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燕123456 / 朋友文章 / 【大地的缅怀征文116号】​王书题:清明忆父

0 0

   

【大地的缅怀征文116号】​王书题:清明忆父

2020-04-01  海燕123456


清明忆父

王书题

又是一年清明节,阴阳相隔难见爹。

春花烂漫无心赏,唯有思念咽喉噎。

父亲母亲离开我们多年,我们常常把他们思念。每年大年三十,大弟都会到坟上将他们请回家中,她们住的老屋还是老样,她们最疼爱的大孙子,早早就把他们住的屋子打扫干净,将照片下摆上各种供品,缕缕香烟满屋回荡。所有儿孙大年三十都回到老屋,全家举杯共饮,欢庆大团圆。还是老规矩,头锅饺子闺女给二老端上,儿子把酒斟上,烟点着,我们十几口人侃大山,谈古论今,回忆往事,欢声笑语。那时,人会感到父母就在家里,从未离开我们,他们在听我们说笑逗乐。谁知今年春节武汉暴发瘟疫,将家里多年习俗中断,我们没能将二老请回家中,我们也没回到老屋,各家都在自家过年没有走动,每每想起常常感到内疚与伤怀,但我们相信二老在天堂一定知晓,会原谅我们的。

左图,作者叔叔与父亲、右图作者父亲

原 本计划清明节时,将过失补回,到坟上多带点酒肉和二老爱吃的东西,全家人在饭店热热闹闹欢聚一场。谁知瘟疫之战正处在关键时刻,政府发文禁止清明节去扫墓,心中难免再次伤感,特写怀念父亲一文,以表缅怀之情,可谓是:

梨花飘落泪如潆,坟上无人魂断疼。

柳絮飞雪映春色,祭文一诉表思情   

父亲在抗日时期的几个小故事让我铭记!今年是父亲离开我们的第十个年头,往事仿佛是昨天,父亲那高大威武,傲然挺立的形象时常在脑海浮现,他那光辉平凡的的一生,每每提起都让儿孙们引以自豪。

父亲姓王名铁,人称老铁;1914年4月14日生于河北任丘一个叫南王庄的村庄,没有上过一天学,十岁丧母,从小就担起家中重担,农忙在家务农,农闲外出打工,做过泥瓦匠,给人盖过房;拉过黄包车,修过大教堂。在抗日战争时期,父亲积极投身抗日斗争,成为我党一名地下党员。1953年从北京调到西安,在企业当一名工人,于2010年8月2日去世,享年96岁。

我们还是孩童时,常听到父亲讲他年轻时抵抗日寇,与鬼子做斗争的故事,常听他讲我们家修的地道在防御日本鬼子中发挥的作用,常听他和母亲哼唱打鬼子站岗放哨保家乡的歌曲。

1939年初日本鬼子侵占了河北保定我的家乡,对冀中平原展开疯狂大扫荡,一路烧杀掠抢,老百姓东躲西藏,死伤无数。一次又一次血案,逼迫中共冀中区委和冀中人民一起,团结英勇展开一场与日本鬼子的斗争,在那个残酷的战争年代,父亲弟兄三人先后都秘密地加入了共产党,视死如归投入抗日斗争。

让父亲最引以自豪。干得最漂亮最成功的事 ,是冒着生命危险相救地下党的区委书记。抗日时期,面对日本鬼子的“烧光,杀光,抢光”政策,共产党地下党人临危不惧,坚贞不屈,发动群众,秘密组织,抵抗日本侵略。地下党的区委书记魏林普,在一次活动中,被日本鬼子发现,鬼子出动兵力围剿抓捕。魏书记在一路追杀中跑到我家,父亲沉着冷静叫他将文件手枪留下,换了衣服,将我家的马牵来叫他骑上快跑。人刚跑出村,鬼子就追到村里,挨家大搜捕,父亲沉着应对。数天后,父亲又将抢和文件放到粪筐里,上面装上臭粪,越过日本岗楼检查,安全送到与魏书记相约的地方。父亲与魏书记过命的交往,解放后魏书记当了高官,从北京到西安省委公差,在西安人民大厦接见父亲。当时父亲正处在人生最艰难时期,四个孩子都下放到农村,自己因不参加造反派被怀疑是假党员,正被劝其退党。难得一次相见,父亲只字不提自己的困难,没有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

抗日时期,与日本鬼子展开地道战,在《地道战》电影没出来时,我们常听爹娘讲我家地道战的辉煌。父亲是名泥瓦匠,地道入口在烧饭的大铁锅底下,有紧急情况,拿掉大锅,人就可以钻到地道里,通过地道走到村外。这个地道掩护保护了许多地下党人,一次两名地下党人在我家地道里匿藏,被叛徒告密,鬼子将我家团团包围,屋里没找到人,就将全村人押来,脱掉衣服抽打,让说出我家地道。我家在村口的地道口被挖开,鬼子命伪军押着身怀六甲的母亲下地道找人。母亲挺着大肚子,手拿煤油灯,前面带路,母亲走一半就大喊;到底了,没人。伪军也怕死,快快爬出地道。

日本鬼子的扫荡一次比一次残酷,到处烧杀掠抢,有的人经不住酷刑拷打而叛变革命。以教师身份从事地下党工作的叔叔和在村里搞地下党工作的二伯父都被叛徒告密,被日本鬼子抓到炮楼,严刑酷打,一个星期不给吃喝。父亲侥幸躲过一劫,立即投入营救叔叔与二伯的活动中去,他将汉奸家属匿藏起来,向汉奸开始私下一对一的拼命。一周后叔叔、二伯从鬼子炮楼扔出来,人已奄奄一息。多亏喝了自己的尿和吃了垃圾堆里白菜根得以活命。

抗日时期父亲是地下党武装抗日锄奸主任,他的主要任务是清除共产党内的叛徒和汉奸。父亲的这一职务是在追悼会上,上级组织领导在悼词上公开才得知。父亲对我们没讲过这方面的往事,只讲抗日战争时期,最坏的是汉奸叛徒,不怕日本人,因日本人对我们地形村况不了解,对人员状况更不知情。怕的是汉奸,什么情况都知道。叛徒告密损失会更惨重。父亲讲过他有枪,接到命令会完成任务,有时夜里会翻墙入室。

抗日战争时期 ,在冀中平原像父辈这样与日寇顽强斗争志士千千万万,无数人为打败日本侵略者献出宝贵生命,他们的丰功伟绩已载入史册。我的父亲也完成他们那一代人的使命,带着他们的秘密无怨无悔走了,他永远活在儿孙心中。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