润州烟火 / 待分类 / 血溅鸳鸯楼 26

分享

   

血溅鸳鸯楼 26

2020-03-30  润州烟火

面对张青孙二娘,武松没来由的倾述,二哥心里苦。从柴进庄回阳谷见到哥哥武大郎,武松对自己一年多来经历没有告诉哥哥,而武大却根本不关心也不问,武大郎只是想武松看嘘他。

我面前缺一个说话的人!

然后就是嫂嫂潘金莲暧昧勾连,一连串惊变。

似乎一个女人毁了打虎英雄。

四大名著都是彻头彻尾的大悲剧!

水浒传武十回一冷到底,讲处悲风锥骨!

一声长叹

一言难尽啊

武松自叙回孟州鸳鸯楼灭门张都监,没有一丝快乐激动,神情无奈寂寞,此一件事起因是为了争夺快活林,不是武松本意,为了别人,却突然加入玉兰,乱了武松定力,酿成血溅鸳鸯楼。

注意:武松自叙里面,没有交代许多细节。

【被一个张团练带来的蒋门神好厮,倚势豪强,公然白白地夺了】

没有说施恩被打的惨样,给金眼彪留面子。

定了计谋,取我做亲随,设智陷害,替蒋门神报仇。八月十五日夜,只推有贼,赚我到里面,却把银酒器皿,预先放在我箱笼内,拿我解送孟州府里,强扭做贼打招了。】

语焉不详:没有提玉兰,也没有提自己被板凳绊脚倒了被抓。似乎是武松被骗进去抓贼,然后发现箱子里面有脏物,就把武松抓了,强扭做贼打招了,屈打成招,发配恩州,路上四人想杀我。

总而言之:就是不告诉你,都监府中如何抓住我的?

这句话听在张青耳中,张青多精明啊!既然武松不细说,当然不能问。

然后就是武松替张青圆通,既然四个捣子赌钱输了,我给你们十两银子,拿去分了吧,张青一看,武松够意思。

孙二娘一番软语安慰,武松恍恍惚惚中,似乎自己面对着嫂嫂潘金莲说话呢!似乎又回到景阳冈阳谷县紫石街。

人生若只如初见

【张青引武松去客房里睡了。】

孙二娘跟进,掖一下被角。

武二郎睡下,聚一下阳气。

【两口儿自去厨下安排些佳肴美馔酒食,管待武松。】

自己亲自动手安排佳肴美馔酒食,四个捣子一夜辛苦,早就去息歇了。

【不移时,整治齐备,专等武松起来相叙】

准备好了,二娘看过几次,武松稳睡,二人就等着。

有诗为证:逃生潜越孟州城,虎穴狼坡暮夜行。珍重佳人识音语,便开绑缚叙高情。】

母夜叉也是俏佳人。

【却说孟州城里张都监衙内,也有躲得过的,只到五更,才敢出来。】

原来武松杀人时候,暗夜中有人瑟瑟发抖,自然有遗漏,这些人吓坏了,谁也不知道武松走没走?等到天亮了,才敢出来查看。

【众人叫起里面亲随,外面当直的军卒,都来看视。】

漏网之鱼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互相恭喜,辛亏昨晚躲过武松。依然还觉得人少了点,于是乎叫起里面的亲随,外面值班的军汉,大家汇合一处壮胆。看看鸳鸯楼杀了许多人口。

【声张起来,街坊邻舍,谁敢出来。】

人声喧哗,街坊邻舍,谁敢出来?非常现实,出来你有可能就是凶手。

【捱到天明时分,却来孟州府里告状。】

大家聚一起捱,天光大亮,来孟州府告状。

【知府听说罢大惊。火速差人下来,检验了杀死人数,行凶人出没去处,坟画了图样格目】

就是用白粉沿着死者尸体边沿画一圈,报告出来了。

【回府里禀覆知府道:“先从马院里入来,就杀了养马的后槽一人。有脱下旧衣二件。次到厨房里,灶下杀死两个丫环。后门边遗下行凶缺刀一把。楼上杀死张都监一员,并亲随二人,外有请到客官张团练与蒋门神二人。白粉壁上,衣襟蘸血,大写八字道:‘杀人者打虎武松也’。楼下搠死夫人一口。在外搠死玉兰并女娘二口,儿女三口。共计杀死男女一十五名。掳掠去金银酒器六件。”】

报告非常专业,重要信息就是题字。奇怪吧?正常情况是:一听报告,立刻把住孟州四门。知府心里有鬼,他要这些差人仵作等等,去都监府调查情况,还要纹画了图样格目,这一通下来,一天就差不多了,分明是给可能没有出城的武松跑路时间(知府认为没有人能够跳城,武松一定在城里,等着早上开门才跑的)。知府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自己也害过武松,人家能灭门都监,也能杀你知府。

【知府看罢,便差人把住孟州四门,点起军兵等官并缉捕人员,城中坊厢里正,逐一排门搜捉凶人武松。】

似乎非常专业,第一步把住城门,注意:是把住不是禁闭城门,因为城门早开了,现在只能安排士兵把住城门,限制进出。

孟州城里面坊厢,每家每户逐一排查。折腾了一天。这些都是做做样子,知府知道武松早跑了,军兵缉捕人员也知道武松跑了,配合领导演戏。时间已到下午,马上就下班了。

【次日,飞云浦地里保正人等告称:“杀死四人在浦内,见有杀人血痕在飞云浦桥上,尸首俱在水中。”】

飞云浦杀人是十月十五,孟州城内搜捕是十六日,十七日飞云浦地里保正来孟州报官:只晓得杀人血痕在飞云浦桥上,四具尸首俱在水中,身份不明。

【知府接了状子,当差本县县尉下来,一面着人打捞起四个尸首,都检验了。】

走流程,按部就班。

【两个是本府公人,两个自有苦主,各备棺木,盛殓了尸首,尽来告状,催促捉拿凶首偿命。】

两个是孟州府公人,另外两个不知道身份,反正自有苦主申述。告状的人多了去了,有都监团练蒋门神家里人,也许有蒋门神徒弟家里人,有两个公差家里人。不抓武松不行。

【城里闭门三日,家至户到,逐一挨查。五家一连,十家一保,那里不去搜寻。】

做给这些告状的看。还有一个作用:逼施恩。

【眼见得施管营暗地使钱,不出城里,捉获不着。】

效果出来了,果然施管营赶紧给知府送钱,注意:是施管营,施恩受伤了。

【知府押了文书,委官下该管地面,各乡、各保、各都、各村,尽要排家搜捉,缉捕凶首。写了武松乡贯、年甲、貌相模样,画影图形,出三千贯信赏钱。】

搞的声势浩大,就是要让武松听到消息,让他跑路。抓人是绝对不敢的,要不然,城里闭门三日干什么?知府早就知道武松出城了,再给你三天时间,你跑路吧。

【如有人知得武松下落,赴州告报,随文给赏。如有人藏匿犯人在家宿食者,事发到官,与犯人同罪。遍行邻近州府,一同缉捕。】

连坐法,告知消息有赏,窝藏犯人有罪。

【且说武松在张青家里将息了三五日,打听得事务篾刺一般紧急,纷纷攘攘,有做公人出城来各乡村缉捕。】

村子里面已经有公差来过了。事务篾刺一般紧急纷纷攘攘,就是做样子,让武松赶紧跑路。武松做过都头,这种场面见过,虚张声势没什么,张青是老江湖,这种场面也见过,心里面清楚的很。不过是借着局面让二哥上山。

武松本身就是大场面,这种公差纷纷攘攘算什么?

【张青知得,只得对武松说道:“二哥,不是我怕事不留你安身。如今官司搜捕得紧急,排门挨户,只恐明日有些疏失,必须怨恨我夫妻两个。我却寻个好安身去处与你。在先也曾对你说来。只不知你心中肯去也不?”】

现在我前话重提。

武松根本无所谓,心慢了。

【武松道:“我这几日也曾寻思,想这事必然要发。】

二哥话轻松闲适,没有什么大惊之类的反应,回答的奇怪。什么叫“我这几日也曾寻思“?就是说有时候想起这事就想想,想不起来就拉倒。武松对孟州大肆搜捕不是很上心,无所谓。

什么叫“想这事必然要发”?武松似乎忘了自己鸳鸯楼灭门,杀死许多人。这是什么语气态度?好像跟他自己没关系一样。换句话就是:这事必然要发,发就发吧,无所谓。

【如何在此安得身牢。】

总是想起哥哥嫂嫂,此一句是呼应武大郎阳谷县初见面。当时武大说道:“我在清河安身不牢,因此搬来阳谷。”

那时节,

阳光正好,

花开正艳,

人儿正好,

尘世安稳,

一切美好。

武二郎懒洋洋的

一株金色莲花枯萎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