囧事”
不是被坑蒙拐骗
就是犯二冒傻气


或许太想着“杜撰完美”
这类故事往往描述详细具体
有些过于感同身受

于是,难免不禁让人怀疑:
“你说的这个朋友究竟是不是你自己?”


事实上,“无中生友”
是人类的最基本语言技能

不信的话,扪心自问下
小学被要求写人物类作文
憋到不知道咋写时
哪次不是把自己的特点
生搬硬套在别人身上?


而能将这项技能用到极致的群体
非24h带货的公号&微商莫属
他们绝对是“我有一个朋友”系列的忠粉

自从使用了这一经典句式
甭管煽动情绪
还是拉近心理距离
又或者宣传啥科幻神奇的事情
都能力杠杠,不在话下


为了发展业务
不仅能活用截图/P图生成器
交友套近乎的能力
更是跃迁世界第一
无论古今中外伟人,还是地外先进文明
都能为其商路开疆拓土,保驾护航
就问你心动不心动?


编故事还不算什么
真做到一定境界的公号@微商
还会费尽心机把故事编得生动形象
最好编出一首洗脑力max的
“当代自传体rap律诗”

/图源@姬存希小蜜/


除了被拿来举例论证
“朋友”还经常出现在
各种问题咨询&答疑中
不少网友都爱打着朋友的旗号
来咨询自己的问题

碰到啥子难言之隐
以“我有一个朋友,他/她……”开头
既将给自己留足了面子
还能树立一个
关爱朋友、团结友善的圣母形象


除了难以言表的生理问题
不想被人看穿的心理问题
也经常假借“朋友之口”用来咨询


类似的咨询,话语貌似简单
但人际关系往往非常复杂
即便只是“我朋友、我朋友的对象
和我朋友对象的追求者”的标准三角恋关系
也会给你衍生出A(3,2)种“攻受排列可能”


要是登场人物再多一丢丢
说不定还能凑成一段智力型绕口令
浇灭你对中文的天然炽热情感


如果仅仅用朋友的名义
咨询一下自己的问题
倒也没什么大不了

但在很多实际用法中
“朋友”就和“替罪羊”划上了等号
干坏事了直接安在朋友身上
总觉得反正别人也不知道
你到底有哪些朋友



很久很久以前
“朋友”有且仅有“关系深厚”这一种象征
一提起朋友,耳边就不自觉回响起
“朋友一生一起走”的经典老歌

但随着该词的频繁使用
其内涵好像逐渐走歪淡化
沦为一个平平无奇的指称
所谓:天下皆可称朋友


服务行业人员最爱用这个称呼
相较于帅哥美女的轻佻
“朋友”则朴实感满满
一声叫下去
直接拉近关系,亲切感满分


正因其靠谱亲切的特质
不少盗号的都会假借“朋友”接近你
等你通过好友验证
看到对方发来的奇怪消息后
才反应过来你们根本不认识


此外,“求帮忙”也是“朋友”出现的一大场景
一些平日里不咋联系
突然想深夜叙旧的人
就会动用“朋友”这颗
试图融化你的糖衣大炮弹


演艺圈里也特别喜欢“朋友”这个称呼
每当有啥绯闻时,甭管实锤如何
只要不碰上纠缠到底的娱记/粉丝
一句“我们只是朋友啊”就能解决一切



硬说的话,其实当代的“朋友”用法
都只能算小打小闹
类似上文中所述的
“借他人之言,传我腹中之事”搞的大新闻
从古代到近代比比皆是

比如“或曰、窃闻”
其实就是文言文版
“我听朋友说”

/图源@一领淡鹅黄/

换一个大家比较熟悉的例子
中学课本中学过的《陈涉世家》


陈胜和吴广在绸子上写下
“陈胜为王”放在鱼肚里
还在夜里装成狐狸的声音大喊:
“大楚将兴,陈胜为王”
这便是把狐狸当成朋友
替自己找了个天选的“甩锅理由”


抛开大人“装神弄鬼”不谈
古人也会霍霍孩子
拿童谣来当表达想法的好工具
石人有双眼,挑动黄河天下反
——《至正十年河南北童谣》

比如上面这首元代末年著名的童谣
看起来像是孩童们玩耍时的随口吟唱
但实际上,是红巾军领袖刘福通
先把刻有童谣的石人埋在黄河工地上
再让儿童到处传唱
当开河民工挖出石人,读到石人身上的童谣时
便在童谣的影响下加入红巾军


在古诗中,很多诗人
也习惯借用朋友的言行
来表达自己的意向


像是王维的这首《送别》
明面上写的是送别友人归隐山林
但仔细分析其背后的意蕴
“君言不得意”
不是正是表达自己郁郁不得志
渴望归隐山林的想法吗?
真是疑编无据!



要说时下最新“我的朋友”玩法是啥?
那一定是文字@搜狗输入法 
最近推出的“我有一个手机友”
——你的专属小狼狗男友
人气CV-Petboy定制版
真人配音键盘皮肤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