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挑灯花 / 待分类 / 濮云 | 书 缘

分享

   

濮云 | 书 缘

2020-04-05  闲挑灯花

书  缘

文/(陕西淳化)濮云   

每逢遇到书店、书摊我就迈不开脚步,如同被人用钉子牢牢地钉在那里。每次和朋友逛商场,走着走着就没了我的踪影,他们并不担心,知道总能在有书的地方找到我。果然,在他们回来的时候我并没有离开那一摞摞图书的范围。我以最快的速度翻阅了一本又一本,对每本书都如获至宝,爱不释手,又踌躇犹豫到底该买哪一本为好,思索、徘徊、掂量,恨不能把这些书全部打包带回家去。

这些看似荒谬的举止,都源自我少年时代对于书本的钟爱和渴求。家庭的拮据,使我对书不能如愿以偿,只能读完语文课本后,又读练习册上的阅读,翻来覆去,每遍都有不同体会,越咀嚼越有味。多年以后,踏入社会,凭借自己的能力,有了微薄的收入,开始疯狂的买书,如同一条饱受饥饿之苦的恶狼一般贪得无厌。

骑车走在街上,又被一个三轮车上的书籍吸引住。紧急刹车,停了下来,上前一阵翻阅。卖书的是个老头,清瘦却精神矍铄,他不厌其烦地给我介绍各种书。

“这本是《曾国藩传》,曾国藩可是清朝末期了不起的人哪!”他边给我说着话,边在一堆书里翻来覆去的找寻。

由于最近通过手机软件刚刚读完这本书,感受颇深,见他提起话题,又惊又喜。我说:“是啊,他是个精明的政治家,也是个天才军事家,更是个才华出众的文学家。”

老人微微点头,说道:“就是的,只可惜曾国藩生错了年代啊,为那个腐败的清政府卖命,若活在盛世,他一定是个更了不起的人。”

他的一席话使我很吃惊,这完全是我看完这本书后得出的结论,想不到竟与他不谋而合。我说:“大叔是卖书的,可见也能借机看不少书?”

老人叹口气,微微摇头道:“哎,没那时间看,赚点钱过年。”

他向我推荐《资治通鉴》,说:“这可是国学,看这书比看别的书更长知识。”我问了价钱,他嘿嘿一笑,点了支烟,说:“四十块,好书,最低价了。”

我掂了掂,说:“太贵,网上才二十多。”

老人郑重其事地说:“网上那都是假的,是盗版,我这是实打实的正版货,刚进回来。”

书显得有些陈旧,当然也不是他所说的正版货。但我还是掏了四十元买下了这本书。

我骑着车,不断地回头张望,老人也在看着我,喊了一声:“下午我还在这,要什么书过来。”我“哦”了一声,摆了摆手把车加快速度,疾驰而去。

这本书我买得很贵,但并没有因此而感到遗憾。在文学日渐式微的今天,无论是买书的读者,还是卖书的商贩,都在这条食物链上艰难的生存着。这种艰难是无需名状的,但人们又因为艰苦而偏执的支撑着,为生活也好,为理想也罢,有时候一个小小的慰藉便可以输入一股暖流,温热整个心灵。


濮云,原名刘凯,陕西淳化作协会员,淳化诗词学会会员。著有长篇小说《80后没有眼泪》、《谁给谁洗脑》等。


(本文编辑/杨关庆)

    0条评论

    发表

    请遵守用户 评论公约

    类似文章 更多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宝扫码支付:

    开通即同意《个图VIP服务协议》

    全部>>