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hy / 风湿骨病 / 类风湿性关节炎:朱丹溪、岳美中、朱进忠...

0 0

   

类风湿性关节炎:朱丹溪、岳美中、朱进忠都用一张方子

2020-04-04  并不hy

导读:“上中下痛风方”,来自金元四大家之一朱丹溪,是治疗三焦瘀阻的。后偶翻《岳美中医学文集》,发现岳老也专谈了此上中下痛风方,用以治疗“白虎历节风”,就是类风湿性关节炎,才明白朱进忠老所说的上中下痛痹就有类风湿性关节炎。大家都知道自身免疫性疾病不好治,但三位大家都用此方,不由得我们不重视起来啊。

丹溪心法·痛风六十三
 
四肢百节走痛是也,他方谓之白虎历节风证。大率有痰、风热、风湿、自虚。因于风者,小续命汤;因于湿者,苍术、白术之类,佐以竹沥;因于痰者,二陈汤加酒炒黄芩、羌活、苍术;因于血虚者,用芎归之类,佐以红花、桃仁,大法之方,苍术、川芎、白芷、南星、当归、酒黄芩。在上者,加羌活、威灵仙、桂枝;在下者,加牛膝、防己、木通、黄柏。血虚,《格致余论》详言,多用川芎、当归,佐以桃仁、红花、薄桂、威灵仙。治痛风,取薄桂味淡者,独此能横行手臂,领南星、苍术等药至痛处。入方治上中下疼痛。
 
南星(姜制) 苍术(泔浸) 黄柏(酒炒) 各二两 川芎一两 白芷半两 神曲半两 桃仁半两 威灵仙(酒拌)三钱 羌活三钱走骨节 防己半两下行 桂枝三钱行臂 红花酒洗一钱半 龙胆草半钱
 
上为末,曲糊丸,梧子大,每服一百丸,空心白汤下。
 
[附录]遍身骨节疼痛,昼静夜剧,如虎啮之状,名曰白虎历节风,并宜加减地仙丹,或青龙丸、乳香丸等服之。
 
又有痛风而痛有常处,其痛处赤肿灼热,或浑身壮热,此欲或风毐,宜败毒散。凡治臂痛,以二陈汤加酒炒黄芩、苍术、羌活。
 
如肢节痛,须用羌活,去风湿亦宜用之。如肥人肢节痛,多是风湿与痰饮流注经络而痛,宜南星、半夏。如瘦人肢节痛,是血虚,宜四物加防风、羌活。如瘦人性急燥而肢节痛,发热,是血热,宜四物汤加黄芩、酒炒黄柏。如肢节肿痛、脉滑者,当用燥湿,宜苍术、南星,兼行气药木香、枳壳、槟榔。在下者,加汉防己。若肢节肿痛,脉涩数者,此为淤血,宜桃仁、红花、当归、川芎及大黄微利之。如倦怠无力而肢节痛,此是气虚兼有痰饮流注,宜参,术、星、半。 

朱进忠:上中下痛风方的临床应用
 
上中下痛风方是元代朱震亨创制的一个治疗上中下痛痹的有效方剂。
 
余研本方组成之意:桂枝横行手臂,汉防己下行,除湿热,止痛痹;龙胆草下行泻火;羌活上行通身走关节,威灵仙上下行除上下之风湿。又桂枝领南星、苍术至痛处,诸药合用,非但能除风湿热邪,亦能调气机之升降。又南星入肝经,祛风痰,解痉搐而通络脉;桂枝通心肝之阴气而行痹阻;羌活治贼风失音不语,手足不遂,白芷除秽浊,祛风湿。桂枝、南星、羌活为伍,不但能除风湿、风痰之在经络,并且能开心窍,正舌偏;川芎、桃仁、桂枝、红花相配,不但能活血,而且能行上中下三焦之气机,故风寒湿热、痰浊、气血瘀滞之在上中下三焦者,均可用之。
 
案例1:糖尿病酸中毒,脑溢血所致之昏迷
 
刘某,男,71岁。高血压病、糖尿病17年余,左眼青光眼10年,经服西药,精神、食欲、睡眠一直近于正常。21天前,在看电视时,突然神志昏迷,急送某院治疗。诊为:脑溢血、眼底出血、糖尿病、糖尿病酮中毒、高血压病、肺部感染。
 
住院治疗21天,病情不但不减,反见日益加剧。审其神昏不语,痰声如拽锯,舌卷囊缩,手撒遗尿。项强,按其腹从心下至脐肌肉紧张,腹热而四肢厥冷,舌苔黄厚腻,脉滑数而时见促象。
 
证脉合参,诊为正气败绝,痰热阻滞,急予化痰清热攻下加人参法,3剂后体温由40.1℃降至38.5℃,神志有改善,但夜间体温又突然升至39.5℃。喉中痰更多,且曾因痰一时不能咳出而发生短暂的窒息现象,医急予气管切开,吸痰抢救,病情才逐渐稳定,但神志昏迷不见改善。再察其证见神昏痰多,项与四肢均强硬,按其腹不硬,瞳孔对光反射存在,舌苔黄白厚腻,脉弦紧数而时见结涩。综合脉证,诊为风寒闭郁,痰热内闭,气血瘀滞,心窍蒙闭之证。
 
处以上中下痛风方加减:黄柏10克,苍术10克,南星10克,桂枝10克,防己6克,威灵仙6克,桃仁10克,红花10克,龙胆草10克,羌活10克,白芷10克,神曲10克,川芎10克。
 
服药4剂后,神志稍清,四肢、项背强急改善,呼其名时能哼出声音,喉中痰声消失。继服10剂,神志清醒,肢体稍能活动,尿蛋白、酮体、红细胞消失,尿糖由(4+)降至(±)。
 
案例2:苍白球钙化,舌偏语謇,健忘,麻木
 
刘某,女,54岁。数十年来因某些问题,精神一直压抑,8个多月前,突然发现记忆力骤减,言謇语涩,心烦易怒,手足麻木、强而不适,项强,其后诸证日渐加剧。某院诊为“苍白球钙化”,住院半年多,病情反而更加严重。
 
细审其证,心烦易怒,言謇语涩,健忘,一句话常反复多次而不完,且思维不能连续,手足麻木,神情有时呆痴,有时正常,伸舌向左偏歪,舌苔白腻,脉弦紧而兼滑。综合脉证,诊为:风寒闭郁,痰热阻滞,气血升降失职。治拟上中下痛风方加减以外散风寒,内清痰热,理气活血,斡旋阴阳。
 
处方:黄柏10克,苍术10克,南星10克,桂枝10克,防己3克,威灵仙10克,桃仁10克,红花10克,龙胆草10克,羌活4克,白芷4克,川芎10克,神曲10克,郁金6克。服药4剂后,舌僵、麻木、记忆分析能力衰退现象好转。继服上药两个月,记忆及分析问题的能力大见改善,并能做一般家务劳动,继以加减十味温胆汤善后。
 
案例3:一氧化碳中毒后遗症的痴呆、语謇、轻瘫
 
郝某,男,45岁。一个多月以前,煤气中毒昏迷,经过某院抢救后虽神志清醒,但精神一直失常,时而喃喃自语,时而吞食异物,有时甚至吞食自己的粪便,他人问其痛苦所在时均不回答,对自己的妻子儿女全然不识,饮食不知饥饱,走路及手握物体均甚困难。
 
细审其证,精神呆痴,时时喃喃自语,询其子女是谁时概不作答,命其到厕所大小便时有时拒绝,有时去而复回,回居室后即刻到床上大小便,衣食从来不知索取;舌苔黄白厚腻,脉弦紧而滑涩兼见。综合脉证,诊为:秽浊之邪蒙蔽清窍,血络瘀滞所致。拟上中下痛风方加减,活血通络,除秽开窍。
 
处方:黄柏10克,苍术10克,南星10克,桂枝10克,防己10克,龙胆草10克,桃仁10克,红花10克,白芷10克,羌活4克,川芎10克,神曲10克,郁金10克,菖蒲10克。服药10剂后,神志较前明显好转,已能认识子女,并能主动索要衣食和主动到厕所大小便;但过去的事情仍多数记忆不清。继服药10剂,记忆力较前明显恢复,走路也较前明显稳健,已能随意拿取各种物品。继服上药30剂,诸证消失。
 
案例4:脑血栓形成,偏瘫、失语
 
张某,男,30岁。风湿性心脏病、二尖瓣狭窄与闭锁不全、心房纤颤10余年。半年多前在刚刚看完电视要睡觉时,突然神志昏迷,口眼喎斜,右半身瘫痪。急至某院,诊为脑血栓形成、风湿性心脏病、二尖瓣狭窄与闭锁不全、心房纤颤、心力衰竭。前后住院6个多月,虽然神志已完全清醒,偏瘫亦有所好转,但伸舌仍偏歪,语言謇涩,右手挛缩不能伸展,右臂亦仅能伸展45°,右腿约伸120°,右足趾挛缩,并时时心悸气短。
 
细审其证,除上症外,兼见失眠健忘,舌苔黄白而腻,舌质紫黯,脉沉细滑促。综合脉证,诊为瘀血阻滞,痰热不化。治拟上中下痛风方,化痰泻火,理气活血,疏筋通络。
 
处方:黄柏10克,苍术10克,南星10克,桂枝10克,防己10克,威灵仙6克,桃仁10克,红花6克,龙胆草10克,羌活3克,白芷3克,川芎10克,神曲10克,丹参15克。连续服药30剂后,舌謇语涩明显好转,上肢能伸至170°,下肢约伸180°, 足趾挛缩状消失,走路平稳,手指伸屈亦较自如,继服上方60剂,诸证大部消失。惟风心病、二尖瓣狭窄与闭锁不全的症状未明显消减。
 
案例5:慢性丹毒反复发作,右腿肿胀如象腿
 
张某,女,50岁。5年前,在左小趾、无名趾部先发现红肿热痛,很快即整个左下肢均红肿,发热。急至某院,诊为丹毒。治疗两个多月后痊愈出院。次年春天,以上症状又发作,住院两月余,痊愈出院。此后,每年都发病1〜2次。近一年多来,虽然经过治疗有所好转,但左下肢的肿胀现象一直不见根本改善,且皮肤日渐增厚粗糙,如大象皮肤之状,又用中药除湿清热解毒之剂近百剂及针灸、西药等,仍不见改善。
 
细审其证,左侧整个下肢从鼠溪部至足趾均肿胀,微痛不红,皮肤粗糙增厚如牛领之皮状,活动不便,口干口苦而黏,二便正常,舌苔黄白稍腻,脉弦紧滑数。综合脉症,诊为湿热内郁,风寒外闭,痰热内结,气滞血瘀之证。治拟外散风寒,内除湿热,化痰散结,理气活血。治以上中下痛风方加减。
 
处方:黄柏10克,苍术10克,南星10克,桂枝10克,防已10克,威灵仙10克,桃仁10克,红花10克,龙胆草10克,羌活10克,白芷10克,川芎10克,神曲10克,晚蚕砂10克。服药4剂后,腿肿大减;继服10剂,腿肿竟消退大半,又服20剂,愈。
 
案例6:皮肤结核,小脚疼痛、结节,久久不愈
 
耿某,女,40岁。两腿紫红色结节,疼痛,发热,时轻时重约6年,经数个医院反复检査,确诊为皮肤结核,予抗痨药、激素等治疗,曾一度好转,但不久又复如初。近两年多来,两腿、两臂结节一直不见消退。
   
细察其证,左腿有10个杏核大、紫红色、微有硬痛的结节,右腿6个,左臂3个,右臂2个。舌苔薄白,脉弦紧滑数。综合脉证,诊为风寒郁表,湿热内郁,痰积瘀血凝结,治以上中下痛风方加减,散寒解表,除湿清热,化痰软坚,活血散结。
 
处方:黄柏10克,苍术10克,南星10克,肉桂10克,防己10克,威灵仙10克,桃仁10克,红花10克,龙胆草10克,羌活10克,白芷10克,川芎10克,神曲10克,丝瓜络10克。服药6剂,诸症好转,服药40剂,愈。
 
上中下通用痛风丸——《岳美中医学文集》
 
朱丹溪所制上中下通用痛风丸,是一张治疗类风湿性关节炎的良方。
 
类风湿性关节炎即中医之所谓“白虎历节风”,症状以四肢百节走痛为特征。丹溪谓此病“大率有痰,风热,风湿,血虚”,故方以苍、柏、芎为主,兼顾风、湿、热、痰、血诸因。白芷、灵仙、桃、红为辅,助主药驱风活血宣痹止痛。六曲为佐,防止诸药损伤胃气。桂枝取味薄者,引诸药以达上肢,行于手臂;防己、胆草取其苦降,引诸药下达髋膝足趾,羌活能走骨节,领诸药直至痛处,故皆用之为使。通过临床验证,此方若无黄柏、苍术、川芎三药,疗效会显著降低,使用时应予注意。
 
本方应用得当,收效颇著。曾治一男孩患历节风,病情发展迅速,经过多处治疗无效。就诊时手指肿胀,不能伸直,脚痛,全身关节肿痛,舌红苔白腻,脉弦数。投以该丸,6剂后肿痛消失。又曾治一成年女性,手指肿痛,诸药不效,以痛风丸加桑枝、松节各30克,服之而安。
 
桂枝芍药知母汤亦治周身关节肿痛,它与上中下通用痛风丸在主治证上的区别是:前者以下肢肿痛为主,仲景故有“脚肿如脱”之训。后者以上肢肿痛为主,丹溪故于列方之前谓“取薄桂味淡者,独此能横行手臂,领南星、苍术诸药至痛处。”

文源:首篇摘自《丹溪心法》,第二篇摘自《山西中医》1991年03期,末篇摘自《岳美中医学文集》。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不代表本站观点。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

    猜你喜欢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