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驴看史聊生活 / 杂文 / 极端

0 0

   

极端

原创
2020-03-30  骑驴看史...

鲁迅先生总结了两个极端——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其实在我们的生活中,常常以一种极端的方式去处理某些事情,去思考某事情。比如昨天我在公交车上就听一个人说了一句极端的话:要是不让这些私家车上路,就不会这么堵了。可能吗?就因为治理堵车就因噎废食,连车都不让开了,这不是在解决问题,而是在抬扛。

我们都知道大禹治水的故事,可在大禹治水之前,水患是怎么治理的呢?一个字:堵。这就是大禹的父亲治理水患的方法,可是水从上游而下,越积越多,你堵住不让它往下流,它势必会蓄积成更大的灾难。果然,水还是冲破了堤坝,住在下游的人们遭了殃。

而大禹接了父亲的班后,却大改治水的方案,从堵截改为疏导。他命人修了许许多多泄洪的沟渠,等洪水从上游而下时,自然而然地流入了事先挖好的渠道当中,不仅有效地预防了水灾,还利用洪水灌溉田地,造福百姓。

一个极力堵截,一个主张疏导,效果大相径庭,公交车上的那个人的思想和大禹的父亲何其相似。在没搞明白事情的真正缘由前就枉下断论,极端地处理,最终酿成更大的灾难。而明智的大禹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仅治理了水患,还利用洪水灌溉农田。

      而今我们面临的诸多社会问题是否也可以用疏导的方式解决。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