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真养生 / 美文国学历史... / (32)唐婉陆游赵士程

0 0

   

(32)唐婉陆游赵士程

2020-03-30  归真养生

钗头凤·红酥手

陆游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故事的开头,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青春年华的陆游与唐婉都擅长于诗词,常借诗词,倾诉衷肠,花前月下,二人吟诗作对,

最美好的年华不过是那时,你在吟诗她在笑。

两家父母和众亲朋好友,也都认为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于是陆家就以一只精美无比的家传凤钗作信物,订下了唐家这门亲上加亲的姻事。陆游20多岁时娶了他的表妹唐琬,将家传的凤钗送给她,所以他们的故事,叫钗头凤。

刚成亲时,琴瑟和鸣,不知今夕何夕,只叹光阴似水,一去不回。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渐渐的,陆游沉溺于此,弃功课仕途于不顾,可他的母亲,却一心希望陆游能够金榜题名,登科及第,婆媳关系一向是中国家庭最难处理的问题,即算是亲上加亲,也终究敌不过叫做姑姑的婆婆的不满。

她觉得唐婉将把儿子的前程耽误殆尽。于是她来到郊外无量庵,请庵中尼姑妙因为儿、媳卜算命运。妙因一番掐算后,煞有介事地说:“唐婉与陆游八字不合,先是予以误导,终必性命难保。”

陆母闻言,吓得魂飞魄散,叫来陆游,强令他道:“速修一纸休书,将唐婉休弃,否则老身与之同尽。”

晴天忽起惊雷,震得陆游不知所以。

他不想与唐婉分开,可在崇尚孝道的中国古代社会,为人子,不得不从,不得不孝。就这样,一双情意深切的鸳鸯,就被无由的孝道、世俗功和虚玄的命运八字活活拆散。陆游与唐婉难舍难分,不忍就此一去,相聚无缘,于是悄悄另筑别院安置唐婉,陆游一有机会就前去与唐婉鸳梦重续、燕好如初。无奈纸总包不住火,精明的陆母很快就察觉了此事。严令二人断绝来往,并为陆游另娶一位温顺本分的王氏女为妻,彻底切断了陆、唐之间的缘分。

他们的分离怪谁呢?也许谁都有责任,也许都没有,如若当时便不娶不嫁,便无今日分离,如若当初两人互相勉励,不忘上进,也许结局会比今日好,可两人之间的宿命便是如此,难难难!

当时决定,奈何误了卿卿年华?举杯对月,孤影难成双,此后再无人,与话长。

缘尽于此,与君诀别。愿君身体康健,岁岁再难相见!

苦读三年因奸人做祟,仍是考场失利,于是从京城回到了家乡。

在徜徉山水之间偶然来到了沈园,,在这里,他遇见了唐婉,而此时的她已经被家人安排了婚姻,嫁做人妇。四目相对,两人都感觉人生如此恍惚梦幻,陆游看到唐婉的眼神中不知是怨是哀是怜,旧日的柔情,让陆游的委屈一下迸发而出,却又无可奈何。唐婉现在的丈夫赵士程,没有过多的在意陆游和唐婉的旧事,并且主动做东宴请了陆游,唐婉也在征得丈夫赵士程的同意下向陆游敬了一杯酒。

他不生气,不难过吗?不,他只是舍不得唐婉暗自伤心罢了,即算心如刀绞,万箭穿心,笑着看她与旧情缠绵悱恻,他也只是舍不得他爱的女子伤心。

有一种大度,只是假装大度,谁会真正大度的看着自己所爱的女子与别人言笑晏晏呢?

唐婉是个重情重义的女子,她把曾经的那份爱情当做了生命的全部,与陆游的那段情始终是难以释怀的,两人离别多年后的不期而遇,让掩埋已久的情伤再度发作,追忆似水年华,叹息世事无常,唐婉满心遗憾的留下了一首千古绝唱:《钗头凤·世情薄》: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这种求而不得的痛苦,围绕着她的下半生,没过多久,陆游心中的那一抹倩影便香消玉殒,悄然离世了

多年过去了,陆游不再是那个翩翩少年,唐婉也已离世四十年了。一头白发的陆放翁再度来到了沈园,故地重游却道是物是人非,。写下了两首《沈园》

其一:“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其二:“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香消玉殒的唐婉,正值最美的年华离世,尽管已经多年过去,还是会让陆游与赵士程想起她,四年后的一天夜里,陆游梦中仿佛又回到了青春年少之时,又见到了曾经惊鸿一瞥的唐婉,惊醒后心生凄凉,梦易醒,梦中人却不在身边,生死两隔,凄苦上心头,又作了两首绝句:

“路近城南已怕行,沈家园里更伤情。香穿客袖梅花在,绿蘸寺桥春水生。”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见梅花不见人。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一点红尘,几多无奈,斯人已去,平添伤悲,不得安息。

我想,陆游与唐婉的情谊能为世人所知,大部分的原因便是她们写的诗词,凄美动人,经过美化之后,能让人惋惜不已,可他们却忘了,比起深情,陆游永远比不过赵士程。

唐婉惊艳绝决,让人怀念,陆游虽写诗祭奠感情虽迫于现实,但转头却还是抱着妻妾,流连作乐。

与陆游唐婉类似的是沈复与芸娘,同样是被母亲逼迫离婚,但是沈复选择了抗命,抗争到底的结果是沈复被赶出了家门,家产也被亲戚所瓜分,但是在《浮生六记》中,沈复只是说了芸娘的苦,对自己的付出却是一笔带过。这才是值得传颂千古的爱情故事,

唐婉的死,成就了陆游用情极深的千古佳话,殊不知正是陆游的一首《钗头凤》所编织的一把流言匕首将唐婉刺死。

自古文人,最擅长的是感动自己,然而一部分还是能感动别人,因为他的行为与诗中意一致,至于另一部分,也仅仅只能感动自己而已。

最值得心疼的人,是赵士程,虽然史书或者流传下来的关于他的东西少之又少,远不如陆游,但他在这场爱情中,却是最让人值得心疼的。

赵士诚出身宋朝宗室,门庭显赫,宋太宗五世孙,历任武当军承宣使、外宗正司事,在死后追赠永嘉恭惠王,宗室贵族王孙,身份比陆游更为尊贵。一世痴情,却不得卿心。

赵士程与陆游不同之处,就在于他心口如一,喜欢唐婉,就不顾自己的身份,义无反顾的迎娶唐婉过门

他冲破了什么样的阻力才娶了二婚的唐婉?舆论,家族压力,世俗等等,都是需要他为之抗争的,当时社会对女人再婚并不宽容。著名的词人李清照再婚都被舆论压着喘不过气,何况宗室皇族?

与唐婉沈园相遇,既然一别两宽,各自欢喜,又何必题词?引得舆论纷飞,赵士程的压力更大,唐婉的心中更加凄苦。

陆游,唐婉,都是重情之人,可他赵士程又何尝不是呢,如若不然,为何惊鸿一瞥,便误了一生,恨卿不知,心底绵绵情谊,错错错!难难难!

当唐婉被休弃之后,是赵士程愿意娶她,唐婉死时,是赵士程陪在他身边,在她弥留之际,仍然心心念念的还是陆游,生、老、病、死、爱别离、求不得,一生之中尝尽八苦,却又毫无怨言。

唐婉死后,赵士程终生没有再娶。而陆游呢?听从母命休了唐婉后,又听从母命娶了王氏。生下六子二女。据说还有一妾。

故事的开场,很圆满

故事的最终。却是唐婉、赵士程两人的悲剧收场。

来时尝欢楚,去时常悲苦

可笑,可悲,可叹。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