鸢飞九天2018 / 待分类 / 被困匈奴19年的苏武,在北海与匈奴女生了...

分享

   

被困匈奴19年的苏武,在北海与匈奴女生了个儿子,此子命运如何?

2020-04-04  鸢飞九天2...

都说我的父亲是汉朝的功臣,离开匈奴后,去到了遥远的长安。那里的民众因为他的到来喜极而泣,就连大汉的天子也以他为骄傲,任他为典属国,赐予官田、住宅、钱财百万,俸禄千石。

苏武牧羊

我的父亲准备回长安时,头发胡须已经尽白。一个叫做李陵的人,安排了一场酒宴向他祝贺。在宴席上,他哭着向父亲说:“如今你已成为了史书中的豪杰也比不了的人了!”他向他跳起了临别时的剑舞,口中唱到:“我的部下们全部死亡,我被迫投奔了匈奴,然而名声却早已坏掉了,我的母亲已经去世,现在又到哪里去报恩呢?”

他们道别之后,父亲就和一些大汉的使臣走了。他临走前看了看我的母亲,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然而他还是走了,母亲没有挽留他,只是看着他的背影渐渐远去,隐在了北海的尽头。

传说苏武牧羊的北海——贝加尔湖

他的名字叫做苏武,听母亲说,他是一个很棒的牧羊人,就是不爱说话。他时常站在海边,眺望着南方的天空,他告诉我母亲那里是他的家乡,是长安。他说他在那里有母亲,有兄弟,有妻子、儿女。

后来有一天,李陵告诉他:“人生如朝露,短暂而易逝。你的大哥被定为大不敬之罪,用剑自杀了。你的弟弟抓捕犯人没抓到,服毒自杀。你的母亲已经去世,你的夫人已经改嫁。你还在为谁守着你自己的气节呢?我劝你还是投降吧!”父亲听了却并没有痛哭流涕,他沉默的看向南方,道:“我苏武父子,无功无德,全靠皇帝栽培提拔。现在得到了牺牲自己效忠国家的机会,我心甘情愿。我效忠汉武帝就像儿子对父亲,为他而死并无可恨。”

苏武与李陵的见面

于是我听后便一度以为他是不会流泪的。直到母亲告诉我那个叫做李陵的男人一次又来到北海,对他说:“汉朝的皇帝驾崩了”时,他突然流下了泪水,他向着南方放声大哭,呕血不止。

我的父亲,他是一个牧羊人,但我觉得他不仅仅是一个牧羊人。匈奴的单于敬重他,汉朝的皇族说他是节操显著的老臣。然而他为什么不带母亲也回长安呢?难道是因为我的母亲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匈奴妇人吗?

后来我长大了,突然有一天一个汉朝的使臣找到了我,他告诉我我的父亲在找我。他用了许多金银丝绸把我赎下,我便和他去了长安。我被汉朝的皇帝封了个郎官,也看到了我的父亲,他已经年老了。我也这才知道,原来他的妻子并没有改嫁,儿子也还在。然而,他在长安的日子也并非一帆风顺。

西汉鼎盛时期的疆域

在他回汉朝的第二年,儿子苏元便参与了上官安的阴谋,鼓吹燕王谋反,最后被处死。他因为曾经的功劳免了责罚,只被除了官职。没过几年,汉昭帝也死了,他参与了谋立汉宣帝的计划,于是在新帝登基后被封了关内侯,日后更是被天子称为“祭酒”,德高望重。然而他却把所有的赏赐都给了邻里朋友,家中清贫。

唯一的遗憾就是膝下无儿,皇帝怜悯他,问左右的侍卫,苏武在匈奴那么久有儿子吗?父亲却并没有直接回答,他让平恩侯转述了我的消息,希望皇帝把我赎回来。皇帝答应了。

苏武牧羊

我的父亲是苏武,他一生活了八十年,传奇而坎坷。我叫苏通国。而我的母亲,那个匈奴的妇人。在史书中留下的,唯独一句“胡妇适产一子通国。”

也许人生真的如朝露,有些露珠凝在阳光下,纵然短暂,也斑斓一场;而有些露珠则仅仅从叶片上滑过,猝然消逝,清淡无痕。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