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众号阿黛小姐 / 我的文章 / 三十岁||被年龄定义的焦虑和定义年龄的勇气

   

三十岁||被年龄定义的焦虑和定义年龄的勇气

原创
2020-04-01  公众号阿...

人是没有年龄的差别的,只是有追求自我和不追求的人而已。


阿黛||文
网络||图(侵删)

被年龄定义的焦虑


anxiety

01

去年年底,我在医院度过了自己的30岁生日。

这样的安排实则有意,因为下午在医院安排了腰部CT,我希望生日能给我带来幸运,就这样。但很遗憾,生日时,我们所许下的每个愿望都是自欺欺人,不管你愿不愿意承认:CT结果并不理想。

医生说,你这种情况,大概到50岁,就不太能走路了。我说,那吃点什么药呢?医生说只能做手术了。

我问他,从现在开始,我需要注意什么?医生摇摇头很轻松地说,什么都不用注意。我从他眼神里知道枉然,于是悻悻然地离开了医院。

20年,说长也长,说短也短。我捧着一大束鲜花,在地铁里坐过了站。

从内心深处讲,我的恐惧有限,况且我是如此健忘之人。从根本上来说,是我一直以来所幻想出来的我一定是个健康的活蹦乱跳的老太太。

幻想通过强化,会让我们信以为真。

不过,医生的话,给我一个信号:我的身体已不再年轻

当我们意识到身体不再年轻的时候,也便开始陷入年龄的焦虑。
 

 
02

年龄焦虑,似乎是当代人终生焦虑的来源。甚至,在我们刚刚懂得年轻的时候,就已经开始陷入对年龄的恐惧。

恐惧年龄,一方面是因为它被解读为身体的老去和逝去;一方面是因为我们害怕在失败中老去,或者说,每一段年龄都是一个卡点,每一个卡点我们都应该获得某种东西,我们需要在年龄这个进度条上,快速地成为人生赢家,才能抵挡岁月流逝带来的恐惧感。

我相信,大部分人和我一样,在三十岁的时候开始正式步入焦虑的行列。为什么呢?因为30岁这个有仪式感的年龄节点,往往是用来划分我们成就的时间线。

30岁之后,我们不断地不断地审视自己,小到皱纹,大到人生:我成功了吗?我走的这条道路对吗?我有房有车有稳定的事业了吗?我有家庭有孩子了吗?

在人生重大关头上,这个社会、家人,甚至自己,都在对你耳提面命:你该结束你的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回归早已规定好的人生范式——结婚生子,追求稳定和体面。

但真的很抱歉,我没有稳定,更没有体面。

年龄就像裁判,判定你为输家。没有人在乎你的内心是否丰富,生活是否有趣,他们只在乎你是否乖乖地完成了人生大事,是否顺应年龄步入人生的下半场。

认输并不难,难的是我们认输之后,还是要面对日益增长的年龄、面对不被理解的孤独、面对无钱无权的现实、面对掀不起任何风浪的梦想、面对能力配不上野心、面对数不尽的家长里短鸡飞狗跳……

你以为当输家是最痛苦的吗?不,清醒者才是最痛苦的。
 

 03

年龄的焦虑,除了提醒我们正在失败地老去之外,它还有一个更深层次的体现——生命力的衰退,也就是说我们再也没有青春的野性力量,俗称心老了。

村上春树在《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中说:“年龄一大,相信的东西就越来越少。和牙齿磨损一个样。既非玩世不恭,又不是疑神疑鬼。只是磨损而已。”

这种磨损带给我们的痛感,往往不是刺痛,而是钝痛,不要命,时间长了就会麻木。

生活中,那些璀璨的时刻越来越少,那些激情的瞬间已然殆尽,我们带着所谓沉稳成熟的气质,在路上安静地走着,走着,无甚悲喜。

网上常说:成年人的哭都是无声的。我觉得这就是很大程度上年龄带给内心的磨损,也是因为我们生命力在流逝。或者这样说吧,成年人不光哭的无声,也会笑得无声。纵然有好风,也难以上青云。

因为我们早早地丧失了对生活的好奇心,对人生的探索欲,致使我们思想再无棱角,生活再无波澜,就连曾经的丰沛的精力和饱满的情感,也都被消耗得仅仅能维持常态。

你有多久没有一个人旅行过了?你有多久没从头到尾看过一本书了?你有多久没掏心掏肺地对一个人好了?你有多久没有学习新技能了?你有多久没做一些无聊的无趣的无意义的事情了?

我们的心越来越老,却执意让身体,让面容保持年轻,这种对“返老还童”的乐此不疲的追求,才是最大的幼稚。

有时候,我会一脸慈祥地端坐着,心里咒骂:这样的状态,真他妈完蛋!

就像罗曼罗兰说过的: 大部分人在二三十岁就死去了,因为过了这个年龄,他们只是自己的影子,此后的余生都在模仿自己中度过,日复一日,更机械,更装腔作势地重复他们在有生之年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所爱所恨。

定义年龄的勇气


courage

04

我们应该被自己定义,还是被别人的标准所定义?我们应该定义年龄,还是应该被年龄定义?

理想状态下,是我们应当有定义年龄的勇气。但是,这种勇气好稀缺,好脆弱,好容易就会被别人的定义标准击打到烟消云散。

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很多人感觉痛苦的原因,就像我一样,一边坚持自我,一边怀疑自我。很多人说,这种属于伪自我。用我爸的话说:我们都是俗人。

若心甘情愿俯首帖耳的做个俗人,岂不是人生圆满了吗?可偏偏有人觉得自己与众不同,觉得不甘流俗,就想去戳出一条缝隙。可戳出了缝隙又能怎么样呢?还不首鼠两端、摇摆不定?

所以,我常常羡慕两种人:一种是疯子,一种是傻子。

可巧,自己是又疯又傻的懦弱人。所以,焦虑和痛苦也便比常人多了几分。往直白了说,这种人最矫情,最做作。
 


 05

我也尝试过妥协,或者说我现在的状态本来就是不自觉的妥协,只是我自己没能察觉到,或者我不愿意承认罢了。

比如,我在适当的年龄结婚生子,成为某人的妻子和妈妈,是抵抗年龄焦虑的有效办法,至少在别人眼里看起来,一切都是正常的,甚至过得不错。可是,这适合其他人的方法,甚至是适合多数人的方法,未必适合我(也可能适合我,只是我还没发现)。

所以至今,还在等待。哦,不,我不等待什么,因为我不期待,我可能更多的是坚持。说坚持也不合适,因为坚持是一个莫名的褒义词,我不配,我充其量叫“耗着”

如果没有稳定的家庭,那多少该有拿得出手的体面工作吧,再不济有些存款也可以。额,这是我努力的方向……
 


 06

其实,我能想明白:焦虑是因为没有改变的勇气,没有改变的勇气是因为没有足够的能力。没有足够的能力也不算最可怕,最可怕的是我们心老了,丧失了学习力、执行力,丢失了好奇心和探索欲。

所以,如果想要活得自我,活得有趣,活得有勇气,那还是需要有足够的能量打底。而能力,不会平白无故地跑来,需要我们踏踏实实地做。你看,无论多大的人生困扰,最后都会落在最简单的道理上。
 
这需要我们从懒洋洋的床上爬起来,需要我们从各色的娱乐中挣脱出来,需要我们从一个个小目标里建起来。享乐谁不会,可吃苦去不是人人都可以。

我颓废,我享乐,我爱幻想,可我现在也想去试一试,做一做。

主持人马东说过一句话:“捆绑你的人生的不是时间,而是你的执念带来的恐惧。不要把你的恐惧归结为年龄。”

因为日剧《西瓜》里说:“人是没有年龄的差别的,只是有追求自我和不追求的人而已。”

如果追求自我,那就从现在开始吧。

岁月已晚,我心不老。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